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落指尖的爱 滑落指尖的爱 第二十二章 意外

没有姓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7/[/size][/URL] 这个冬季真的不是很冷,或许是因为有了柳淳飞在身边。更是因为有了纯真的爱情吧,更是感觉冬季是如此的短暂,转眼就是阳春三月,到了花开的季节了。 丁梦的身体已经完全的康复了,她也恢复了在学校的工作。柳淳飞的生活和工作也走向了正轨,每天依然是非常的忙碌。平时两个人只有在回家的时候才能见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7/


这个冬季真的不是很冷,或许是因为有了柳淳飞在身边。更是因为有了纯真的爱情吧,更是感觉冬季是如此的短暂,转眼就是阳春三月,到了花开的季节了。


丁梦的身体已经完全的康复了,她也恢复了在学校的工作。柳淳飞的生活和工作也走向了正轨,每天依然是非常的忙碌。平时两个人只有在回家的时候才能见面,因为大家都是很忙碌的。都市的生活忙碌而又紧张。但是柳淳飞仍然能在紧张的生活气氛中制造出很多浪漫,他经常是在回家的时候给丁梦带回一束玫瑰,要不就是在没有通知丁梦的情况下到她的办公楼外等着丁梦,然后和丁梦一起出去吃顿浪漫的烛光晚餐。随着婚期的临近,要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办理,拍婚纱照就是其中之一。早在几个月前柳淳飞已经预定了拍婚纱照的时间了,所以在今天一大早他们就兴奋的赶到了位于市中心的梦巴黎时尚摄影楼。在听着经理和摄影师介绍的景点和布置的时候,2人还很激动。但到了实际拍摄的时候,2人的那种兴奋感真的一点都没有了。拍婚纱照真的是个体力活,以前柳淳飞听朋友们说起过。但这次自己的亲自体验是终于知道了。从早上8点到下午的4点,走了很多的景点,去了很多的地方。不停的化妆,卸妆。不停的摆着各种的姿势,所谓的拍照,简直就是一种折磨。不同的是,只是这种折磨是幸福的,是甜蜜的。在努力的坚持了今天的拍照任务之后,回到家的2个人已经是精疲力尽。想到明天还有一天的景点要拍,丁梦和柳淳飞想象明天会累成那一副狼狈样子,他们哭的心都有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结婚是人生的头等大事,然而婚纱照又是大事中的大事,只好坚持了。在第二天的同样是一系列的“折磨”之后,2个人回到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没有了刚开始拍照兴奋感,只剩下了一身的疲惫了。2个人在简单的吃了东西后,早早的就休息了。


到了取婚纱照的时间了,幸亏照的还算好,似乎那2天的辛苦也没有白费。柳淳飞把其中的2张照片挂在了原来摆放名画的位置。看着照片里自己和丁梦俊男靓女的形象,又想着他们之间的这么多磨难,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不过,从现在开始就只有开心了。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天都是那么的快乐,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吧。永远的生活在幸福和快乐中,想到这里,柳淳飞竟傻傻的笑了起来。是啊,他和丁梦之间有太多的坎坷了,命运既然把他们牵到了一起,就一定要他们在尝尽苦涩的滋味之后,就一定会迎来甘甜的,而且应该是永远的幸福。


其实,在柳淳飞的心里还有一个人和一件事他始终放不下,那就是张秀玲和丁梦相认的事情。现在丁梦的身体已经完全的康复。而且自己和丁梦的婚期将至,在这个时候,张秀玲也是很希望丁梦能叫自己一声‘妈妈’。张秀玲也希望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出嫁,她也希望自己能够和女儿一起体会那一刻的幸福。所以,柳淳飞为了达成张秀玲的愿望,在得到丁梦养父母的许可后。决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丁梦。


这天,柳淳飞约好了丁梦的养父母在晚上一起到家里吃饭,在饭后大家一起在闲聊。首先是丁爸爸说话了:


“小梦,你和淳飞就要结婚了。爸爸和妈妈非常高兴,都高兴你能找到淳飞这样的丈夫,淳飞对你是非常好的,爸爸和妈妈都看在眼里。我们都知道你们以后一定会幸福。”丁爸爸笑着看着丁梦。


“爸,我知道淳飞对我很好。我将来一定会做个贤妻良母,你和妈妈就放心吧。”丁梦对爸爸说道。


“嗯,那就好。那我和妈妈就放心了。小梦啊,我和你妈从小把你拉扯大不容易。女孩子,就要有个好归宿,看现在你和淳飞能这样的恩爱,我和你妈也就放心了。”丁爸爸似乎有些伤感。


