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 第一章 第十八章节 扬帆远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34/


库叶道-库叶海军基地,这座规模庞大的海军军港被人为的开凿成了新月湾形。数十艘大大小小的战舰泊于港内。几艘小巧的交通艇正在往战舰上运送补给。猎猎飞扬着的海军长旈旗飘扬在铅灰色的战舰的桅杆上,冬季的库页岛看上去冰寒刺骨。

尽管已是寒冬腊月,但来自琉球群岛和日本海的两股洋流却使得海面依然是波涛起伏,而并没有出现冰封千里的皑皑之景。只是严寒还是让人几乎感到窒息。

昨夜的一场大雪几乎覆盖了整个基地,但清早时分,路面上的积雪已然被铲除了。库叶基地并不仅仅是北方舰队第2分舰队的母港所在地,这里同样也是大唐帝国北海舰队司令部的所在地。在过去被视为是蛮荒之地的库页岛,现如今已是一片繁华,和琉球一样,库叶的经济也是由当地的驻军、以及旅游业所支撑着的。这个季节里,来库叶滑雪的游客很多。

库页岛的驻军很多,陆军第48步兵师(天武军)驻扎在北原基地,帝国皇家后备第104步兵师分屯在中原基地,后备第110步兵师驻防南原基地;

空军第1航空联队屯驻在以北原空军基地为主等三座机场内;

海军除了北海舰队第2分舰队驻防之外,在库叶海军航空站还部署了第1海军舰载机航空联队,虽然任务配属‘昆仑山’号航母,但只要无作战任务,或者非远航训练的时候,第1舰载航空联队多数时间都在库叶海军航空站;

海军陆战队第1海军陆战远征军则布防在库叶兵营;

除此之外,还拥有库页道边防守备队这样的准军事武装力量。

之所以小小的库页岛会云集如此之多的军事力量,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库叶的地理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南扼日本北海道,北控颚霍茨克海,犹如伸出之掌;上可击俄罗斯帝国之远东边疆区,下则可以抚平日本之逆;整个库页道实际上就是帝国东出之利刃。

帝国从来都没有忽视过对海军的建设,尽管大唐是一个陆地强国,但每一任的君主和内阁都格外的重视海军力量的发展,当初帝国在开拓殖民地的历程上,就是依托着强大的海军。

而六十年的那场战争中,如果不是强大的帝国海军舰队在击败新兴的日本帝国联合舰队后,又在楚克奇海击败了远到而来的俄国舰队,那么也就无法完全奠定大唐在北太平洋地区的绝对制海权。皇族贵胄也是将海军看作为除了皇家禁卫军之外,第二服役选择。

事实上,在现在的海军部内,很多高层军官都或多或少有着皇族、贵族的关系。

一来是很多有才华的皇族、贵族子弟都是毕业于厦门海军军官学校,在海军服役之以后又考取了南京都帝国军事学院,而后晋升为高级将领的。

这第二点嘛,则是海军历来都是达官显贵们择选佳婿的首选,据说那些名流显赫、官宦之家都把海军优秀才俊看作为是自家女儿的最佳选择。这一点连皇家禁卫军也比不了。

这个中的原因比较多,但离不开的还是两点:一是帝国向来有尚武之风,李唐天下本就是陇西军事门阀出身,虽说是几次民主革新,帝国的民主进步已然使得皇家不再那样‘天子独大’,但那自武德起兵以来,便流传下来的崇尚军武之风却没有丝毫的改变。看看历史上那些有名的皇族、贵族、那些才干卓绝的首相,哪一位没有从军的这段历史;

这第二点,就是海军一向都是风度翩翩,军官、士官都是仪表堂堂。一身笔挺的黑色A类制服是更显优雅高贵,若是穿上白色的B类常服,则更是帅气凛然,说实话,这哪家的女儿不想选个年轻有为的帅小伙,而海军就好像是专门为这些女孩子培养优秀男友的基地一样。海军的军官哪个不能讲上一口流利的外语,厦门海军军官学校的毕业生几乎都懂得他国语言,经常出访海外,更是增加了阅历见识,这样的才子不选,更选何人。陆军土里土气的,空军则是太花心了,动不动就会张翅膀飞了不见,比较下,海军就如同他们的战列舰一样,威武,帅气,充满美感,又是身份的象征。

船坞码头上,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海军军官踏着刚刚被清扫干净残雪的沥青路面,缓步而行着。熊皮军帽上佩戴着的海锚金穗环菊花军徽以及佩戴在羊呢军大衣上的双剑交叉锚状胸辉在初升的阳光下褶褶生辉,袖口的军衔袖章在那散落的朝阳下,更是显得金光燦燦。

“由‘太行山’号航空母舰为组成核心的第4分舰队已经从朝鲜国-济州海军基地南下,对蠢蠢欲动的日本人形成战略威慑,估计南边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帝国海军第2分舰队司令官-纳兰平初少将抬手拍了拍零星飘落在自己笔挺的羊呢军大衣上的雪花,开口说到。

“唔,你的第2分舰队同样也是重点,第4分舰队虽然南下,但只是为了威慑日本国,而你的第2分舰队今日却要远航,去那苦寒之地,歼灭俄国人的远东舰队。”北海舰队司令官-刘荣波中将语重心长的讲到“日人尚不足为惧,何况尚有东海、太平洋两支舰队钳制,而俄国远东舰队却不得不需要我们多留心!”

