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之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军的六大空降作战

佐治小子 收藏 6 553
导读:闪击丹麦、挪威时的空降作战—世界战争史上首次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德军闪击丹麦、挪威时的空降作战,是战争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法西斯德国侵占波兰后,即加紧了对西线进攻的准备。为了保障向西进攻时的北翼安全,同时夺取北欧战略原料产地,决定首先攻占丹麦、挪威。   丹麦、挪威都是小国,国防力量薄弱。丹麦只有2个步兵师,1935年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后,认为加强战备反会引起德国的猜疑,因而未作战争准备。挪威有6个步兵师,但人数不足,并分布在全国各地,其防御作战计划是建立在英、法派遣

闪击丹麦、挪威时的空降作战—世界战争史上首次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德军闪击丹麦、挪威时的空降作战,是战争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法西斯德国侵占波兰后,即加紧了对西线进攻的准备。为了保障向西进攻时的北翼安全,同时夺取北欧战略原料产地,决定首先攻占丹麦、挪威。


丹麦、挪威都是小国,国防力量薄弱。丹麦只有2个步兵师,1935年与德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后,认为加强战备反会引起德国的猜疑,因而未作战争准备。挪威有6个步兵师,但人数不足,并分布在全国各地,其防御作战计划是建立在英、法派遣远征军的基础之上。德军针对丹麦、挪威的这些弱点,采取了闪击战术,在闪击战中使用了空降兵。德军于1939年10月开始进行入侵作战的准备,代号是“威塞尔演习”。其空降作战计划的要点是:第1阶段,使用伞兵在丹麦战略要地空降,以保障从海上登陆的部队和从地面越过边境的部队快速向前推进,一举占领丹麦。与此同时,使用另一支伞兵夺占挪威南部的重要机场,保障主力机降,尔后从后面突击挪威港口,接应登陆部队上陆。第2阶段,视情况,在挪威中部、北部地区空降,以保障地面部队快速向内地发展,达到迅速占领挪威全国。空降兵在第1阶段的具体任务是:在丹麦,夺取奥尔堡2个机场,夺占丹麦首都的门户——沃尔丁堡大桥;在挪威,夺取奥斯陆的福内布机场,夺取斯塔万格的索拉机场。


计划使用的作战部队除7个步兵师、1个摩托化旅外,还有1个伞兵团(伞兵第1团)及3个机降步兵团(第159、193、324团),共14万人,其中空降作战部队约1万人。德入侵部队的总指挥官为法尔肯霍斯特上将,伞兵及航空兵由第10航空军司令盖斯勒中将指挥。保障空降的有第5航空队以容克—52为主的500架运输机,德国北部的施塔德、石勒益格及尤太森等3个机场为空降出发机场。


1940年4月9日凌晨,德军开始发动入侵。


在丹麦,7时许德军伞兵第1团4连1个排在丹麦北部奥尔堡的两个机场伞降。在德军的突然袭击下,丹麦军队未作任何抵抗,因此德军没有动用更多的兵力即控制了机场。紧接着准备用于挪威的第159步兵团在此降落。使奥尔堡成为德军向挪威空运部队的跳板。在向奥尔堡空降的同时,伞兵第4连的其他人员在连接西兰岛与法尔斯特岛的沃尔丁堡大桥附近伞降。伞兵着陆时,地面没有枪炮声,也没有警报声,丹军阵地一片寂静。为此,伞兵没有打开空投的武器箱,只用随身佩带的手枪投入战斗,数分钟内解除了大桥守备分队的武装。1个班利用缴获的自行车,迅速奔到桥上,守桥卫兵一枪未发就投降了。至此,伞兵完整无损地夺取了这座3.5公里长的大桥。这一交通咽喉被控制后,从格塞岛登陆的德军进攻部队毫无阻挡地向丹麦内地推进,一举进入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开战仅四个小时,丹麦便宣布投降。


在挪威,运载第1伞兵团第1、2连飞往挪威首都福内布机场的第1波29架运输机,在飞越斯卡格拉克海峡时,遇上浓雾,被迫改在刚占领的丹麦奥尔堡机场降落。在第1波后20分钟,运载第324步兵团2营的第2波飞机,接到第10航空军的返航命令。其中,第1个大队的指挥官认为这是敌军发出的假命令,他没有执行,指挥所属的飞机继续朝福内布飞去。这时,在福内布上空担负掩护任务的德战斗机,由于等待运输机的到来超过了规定的时间,油料耗尽,在第1个运输机编队进入机场上空时,即在福内布机场降落。