丁梦知道是父母也不舍得她,于是她走到父母的中间坐下,撒娇的说:


“妈,你看我爸。我又不是要到很远的地方,就是在本市这里,离家也不远,随时我和淳飞都可以回家看望你们的啊。”


“是啊,是啊,不远,不远的。 只是爸爸突然有点舍不得。呵呵。”丁爸爸笑了笑说道。丁妈妈始终都没有说什么,她一直在考虑等着要怎么样和丁梦说她生母的事情。丁梦看见妈妈始终都不说话以为是妈妈和爸爸一样不舍得她,所以就安慰了妈妈几句。


“小梦,妈妈有事情和你说。”丁妈妈似乎很是严肃的样子。


“妈妈,有什么事情啊?”丁梦看着妈妈一脸的严肃。


“小梦,你这次在医院做的那个骨髓移植,还记得吗?”丁妈妈看着丁梦。


“怎么了,妈?移植做得很成功啊,而且我身体也康复了。还有什么事情?”丁梦一脸疑惑的看着妈妈。


“小梦,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丁妈妈继续的问道。


“小时候?小时候的什么事情?”丁梦仍然是一脸的疑惑。“小时候怎么和这次骨髓移植又扯上了。妈妈?”丁梦觉得妈妈好像有什么事要对她说。


“小梦,就是那个时候,你被小朋友欺负的时候,他们都说你是野种。还记得吗?”丁妈妈拉着丁梦的手,慈爱的看着丁梦。


“记得,那时候小朋友欺负我,后来还是爸爸到学校找到了老师,以后那帮小朋友再也不欺负我了,再也不叫我了。”丁梦在回忆这童年的往事,想起了当年爸爸在学校为自己撑腰的时候。然而,有一丝不好的感觉突然弥漫了自己的心头。


“妈妈,您到底要说什么?”丁梦显得有些焦急。


“小梦,你先不要急。妈妈和你说一段故事。”丁妈妈安慰着丁梦。


“那是在26前的事情了,我和你爸爸结婚的第二年。我和你爸爸一直都要不上孩子,那天,你爸陪我去医院检查。医生的意思是说我的身体不好,这辈子都不会有小孩子了。我和你爸都很痛苦,但事情已经是那样了,做什么都没有用了。”丁妈妈在说的时候看了一下坐在旁边的老伴,丁爸爸的脸掠过一丝痛苦的表情,似乎当年医生的话又一次的刺痛了自己。


“就在我和你爸准备离开的时候,医生突然叫住了我们。她和我们说在医院里有个弃婴,是个女孩。由于是女孩子,所以都没有人愿意领养。她也是问我们愿不愿意把这个小女孩抱回去。由于我和你爸是不会有孩子了,我们那时候也很想要一个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跟着医生去看了看你。”丁妈妈顿了顿看着丁梦,丁梦的眉头紧锁,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当时我们来到医院后门的一个小院里,就在那里第一次看见了那个女婴。当时她在一个小篮子里睡的正香,一张粉嘟嘟的小脸,在那张小脸还挂满泪水的痕迹。像是刚哭过的样子。医生说是她们几天前在医院的草地上发现的,小家伙身上有张纸条,写着出生的时间,还写着这样的一句话: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去抚养这个小孩,希望好心人能够收养她。我你爸爸都被这个小家伙吸引了,她是那么的可爱,她是那么的可怜。在和你爸爸商量同意后,我们就把她抱回了家。。。。”


“妈,您不要说了,不要说了!这不是真的!呜呜。。。。”丁梦打断妈妈的话,痛苦的用双手捂住了脸。


“小梦啊。妈妈也不希望这是真的,但这真的是事实。你是妈妈和爸爸抱养的。”丁妈妈把丁梦抱在怀里,一行浑浊的眼泪已经流了下来。柳淳飞在旁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有在一旁静静的坐着。时间过了好久,大家都不说话了。


“可是,妈妈。都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我们一家过得这么幸福,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呢。就让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妈妈亲生的不好吗?就让我永远都不要知道这个秘密不好吗?”丁梦哭红的眼睛看着妈妈说道。


“小梦,你在妈妈的眼里一直都是爸爸和妈妈的好女儿啊,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但事实就是事实,妈妈和爸爸虽然很爱你,但毕竟是你的养父母。再者说,你的亲生妈妈也是很关心你的。你这次患病,你的亲生妈妈也很着急,她和妈妈一样的爱你。。。。”


