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修建一条长长的纯黄土路贯穿整个会场中央,是带上破的那种,坡顶是个四方形的高大土堆,土堆上放着一口硕大无比、高大雄伟的大水缸,里面却放上了半缸目前全球国家最重视的东西———石油。当大会的主持人宣布点火仪式启动时,立刻,整个鸟巢里的所有灯光都灭了······


··········片刻,待观众们雅雀无声后,从他们身后的黄土路的尽头,即鸟巢的进口处,由远及近隐隐传来毛驴的蹄子走路声,其中夹杂着驴脖子上的铃铛声,清脆而悠远··········


··········片刻,在亿万观众的回头注视下,一个陕北老汉叼着1米长的大烟袋,头缠白羊肚毛巾,提着一盏马灯,骑着一条灰毛驴,伴随着清脆的驴蹄声及其脖子上挂着的铃铛声,悠哉游哉、没事人似地沿着黄土波朝着坡顶的大缸而去,中途还吼了两句标准的秦腔,回音在寂静的巢内经久回荡不息··········


··········片刻,在众目睽睽下,骑着驴子的老**驮这老汉的驴子,到了坡顶的大缸前,正好秦腔吼完,但余音还在巢中游荡,只见老汉“吧嗒”一声吸完最后一口烟袋里的老旱烟,习惯性地拿长杆烟袋锅正准备往脚底布鞋上磕嗒烟灰时,在马灯灯光的照耀下,老汉忽然停止了这个动作,因为他穿了双崭新的老伴做的千层底圆口布鞋,雪白的鞋底居然一尘不染,洁白无瑕,一个污点都没有,只见老汉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说实在不忍把烟袋锅磕在那上面,恰巧骑在毛驴上的老汉随意一抬起头,看到了旁边的这口大缸,老汉这时憨厚而纯朴地笑了··········。之后。若无其事的,很自然的把烟袋锅在大缸的沿儿上磕嗒了几下,随后又唱起秦腔,再次伴随着清脆的驴蹄声、铃铛声,扬长而去……,待其刚刚走远后,老汉刚才磕嗒大缸里带火星的烟灰,引燃了那里面的表面石油,自此奥运圣火熊熊燃烧。巢内观众这时突然醒悟,顿时欢呼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