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两位中将1958年下连队的秘事 好搞笑

全线反扑 收藏 7 773
导读:1958年10月,为了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吴克华和任济南军区副政委的老搭档彭嘉庆中将、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何柱成少将,率机关部、处、科长和参谋、干事、助理员等30人出发到海防守岛连队当兵。 这次下连队当兵,他们要和战士们同吃同住同操课同执勤,不仅要“从行动上而且要从思想感情上”和战士打成一片,确确实实成为普通一兵。 (1) 10月29日,吃过早饭,吴克华和彭嘉庆、何柱成三位将军和其他人一样,头戴栽绒帽、身穿士兵军装,领章上缀着列兵的一颗星,背起簇新的背包,然后和队伍一切出发了,先是坐火车到青岛,再转乘登陆艇

1958年10月,为了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吴克华和任济南军区副政委的老搭档彭嘉庆中将、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何柱成少将,率机关部、处、科长和参谋、干事、助理员等30人出发到海防守岛连队当兵。

这次下连队当兵,他们要和战士们同吃同住同操课同执勤,不仅要“从行动上而且要从思想感情上”和战士打成一片,确确实实成为普通一兵。

(1)

10月29日,吃过早饭,吴克华和彭嘉庆、何柱成三位将军和其他人一样,头戴栽绒帽、身穿士兵军装,领章上缀着列兵的一颗星,背起簇新的背包,然后和队伍一切出发了,先是坐火车到青岛,再转乘登陆艇到目的地薛家岛。

驻守薛家岛的是青岛警备区某部4连。吴、彭、何等同编在13班——军训功臣班。

他们的身份除了指导员李茂东知道外,其他没人知道。为此,吴克华还特意吩咐说:“李指导员,这次我们下连队,就是普通一兵,你一要为我们的身份保密,二不能和战士们有任何的特殊化。”

吴克华等以列兵的身份走进这个守备连,一放下背包,就跟着李指导员查看地势,他们沿着崎岖的山路了解连队防区地形、敌情、兵力分布等情况。

在一处险峻的海岸边,指导员介绍说:“过去曾有敌特在这里登过陆;不久以前,一个坏分子企图偷渡,被我们的巡逻哨逮住了;夜里经常发现有来历不明的信号弹。”

吴克华一听后,立即说:“对,对,这个地方很重要,要特别注意防守。”

“哈哈,老家伙,你这个当兵的,怎么对指导员做指示呢!”

吴克华忘了自己此时扮演的角色,老搭档彭嘉庆立即叫起来了。

这下吴克华大拍脑袋:“忘记身份了,要改要改。”

(2)

由于吴克华等人的真实身份是秘而不宣的,在薛家岛上服役的连队官兵,此前哪里见过这些远在济南的将军们?直把他们当成一伙老兵。

“吴克华同志,你是什么时候参军的?”

一天,与吴同班的一位姓姜的真正列兵好奇地问。他大概发现吴克华脸上的皱纹与领章上那颗孤星极不协调。

“你问新军龄还是老军龄?”

“哎呀,你还有新军龄老军龄?犯过错误?”姜列兵认真地问。

吴克华笑笑说:“我的新军龄从今天算起,老军龄于1929年起算。”

“哎呀!”这位22岁的列兵大吃一惊,“你参军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

吴狡黠地笑了笑,说:“可是现在我是个新兵,希望你们多多帮助我。”

“好的,我们是军训功臣班,你放心,我们都会帮助你的。你犯过什么错误,我们一定帮助你改掉。”他满脸真诚而又认真的地说。

吴克华等人在班里,当的是真正的列兵。听到班长呼喊自己的名字,马上答“到”;接受工作任务时,立正说“保证圆满完成”;见到连队干部到宿舍来,会毕恭毕敬地起身让座,端茶递水;早晨提前起床打水、扫地、擦玻璃,每天抢着打饭、刷碗、整内务、冲厕所。

李指导员暗暗啧舌:“这些首长角色转换和适应生活环境的能力还真强啊!”

(3)

这是个先进连队。

吴克华很快发现,下连当兵如果不处处争取主动,那简直就没有事可做。因此,他们这伙老兵几乎每天都跟连队战士争活干,扫地、抹窗、冲洗厕所,为战士们洗衣服。有时争得简直不可开交,干着干着,手里的工具就被战士们夺去了。

老搭档彭嘉庆为此常常急得直搓手,只好再去四处觅活干。而吴克华却有办法,他不知从哪里找来块破布,每天擦拭完门窗玻璃后,便把它塞进裤兜里,战士们抢走了他手中的扫把,他就会像变戏法似的,从裤袋一摸,掏出这块破布条又抹起窗户、桌子来了,因此战士们根本难不倒他。对此,老搭档彭嘉庆只骂:“老伙计,就你狡猾!”

谁知吴克华对着他耳边一咕噜,就连下岗回来到开饭前的一点时间,他们也有事干了,两个人拿着蝇拍在食堂里,到处追打苍蝇。

吴克华、彭嘉庆的言行举止没有一点首长的味道,班里的年轻战士哪里会想到他们是大首长!跟他俩打扑克时,一个个扯着嗓门直嚷:

“把这两个老家伙赶下台去!”

