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富富有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三十八节 富富有余


“我什么也不会,怎么能做你的仆人呢?再说了,我还有伤在身,到时候是你伺候我,你要想清楚啊。”骨哲逗着小葵花说道:


“你的伤很快就会好,好了以后我可以教你做一些事情,没关系,我很有耐心的。”小葵花的话回答地滴水不漏。


骨哲笑笑地看着眼前的小葵花,一个可爱又调皮的小女孩,小葵花看着只会笑的骨哲说道:“不说话,看来是答应了,你要好好养伤,过两天我就开始教你武功。”


“你教我武功?”骨哲诧异地问道:


“怎么不可以吗?”小葵花立即反问道:


“你能教我什么?你今年多大了?”骨哲简直要被眼前的小葵花逗得再度昏过去。


“我今年十一了,教你武功已经富富有余了。”小葵花骄傲地说道:


“那你先比划一下给我看看。”骨哲也突然想看一下小葵花到底会些什么。


“我的武功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看的,不过,你是一个例外。”小葵花顿了一下继续的说道:“因为你是我的徒弟兼仆人,我破例一次。”


骨哲看着眼前的小葵花,真的不知道这个小女孩会些什么,没准还真有什么高深的武功,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几百年前就曾经有过一个叫“天山童姥”的绝顶高手,永远不要小瞧任何一个站在你面前的人,无论他的年纪是大还是小,这就是江湖生存的法则。骨哲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小葵花,一眼也不敢眨,而小葵花也收起了嬉笑的表情,一副肃然的表情出现在极不相符的孩子的脸上。


“我给你演一招啊,让你看看我能不能做你的老师。”话音落下,小葵花静静地站在了骨哲的面前,左手握拳,右手为掌,先是左拳从左至右划了半圈,随即右掌从右至左挥了过来,在右掌即将与左拳交际之时,左拳变掌内收,右掌变指前出,而招式未老,左掌又自拍右肩,右手由指变爪又从前收回。


“怎么样?看明白了吗?”小葵花慢慢地演示了一招给骨哲看。


“很巧妙,但是没有什么威力。”骨哲接口说道:


“我是为了让你看清楚所以放慢了速度,我若是全力施出,三个你也抵挡不住。”小葵花自负地说道:


“好啊,等我伤好后领教你的高招。”骨哲也是笑笑地说道:


“一言为定,如果你躲不过我的‘夺命三招’,你就要做我的仆人。”小葵花斩钉截铁地说道:


“怎么小小年纪就如此地卖弄呢?”一个熟悉而又苍老的声音从洞外传了进来,转瞬间一个青衣老者出现在山洞之中。


“年青人,气色好多了。”青衣老者一眼就看见了已经苏醒过来的骨哲。


“您是。”骨哲觉得青衣老者是那么地熟悉“您是和那个黑衣怪客交手的前辈,在临安大狱。”骨哲突然想起了眼前的这个老者正是在临安大狱有过一面之缘的高手,怪不得声音这么地熟悉。


“看来你还没有被打糊涂啊,这么重的伤,要不是仗着年青,还真是不好说,就是我都不一定能挨过去。”青衣老者注视着骨哲一字一句地说道:



三十九节 老开爷爷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骨哲很确定眼前的青衣老者就是对自己出手相救之人。


“没有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我不能看着有人使用邪门武功害人而无动于衷。”青衣老者微笑地对着骨哲说道:


“是‘驱魔大法’吗?”骨哲突然想起这个奇怪的名字。


“就是‘驱魔大法’,昔日‘天魔’的独家武功,没想到还有人会用。”青衣老者若有所思地说道:


“前辈当日和那怪客在晚辈身上不停过招,想必就是为了救晚辈吧?”骨哲向青衣老者问了一句。


“是啊,要不是我出手封你穴道,你现在已经成魔了。”青衣老者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驱魔大法’之厉害就在于其通过控制一个人的思想来发挥其最大的潜力。所有中此法之人,无不功力倍增,但时辰一过则痛苦万分,非施法之人亲自解救不可,否则必死无疑,很久以前就是因为这一邪门武功引起江湖的一场惊天大厮杀。”


“那前辈解救晚辈一定是花费了不少的力气,这叫晚辈如何报答是好。”骨哲对青衣老者充满了敬重之情。


“当然要报答。”小葵花突然插了一句嘴:“你每天都泡在药池里,所有的药都是我亲自捻碎放进去的,我的手都磨出泡了。”小葵花边说边将自己的小手举到骨哲的面前。


“药池?”骨哲诧异了一下,但随即惊醒了过来,骨哲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被泡在一个不大的池子中,满池的中药就好像在熬一锅八宝粥,而自己就像一味药材一样被在这里泡了十几天。