“什么?妈妈?您说什么?我的亲生妈妈!”丁梦打断了妈妈的话,激动的问道。


“她既然关心我,当年为什么要抛弃我!她关心我,为什么这几十年都不曾找过我!”丁梦的情绪依然很激动。


“孩子,你不要急,听妈妈说。”丁妈妈慈爱的看着丁梦那布满泪水的脸,轻轻的为她擦去眼泪说道:


“小梦,你要知道,当初你的亲生妈妈遗弃你,完全是无奈的啊,那时候家里很穷。你上边还有一个姐姐和哥哥需要抚养。这就是生活所迫的。而且,你妈妈并不是遗弃你,只是托别人给你找了个好的归宿啊,你看妈妈和爸爸不是对你很好吗?女儿啊,不要过多的埋怨她,她也是有苦衷的,她也很难。她也很不容易啊,要知道她毕竟是你的生母,是她给了你生命。女儿啊,虽然她没有尽过做母亲的义务,虽然她没有抚养过你,但是毕竟是她给了你生命,让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妈妈希望你不要激动,先冷静一下,你已经长大成人了,这些道理是不用妈妈和你说的,对吗?小梦。”


许久。。。。沉默。。。。在大约10分钟后丁梦的心情稍微的平缓下来。


“她,她现在怎么样了?”丁梦在缓解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后向妈妈问道。


“小梦,她现在也不算好。而且她很挂念你的身体,她也希望能和你相认。”丁妈妈关切的看着丁梦。


“妈妈,她知道我生病了吗?她怎么会知道的?”丁梦望着妈妈。


“是啊,孩子,她看见过你的,你住院的时候,她也去过的。你那个骨髓的移植还是你的哥哥捐献的啊。其实她是很关心你的。”丁妈妈对丁梦说道。


“什么?我哥哥?我的造血干细胞是我哥哥捐赠的?”丁梦睁大了眼睛望着妈妈。


“是啊,孩子。那时候医院到处都找不到可以和你配对的造血干细胞,淳飞他四处的去打听终于找到了你生母的下落啊。”丁妈妈抚摸着丁梦的头说道。


“淳飞,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都没有告诉我。妈妈说她还去医院看过我,她到底是谁?”丁梦把头转向了柳淳飞。


“梦梦,当时你的身体正在康复,我怕你一时接受不了,所以就没有和你说。现在你的身体已经完全康复,可以和你说了。”柳淳飞看着丁梦说道。


“梦梦,你的生母就是张秀玲。你见过她很多次了。她也很关心你。到现在还经常给我打电话,问你的身体状况。”柳淳飞继续的说道:


“你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他们都很关心你的。你的造血干细胞就是你哥哥捐赠的。还记得你在医院的时候问过我的事情吗?你问我的是为什么在你的造血干细胞以后没有任何的排斥反应,你当时也说只有直系亲属才有可能这样。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因为你的造血干细胞是你的哥哥捐赠给你的,你们有直系的血缘关系,所以你不但没有排斥反应,反而康复的很快。”丁梦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一直在听着柳淳飞在说。过了一会她又问道:


“淳飞,你说我有哥哥和姐姐,还有生母,那我的生父呢?我当时怎么没看见他?”


“梦梦,你的生父在多年前就去世了。死于意外的事故。”柳淳飞就和丁梦说了她的生父在一次采石的意外中去世的经过。


丁梦听完柳淳飞的话以后,许久都没有说出话来。她也在想像生父为了生活去采石头,而遇到意外的事情。也想到了因为家里的贫寒,而把她送人的情景。这一幕幕,就像是电影一样在丁梦的脑海里闪过。他也想了解生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想了解她的哥哥,姐姐。毕竟是血浓于水啊。在考虑了很多的事情以后,她最后还是想亲自去面对这件事。过了一会儿,丁梦终于开口说话了:


“妈,爸。淳飞。我想去看看她们。”虽然丁梦只说了这一句话,大家都知道丁梦似乎已经接受了她的身世,也接受了张秀玲一家人的事实。所以,大家就在一起商量着什么时候有时间就一起去乡下张秀玲那里,可以让丁梦了解自己的身世,也可以让她和张秀玲做进一步的沟通。


