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七节工兵战坦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得胜回营的突击部队进入掩体之后都开始把自己的战利品拿出来,各种各样的罐头和饼干都堆在地上,有的战士拿出一块布来把吃的东西摆上去,还有不少战士从伪军的伙房里找到不少朝鲜小菜,大家就坐在地上就开始吃早饭,很多已经接到命令的机枪手要马上去配合主力部队守阵地,他们匆忙的吃了几口罐头然后往挎包里塞了几包饼干就离开大家。

部队的会餐格外热闹,张学义四下巡视着部队,他感觉自己也饿了就坐在指挥所里吃饼干,警卫员弄来个炉子给他烧热水,速溶咖啡已经倒进茶缸里。就在他们在这里好吃好喝庆祝胜利的时候前线已经了又开始了艰苦的防御作战。

美军的各连各营集结完毕后空中的轰炸机战斗机没完没了的空袭,等飞机刚走地面炮火又排山倒海的打向主力团的阵地,一线阵地里只有少数几个战士留在外边观察敌人,其他人都钻进防空洞和防炮洞里隐蔽,经过伪装的机枪掩体连射击口都提前堵上,美军根本看不到像样的工事,在他们眼前只有几道暴露的战壕。

刚到一线的机枪手们口感觉到空气到处是硝烟的味道,他们穿着棉衣都感觉有点热,一个到前线不久的机枪手抱着自己的DP机枪跟主力团的守军呆在一起,他看到主力部队的战士各个穿着又脏又旧的衣服,每见衣服上都能抖下几斤土,在前线战斗比较紧张他们也没时间洗衣服,另外看他们身上的手榴弹袋已经空了,战士们每人带着一支三八式步枪,腰上还挂着一把刺刀,他们的机枪手拿着已经很旧的歪把子机枪,副射手带着油壶和油刷。

“你们怎么没换新枪?”机枪手问。

“我们也是后补充来的,有这个用就不错了,现在各排只有一挺机枪,这歪把子打的准但是威力小了点,连部倒是有九六式机枪,可那枪掌握不好子弹一下就打光了。”

抱着DP机枪的战士点点头,“是呀,我以前就是用九六的,那枪打起来真快,就是不熟悉的时候不容易打到目标,你们在这掩体里要呆多久?”

一名步兵班的班长说:“美军现在的炮击密度很大,只有等炮停了才能出去,他们拼了命向拿下我们的阵地,可他们没这么大本事,等他们冲出来的我们一起开火,让他们有来无回。”


热咖啡的香气弥漫到整个指挥所里,张学义喝着咖啡想起来又快过年了,也不知道家里没有自己是怎么过年的,孩子们不知道都干什么,没有自己管着可别惹什么麻烦,外边的炮声一阵比一阵密集,有点像过年的鞭炮声,可他一点都不想听这个声音,他把茶缸里的咖啡喝完,又吃了几口饼干他提着冲锋枪离开了指挥所。

顺着如蜘蛛网一样的交通壕张学义向炮声最密集的地方,警卫员急忙带着武器跟了过去,通讯员马上离开指挥所去找马云和寇勋,这俩人打了胜仗正吃饱了睡觉呢,刚躺下没几分钟就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俩人谁也睡不着,急忙披挂整齐往前线跑。

“他是木头人还是怎么的,外边面连打带跑的一晚上不累呀,我还想睡一会呢,不睡觉晚上怎么出去捞好东西去。”马云现在都有点像山大王,只管捞东西不想别的。

寇勋说:“至少要睡到太阳落山才能缓过乏来,他要给主力部队帮忙咱们今天白天就别睡了,晚上就少了一次行动的机会。”

张学义先到了正面阵地的第三道战壕,这里的战士正在掩体里吃早饭,他所看到的早饭无非是一把炒面而已,而且不是一口接一口的吃,每人只吃一点点东西,只要先吃进去不饿就行,每有一个人是往饱吃的,他有点看不过去了就把自己挎包里的饼干递给战士。

这些战士看到美国饼干都格外高兴,一个十几岁的小战士先吃了一口,“真好吃呀,这饼干去那弄的,如果我们吃了老同志你吃什么?”

张学义看了看这个年轻的战士,大概还没自己的孩子张冲大,也就十七八岁,或许因为生活不好身体长的慢,看上去怎么都像十五六岁的孩子,“你放心,我吃不上饭晚上可以去敌人那吃,我会说朝鲜话,混进伪军营里还能偷米饭吃,你们都吃了吧别给我留。”

“老同志,我看你比我们团长岁数还大呀?”

