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3


第二天上午。柳青和汪梅等人在府河孤岛上仔细检查隐藏的棉花。

饶平泰心事重重地摸摸棉花包,不时又望一望多云的天空,对身边的罗忠:“县委迟迟没有下达命令,看这天色又不很好,我担心这批棉花……”

罗忠接着说:“黑牛昨晚留宿青龙岗,说明县委一时也难以下决定。”

两人转到河滩边上,饶平泰捡起一块石头,用力向河中打着水漂。顺着水漂方向看去,远处一只小船朝孤岛划来。

黑牛站在船头挥着手喊道:“饶大队长——”

饶平泰猛抬头:“是黑牛回来了!”

船一停稳,黑牛从船头跳到沙滩上,快步跑到饶平泰跟前,急忙解下公文袋,取出一封公函,并将它交到饶平泰手上。

饶平泰急不可耐地打开信,边看边念道:“鉴于近日鬼子有异常行动,棉花,三日后再考虑北运。出发前报知县委!”

饶平泰担心地:“可这天气——”

罗忠催促说:“县委指示是根据对敌斗争总形势作出的,我们要抓紧时间落实运力,研究火力配备和战斗方案,还要预防老天爷变脸,保护这批棉花,我们要做的事多着呢!”

柳青和汪梅从岛上往沙滩奔跑。

汪梅气喘吁吁地跑到饶平泰跟前问:“报告大队长,我看见黑牛上岛了,是不是要启运这批棉花了?”

饶平泰叹道:“咳!棉花还要等三天才能启运,我现在心如乱麻!”

罗忠吩咐她们:“柳青、汪梅,岛上事情不多了,你们现在回塘口驻地通知司务长,就说我和大队长不在塘口吃中饭了。”

“是!”柳青和汪梅离去。

两人回到村里,见离吃中饭还有点时间,便来到村东头的小树林边。

柳青和汪梅从林边走过。

碰巧,化装成货郎的赵五林挑着担子鬼鬼祟祟正在林子边行走,见有人来了,便放下货担闪进林子里有意偷听。

“青姐,三天后用船运棉花有没有我们的份?”汪梅问。

柳青摇摇头:“这我说不准。不过,我是财务保管,我是非去不可的!”

汪梅急了:“那我呢?我的好青姐,你去给大队长说说情——为了路上好有个关照,让我也参加运棉花好不好?”

柳青笑问:“你怎么自己不去求大队长呀?”

汪梅刚要出声:“唔——”她突然发现林边的货担,便嚷道,“这是谁的货担呀?”

赵五林慌乱从林中走出,陪着笑:“对不起!我刚去方便了一下。二位姑娘要买什么东西吗?我的货全得很,有发卡、木梳、手绢、针线……”

汪梅高兴地上前,在货担上左看右看,挑了两面小镜子爱不释手:“就要这两面小镜子!”

赵五林故意讨好说:“两位姑娘真漂亮,买面小镜子放在身上,经常拿出来照照,定能打扮得像仙女一样!”

汪梅付了钱,喜滋滋地:“青姐,我们走!”

赵五林暗暗高兴,鬼头鬼脑地四处窥探,又抬起头望望天,然后挑起货担从林边小道悄悄溜走了。

晚上,赵五林像幽灵般来到宪兵队。

“太君!我的打探到重要情报!”赵五林向岗村报告。

“你的,快说!”

赵五林凑近岗村耳根,嘀咕了几句。

“情报的可靠?是船运?”岗村问。

赵五林添油加醋道:“我冒着危险潜入鸿箭游击队驻地,亲耳听到的——三日后启运!”

“哟西!你的先回去休息,要绝对的保密!”岗村喜不自禁。接着他和赵五林快步走到院子里。

岗村坐在三轮摩托车上,对赵五林做了一个要他回去的手势。

两辆摩托车发出轰鸣声,一前一后驶出大院,朝日军驻孝感司令部驰去。

岗村的到来多少让宇岛大佐感到十分解闷。

“岗村君,你带来的情报大大的好!你看,伏击地点选在哪里?”宇岛大佐问他。

岗村受宠若惊,上前仔细观察地图,用手指着沙堤渡口说:“司令,沙堤渡口是他们船队的必经之地,渡口离孝感城南又只有几里地。我们的,就在这里悄悄地进行伏击!”

“哟西!还有什么建议的?”宇岛大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岗村又说:“郭发财的县保安队和我们的别动队就埋伏在河堤东岸,靠城关这一侧。”

宇岛大佐摇摇头说:“不,不,不!我们这次行动应该是在渡口两边庄稼地里预先埋伏,形成夹击的态势。你的别动队在府河东岸。”他指着地图补充道,“就在这里!最后派上用场,形成第三火力网!”

岗村恍然大悟:“还是司令高见!”

“嘿嘿!”两人一齐奸笑。

且说,运送棉花的事让小悟山新四军十三旅给担当上了。晚上,邹正刚旅长和彭光政委借着马灯光趴在桌上,在仔细观察地图。

邹正刚一手提着马灯,一手指着孝感城关西北角的河东村:“就在这!”他站起来接着说,“这河东村与城关、沙堤渡口差不多成等边三角形。我想把李飞的一个连预先埋伏在这里;有事时既可驰援沙堤渡口,必要时也可骚扰城关北门。”

彭光补充说:“进行反牵制,来个釜底抽薪!”

邹正刚忽然哈哈大笑:“我说的嘛,只有吃亏的宇岛,没有吃亏的邹正刚!”

“老邹呀!别忘了,你的对手不是宇岛,而是那个西尾!大意不得啊!”彭光提醒道。

邹正刚点了点头:“你提醒得好!这样吧,要不,在河东村西侧再布置一个连,成犄角姿势,进行双重策应?”

彭光想了一想说:“这还差不多!”

三日后,见敌人没有什么动静,游击队决定马上出发。那天夜晚,老戴和十几个船工手握船桨静静地站在船上,满载棉花的船队整装待发。鸿箭游击队的战士几乎全部集中在沙滩上。

饶平泰在作简短动员:“同志们!执行这次北运棉花和护航任务非常艰巨。但不管困难有多大,危险有多深,在我们鸿箭游击队员面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和闯不过去的难关!”

罗忠大声问道:“同志们!有没有信心呀?”

众战士一齐高声回答:“坚决完成任务!”

饶平泰下达命令:“除二小队和指导员留下外,其余的随船出发。每条船上三人。”

汪梅忽然跑来喊道:“大队长,我也要去!”

饶平泰关心地说:“汪梅同志,你还小。这次执行护航任务很危险,你就留下吧;再说,二小队长的伤还没有好,医护也还需要人!”

汪梅又磨道:“大队长,二小队长有李大娘帮忙照管。再说,我已经走过这条水路,对它并不陌生;在路上,跟青姐也好有个照应,你就让我去吧,好不好?”

饶平泰望着罗忠。

“那就让她去吧!”罗忠说。

“不过,有一条:路上要严格遵守纪律!”饶平泰严肃地对汪梅说。

汪梅兴奋地:“我保证!”

饶平泰紧紧握了握罗忠的手,接着与二小队留守的战士们挥手告别。

罗忠激动地:“老饶,我们等着你们胜利归来!”

罗忠与二小队的战士们在沙滩上唱起了《鸿箭》战歌:暴雨倾盆下,箭出青龙岗……啊!鸿箭……这雄壮的歌声伴送着出征的游击队员们!

十几只船在夜色的掩护下,快速驶离孤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