着陆后,他们使用飞机上的机枪压制了机场上的守军。9时17分,运载步兵的飞机飞来,并在已着陆的战斗机火力掩护下顺利着陆。机降步兵和机组人员一起,攻击了机场内的守军,夺取了1个挪军机枪阵地,控制了机场。此时,德驻挪威使馆的陆空军武官驱车来到机场,他原是来接应空降部队的,看到这种情况后,立即命令机组人员向上发报,告诉福内布机场已被控制。奥尔堡接到电报后,即转告汉堡第10航空军司令部。但由于空降计划已被打乱,空降部队分散降落在各个机场,在3个小时后,作战部队才空运到福内布机场,傍晚,第324步兵团全部着陆,有3000余人。此时,德军舰载部队在奥斯陆港外遭到挪军舰和岸炮的阻击不能靠岸。


为了赶紧占领奥斯陆,根据上级命令,在福内布着陆的空降部队以1500人组成数个阅兵方队,头扎彩带,在航空兵的掩护下,以古代征服者的姿态,沿着主要街道开进奥斯陆的市中心。由于空降兵突然出现在首都,挪威政府没有任何准备,同时,德军的行动得到挪威国防部长吉斯林为首的法西斯特务组织“第五纵队”的策应,因此,德空降部队兵不血刃地占领了这个有30万人口的城市。紧接着,空降部队从背后进攻港口,使登陆部队迅速上陆。


9时20分,另一批运载第1空降团第3连的12架飞机,穿过积云,有11架按计划在重要港口斯塔万格的索拉机场伞降,伞兵跳伞高度为120米,着陆后经半小时战斗占领了机场。随后步兵第193团1、2营机降。部队着陆后,从机场向北突击,很快占领了斯塔万格。在空降部队进行突击的同时,从海上登陆的部队未遇抵抗,占领了克里斯蒂安桑和卑尔根等港口。至此,德军入侵的第1阶段作战结束。德军第2阶段的作战是抢在英军行动之前,向北发展,将分隔的各个空降战斗地区连接起来,并向挪威内地快速推进,以便在较短的时间内全部控制这个国家。4月11日,用12架飞机在挪威北部港口纳尔维克机降了1个山地榴弹炮连,以增援两天前在这里登陆的部队。飞机在港口北16公里已结冰的哈特维格湖面降落,以后又运送了部队和装备。4月15日傍晚,德第1空降团第1连150人在挪威中部交通枢纽的当博斯城以南6公里处伞降,任务是阻止由奥斯陆撤退下来的挪威部队与从翁达尔斯内斯登陆的英军会合。但由于空降散布大,只集合了63人,同时天气不好,不能从空中得到补给,在1000多名挪军的围攻下,德伞兵战斗到4月19日,剩下34人,全部被俘。


以后德军力量得到不断增强,至6月10日占领了挪威全境。


德军在丹麦、挪威的空降作战中,共损失运输机170余架,空降部队伤亡1000余人。德军首次大胆和出其不意地使用空降兵,虽然付出了很大代价,但获得成功,一时震惊世界。



闪击荷兰时的空降作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一个战役规模的空降作战


德军入侵挪威的战争尚未结束,1940年5月10日又向比利时、荷兰、卢森堡、法国发动进攻。在进攻荷兰时,再次使用空降部队。进行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第一个战役规模的空降作战。


进攻荷兰的德军为“B”集团军群第18集团军,共10个步兵师和1个伞兵师、1个机降师,指挥官为库赫勒。德军的作战企图是,以空降兵的突然袭击保障地面部队快速越过荷兰国境,突破哥雷比—皮尔防线,向鹿特丹、海牙两地进击。作战代号为“黄色方案”。


保持中立的荷兰,是欧洲首批进行战争动员的国家之一,在波兰被入侵的第二天,荷兰政府就下达了战争动员令,此后一直保持防御作战准备状态。荷兰的防御计划是根据英、法、荷、比四国联合抗击德军进攻的协议而制订的。计划规定荷兰军队在英陆军到达前,只在国境线上和纵深内的筑垒地域进行防御,迟滞德军进攻,保障英、法军队展开。


为防御德军侵略,荷兰设有三道防线,在边境地区构筑有一般的筑垒阵地,而后是哥雷比—皮尔防线,最后是“荷兰要塞”,即鹿特丹、阿姆斯特丹、乌德列支和海牙。这一地区有海湾、河流和大面积水域,构成了良好的天然障碍,它是荷兰的中枢神经所在地。荷兰在荷德边境有10个步兵师,依托哥雷比—皮尔防线组织防御。为了能在哥雷比—皮尔防线尽量拖延时间,必要时可把下莱茵河、马斯河和瓦尔河的大水放下来,在这一地区构成水障。