“是呀,你们团长才三十多岁不到四十,我已经四十了,这些天没时间修理胡子看上去更老了。” 张学义坐在掩体里跟大家聊天,他想等炮声停了去一线阵地看看。

战士们吃着饼干顺便聊着天,张学义问:“你这么小就出来当兵,家里的大人都愿意么?”小战士马上说:“我家人都同意,我家已经没剩下什么人,就我太爷在家里,他八十多岁了身体可好呢。”

张学义真有点羡慕这个孩子,至少他家里有四世同堂的时候,他还能跟自己的太爷在一起,而自己就没他幸福,从小张学义跟母亲长大,在自己不记事的时候就死了,爷爷奶奶也是早早的去世,他们不死父亲就不会去当土匪,而自己又在战场呆了多年,家已经是遥远的记忆。

炮声在大家的等待中结束,张学义第一个走出掩体,顺着交通壕沟他一直跑到最前线,他是靠枪找自己人,他看战壕里使用DP机枪的就知道是自己人,他急忙跑到一个机枪组跟前看他们打。

前线工事修的非常好,他们正好是是在个高地上,下边坡度很大,车辆不可能直接开到战壕边上,另外阵地前有废弃的战壕,也对坦克的通行造成不利影响,看来这个团真不白给,以地形对付坦克的冲击,没有反坦克炮和反坦克手雷也只能这么办,阵地里的步枪手都等待着敌人靠近或者分散,敌人现在全坐在坦克和半履带车上,机枪手正向几百米外的敌人打短点射。

副射手一看张营长来了马上介绍情况,“张营长,现在咱们所处的地形相当有利,前边废弃的战壕和弹坑可以挡住坦克,距离咱们阵地很远的时候敌人就只能下车冲锋,另外工兵连埋了不少炸药包当地雷,他们用绳子随时可拉响炸药包。”

“工兵做到这份上已经不错了,仗打了这么久地雷早就不够使了,前边的开阔地的确不适合坦克过来。” 张学义看坦克走到阵地前几百米的时候停下,有的遇到废战壕有的遇到大弹坑,还有的面前是一滩冰,这都是炸弹炮弹炸出的坑,爆炸后融化的雪水聚在里边成了小水坑,水很快的又冻成不太结实的冰。

有一辆M24坦克猖狂的冲了过来,履带飞快的从冰坑上压过,一下半个车身掉进冰里,坦克歪的停在那,这可是一个重磅炸弹炸出的坑,被冰盖住看不出多深,也不知道里边多大,坦克掉进去车上的步兵都害怕淹死纷纷离开坦克,机枪手把握这个好机会纷纷用机枪向下车的步兵射击,机枪密集的响过步兵倒下好几个,其他的趴在地上不动。

“这是伪军,他们可真够笨的,连车都不会开。” 张学义正说话呢又一台M24轻型坦克飞快的开过,一段被炸坏的战壕上覆盖着不少积雪,坦克手以为战壕被炸了车可以过去,可一下就栽到战壕里不能前进,这是工兵把被炸坏的战壕又挖深了点,找来不少积雪盖住,不知道的以为就很薄的一层雪,其实里边比一般被炸的战壕还深,坦克掉进去之后车上的步兵都摔进雪坑里,他们掉进去就看不到人了,机枪手正好可以节省不少子弹。

“这是我们工兵连做的雪坑。”一个工兵战士高兴的看到坦克掉进他们的沟里,另外几台M24坦克急忙减速,他们从没弹坑没战壕的平地上走,看似像路一样平的雪地里也暗藏杀机,里边有不少用雪覆盖的大弹坑,还有藏在雪里的炸药包和爆破筒。

“过来了,过来了。”工兵战士看着敌坦克,手里一拉绳子,就听一声巨响之后坦克被炸成火球,好几个炸药包藏在雪里,拉火绳被接长了一直接到阵地上,工兵拉响炸药包把坦克炸掉,车上的步兵烧成了火人,另外几个工兵看到坦克走到他们埋的炸点附近,一拉绳子就把坦克的履带炸坏。

十几辆坦克要么被炸要么掉进各种反坦克沟里,搭车的步兵也损失不少人员,张学义看敌人冲击的不顺利就感觉守好这里有把握,他看敌人第二梯队的步兵纷纷下了卡车,他们抱着枪徒步向自己冲了过来。

战壕里的步兵连长不停的用望远镜观察敌人,“敌人距离我阵地三百米,机枪组立即开火。”十来挺机枪纷纷喷吐出复仇的子弹,伪军步兵看到机枪射击立即掉头往回跑,那还有跑么,机枪一阵扫射就把怕死的敌人打倒,胆子大一些的在雪地里艰难的匍匐前进,枪法好的志愿军步枪手抓住这个机会向匍匐姿势的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