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受污染 居民欲罢免人大代表!!

化工城几年间拔地而起,新疆石河子农垦总场一分场二连、三连、九连、分场部成了化工城内的一座座孤岛。“轰隆的噪音、刺鼻的气味,我们犹如在战争烈火中过活”。军垦老人们向有关部门寄送材料,要求罢免人大代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他们下定决心向污染宣战。


连队被化工城包围了


新疆石河子市石河子总场一分场三连,这个昔日万亩良田围绕、高产的先进生产连队已成为污染最为严重的一个孤岛,除了一面接壤绿油油的棉花田,其余三面已被电石厂、水泥厂、聚氯乙烯厂、乙炔厂、热电厂等大型化工企业紧紧包围,最近的电石厂与连队距离仅两百余米。


在孤岛中生活的一千多名居民苦不堪言,臭味、噪音、灰尘让临街的人家常年不敢开窗,晾晒在院子里的衣物,没过多久就蒙上一层灰尘。


人、畜、农作物无一幸免。


在挂有64吨电石筹建处标牌旁的一块棉花地显然有些与众不同,叶子不是绿色而是灰黑色,这块地在化工厂建厂前亩产籽棉300公斤左右,2007年亩产量却不足200公斤,严重的粉尘污染让周围耕地作物产量大大降低。


就在不久前,九连职工承包的大片葵花地在浇过水后全部开始变黄,浇水少的症状轻些,大量浇水的葵花却全部死亡。职工认定是附近工厂排出的废水污染了水源地,已经请农科院专家和石河子市环保局鉴定。


老人们的话语中流露出深深的忧虑:“这里一天都呆不下去了,会折寿的!”


三连退休职工、68岁的王礼贤用事实证明他并非无端猜测:“早先就居住于此的老职工有18人,退休后不住在连队的7人现全部健在,而住在连队的11人中已有8人去世!”


“再住下去就是等死啊!”他们觉得不能坐以待毙了。


希望一次次落空


他们曾经是满怀希望的。


66岁的常乐生老人清楚地记得,2008年1月,石河子总场领导来到三连,对连队职工说:“大家讨论一下搬迁问题,对搬迁有什么要求和意见提出来!”


连队职工们畅所欲言,纷纷提出自己的建议。


常乐生没料到1个月后情况就发生了变化。石河子总场下发文件动员总场职工及居民购买保障性楼房,售价最低为750元/平方米,但同时要将宅基地房屋全部自行拆除并交回房产证明(土地使用证、房产证),并注明一分场二连、三连、九连及分场部的职工可以优先申请。


“我们受污染了却不给补偿,还要让我们交出房产证明,住了几十年的老院子说拆就拆了?他们是回避污染搬迁问题。”常乐生说。


3月,石河子总场领导再次来到三连,态度再变,说,“该工业区环保设施一流,没有污染,不存在搬迁!”


“按道理企业在建时就应该考虑到污染问题,同步解决居民的搬迁问题,而职工们在化工城里一住就是4年,如果没有污染,刺鼻的臭味从哪儿来?”三连退休职工朱敬礼有些愤愤不平。


希望被击碎,他们只能自己采取行动,向上级反映情况。


为了获得生存环境被污染的证据,常乐生专门从石河子市请来了一位专业摄像师,深夜12点多来到三连摄像,“滚滚浓烟直冲上天,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怪臭味”,电石厂排烟的影像记录被刻成光盘。


70岁的朱敬礼和73岁的李汉章为了广泛搜集素材,和职工们一起,挨家挨户询问污染对人、牲畜、农作物的影响,将大量考证材料撰写成文。


就在一切准备妥当之时,一则环保公示让他们再次看到希望。


4月22日,新疆天业集团化工项目二期工程40万吨/年聚氯乙烯及配套建设项目进行第一次环保公示,10日内可同时向建设单位新疆天业集团和评价单位环保部环境发展中心提建议,落款处分别公布了联系人及联系方式。


公示让王礼贤感到很兴奋,“向我们征求意见,说明老百姓还是有话语权的!”


他迅速给其他连队职工通报喜讯,从那时开始,每个深受污染之害的职工都在不断地给企业和环保部打电话反映意见。


“化工企业周围究竟能不能住人?”王礼贤询问环保部环境发展中心联系人,对方肯定地说,“1000米以内必须搬迁!”


评价单位前两天的电话接待让王礼贤他们很满意,他作为三连代表留下了联系方式,等待结果。两天后再致电时,联系人已不在该部。


而新疆天业集团公布的联系电话10日内始终无人接听。


“环保公示是骗人的吧!”希望再次落空,王礼贤和朱敬礼等人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只有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了”,朱敬礼对其他职工说。


每份上报材料都有半斤重,包括一个内部报告、500人的签名书、职工承包土地合同、环保公示、排污的光盘、照片等。


连队领导得知他们在暗自行动,立即来到退休老排长李汉章家里索要材料,并劝老李:“企业为市里创造了很多财富,污染的事上面都知道,你们又何必这么冲动!”


