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回到55年前。朝鲜战争打到53年,美国也确实撑不住了,也不准备闹了,于53年6月与中朝方面签定了战场和平协议,在这一纸被美国国内好战份子称为“战场投降协议”中,美国在沉默的把13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划给了朝鲜(可惜,对中国是半点好处没有)。李承晚对这个协义的签定爆跳如雷,在签定协议前就公然表示绝对不会同意,并且命令所有南朝鲜相关人员均不得出席协议签定仪式。


没有人理会这个叫南朝鲜的所谓“国家”。



于是世界军事史上滑稽至极的一幕出现了,急于签定协议的美国为了使协议签定计划不受干扰,在南朝鲜所有人员退出的情况下,临时拉了个泰国将军冒允南朝鲜方面的代表..............................中朝谈判人员也装作没看见。整个协议签定过程中泰国将军一言不发。此一举创下了在一国不知情的情况下,由一个完全不相关的国家人员代表其签定条约的可载入史册的滑稽场面。更滑稽的是,南朝鲜方面受命于李承晚拒绝出席谈判协定的朴某,最后成为了金日成的政治团队中的一员大将,只能感叹,世界真奇妙。




事后,跳梁小丑李承晚自不量力,当得知停战在其代表缺席的情况下签定完毕后时候跳起来,狂吠一定要打到鸭绿江,厚着脸皮称:“宁可单独打下去”,甚至于背弃盟友,把2万多人民军战俘强行收编进南朝鲜伪军。这种行为另全世界震怒,远在英国的丘吉尔都大怒骂到“强烈谴责这种卑鄙无耻的背叛行为!”,美国人也是极为愤怒,当时的联军司令克拉克甚至于说出:“让中国人教训一下李承晚吧”。


当了解到“联合国军”的这些情况后,志愿军于是发动了几次单独针对南朝鲜伪军的大规模军事进攻,分阶段进行,主攻南朝鲜伪军。六月份,对于“联合国军”只捎带打排级以下部队,七月,对美军打其连以下部队,不打“联合国军”的其它国家部队。


进入七月后,朝鲜战争著名一仗金城战役打响了。正是由于金城战役,不到半个月后,所谓的“联合国军”终于低下了头,美军四星上将也是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终于无奈地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了字(包括美国人,甚至克拉克自己的回忆录中都载明,是美国“恳求”恢复谈判的),而这场战役后志愿军阵地又向南扩展了160余平方公里,以致后来的双方军事分界线也较第一次谈判向南推进了332.6平方公里。南朝鲜军队4个全建制师(包括精锐王牌的首都师)遭到彻底的毁灭性打击,六、七月,“联合国军“被歼灭总数达7.8万人之巨,尤其是南朝鲜首都师的覆灭,后被南朝鲜人称为“韩国人心中永远的痛”,由此可见金城战役的重要。


金城战役最值得我军自豪的战斗就是歼灭南朝鲜王牌师首都师的战斗。首都师是当时南朝鲜4个王牌师之一,它的前身是首都警备司令部,师徽是一个血口獠牙的白虎头,清一色的美式装备,在朝鲜战争初期战功显著。50年9月率先跨过38线突进北方,同年11月单刀直入占领清津港,后在志愿军的反击下又是唯一固守在38线以北的南朝鲜军队,被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命名为大韩民国第一荣誉师。志愿军首先把目标锁定的就是这个师的第一团白虎团。(南韩军队1946年首批组建的8个团之一)在7月13日夜对这个团3个营的阵地同时发起了进攻的同时,志愿军68军即派(现在称为特种部队)12人的侦察小分队,目标明确直接攻击在二清洞的白虎团团部并取得成功。南朝鲜这个师的覆灭是现在南朝鲜人心中永远也抹不去的伤痛,至今那被志愿军战士缴获的虎头旗,还保留在我们国家的军事博物馆里。从一个当时美联社随军记者所写的报道可以看出,南朝鲜军队的溃退极为悲惨,场面混乱恐怖。这个记者接着写道:假若中共军队能有一个轰炸机小队,那么韩军溃退之路更会成为一条血路。



每当翻看南朝鲜人金阳明所著“韩国战争史”,都不得不感叹,南朝鲜人又创造了一个奇迹,把一部战史写得如此厚颜无耻,极端卑鄙无耻的歪曲事实,不论怎样的惨败也能自吹自擂一番,把惨败吹成大胜,把自己的重大伤亡吹成“歼敌”战果,恐怕也只有南朝鲜人能办的到了。可惜,不论是其当年的“盟友”美国,还是邻居日本,都并不怎么给其面子,不用等中国人,他们在战史中就一笔笔的戳穿了南朝鲜人厚颜无耻的谎言。到是让人奇怪的是,到是在那个“战沙”上的自称是中国”人“的那么一帮子却把这部吹牛都吹得很弱智的东西当成圣经,也只能让人感叹中国太大,真是什么东西都有了。