德军的空降作战行动分为夺占海牙和鹿特丹两个部分重要地域。在海牙,空降作战的部队为第22机降师(欠1个团)和第7伞降师的1个营,由第22机降师师长斯庞尼克指挥。首先以伞降的方法夺占海牙周围的瓦尔肯堡、奥肯堡和伊彭堡三个机场,然后机降两个步兵团,以攻入荷兰首都海牙,俘获荷兰皇室、政府机关和高级指挥部成员,瘫痪其中枢神经,同时阻止荷兰部队从海牙地区向受威胁的哥雷比—皮尔防线增援,使荷空军不能使用荷兰要塞的军用机场。


在鹿特丹,空降作战的部队为第7伞降师(欠1个营)及第22机降师的1个团,由第7伞降师师长斯徒登特指挥,主要任务是夺取鹿特丹南面的维列姆、梅尔韦德、默尔迪吉克等三座桥梁,为正面进攻的第18集团军打开进入“荷兰要塞”的通路。为了保障夺取和扼守这一座桥梁,除使用伞兵直接在大桥附近伞降外,并在桥梁附近的瓦尔港机场机降1个步兵团,作为预备队,以支援各桥的战斗。参加空降作战的兵力为1.6万人,其中伞降部队4000人,机降部队1.2万人。整个空降由第2航空队约400架容克—52型运输机保障,德国西部的威塞尔、明斯特、利普施塔特、帕德恩博等9个机场为空降出发机场。空降纵深40—100公里。为了达成最初空降的突然性,规定运输机从北海上空绕道飞行,从西北方向由海上进入目标。


荷兰当局从5月2日起就预料到德军将要进攻,采取了一些反空降措施。如在各机场的跑道上和公路的重要地段设置了地雷和其它障碍,加强了城市、机场的守备,在沿海组织了猛烈的对空火力。


5月10日凌晨,德航空兵袭击了荷兰、比利时、法国的40多个机场,夺取了制空权。


5月10日4时,运载第1批伞兵的运输机开始起飞。5时30分,第18集团军向哥雷比—皮尔防线发起进攻。


在海牙,运载伞兵第2团1营的65架运输机,超低空飞越国境线,接近海牙时升高到180米,分成3队,分别飞向瓦尔肯堡、奥肯堡、伊彭堡3个机场进行伞降,伞兵着陆时未遇到大的抵抗。于7时30分占领了各个机场。接着,运载第22机降师第1批部队的100架运输机在这3个机场进行机降。此时,由于失去了空降突然性,机降遭到机场守卫部队有力反击。中午德空降部队占领了机场。下午荷军组织了6个步兵营、1个炮兵旅、1个炮兵团向三个机场进行大规模反击,将德空降部队全部逐出了机场。


德第2批44架运输机到达时,机场为荷军控制,德运输机无法着陆,14架迫降在卡特威吉克附近的海滩上,其中7架接地时失事;30架迫降在德尔夫特附近的公路上,由于路面设置了障碍,许多飞机被撞毁。16时,第3批运载预备队及补给物资的机群不得已改变计划,全部飞向鹿特丹的瓦尔港机场。第22机降师师长斯庞尼克随第2批机群飞到伊彭堡机场上空,由于看到无法着陆,改飞奥肯堡机场。奥肯堡的防空火力猛烈,斯庞尼克乘座的飞机被击中,迫降在附近森林中的一块空地上。天黑前,海牙周围到处是德军被迫降落的运输机和空降人员。斯庞尼克把各小股部队集合起来,约数百人,在海牙郊外的奥弗赖斯希构筑了“防御阵地”,因为兵力太弱,无法向市区进攻。不久,根据上级命令,第22机降师撤离海牙,残部从南向鹿特丹靠近。德在海牙的空降部队有1500人被俘,运输机损失90%。


在鹿特丹,夺取瓦尔港机场的伞兵第1团3营(欠1个连)于5时伞降,经1小时的激烈战斗,占领了机场。伞兵占领机场后,第16机降步兵团随即机降。当时瓦尔港机场的守军在荷军重迫击炮火力和鹿特丹北部炮兵火力支援下,进行了有效抵抗。由于德军发出了绿色信号弹,这是荷军停止重火器射击的信号。荷军炮兵误认为这是自己发出的信号,因此停止了射击,致使机场守军失去了炮火支援,经不住伞兵的攻击,被迫投降。