得知是朱敬礼撰写的材料,朱所在二连的领导也来劝他放弃。


面对阻挠,老朱自己心里有杆秤,为了让信件安全抵达环保部等8个目的地,朱敬礼舍近求远,到15公里外的玛纳斯县投递材料。


1个多月过去了,仍旧没有消息。


运用法律途径寻求突围


人民代表应该代表人民利益,为人民办事。


连队职工们认为:“我们的利益遭到严重侵害,求告无门,作为人民的代表应该去大声呼吁,污染问题至今未解决,我们有理由怀疑人大代表不作为!”


6月2日,王礼贤、朱敬礼等三人拿着罢免申请书和50余人的签名信来到石河子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朱敬礼提出石河子市人大代表、石河子总场一分场场长陈军对本人选区内的污染问题不管不问,欲联名罢免其人大代表资格。


几天的焦虑等待后,6月10日,王礼贤收到了石河子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关于对北泉镇王礼贤等人要求罢免人大代表陈军一事的回复函》,上书:根据选举法有关规定,提出罢免代表应有充分理由,并符合三种条件:一是代表有违法违纪行为,二是代表工作失职,三是代表未能认真履行代表职责、丧失代表作用。你们提出罢免陈军代表职务,不符合法律规定。


这场罢免风波,让石河子市人大代表、石河子总场一分场场长陈军觉得“有一肚子委屈”,他细数了从去年10月当选为市人大代表以来,为一分场职工所做的实事:提出书面意见《市区直达一分场的27路公交车也应刷老年卡》、《天业化工城大量用水造成一分场职工吃水难问题》,在会上也曾口头提到关于失地职工的安置就业、天业化工城污染问题,只是人大的回复函件已经找不到了。


陈军说:“目前石河子总场正在积极协调解决一分场连队的污染问题,由于新疆天业集团在建厂时并没有征收二连、三连、九连和分场部的地,所以并不涉及补偿问题,而职工们的怨气也大多在此。总场目前正在实行保障性住房,价格远远低于市面价,且污染严重的几个连队可优先购买。”


“几个连队职工全部转移至少需要三至五年,这就意味着他们仍要继续在化工城的包围圈中生存”,这种结果陈军也很无奈,“毕竟我也深受污染之害”。


就在罢免风波草草收场后不久,朱敬礼又碰到了一件蹊跷事。


6月13日凌晨4时多,有人用大石块砸朱敬礼商店的窗户,朱敬礼听到动静追出去,闻到布帘子上有浓重的汽油味,这才发现在商店门口有个仍残留小半瓶汽油的矿泉水瓶,“难道有人要烧商店?”朱敬礼迅速报了警。


70岁的朱敬礼是当地有名的“公民代理”,经常义务帮助弱势老百姓到法院打官司,较之那些平时仅埋头种地、不甚读书的其他老职工,他颇有些另类,是个远近闻名的懂法的文化人。


在老朱看来,今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是个契机,条例可以保障公民依法获取政府信息,“政府部门应该是为我们老百姓服务的”,对污染、征地等许多没弄明白的问题,老朱希望能够通过信息公开获知。


6月2日,朱敬礼、王礼贤等人来到石河子市国土资源局,要求公开新疆天业集团建设用地审批情况;


6月5日,朱敬礼来到石河子市环保局,要求公开新疆天业化工城的环保指数;……


“现在只能等待了”


如今,对于朱敬礼、王礼贤等许多老人来说,“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有等待了”。


而对连队居民的生存现状,一些环保专家也表现出忧虑:即便工业园区内每个项目都是达标排放,由于整个区域环境承载能力的限制,数目众多的大型化工项目聚集在一起,会产生污染叠加效应,造成严重的生态灾难。


几个月来,黄草帽、黑布鞋、塑料布袋,一副农民打扮的朱敬礼、王礼贤等老军垦人,为了解决污染问题,在30多摄氏度的高温天气里不停地奔波,老人们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高尚,“因为我们的利益也在其中”。


老人们发现,连队里的年轻人似乎对讨公道没什么兴趣,因为依托化工城大量外来人口进入工厂打工,“包租公”的生活自然比以前好;更多的年轻人则是敢怒不敢言,毕竟受当地连队管理。朱敬礼的女儿就曾对他说:“你干嘛天天找事?又不是你一人遭受污染,天下不平的事那么多,你能管过来吗?”


而朱敬礼始终抱定了信念,即便没有结果,他也要继续为不公平的事抗争到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