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现代战争意义上,征服一个国家已经不再需要通过占领国土这种手段来达成了,从经济、政治控制等手法上,同样可以做到!”看着宽大的显控屏幕上那发送回来的战场实况图像,‘东南战区联合作战指挥部’司令员-雷石上将若有所指的说到。

“至少美国人在越南、伊拉克那样的错误,我们是不会犯下的!”机动集群司令员-蔡兴宇上将微微笑着“沉陷于泥潭之中,即便是每场战役都能够获胜,可是最终还是会在战略上输掉一切。我们毕竟不是美国人啊,一场战略全盘似的惨败我们输不起啊!”

雷石将军点头颔首着赞同说到“所以我们不会犯下那样的错误。最近美国人和欧洲的关系闹得太紧张了,关于南美的问题,华盛顿几乎和欧盟方面快要翻脸了!”

“欧洲人的爪子伸的太长了,也不怕别人挥刀砍断了这些长胳膊!”蔡兴宇将军哼声说到。

“好了,南美的问题暂时不是我们所能够关系的,美国人的后花园也不是我们暂时能够触及的,东太平洋那一亩三分地,就让美国人自己去耕耘好了!”

“驻日美军近期可能会有大动作了!”雷石将军说着自嘲了笑了笑“还说不说南美的事务的,可谈到这驻日美军部队,又不得不说到南美。”将军笑着耸耸肩头“环环相扣,层层相连啊”

蔡兴宇将军摇了摇笑着说“是仁罡的那份电文吧!”

“是啊,近期美军太平洋战区司令部可能会压缩驻日军队,将一部分的力量抽调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算是给日趋紧张的南美局势做准备吧!”雷石双手交叉环抱,点头说到。

“南美的事务一直是由南方司令部所统辖的,这一次怕是闹起的动静不会小喽,要不然美国人也不会将太平洋地区的力量来进行收缩”雷石将军哼声的冷笑着“欧洲人在南美的事务上,不但不被美国人所欢迎,就连南美国家也不是全都喜欢他们,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不是抨击欧盟在南美事务上的问题上过于积极了吗?”将军说到“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别人,哼!欧洲的这套做法也太美国化了,这个世界真是‘不怕不流氓、就怕政治不流氓’”

“太平洋的事务,仁罡盯着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蔡兴宇将军微加思索的说到“而我们这边的问题才是大问题,毕竟是关系到国家未来的命运走向的问题。”

“是啊,现在美国人和欧洲在中东各自划分利益,而我们却还没有能够真正走出第一岛链。”雷石将军颇有些感慨到“只有突破了东南亚的这圈子看门狗,我们才算是真正的龙翔大海啊”

蔡兴宇将军同样很是感叹“当初中央使用金融战的手法固然是打断了这些个国家的脊骨,可是美国佬的那一招更狠啊,不给钱,倒是给了一大堆枪炮,真他娘的混蛋。”

“走出南海,通往印度洋,而后向西,取非洲大陆,这是我们的既定政策,国家需要我们在这场战争之中不单是要获得胜利,而且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掉东南亚这些猴子,龙之逆鳞岂容这些跳蚤爬上窜下!”雷石将军看着一片战火纷飞的显控屏幕。

“法国人蹦达得厉害,英国人这些约翰牛故作深沉,顶在背后,使劲煽风点火,不但让我们感到头疼,还让愚蠢的法国佬跳得更欢腾了。”雷石显然很是瞧不起那些只知道浪漫的法国人“历史上每一次都是这样,盎格鲁-撒克逊人一次次算计着愚蠢的巴黎。”

“可是南美不同”蔡兴宇将军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讲到“南美最大的传统利益获得体并不是已然衰落的西班牙人,而是伦敦。所以我们要让英国这只会咬人但不叫唤的恶狗去和自己的侄辈拼个头破血流。”将军微微嗤鼻说到“那样,我们在东南亚的发力便不再有限制”

“所以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便是首先解决越南的问题,进一步让巴黎在中南半岛受到挫折,而那样的话,一旦势力渗入受到遏制,那么欧美在南美的冲突将会进一步的加剧。”

雷石将军抬起下巴,冲着大屏幕扬了扬“之前说过的,征服一个国家不再需要通过占领国土的手段来达成,从经济、政治控制等手法上,同样可以做到。”雷石将军冷笑着说到“同样消灭一个国家,不单是从文化、思想上消灭,最好、最快捷的办法还有从肉体上消灭!”

