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11: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11:00之前。


刘庆被这少见的突如其来的暴跳如雷的政委吓了一跳,没说话,直接开动了警车,向海淀分局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刘庆一言不发,心里非常焦急,甚至有些难过,因为舒梁,刘庆甚至有了失去战友的痛感。

。。。。。。

开始堵车了,刘庆很不适应,虽然没有多长时间,但是刘庆还确实有些适应空无一人的街道了,重新回到喧嚣的北京,一点也没有提起刘庆的兴致,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几天折腾的有些麻木了,还是百分之百的为舒梁的消失而揪心。

政委的确是有些激动了,他几乎被这些眼前的现实折磨崩溃了,原本打算回家看一眼再回分局的,突然间回到现实的世界中,使得政委有些措手不及,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神经病了,回到分局还要面对那么多同事,他懒得解释,也懒得去想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政委闭上眼,他知道距离这段平静的被打碎,也就没有多长时间了。

。。。。。。


舒梁在西三环的主路上,虽然失去了目标,但是他仍然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他也要去海淀分局,不论怎么样,舒梁认为到了海淀分局或许有什么出路。他也想过回自己家,因为上一次就是到了自己家就重新回到了现实中去的,但是自己家里那么多恐怖的景象,使得舒梁瞬间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舒梁也想过去刘庆家,但是即使到了刘庆家,有什么用呢,一没有钥匙,二没有人,所以去海淀分局是现在唯一可行的方法。

想定之后,舒梁转身向回走,他要先到黄庄,顺着苏州桥走,经过人民大学西门再往前就是海淀黄庄了。

虽然没有人,但是舒梁发现自己没有多少恐惧,反而突然觉得很惬意,这种想法非常令舒梁感到头疼,他认为自己应该是现实中的人,怎么会对黑暗、枉死地狱、空无一人的北京有这样的感受呢,舒梁迷离的激荡着自己的思维,走在麻木的路面上,只有自己的影子陪伴着自己,舒梁甚至调皮的想踩到自己影子的头部。

自己的影子虽然就在脚下,但是影子的头部你是怎么也踩不到的,尤其是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影子被拉的比较长,即使站着不动,自己的腿拼命的拉伸也是猜不到头部的,更何况舒梁一边走一边跳的,根本踩不到。

寂静无声的大街上,只有舒梁在顽皮的跳动着,鞋落地的声音是这里唯一的动静,没有回音,舒梁听得很真切,就这样,舒梁已经走下了苏州桥。

。。。。。。

忽然,舒梁站住不动了。

他看了看表,现在是10:30分,然后舒梁又扭头向上看了看太阳的方向,他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下,目瞪口呆。

舒梁站在了自己的影子上,脚下踩的是自己影子的头部,而自己身体的影子却跑到了身后,舒梁踩到了自己的头。

。。。。。。

这怎么会?

舒梁蹲下去摸自己的影子,可是他的影子却仍然是站立着的姿势,舒梁手拍打着地面,而影子却一动不动,舒梁想起了自己家的镜子,这一切太像了。

舒梁放弃了思索,起身跑了,跑了几步回头去看,影子还在原地,而自己的脚下却没有了影子。

“啊啊啊啊啊啊~~~~!”

舒梁放纵着自己的声音,拼命的嘶吼着!

“为什么啊~~~???我的影子啊!!!!!”

“我把我的影子丢啦!!!”

“还我影子啊!!!!!”

舒梁刚才的良好心态瞬间就荡然无存了,把自己的影子丢掉了。

舒梁一口气跑出去了一百多米,脚底下还是什么都没有。不行,舒梁要找回自己的影子,他急忙间突然转身往回跑,往回跑的路是上坡,可是舒梁也没有觉得累,一口气又跑回了刚才的那个位置。

可是,就在舒梁看到自己的影子原封不动的在地面上的时候,影子却像被瞬间风化了似的,逐渐的消失了,地面上什么都没有了。

舒梁跪在了地上,他想看太阳,怒目而视的对着天空!

“你是谁!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怒吼声划破了一切的寂静,传遍了整个空荡荡的北京,响彻了寂静无声的上空,空气中充满了来自于舒梁怒吼的恐怖。

。。。。。。


车开进了海淀分局,刘庆和政委走下车的时候,就有无数同事瞬间围了上来。

“政委!您回来啦!”

“刘庆,你们去哪了?”

“快去告诉局长,政委他们回来了!”

“政委您没事吧?”

政委和刘庆俩人就像明星大腕儿似的,没有任何回答,一脸疲惫的挤开了围在周围的人群,向办公楼里走去。

大家都围着政委和刘庆一起走进了大楼,政委一边走一边摆手,刘庆对大家解释说:

“大家别着急,回头会告诉你们的,现在政委着急去局长那。”

“你们没什么事吧?”

“政委脸色不好!”

“你们小心点啊!”

刘庆一一点头,跟着政委上了楼。大家停止了跟随,目送着他们上了楼,两个人走在楼梯上,还不时的有同事经过时问一些问题,或者干脆就投来奇异的目光。

局长的办公室在二层,经过拐弯处的时候,政委没有转过去,而是继续向上走向三层,他的办公室在三层。

“政委,您不去局长那里啊?”刘庆急忙追上去问着。

“不去!”政委的回答仍然很冷漠。

“那。。。。。。那!”

“那什么那,我光着脚怎么去啊!”政委很丧气的说着。

刘庆低头一看,政委的两只脚都只穿着袜子,左脚的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给扔了。刘庆没有再继续说什么,默默的跟着政委上了三层。

走进政委的办公室,刘庆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进去,政委的脾气这会儿非常异常,刘庆有些害怕。

政委走在前面,打开办公室,回头看刘庆没有进来的意思,回头就说:

“你干什么呢?”

“啊?我没什么。”

“愣着干什么!进来!”

“哦!”

刘庆跟着政委走进了办公室。

。。。。。。


舒梁没力气了,他躺在马路上,舒梁仰望着寂静的天空,耳朵贴着地面,他感觉不到一点大地的震动,他回想起《万物生》的歌声。

起来吧,舒梁没脾气了。

舒梁一直低着头,向海淀黄庄的方向走去。

。。。。。。


“莫憨办砸撒豆三吗呀哈吗喏八拉呀,

班杂撒多的若把啊第洒在嗯就哦没把瓦,

素多塔与没把瓦哈素莫他与没把瓦,

啊努入啊多没把瓦啊撒瓦斯因第没日自啊压擦,

撒瓦嘎吗苏杂没诶机大系瑞呀啊啊,

葫如或哦哈哈哈哈或大嘎啊文唔唔,

撒瓦打他嘎啊打啊班杂把没木无咋,

边追一把瓦那哈撒麦呀哈撒多瓦!”

。。。。。。


梵文版的《万物生》,舒梁竟然的发现,自己竟然会唱了。舒梁因为这首歌而感觉到一丝清凉,一丝安详,一丝平静。

忽然,舒梁觉得身后传来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急忙回头去看,脚步声越来越近,但是就是看不到人,舒梁茫然的面对着这无形的恐惧,一阵风似的,舒梁被推了一下,一种莫名的力量将舒梁推出去了好几步,低头一看,影子!

自己的影子。

耳畔又一次响起了《万物生》的歌声。

舒梁猜测,是《万物生》把自己的影子叫回来了。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