于是就在这个星期六的上午,柳淳飞和丁梦以及丁梦的养父母,他们一行四人驱车来到乡下张秀玲的居住地。由于事先柳淳飞已经给张秀玲的女儿打过电话,所以当他们到来的时候,张秀玲母女已经在房间等候了。刚开始见面的时候,似乎大家都很尴尬,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话题。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的气氛,柳淳飞首先开了口。


“张阿姨,您这里的房子已经居住了很多年了吧?这房子看上去已经很破旧了。”


“是啊,这房子是我老伴在去世的那一年修盖的。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年了,孩子们都说了,等到了今年秋天的时候就把这个房子重新翻修一下。”张秀玲看着柳淳飞说道。


“哦,原来是这么多年的老房子了。张阿姨,那您也真是不容易啊,在伯父去世后您独自拉扯两个孩子长大也实在是很艰难啊。您当年一定很辛苦吧。”柳淳飞在说话的时候,用余光看了看丁梦,他发现丁梦脸色似乎很悲伤的样子。


“是啊,在当年确实是很不容易的。一个人要拉扯这几个孩子,难啊!所以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也是因为生活条件实在是太苦了,没有办法我才。。。。。”张秀玲说到这里突然停住没有往下说。她看了看丁梦,因为她实在不想说下去了。这番话似乎也勾起了张秀玲在多年以前的记忆,她那时候确实是在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的情况下才把丁梦送人的。这件事情使她后悔这许多年,也是她一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事情。话说到这里的时候,丁梦抬头看了一眼张秀玲,她用很平淡的语气问道:


“张阿姨,您当年把那个孩子送走的时候,后悔过没有?您有没有想到过将来有一天会跟她重逢吗?”张秀玲没有想道丁梦会这么问她,她低着头沉默了几分钟。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丁梦可以看见她发红的眼圈。


"闺女啊,当年我送走你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我那时候确实是没有能力去抚养你们三个,所以,我就把最小的你送人了,希望你能找到一个好人家不用跟着我过这种受苦受难的生活。但是把你送走是我做的一件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事情。我不期待你对我的谅解,更没有脸面让你叫我妈妈,只想能够经常看到你,知道我的女儿过的很好,只要知道这些我就足够了。呜呜呜呜。。。。。。”张秀玲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她哭了,哭的是那么的伤心。今天面对着丁梦,说着自己当年的心情,她多么的希望丁梦能够原谅她。但是她知道自己犯下的错,就要自己来承担;自己酿下的苦果,就要自己来品尝。这么多年来,在张秀玲的心里,其实也在反复的想象能够和自己的亲生女儿重逢的场面,同时也想把自己埋藏在心里这么多年的话说给自己的女儿听。因为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就是一种折磨。这么多年来,她倍受煎熬,倍受良心的谴责,度过了这许多年。今天,她终于可以和自己的亲生女儿面对面的说这些话,虽然张秀玲现在的心里还十分的愧疚,但这一席话的说出,也是张秀玲在压抑这许多年以后的一种解脱。


丁梦听到张秀玲这样说,从张秀玲的话语中,她感受到了张秀玲发自内心的歉意。也知道了当年她实在是没有能力抚养3个孩子,才送走了自己。而在把自己送走了以后,自己的生父又惨死在意外的事故当中,这对张秀玲来说又是一个很深的打击。然而,张秀玲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依然把一双儿女抚养成人,这对张秀玲来说也是很不容易的。看着眼前的张秀玲,看着那满头的白发,看着那布满皱纹的脸,生活的艰辛使张秀玲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要老的多,丁梦就那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是爱?还是恨?她同情张秀玲这些年的遭遇,同时她也痛恨张秀玲抛弃她的这个事实。但是毕竟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张秀玲也是在愧疚与自责当中度过了这么多年,不管怎样,毕竟她是自己的生母,毕竟是她给了自己生命,自己又刚从死亡当中解脱出来。所以丁梦把这一切的一切都看的很淡很淡。想道这里,丁梦感觉到自己在这一刻已经原谅了她。


“妈妈,您带我到爸爸的坟上去看看吧!”听到丁梦这样叫自己,张秀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没想到丁梦会认她。在她的心里,只要丁梦不恨她自己就好了,根本就没想到丁梦会认自己,更没想道丁梦会叫她妈妈。这是她在和丁梦分离了26年以后,第一次听到自己的亲生女儿管她叫妈妈。张秀玲很激动,泪水在一次从她的眼眶里流了下来。她拉着丁梦的手哭道:


