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第一次车臣战争中,车臣雇佣军狙击手给进入格市的俄军以重大杀伤。仅以首次攻入市中心的俄军131旅为例,在3天中该旅就损失了近800人和20辆坦克、102辆装甲车。 第二次车臣战争开始不久,俄军有80%的人员伤亡是由非法武装的狙击行动造成的。但这一次俄军注意研究非法武装的狙击行动特点,加强参战部队的反狙击训练,很快由被动转为主动,赢得了围剿作战的胜利。 在一次战役后,俄军缴获了一名车臣雇佣军的日记。从这本日记中,让我们对雇佣军士兵又多了些了解——

我是一名狙击手,确切地说是一名雇佣军。我没有国籍。当一名俄军在我的镜头前晃过,我轻弹了下烟灰,将准星对准他的头,扣动了扳机。我的枪膛里发出轻微的闷响后,那个俄国人倒在地上。我看了看他尚未发冷的尸体,扔掉了烟头,低头进入了5号位。这是我的第97次射杀,离100次还有3次。我将创造一个格罗兹尼战场上新的射杀记录,并获得一万美元的奖金。 我受雇于该军。在格罗兹尼有很多像我这样的雇佣军。我的搭档是南斯拉夫人,叫托里奇,是我在南内战时认识的。在那里我们同克族人战斗,后来一起到了格罗兹尼。我们在格罗兹尼市区内活动,任务是猎杀俄军。83天的早晨。我从3号位翻了起来,打开瞄准镜一边找目标一边吃早饭。为了不让俄军发现我们,我一直吃的是没有加热的食品。此时我手里的面包如同砖头一般。又一个俄罗斯人小心翼翼地想穿过对面的街道。我对准了他。俄罗斯人倒在了地上。响声惊醒了托里奇。我在包带上画了第98道横线,还有两个。正在我得意的时候,对面的街头拐角一道亮光一闪而过。一个不祥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这是俄军狙击手。 我和托里奇迅速进入第二个观察点,只听见“咚”的一声,托里奇倒下了,脑门上有一个窟窿向外冒着热血。我知道遇见高手了。我甚至没有多看托里奇一眼,便转身消失了。这时只要我一探头,我的脑门上马上也会多一个像托里奇头上一样的血窟窿。 我在那座废墟里躲了一天,天黑的时候我摸进了正对着拐角的一栋4层楼房。一场真正的较量开始了。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可是我仍能嗅出他没走,当然,他也一定知道我还在。我站在门边的阴影里,打开瞄准镜搜索着。月光滑过了教堂的屋顶,在钟楼下面有一个黑影闪了一下,是他!他也换了地方。我调高了倍数,镜头里有一个人,用望远镜在张望。我明白了,他们有两个人,我看到的一个是负责搜索的,那么狙击手一定在旁边。我很想扣动扳机为托里奇报仇。可是为了猎杀那个幽灵我没有下手。他一定在附近。这样加上他们两个就满100人了。我决心和他玩到底。  “砰!”一颗子弹打在我前面的门板上,是俄国人的7.62毫米狙击步枪的子弹。我一身冷汗,却又心中狂喜,他还在对面。钟楼上的是个假人。这样我们就是一对一了。我决定睡一觉,因为我想他是不会走的,因为我还在。第二天凌晨,我端起了枪。对面过去是一个酒店,有很多窗户。我无法判断他在哪里,只有等待。晚上,我在4楼的窗口上用背包支起了我的帽子,然后拧开一颗子弹将少许的火药放在一堆,将我白天用棉袄里的棉花搓成的引线的一端固定在火药下,另一端拉向门外。我用打火机点着火后,迅速地扔到第3个窗户等待。棉线很慢地燃着。我上好了子弹,躲在窗角,等待他的出现。 xXwDZ-$Ar

当棉线点着火药后,房里被亮光闪了一下,就像是一个人点了枝烟一样。我想引他出现。在那一刻我几乎是在渴望他射来的子弹。“砰!”我的帽子被打飞了,同时我也发现了他,4楼第5个窗边的书柜旁。我扣动了扳机。他倒下了。我长吁一口气,像被人抽了筋一样瘫倒在地。我成功了。 LO$I<zjL1

这是我的第99次射杀,我却没有兴奋,仿佛像是一个失去了玩伴的孩子一样,觉得很空虚,很失落。我决定去看看他。我走进了那座房子。在4楼我找到了他的尸体。我注视了良久,然后把我的那顶被他打穿的帽子盖在他的头上。 然后,我点了一根烟,插在他的旁边,并在包带上画下了第99道。 I[l\_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