瓦尔港机场位于鹿特丹西南,由机场到鹿特丹市区有座维列姆大桥。为了夺占这座桥梁,德军安排了两支空降分队。一是第16机降步兵团11连和部分工兵,约120人。他们在进攻发起的头一天夜里,潜入到奥耳登堡附近的次维舍南浴场,登上12架水上飞机,5月10日7时,沿着马斯河以离水面几米的高度超低空进入目标,降落在维列姆桥下的水面上。空降兵乘橡皮筏登岸,爬上桥墩,数分钟内夺取了大桥,拆除了桥上的炸药,并在两头筑起了桥头堡,抗击荷军的攻击。另一支分队是第1伞兵团的第11连,约60人,他们在桥北不远的一个运动场上伞降着陆,而后截住几辆市内公共电车,横穿费耶努尔特区,赶到河边,抢占了桥北的碉堡。当时,第16机降步兵团11连正被困在桥头,情况危急,他们的到来,使形势有了好转。不久,在瓦尔港机降的第16机降步兵团第3营经过激烈的巷战到达河畔,进一步增强了扼守维列姆大桥的力量。荷军被赶出大桥后,从岸边阵地和附近高建筑物上向大桥猛烈射击,出动炮艇对桥头进行炮击,对大桥进行了火力封锁。


夺取梅尔韦德大桥的是第1伞兵团第3连。伞兵着陆后当即占领了大桥,并拆除了桥墩上安放的炸药。战斗中连长阵亡。由于此处建筑物布局很乱,并靠近桥梁,荷军利用有利地形进行反扑,将大桥夺回。于是德将第1伞兵团主力和在瓦尔港机降的一个步兵营投入作战,双方进行了持续三天的反复争夺。直到5月13日德正面进攻部队到达时才使大桥巩固下来。


夺取默尔迪吉克大桥的是第1伞兵团第1营,在桥的南北两个桥头堡附近伞降,对大桥守卫分队进行两面夹击,经过短促激战,顺利夺取了公路桥和铁路桥,并扼守到正面进攻军队到达。


德正面进攻的第18集团军于5月11日突破哥雷比—皮尔防线,其先遣装甲营于5月13日清晨通过默尔迪吉大桥向北推进。由于维列姆大桥为荷军封锁,进攻军队被阻于桥的南端。5月13日16时,德军开始敦促防守鹿特丹的荷军投降,经过一天谈判没有结果。5月14日13时,德军航空兵对鹿特丹市进行了狂轰滥炸,60架轰炸机一次投弹1300余枚,市中心受到很大破坏,房屋绝大部分被焚毁,居民死亡900余人。17时,荷兰城防司令亲自走过维列姆大桥向德军求降。5月14日20时30分,荷军总司令命令全军投降,荷兰皇室及政府成员逃往英国。


由于荷军预有反空降准备,德军在荷兰的空降作战受到重大损失,空降兵伤亡4000余人。在海牙的空降完全失利,其第22机降师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军官和四分之一的士兵。在鹿特丹的空降虽然取得成功,但也伤亡很大,第7伞降师师长斯徒登特中流弹重伤。投入的430架容克—52运输机,三分之二被击落、击毁。这些飞机大多是由空军航校提供的,飞行员大都是航校的飞行教官,这次空降作战,使德空军的后备力量受到严重削弱。 空降突击埃本·埃马耳要塞—次奇特大胆的空降突击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西欧各国为防御德国侵略,在与德国相邻的边境上构筑了坚固的筑垒防线。在荷兰为哥雷比—皮尔防线,在比利时为艾伯特运河防线,在法国为马奇诺防线。这三条防线自北向南,互相衔接,连绵数百公里。


埃本·埃马耳要塞是艾伯特运河防线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比利时东部防御体系的核心。其炮兵火力可控制艾伯特运河和马斯河16公里之内的所有渡口。要塞建筑在一个花岗岩的小高地上,高地南北长900米,东西宽700米,东北和西北是悬崖峭壁,高约40米,艾伯特运河流经崖下。南面是宽大的反坦克壕和7米高的防护墙。要塞的各个侧面都被所谓的“运河带”和“堑壕带”包围着。要塞的东面还有马斯河,与艾伯特运河平行,形成外围障碍。要塞里筑有钢筋水泥碉堡和加固了的地下坑道,坑道总长为4.5公里。要塞是在和平时期经过三年精心施工完成的,当时被称为欧洲坚不可摧的防御阵地。要塞防守部队1200人,属第7步兵师指挥,主要的武器有安装在转动式装甲炮塔上的120毫米火炮2门,75毫米火炮16门,60毫米反坦克炮12门,高射炮6门,轻、重机枪37挺。