“妈妈对不起你啊!我不配做你的妈妈!”张秀玲哭的十分伤心,似乎这二十多年来的委屈,二十多年来的愧疚。都随着丁梦的这一声“妈妈”而烟消云散了。张秀玲领着丁梦来到了老伴的坟前,她在老伴的坟前哭着说:


“死鬼啊,这是我们的女儿啊,她来看你来啦!你要是泉下有知,也该安息了。。。。。”


丁梦站在这座坟丘面前,深深的鞠了几个躬。在心里她默默的说道:爸爸,虽然您没有养育过我,但是毕竟是您给了我生命,让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现在生活的很好,您可以安息了。如果您在泉下有知的话,您也不用为我再担心了。


因为看到张秀玲的生活实在是清苦,丁梦和柳淳飞都提出来要她到市区去和他们一起安度晚年。但是,这里毕竟是张秀玲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故土难离啊。张秀玲再三谢绝了丁梦和柳淳飞的好意。她要留在这里,和自己过世的老伴,一起守望自己的家园。


从乡下回来以后,大家又都回到自己忙碌的生活中。就这样,很快就迎来了五一长假,柳淳飞和丁梦的婚期就订在5月3号。早在一个星期以前,柳淳飞和丁梦就发了很多请柬,邀请自己的亲朋好友在5月3号那天来参加他们的婚礼。对于张秀玲,柳淳飞更是在5月3号以前就把她接了过来,让她来参加自己亲生女儿的婚礼。酒店方面,柳淳飞也已经预约好了。结婚是头等大事,所以柳淳飞在市内包下了最豪华的酒店。他要把自己的婚礼搞得非常热闹。丁梦这几天也没怎么睡好觉,因为婚前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她又不忍心让柳淳飞一个人操劳。所以,她也一直在忙活着婚前准备。


按照习俗来说,柳淳飞是要迎取丁梦过门的,所以在5月2号这一天,丁梦要回到自己的父母家里居住,就等着5月3号一大早,柳淳飞来迎娶她。在2号这天晚上,丁梦异常的兴奋,几乎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想着明天就要嫁给柳淳飞,想着以后就要身为人妻,她激动异常。总感觉时间过得太慢,真的希望柳淳飞现在就来迎娶她。想着想着,丁梦又感觉不好意思起来。终于,在5月3号的上午,丁梦盼来了柳淳飞迎娶她的花车,整个车队很是气派,清一色的奔驰缓缓向丁梦家驶来。柳淳飞从车上下来,温柔的把丁梦抱上了车。车队在一片祝福声和鞭炮声中缓缓的驶离了丁梦的家,


坐在柳淳飞旁边的丁梦,想着今天就要嫁给柳淳飞了,就要成为他的新娘,心里十分的高兴。似乎去婚礼现场的路是那么的遥远,丁梦现在只想着能快一点到达,早点和柳淳飞举行婚礼。想着自己和柳淳飞的爱情之路经历了这么多的坎坷,今天两人终于能走到一起了,这也是她和柳淳飞的感情之路有个最好的归宿了。美好幸福的生活已经向她和柳淳飞展开的怀抱,丁梦就要和柳淳飞一起去享受美好的生活了。正在想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传了过来,丁梦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丁梦再次醒来的时候,似乎是听到柳淳飞的呼唤声,一个声音始终在丁梦的耳边徘徊“梦梦,梦梦”。丁梦微微的睁开眼,这是在哪里?现场真的是很狼藉,有点惨不忍睹了。丁梦和柳淳飞所乘坐的车已经被撞得报废了。旁边是柳淳飞,他满脸是血的在叫着丁梦的名字。丁梦和柳淳飞同时被卡在了车里。道路上也是十分的混乱,打家都在忙着报警,求救。也有朋友来试着营救他们2人,但是整个车身把他们紧紧的夹住了。一点都动弹不得。


“梦梦,坚持啊。我们就要得救了。我们还要继续我们的婚礼。一定要坚持啊!”柳淳飞在鼓励着丁梦。


“淳飞,我感到好冷。我好困啊。”丁梦虚弱的说道。


“坚持啊,梦梦不要睡啊!我们还没有结婚啊,救援的就要来了。坚持啊,梦梦!”柳淳飞拼命的给丁梦打气。


“淳飞,你咬我啊,你咬我,我就不会睡着了。你,你咬我啊。”丁梦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


柳淳飞为了不让丁梦睡着,他使劲的咬了下丁梦的手背,顿时,在丁梦的手背上留下了一排浅浅的齿印。但这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丁梦的意识仍然很模糊。就在这时候,丁梦拼劲全身的气力对柳淳飞说道:


“淳,淳飞。你,你相信。。。。相信轮回吗?”丁梦的意识已经非常的模糊了。


“什么轮回,你在说什么。梦梦!你要坚持啊。医生就快到了!”柳淳飞大声的对丁梦说道。


“淳。。。淳飞。假如。。。假如有。。。有轮回。。。我希望。。。希望下辈子。。。下辈子还。。。还和你。。。和你在。。。在一起。。。。”丁梦断断续续的说道。


“梦梦,你不要乱说,你不会有事的。梦梦你要坚持啊,不要丢下我。梦梦啊,梦梦。。。。”柳淳飞只觉得眼前一黑,他又再次的昏了过去。


当柳淳飞再次的苏醒过来是在医院里,爸爸和妈妈都守护在他的身边。


“淳飞啊,你终于醒了啊。可吓死我和你爸了。”柳妈妈终于松了一口气。


“梦梦呢,梦梦怎么样了。。。。”柳淳飞依然是很虚弱。


“小梦在你的隔壁,她脱离危险了。你放心吧。你好好的休息,不要说太多的话。”妈妈安慰着柳淳飞。


柳淳飞听到丁梦已经脱离了危险的消息,终于放下心来。但是他的脑袋又是一阵剧烈的眩晕,所以又一次的昏睡过去。不知道躺了有多久,柳淳飞被一阵麻雀的叫声吵醒,他微微的张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午后刺眼的阳光。他想挣扎的坐起来,无奈的是全身一阵剧烈的疼痛使他不能坐起来。正在这时候,妈妈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醒了啊,淳飞。你要什么,妈妈给你拿。”妈妈快步的走到柳淳飞的床前。


“妈。今天是几号了。我昏迷有多久了?”柳淳飞感到自己睡了好长的时间。


“今天是5月8日啊,你整整的昏迷了5天了,可吓死妈妈了。”柳妈妈关爱的看着柳淳飞。


“梦梦怎样了,妈。带我去看她。”柳淳飞很是焦急的问道。


“小梦也在接受治疗啊,你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怎么去看她呢。你先把自己养好吧。等你养好了,就可以见到她了。好了,不要多说话了,你要早点康复,才能见到小梦啊。”柳妈妈心疼的看着柳淳飞。为了不让妈妈担心,柳淳飞点了点头。


在医院的治疗大概有3个星期后,柳淳飞已经可以下地活动了。但是在病区的左右都没有见到丁梦的身影,柳淳飞的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他决定要和妈妈问个究竟。在看见妈妈的时候柳淳飞就直接的问了妈妈丁梦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么样。


“淳飞啊,妈妈和你说实话,你一定要挺住啊。”听着妈妈这样的说,柳淳飞的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


“小梦,小梦她已经不在了。。。。”妈妈悲伤的说道。


“妈妈,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带我去看她啊,带我去看梦梦。”柳淳飞抓住妈妈的手发狂似的追问着妈妈。


“儿子啊,那天你们被一辆大卡车撞到了。在医生赶去的时候,小梦就已经没有呼吸了。。。。前些日子没敢和你说,那时候你在危险期,怕你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妈妈的眼泪已经留了下来。


柳淳飞没有任何的反应,就那样一直的坐着。嘴里喃喃的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她答应要和我在一起的,在一起一辈子的。不会的,她不会抛下我的。不会的,永远不会抛下我的。。。。”


“淳飞啊,你不要吓妈妈。你要哭就哭吧,哭出来会好些。”妈妈哭着对柳淳飞说道。


柳淳飞一直都没有哭,嘴里始终都在念叨那些话:不会的,不会的。。。。


到了晚上的时候,房间里只有柳淳飞一个人。他躲在被子里失声痛哭。泪水把被子都湿了一大片,他回忆着和丁梦的许多往事,怎么也不相信这是真的。他接受不了丁梦已经不在的事实,哭着哭着,柳淳飞再次的昏厥了过去。当柳淳飞再次的苏醒时候,他想到了很多。他来到窗前看着窗外幽幽的月光,努力的整理着自己的思绪。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想到了丁梦的父母。想到了很多,很多。既然梦梦已经不在了,就让我为梦梦来承担照顾老人的义务吧,还有很多梦梦没有完成的心愿,就让我来替梦梦完成吧。我要坚强,我不可以倒下,为了梦梦,我也要坚持下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