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赢不在火力——二战中各国军队饮食对比

苏联

据记录黑面包至少挽救了40万人的生命,维持了将近1000万人的战斗力

它的配方简单,但烤制过程复杂而精确,通常需要三天

在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饥饿的苏军指挥员常常把部队中所有人员佩戴的手表或戒指集中起来,用于交换难以下咽黑面包和马肉肠

美国援助的罐头午餐肉原是二战联军的主食,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当年甚至称,“没有罐头午餐肉,我们的军人将无粮可吃”

苏军的内部价是两块手表一整条黑面包,在供应不畅的时候,一条黑面包是10个战士一天的口粮

其次是茶叶,自1886年起茶叶和砂糖就被列为重要军需品,凡配发茶叶的部队,比只配发酒的部队患病率低的多.由于俄国不产茶叶,直到1904年日俄战争后茶叶才开始配发到全军.

苏联士兵一般都是就地吃东西,有的是炊事班做的。炊事班通常离前线一公里或更远,通常是有人用皮带绑住背包,装几个水瓶把食物送到前线。在排里,这些容器通常是足够的。食物原料是就地取材或由后勤部队配给的。通常每餐都是相同的。大伙一起吃大锅饭的照片是很常见的。使用的容器和炊具类似于美国内战时的炊具。

伙食通常包括圆白菜汤〔Shchi〕和煮荞麦汤〔Kasha〕。这些都是标准的俄国乡下常见的原料。一个老俄罗斯人这样说:“Shchi ee kasha, pisha nasha.”意思是:“圆白菜汤和煮荞麦汤,是俺们经常吃的。”通常的附加食品是茶、咖啡、盐、面包、通心粉、咸鱼或罐装肉。美国食品很常见,通常计算,这些通过租借法案来的食品在战争中可以为一千二百万人的陆军每人每天提供半磅的份量。这些食品在一九四三年之前是很常见的,四三年后,通过租借法案来的事物原料也是很常见的。这些原料通常被称为“第二前线”而鸡蛋粉被称为“罗斯福的鸡蛋”。援助的食品物资包括面粉、干碗豆、豆类、糖和罐装肉类。其他的还有 Tushonka 黄油〔一种由凝胶沉淀捣碎制成的东西〕、蔬菜、油、人造黄油、罐装的或块状干牛奶、干鸡蛋、粗面粉和咖啡。虽然咖啡的供应一直没有间断,但茶依然是传统的常见饮料。俄国茶壶〔Samovar,俄国的传统制茶器具,类似于咖啡壶〕在前线很常见。 战斗行动期间,面包和香肠的配给也是很平常的。某些部队在缩小斯大林格勒包围圈的时候,一些被释放的苏联战俘死于这种非常见原因:他们喂给那些虚弱的人面包和香肠,却不知他们的身体已经虚弱到无法消化那些。

士兵的餐具是各地制造的,或配给的、或缴获德国的。有两种餐具样式,早期的是带舀水勺的小口壶,后期的是肾形状的德国式。据说苏联士兵比较喜欢德国的餐具。通常他们吃饭的时候,会使用从家里带来的大号汤勺。新兵应征入伍的时候,会被告知从家里带个大汤勺,这就是著名的“大汤勺令”。汤勺不用的时候,会被塞进靴子里携带。

吃完饭后,战士们可能会想抽烟,士兵们通常自己卷烟。使用廉价的马合烟〔Makhorka,由抽烟者自己手卷而成,并非机器生产〕。卷烟专用的纸一般很难得到。所以士兵们用各种纸,通常是团部的报纸。战前,苏联并没有制造过西方样式的卷烟,〔可能是指带过滤嘴的?〕只有直接用纸卷的烟草。〔可能类似于我国著名的“大婴孩”香烟〕而且纸管里是半满的。就连这在战争中都是很难得的。烟草的发放通常都是由高级军官掌管。《真理报》和《红星报》是标准的卷烟纸。有的士兵说,在所有生活方面,他最在意的就是烟的质量。有时候,士兵们也会撕书来卷烟。幸运的士兵可能会使用上《租借法案》提供苏联的九百八十七吨卷烟纸。德国香烟是最好的缴获品,卡图科夫〔Katukov〕 将军战争其间一直在享用德国烟。马合烟的味道比较象朽木。Alexander Werth 提到:“代表俄国的味道是:皮靴、黑面包、卷心菜、马合烟草。


香烟于士气的作用是明显的。甚至在列宁格勒围困其间,Werth 写道:“士兵们忍受着列宁格勒烟草的短缺,所有的替代品都被用上了,例如蛇麻草、干枫叶,用尽一切办法来保证部队的烟草供应。这对士气的影响显而易见。很少有士兵会同意用手中的烟草交换巧克力。烟草在他们心中高于空运来列宁格勒的压缩食品。”甚至在战斗中,士兵们也要找机会抽烟。“坦克向我开过来了,我想,万能的主啊,我完蛋了。坦克越来越近,突然燃烧起来。我对自己说,是他完了,不是我。于是我顺便卷了五支烟。是的,也许那不是卷烟的时候,但我不想对你撒谎,那时候我确实卷了并抽了五支烟。在战斗中是这样的,你可以把枪放下,点一支烟,只要时间允许,战斗打响后你也可以抽烟。但你不能忘记你的目标,一旦你忘记了,你就再也不需要烟抽了。火柴也是紧缺的,火柴的样子就象树枝,而打火机的样子很平常,比较时髦的是象炮兵弹壳的一种,而且写上爱国标语或个人口号。”现在再看那时候的军用品,这很常见。

伏特加和其他酒精类饮料,是部队经常需要的。只要可能的情况下,士兵们都会喝它。喝缴获的德国酒通常比正式配给部队的要好。而一个士兵喜欢的酒可能某某国的牌子到本地的都有。


当部队授勋的时候,军队传统通常会上演一出“清洗勋章〔Rinsing the Order〕” ,新授勋的人的勋章会被扔到伏特加〔Vodka〕酒瓶里,士兵必须喝光它,然后,不用手而用牙把它取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