“你没来之前,这里是我洗澡的地方,这里可是极难找到的温泉,大冬天的,你成天泡在这里,我却要在外面洗澡,你要报答我。”小葵花撅着嘴气气地说道:


“谢谢小葵花了,等我好了以后,我一定做你一天的仆人。”骨哲笑笑地说道:


“什么?只有一天,不行不行,老开爷爷,我费了这么大的劲救他,他只给我做一天的仆人,不行,最少三年。”小葵花瞪着眼鼓着腮对着青衣老者喊道:


“好了,不错了,能当一天就当一天吧,我这么大都还没有仆人呢?你小女孩要什么仆人?”青衣老者笑笑地对着生气的小葵花说道:


“你们合伙欺负我,一天就一天,看我怎么折磨你, 和和。”小葵花突然间又笑了起来,喜与怒的转化速度之快超过了骨哲的想象,将骨哲弄得愣了起来。


“冒昧地问一句,前辈是何方高人?怎么晚辈从未在江湖中听闻过呢?”骨哲听见小葵花喊青衣老者‘老开爷爷’,还真不知道这老开为何方神圣,故骨哲有此一问。


“呵呵,闲云野鹤一只。”小葵花突然模仿老开的语气回答了一句:“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每次你救了人有人问你名号的时候你总是这么说。”


骨哲和老开同时被逗得笑了起来,“那你说你的‘老开爷爷’是什么来历啊。”骨哲巧妙地将问题问向了小葵花。


“我爷爷就是天下第一高手‘慈悲手覃二爷’,怎么样,厉害吧?”小葵花看着骨哲自豪地说道:



四十节 温泉池子



骨哲茫然地点了一下头,江湖中没有人不知道‘慈悲手覃二爷’的名号,除非这个人没有在江湖里混过,怎么可能有人不知道呢?昔日天下第一高手‘天孤’的二徒弟。


“您就是‘慈悲手覃二爷’覃开?‘天孤’的二徒弟?”骨哲还是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算什么啊,告诉你还不信,白说了。”小葵花气气地说道:


“不是,我是没有想到在这里能见到。”骨哲急忙解释到.


“你感到很荣幸吧,骨折的人?”小葵花看着骨哲问道:


“是,能见到覃二爷一面真是天大的缘分。”骨哲点着头说道:


“都是因为有我的缘故,你才能见到我的爷爷,你是不是应该考虑多当两天我的仆人呢?”小葵花贼心不死地问道:


骨哲简直被小葵花的执着所震惊,“我真服了你了,小葵花,我答应你。多当一天,可以了吧。”


“小气,就多当一天,真不像男人。”小葵花撇着嘴嘟囔地走到一边说道:


“这孩子,从小就被我给惯坏了,跟谁说话都是这样。”老开笑着对骨哲说道:


“没关系,我的命都是小葵花救回来的,我还要谢谢她呢。”骨哲边说边用眼睛看着小葵花。小葵花听见了骨哲的话,心中也知道骨哲是在故意逗自己玩,当下也不还嘴,只是站在老开的背后不断地用手比划着刚才演示给骨哲看的那一招,就好像在示威一样,看得骨哲直想乐。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在这个没有任何丑恶的山洞中,骨哲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虽然身体依旧虚弱,但每天可以开开心心地过日子,也是一件人间的乐事,特别是还能和传说中的前辈聊聊天探讨一下武学上的问题,真是天赐的良缘。


转眼间又是五六天过去了,骨哲终于可以从泡了近一个月的温泉池子中出来了,换上了老开从集市上买来的新衣服,一个崭新的骨哲又重新回到了江湖,只是不知道再踏入江湖的骨哲是凶多一些还是吉一些。


“骨哲,今天比昨天好多了啊。”小葵花对骨哲从来都是直呼姓名。


“托您的福,已经好了四五成。”骨哲笑笑地对小葵花说道:


“嗯,还行,过两天传你武功。”小葵花背着手说道:


“我看算了吧,再过两天我教你还差不多。”骨哲摇着头说道:


“还是对我不信任啊,这也难怪,你没有看见过我出手。”小葵花略有遗憾地说道:


“你还出过手?”骨哲好奇地问道:


“是的,和和, 不讲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小葵花装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


“和和,真遗憾, 有机会领教一下。”骨哲故意装出一副十分遗憾的表情。


“不遗憾,今天就有机会。”伴随着一句阴冷的声调,几个人影从山洞外闪了进来,一字排开堵住了出口,冷冷的目光在骨哲和小葵花的身上不停地打量。


骨哲急忙将小葵花拉到自己的背后,无论来的是什么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保护好小葵花,不能让一个无辜的小孩子受到任何的伤害,一点也不可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