要塞西北6公里以外有三座位于艾伯特运河上的桥梁,是由东向西越过运河的必经之途。这三座桥梁是坎尼桥、弗罗恩哈芬桥、费尔德韦兹尔特桥。每座桥由1个班(1名军官12名士兵)防守,构筑有桥头堡,有反坦克炮1门,机枪1挺。桥墩上安放了炸药,随时可以对桥梁实施破坏。平时这三座桥的守备分队属要塞指挥,在要塞炮兵火力的控制之内。


德军在1939年秋就开始进行袭击埃本·埃马耳要塞的准备。通过情报人员获取了要塞的设计图纸。根据设计图纸构筑了大小两个要塞模拟。1939年10月,成立了专门执行袭击埃本·埃马耳要塞任务的空降突击队,由科赫上尉担任队长。针对要塞的地形特点。计划使用滑翔机将突击队直接降落在要塞上面。突击队在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进行了半年的训练,利用要塞模拟进行了12次演练,每个队员都对要塞的工事设施了如指掌。此外,集中了当时性能最好的滑翔机,并在狭窄场地进行了昼夜间的着陆训练。


为减少滑翔机的滑跑距离,在滑翔机的滑橇上缠上带刺铁丝等减速装置。突击队共700人,编成两个梯队。第1梯队400人,分成4个战斗组,使用滑翔机机降。第1组85人,配备轻武器和2.5吨炸药,使用11架滑翔机,任务是夺取和破坏要塞表面阵地;第2组96人,使用11架滑翔机,任务是夺取弗罗恩哈芬桥;第3组92人,使用9架滑翔机,任务是夺取费尔德韦兹尔特桥;第4组90人,使用10架滑翔机,任务是夺取坎尼桥。各组夺取目标后,扼守到正面进攻部队到达。第2梯队300人,在第1梯队后伞降,以增强第1梯队的力量。突击队于1940年4月底转场到科隆郊外的厄斯特哈姆和布兹韦勒哈尔两个机场待命,空降距离100公里。为使滑翔机驾驶员能看见降落地点,空降时间定在日出前30分钟,5分钟后正面军队发起进攻。为了提高突然袭击效果,空降突击前不进行炮兵火力准备和航空火力准备,滑翔机从荷兰方向进入目标,并在进入荷兰领空前就脱离拖曳机,悄悄地越过荷兰狭窄的领土上空进入比利时。


5月10日4时30分,第1梯队起飞,5时许按计划在预定各点空降。


10日凌晨3点10分,埃本·埃马耳要塞指挥官接到第7步兵师司令部“要严格戒备”的电话,要塞守备人员进入临战状态,但只注意正面情况,当滑翔机利用微明天色悄悄地从侧后进入并降落在他们跟前时,个个被惊得不知所措。


德夺取要塞表面阵地的战斗组有9架滑翔机直接降落在要塞顶部。由于带有减速装置,着陆后只滑行20米。突击队员和驾驶员一走出滑翔机即用冲锋枪进行扫射,使用手榴弹和炸药包逐个地对炮塔、碉堡、坑道口进行破坏,只10分钟时间便控制了要塞表面阵地。夺取桥梁的各个战斗组,分别在各个桥梁的西头着陆,从哨所背后进行袭击。除坎尼桥被守军破坏外,其余各桥均完好无损地被占领。7时第2梯队开始伞降,突击队的力量得到增强。


从8时起,比军第7步兵师组织了1个步兵营向德空降部队进行反击,1个炮兵团向要塞顶部的空降兵进行火力袭击,但由于德军航空兵的轰炸扫射,比军的反击未能奏效。德第6集团军在空降突击时从正面向比军发动了进攻。由于空降兵控制了要塞表面阵地,使要塞不能发挥作用,正面进攻部队顺利地突破了比军前沿防线,渡过马斯河,于当天黄昏抵达艾伯特运河东岸。夜间,1个工兵营渡过运河,第二天凌晨登上要塞,在空降兵的协助下,对要塞地下工事、坑道等进行了连续的爆破,13时15分,要塞守军全部投降。在夺取要塞的战斗中,德空降突击队以突然和不意获得了巨大战果,以亡6人、伤19人的很小代价,歼灭比军1000余人,迅速夺取了要塞。德第6集团军从这个缺口向比利时快速推进,于5月17日占领了比首都布鲁塞尔。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