蔡兴宇将军同样笑了起来“据说这从1950年代开始,直至1989年才算正式结束的战争,让越南国内的男女比例失调的很是厉害,举国上下不是孤儿寡母,就是一群战争残废。”

雷石挥了挥手,对着一名作战参谋说到“告诉近卫集团军和空军,南定之战我要一场歼灭战”

近卫集团军直属炮兵旅的数十辆A-100型300毫米10联装自行火箭炮、WS-1B型320毫米8联装自行火箭炮在方圆4公里的发射阵地上依次展开,液压系统高高抬起那些斑斓迷彩涂装的炮管,全副武装的警戒部队在远离发射阵地的外围建立起警戒线,两架直升机远远地盘旋在天空中,端着枪的狙击手不时透过瞄准镜查看警戒线的外围。

猛然之间,一阵凄厉样的尖嚎,就像是地狱里的那些幽灵被释放出来的那种摄人心魂的怪嚎样,凄厉而又让人心惊胆颤。无数的火龙从整片发射阵地上飞射而出,看上去是那样的整齐、那样的绚丽,就像是科幻电影里那些飞射的激光束那样,一片片,接连不断。

一辆辆自行火箭炮完全的被弥散着的硝烟给包裹在其中,灰白色的发射尾烟遮天蔽日,连带着腾起的尘土绵延成一片。弹药补给车从不远处驶了过来,进行二次装填补给,用不了几分钟,便又是新的一轮炮火齐射。远程火箭炮系统一直是中国陆军的强项,尽管空地一体化的战术已经被大力推广,但骄傲的中国陆军从来都不屑于‘离开空军就不会打仗’的玩意,虽然空地联合战术也是玩得溜溜转,可拿手的‘大炮兵主义’却也没有丢下。

南定城外,翻飞的战斗机用投掷下来的凝固汽油弹整排地炸出一道道火光,将冲锋的‘越人阵’第11师的士兵吞没在其中,劈头而来的轻重机枪火力如同割草机样,将一堆堆人群打得血肉横飞,一些因为惊恐而退缩的士兵立马遭到后面的督战队的处决。为了给自己一条活路,欧洲军事顾问和那些校级军官是根本不在乎枪毙任何敢于退缩的士兵的。

狂轰滥炸一气的战机渐渐远去,直至最终消失在了天边,地面上的战斗再一次迸发到了高峰。现有的营连级冲锋着实让防御在南定市北郊的第253团第3营的官兵们心惊肉跳不已。作为80后、90后的中国士兵虽然在‘卫国战争’、‘对日战争’中见过了尸山血海,但这样疯狂而又不要命似的打法还是头一次见到。密集的人海冲锋也只是在电影里见过,而且中国军队在上个世纪的所谓‘人海战术’也不是这种玩法。很多中国士兵显然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谁都知道,‘兰切斯特定律’的根本点就是这里,也许会付出较大的伤亡代价,但却可以使得多数人获得生机,而且,比拼意志力的作战方法本来就是很残酷的。

正如18C时代的拿破仑战争一样,俄国人最钟爱于刺刀战术,面对着成排的遂发枪手,黑压压的挺着刺刀发起冲锋,要么是冲锋的俄国兵在对方的火力下死伤叠野,要么就是敌对方的士兵受不了这种心理压力,而全线崩溃,沦为被杀戮者。

“全营稳住,开火!”面对着越南人一波又一波的冲锋,同样心惊肉跳的3营长几乎是在扯着嗓子怒吼,这个时候要是先怯弱了,那么全营只有崩溃的份了。

“开火,开火!”阵阵怒吼声中,许多中国士兵都是低头埋首,直接将枪探出在掩体或者房屋窗台外,猛烈扫射着远方压过来的越南人的锋线,‘光学投影装置’、‘热成像武器瞄准装具’以及‘夜视传感器显示装置’可以将图像显示到头盔显示系统上。泛着淡蓝色的屏幕图像总要比亲眼对着那血肉横飞、尸横遍野的惨景好多了。

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的30毫米机炮、WZ0002型8×8轮式装甲运输车的12.7毫米重机枪在人群之中犁出一道道可怕的崩口,每处崩口都是一片猩红飞舞。这不是战争,几乎是一场屠杀。得不到任何支援的‘越人阵’士兵就这样成片的被打死在阵地前,伴随冲锋的装甲车在更远的地方熊熊燃烧着,当他们还没有能够进入到炮击中国军队的阵地的射程内时,呼啸而来的‘红箭’反坦克导弹和呼啸而下的战机便已经将这些战车点燃成了篝火。

一阵刺耳的怪啸,伴随着梳样的羽烟坠落而下,战地上一片浓烟烈火,燃烧成片的火海将大片大片的士兵吞卷入其中,沦为自己的燃料。翻滚着的火舌舔动着自己的红信,任意妄为的吞没着一切它们所能够燃烧起的东西,纷飞的破片到处泼洒着,无数的钢珠如同绽放的焰火样,腾放开去。大地在这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如同雷鸣样的低吼着,渐渐的又在颤抖。

越南特有的红土因为人血的滋润似乎变得更加的猩红了,以至于触目之间,天地一片血红血红,不知道是因为阳光被遮蔽起来的原因,还是因为那一抹抹喷洒的飞红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