举个例子,奇袭白虎团的故事在中国应该是家喻户晓的吧。虽然南朝鲜人不承认这一出,不过它们的战史的记载更是笑料百出“早就意识到敌人会向团部冲击过来,让机甲团火速支援”(南朝鲜人难到都是神棍开了天眼?但怎么解释当别人已经冲到面前了还都茫然失措?),“中国人两个营的部队从第2营(552高地)和第1营(512高地)的接合部突破,越过了团部连和勤务连的封锁线”(南朝鲜人都是瞎子?还是以为别人都是白痴不知道它的团部在哪?中国志愿军两个营大摇大摆的随便来去,还是在南朝鲜人有神奇预感的情况下?南朝鲜人也太无能了吧?这个结合部恐怕得有好几公里宽吧?)情况室的人员同敌人一面混战一面烧文件,准备突围。通信参谋亲手破坏了交换台,背1部SCR--609无线电跟随团长。(30多人与一个营混战,还一边烧文件,还能及时的背上一部无线电,真是神奇啊,不怪是会自称“蚩尤的后代”),由此可充分见识到南朝鲜人有多无耻。


其实志愿军派的两个加强营的部队在外围就已经与南朝鲜伪军和“联合国军”接上了火,化装穿插直杀入白虎团团部的只有一个班的12名战士,当时白虎团正在开会,大约集中了百余名军官,完全没有想到,70余人被当场击毙,在狼狈的逃窜中,白虎团长崔喜寅也被击毙,赶到白虎团参加会议的“首都师”副师长林溢淳被我军擒获。而这两个有名有姓的人,南朝鲜人多年来闪烁其词,只肯称“失踪”,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韩国战争史”中对那个被“召唤”而来支援的机甲团更是不愿多提,仅一笔带过。其实这个机甲团是很值得说道说道的。其在增援途中落入早有准备的我志愿军埋伏圈,全团覆没,团长陆根珠当场击毙。


其实,南朝鲜人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志愿军到底派来了多少人,所谓的两个营的纪录也是战后从志愿军自己的战史中抄的,不过南朝鲜人本着“节选无极限”的一贯原则,把插入团部的12人数字给忽略掉了,只保留了“两个加强营”的数字,于是就替志愿军创造了两个加强营从前沿阵地一路杀到其团部的“奇迹”,虽然这个”奇迹“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不会相信。



更无耻的是在伤亡人数上做的文章,南朝鲜人称金城战役中,自身伤亡13000多,加上被俘(南朝鲜人厚脸皮的习惯,被俘统统用“失踪”来代替)的共19000左右,称志愿军的损失为伤亡23000余人。呵呵,可惜,露怯的是南朝鲜人只能胡编自己的战史,而没办法去改美军的战史。在美军的战史中明确记载了金城战役中”联合国军“的伤亡为5万多人,大多数是南朝鲜人。这一数字与志愿军公布的基本吻合。贝文.亚历山大等美国军史学家都引用这一数字,因为其来源是当时的“联合国军”公报。(一直怀疑,志愿军由于情报能力和统计能力所限,对大型战役中歼敌数的自身统计信心不足,公布都会参考对方的公报,所以经常会与美军的公报相差无已)。南朝鲜人公布的志愿军伤亡数字到是与志愿军公布的差不多。




呵呵,照南朝鲜人的吹牛看来,志愿军专打南朝鲜伪军,有意识避开“联合国军”的战役打到后来到歼灭的大部分是美军和其它“联合国军”了...........不知道“战沙”那些xx们在吹捧南朝鲜人的时候是不是对自己的厚颜无耻程度也会感到佩服呢。不过就算它们也不得不承认,在六至七月大战役打响前的零星小战役中,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联合国军”的伤亡就超过4000多。


不过再怎么吹,也改变不了志愿军稍微一动就是突入160多公里纵深,占据300多平方公里土地面积的事实(前面的拉锯战中“联合国军”曾经组织过多次进攻,往往耗时数月,付出伤亡七、八万人的代价才能推进20余公里),所以对金城战役,南朝鲜人的“韩国战争史”基本是本着能不提的尽量不提的原则来胡编的。不过永远不要对南朝鲜人的脸皮失望,就算是这样的一场惨败南朝鲜人也能找到办法吹牛。整个金城战役中志愿军所有攻占的地区全都巩固,只有白岩洞一处主动放弃了。那其实本来也不是进攻目标,主要是为了让第五次战役中损失太大的180师去找南朝鲜人狠K一顿出出气,说白了就是去示示威而已。180师孤军深入后完成了出气计划就自己回来了,回来时也并未和南朝鲜人接火。然而在南朝鲜人的“韩国战争史”中却就这一处大书特书,大吹特吹,称自己“大胜”,击败了志愿军,迫使志愿军“逃回”,实在是让人不能不佩服南朝鲜人的无耻功力真是登峰造极了。


对此就连“战沙”那帮无耻直追南朝鲜人的东西们也难以自圆其说,当被质问时,就耍无赖的说“反正最后是志愿军退回去了,不说是大胜难到说是大败?”