“以我第2分舰队之实力,足矣平灭此等宵小,区区俄人之远东舰队何足惧之!”纳兰平初少将显得很是成竹在胸。

“定寒(纳兰平初少将字)说得不错,我北海舰队有航母两艘,‘长江’级战列舰5艘、‘太湖’级战列舰10艘、重巡25艘,虽不及东海、太平洋两大舰队实力雄厚,却也比那俄人之远东舰队更具规模,且不说别等,单我大唐海军子弟之素养,就已是比那俄人高之甚高”北海舰队参谋长-李名源少将附应讲到“战灭俄国之事实为易如反掌!”

“防务省已然两次来文询问,楚王殿下更是三番五次催促,要求我北海舰队尽快拿出进剿俄国远东舰队的作战方案。”刘荣波中将颇有些感慨“内阁制定的相应方案是一战而平安北,我北海舰队作为帝国北海之利矛,若无所之为,那有何面目再见国人!”

“定寒啊,此次东征,帝国千秋基业之辉煌也就多费劳你了!”刘荣波中将颇有深意的拍了拍纳兰平初少将的肩膀“楚克奇海战,我北海舰队亡灭由北冰洋而来的俄罗斯舰队,从而奠定了大唐在北太平洋地区的绝对制海权,虽说这六十年间,俄国人在堪察加建立了远东舰队,但实际上还未能对我大唐形成威胁之势,故而此次远航,意义非同一般!”

“好了,你也该走了,我和刘使君(唐代称谓,多是对节度使、刺史的称谓)期等你的佳音。” 李名源少将伸手攥握住纳兰平初那带着黑色皮质手套的右手“升起胜利之旗,凯旋而归”

纳兰平初微微后退半步,很是庄重的敬了个军礼。而后在两位上司的回礼中大步登上交通艇。

随着分舰队指挥官的登舰,第2分舰队的旗舰‘长江’级战列舰-‘松花江’号立即降下长旈旗,升起了分舰队司令旗,随着一声沉闷的哨笛声的拉鸣,彪悍身躯的‘松花江’号生火起航,在领航艇的帮助下,缓缓驶出降下防鱼雷网的港口。

尾随而后的‘太湖’级战列舰-‘巢湖’号、‘高邮湖’号分开两翼,中间是‘山脉’级航空母舰-‘昆仑山’号,稍稍后面的是五艘重巡洋舰,十余艘轻巡洋舰、驱逐舰呈雁矢之形展开。浩浩汤汤的向东而行,浑厚的舰首劈开重重波涛,一往无前。

“好了,现在告诉我下情况!”进入司令室,纳兰平初摘下熊皮帽,换上一顶黑色漆皮帽檐上缀满金色橡树叶的白顶黑墙大檐帽,脱去的羊呢军大衣被侍应兵取了过去。黑色A类制服的左胸点缀着四排褶褶生辉的勋表,而袖口的金色军衔袖章则让人感到一种威严的压迫感。

“海军情报局、国防情报局发来的情报显示,俄国人的远东舰队在昨天已经离开了堪察加半岛的彼得罗巴普洛夫斯克海军港口,现在正在向千岛群岛海域前进。”一个佩戴着参谋胸徽的年轻军官对着作业海图说到“情报部门能够提供的也只有这些了!”

“好了,离开岸基飞机的作战半径圈之外,舰队保持无线电沉默!”纳兰将军命令说到。

走上舰桥操控室,看着舷窗外那黑沉沉一片的大海,纳兰平初的心渐渐放松了下来,大海才是一名海军军官真正的家。看那两座三联装406毫米舰炮,看那劈波斩浪的舰首,这才是真正的钢铁堡垒,这才是大唐军威的象征,两架‘海隼’式战斗机呼啸着从天空中划过。留下一阵远去的轰鸣声。纳兰平初的不由得露出一丝笑容,看来,一切都很顺利。

“山河壮丽心飞扬,萧瑟风卷旗漫漫,剑涌寒光枪带血,征战四野拓国疆,啊,壮哉-大唐……”广播里传来低沉雄壮的《胜利进行曲》。“具体的事务,你们就多费心了!”纳兰少将说着走下操控室,对于他来说,即将展开的那场海战才是他真正需要关系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