(4)

在这些士兵眼里,将军们是“真正的列兵”了,但清楚吴克华等身份的指导员李茂东,思想上总是转不过弯来,在他的脑子里,他们仍然是军区首长。因此,考虑到他们的身体,他没有安排这些年高体残的“列兵”担负站岗、放哨,特别是夜间巡逻之类的任务,结果,吴克华等在支部大会上以党员的身份放了他一“炮”,说:“李指导员,我以党员的身份,向你提个意见,你看不起我们这些老兵!”

“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不安排去站岗、放哨,特别是夜间巡逻?”

结果,这伙老兵硬是“争取”到了这些列兵应有的“权利”。

11月5日20时,一身冬装的吴克华和彭嘉庆披上子弹袋,背起冲锋枪执行巡逻哨的任务。此前,他俩已放过白天的瞭望哨和夜间的复哨。

今晚的口令是“兄弟”。自1933年冬,他们在瑞金红军大学同窗时认识至今,20多年了,他们在山东、在东北、在济南,差不多每个时期都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在一起共事,而且合作得都很愉快,按照彭副政委的话是:“这样的兄弟缘分在许多战友中间都是不多见的。”

这夜没有月光,两位兄弟般的战友沿着陌生的坎坷不平的海岸警惕地摸索前进。四周万籁俱寂,只有在黑沉沉的夜幕深处传来的浪涛拍岸声清晰可闻,薛家岛初冬的夜晚气温已很低,阵阵冷飕飕的海风也没让他俩产生寒意。这口令像一堆寒夜里点燃的篝火,使他俩同时感觉到了温暖。

45岁的吴克华端着冲锋枪,像开路尖兵似的在前面潜行,49岁的彭嘉庆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遇到复杂的地形,“小弟”便及时向“大哥”发出停止前进的信号,然后独自前去观察、静听,判断海岸线上可能发生的情况;查清之后,再卧倒,掩护“大哥”通过。两人就这么相互交替掩护着通过沟壑、丘陵、海礁、荆丛等复杂地段。身材匀称的“吴小弟”做这雄单兵战术动作还算敏捷、准确。明显发胖的“彭大哥”却要费劲一些。当要跃过一道沟时,“小弟”率先纵身跳过去之后,向“大哥”伸出双手,试图拉“兄弟”一把,以免在战争中右眼负伤失明的彭副政委看不清掉进沟里。“独眼大哥”不以为然地摇摇手,他很清楚,“吴小弟”那条伤残的胳膊力不从心。两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走完六七公里的海岸线。

回到宿舍后,他们又像慈爱的父亲那样给战士们掖了被子,才分别在那张不足l米宽的床上躺下来。

这个星期正赶上连队进行文化补习,为了让士兵们有更多的时间学习文化,27名特殊列兵将连续5天的复哨、巡逻哨、瞭望哨、流动哨统统“承包”起来了。5天里,吴克华放了5个通宵的复哨、2个军士哨、3个半天的瞭望哨。

在这一个月的列兵生活中,吴克华掌握了手枪、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等步兵武器的特点和使用方法以及迫击炮、海岸炮的战斗性能。他对炮兵科目是外行,过去虽然见过不少,但没亲手摆弄过。经过这次学习,他体会了要领,悄悄地对彭嘉庆副政委说:

“老伙计,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将炮弹打出去。”

(5)

一个月的列兵生活很快结束了。

11月27日晚饭后,吴克华等8名列兵到海岸边一个军士哨位接岗时,几个战士拎来大半桶热气腾腾的海蜊子、小海螺和小螃蟹,说是专为他们准备的。 “听说你们后天就要走了,没什么送你们——刚出锅的,你们快吃吧。”他们热情地招呼,又指着两暖瓶开水说,“渴了,这里有水。”

吴克华等坚持要把这些海味带回去“和大家吃”,但战士们执意要吴克华等就在这里“当场吃”。

“你们不吃,我们就不回去了。”一位战士说。

谁知这时,另一个“二愣子”战士从帽子上拔下一根针,剔出一个海螺肉,就往吴克华嘴里送。吴克华一惊,立即张开了口;盛情难却,众人于是围着铁桶又野餐一顿。平时连队的主食是稀饭、地瓜、馒头,吴克华他们光吃稀饭、地瓜,把馒头留给战士们吃,吃了将近一个月粗粮、素菜,这下这些“列兵”们个个吃得嘴巴吧嗒吧嗒响,说:“这一顿荤腥味道好极了!”

最后,吴克华回忆说:“就连那聊以佐餐的开水和涛声也别有一番滋味。”

29日凌晨5时,几乎一夜未能成眠的吴克华和彭嘉庆副政委起了个大早,悄悄带着其他特殊列兵,不声不响地分头在俱乐部、伙房擦起玻璃窗和桌子板凳来。忙完了,又去清扫院子,打水冲刷厕所。

7点钟,他们告别了不寻常的列兵生活,离开了薛家岛。临行时,吴克华坦诚地说:

“在漫长的几十年里,无论是哪一次调动工作,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不舍得分离。”

回去以后,吴克华还专门写了一篇《下连当兵散记》文章,并且一直和薛家岛上官兵保持联系。4连几乎每年都派代表探望吴克华,向他汇报工作。1969年夏,吴克华在青岛疗养时,曾重返薛家岛。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