而被质问到“志愿军本来就是孤军深入,本来也不是志愿军的计划目标,根本就没打算长期待在那里,很快主动放弃白岩洞是很正常的战略行为。可南朝鲜人在书中写得那个爽呀,好象获得一场大胜一样”的时候,无话可答的“战沙”的xx们干脆不谈了,改和质问者拉起家常来了,说什么“欢迎你的加入”之类的...................老祖宗说的真有道理,真是物以类聚啊,看看这些吹捧南朝鲜人的东西就知道南朝鲜人是什么东西了。


对于金城战役,克拉克后来回忆时说:“在我的心中毫无疑问认为,这次共产党攻势的主要原因,假使不是唯一原因的话,是给大韩民国陆军一个迎头痛击,并向他们及全世界表示‘北进’是说易行难的事。”艾森豪威尔也说,“许多人认为,中国共产党人的政策在于通过只进攻大韩民国部队,不进攻美国部队,以此来分裂盟国……一个可能有用的后果是,提醒一下李总统,如果失去联合国军的支持,他的部队是脆弱的。”李承晚甚至抱怨,“中共攻势之所以获得胜利,是由于第八集团军采取守势太久,以致让共产党建立了他们的实力。”


第五次战役刚刚结束时美国自认为优势时叫喊的所谓的“实际军事分界线”,实际到停战协议签定时已经三次校正过了,而志愿军的金城战役则是迫使最后一次校正,光这次就已经多了332.6平方公里。最后的军事分界线是谁占了归谁,西部向南深入,东部向北偏移,形成了一个与“三八线”相交的“S”形,本与原38度线没有原则性的区别。而金城战役后,战略要地金城川落入了北朝鲜手中。在四十多年后,南朝鲜纠集美日对北朝鲜的核问题进行讹诈的时候,北朝鲜人傲慢的回应到,只需要十分钟,他们就可以让汉城成为一片火海,凭借的就是金城战役中志愿军夺下的金城川。



志愿军三杨之一的杨勇,在三杨中本来是名气最小的,而经指挥这一仗,其名字响誉世界。蒙哥马利访华的时候就曾特别指名要见一见这位金城战役的指挥员,并且在参观完杨勇的部队后在香港说出了著名的军事禁忌:与中国军队在地面交手。(60年代中印自卫反击战的时候,当曾经在日本和朝鲜不可一世目空一切的麦克阿瑟听说印度与中国开战后说,竟然与中国军队在地面交手,印度人真是疯了)。



55年过去了,再度回首往事,仍不得不对这些为了吾国吾土献身的军人们表示最真挚的敬意。对他们,任何人都可以说不会不可能去学习,但任何人都没有资格不对他们表示尊重。














PS:



南朝鲜拍的电影,《八卦旗飘扬》中,当志愿军入朝后,非常无耻的借一个士兵的口说“怎么一枪没放就撤了”,好象是因为美军败了它们才跟着撤一样,其实第一次战役南朝鲜军队成师成师的一触即溃,伪第六师,伪一师等都是比较著名的。看看第一次战役中南朝鲜人的《韩国战争史》对其覆灭的无耻描述吧:


“如上所述,我军在中共军采用人海战术进行作战的最险恶的情况下,为了消灭敌人,宁死不屈,英勇献身。在我军的威力面前,中国共军不顾伤亡,连续蜂拥猛进.............”



而所谓的“人海战术”是南朝鲜军队惊慌失措中的错觉,这些战术基本都是一个团对一个团,且中国军队是急行军赶到的,官兵疲劳,且甚至没有炮兵支援。而南朝鲜基本上是放两枪就缴枪,以至于志愿军和美军都极端的瞧不起南朝鲜伪军。而这段“韩国战争史”所描述的其一个团被歼灭的战役,到是美军说了实话,看看这是个什么“人海战术”:“根据情报显示,共军参与此役的部队为一个营”。是的,这一个团的南朝鲜伪军是被志愿军一个营歼灭的,到南朝鲜人的战史里却变成了“人海战术”。看到这么无耻的一个民族,除了大笑以外,我们还能如何?




近些年,每到每年727,中国大使馆的庆祝活动都象一根针一样插在南朝鲜人心中


近年来,由于南朝鲜反华势力的抬头以及南朝鲜在世界上试图给中国捣乱的行为越来越多,中南关系降至冰点。


从此开始,中国驻南朝鲜大使馆每年的朝鲜战争停战纪念就由以前的内部活动转变为高调的公开的大张旗鼓的进行。对此南朝鲜人极为不是滋味。



据朝鲜日报报道,对中国人的庆祝活动,南朝鲜人没有办法说什么,因为人家的主题是“停战纪念”,庆祝一场战争的结束,你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可是据南朝鲜人说,在它们看来,其实中国人的名义上的停战纪念,其实是庆祝七月南朝鲜的几乎所有精锐在志愿军强力打击下的覆灭。对此南朝鲜人自然是恨得牙痒痒的却只能打落门牙肚里吞。


并且,据朝鲜日报报道,中国使馆的庆祝范围和主题还有扩大的趋势。


所以南朝鲜希望能通过李明博的访华使中国使馆类似的活动能够收敛一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