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国际化-新殖民主义的遮羞布

曾几何时,国际化、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多么时髦的名词,多么动听的话语。是啊,国际化好啊,可以国际分工各取所长,可以用更便宜的价钱买到更先进的产品,可以用市场换取技术,可以与国际接轨,真不错!对每次国际会议的会场外的反国际化的人群,我甚至觉得他们是吃饱了撑得荒。。。

但当我看到资本大鳄对东南亚狂咬大嚼的时候、市场换来的不是技术而是国有企业和品牌的消亡的时候、当石油价格飞涨、粮食价格翻跟斗大量国家出现粮荒而动荡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国际化,竟然是一层看似温柔的面纱,隐藏在背后的是贪婪资本张开的血盆大口和冷冷的牙。

我忽然想起了殖民主义时代,那个靠血腥屠杀和海盗式掠夺来完成资本原始积累的时代,靠大炮巨舰打开别国国门的时代, 那个把人当作奴隶的时代,那个把鸦片当作正常商品的欺诈贸易时代,那个占领别国疯狂掠夺别国资源的时代。但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二十世纪中叶的全球独立浪潮中,帝国主义的殖民体系已经被彻底摧毁了。这个阶段可算是殖民主义的初级阶段。

然而,资本,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肮脏血液的资本,以及被资本所控制的国家,并不会善罢甘休。忽然间,它们收起并洗干净血淋淋的双手,换上了干净的燕尾服,变得绅士起来。于是,他们开始玩起了伪善,一方面,政治上承认殖民地、半殖民地独立,扶植代理人来实行间接控制;另一方面,以“经济援助”的形式,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实施表面上文明的贸易掠夺。为了其更好地控制这些独立国家,于是顺便搞点“军事援助”,设立军事基地,来个变相的军事占领。如果其扶持的代理人不听话了,干脆搞点军事政变,干掉他,再换一个。这些花样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可谓是层出不穷。不过,这套花样玩多了,大家也就知道了原来资本的黑手还是在后面操纵着,也开始反感这套做法。于是资本再干这套就有点拿不出手了。这个阶段可算是殖民主义的第二阶段。

随着科技的进步,世界经济的发展,资本和其所控制的国家发现他们可以换种玩法,不再打打杀杀的,只是偶尔出了个把愣头青,好像叫小布什的,赤膊上阵,为了点石油,愣把伊拉克给灭了,萨达姆给杀了,让其它的资本玩家耻笑了好一阵子,到现在还拔不出脚来。资本玩家想啊,有太多更好的玩法,何必玩初级阶段的东西,太没面子了。不过愣有愣的好处,打打杀杀换来的滚滚石油也着实让别的资本玩家眼红。

其实,资本玩家确实找到了太多好玩的东西,比如说,全球一体化,多好的话题,够玩好一阵子的,又文明又好玩,光这个话题的衍生话题就多海了。

发展中国家,你不是要发展吗,好啊,正好你太瘦了,养肥点才好吃。我给你援助、给你贷款,不过有个条件,你得开放市场,用你的市场来换我的技术。于是“精英们”就跟着起哄了,好啊,赶紧干吧,市场换技术,大家一起发展,多好。不就是市场吗,开就开吧;还搞什么自力更生,自己造不如买的划算啊(以运-10为例,二十年后才知道停止研发的荒谬);国际分工,好事啊,还种那么多粮食干啥,买呗,进口粮食便宜啊。。。

于是,大大小小的国家开始国际化了,开始随着资本的指挥棒跳舞了,也开始慢慢有点富裕了,虽然换来的可能是淘汰的技术,换来的可能是高污染,换来的是金融开放被资本控制的巨大风险,但毕竟是向前发展了。鱼儿上钩了,于是资本又开始露出它的冷冷的牙。

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多个东南亚国家货币市场成了金融巨鳄的狩猎场,一时间,资本飞擒大咬,东南亚血肉横飞,几个月后,金融巨鳄拍拍吃撑的肚皮满意地离场后,留下来舔自己伤口的东南亚国家忽然发现,自己十年乃至二十年发展的果实已经被洗劫一空了。

石油,虽然是不可再生能源,但一直以来,石油的供需基本平衡。然而,当资本盯上这块黑金市场后,垄断的影响、期货的炒作,让石油价格不断飙升,从2000年的每桶30美元爆涨到2008年的最高每桶140美元。资本又一次赚的盘满钵满,受伤最重的又是那些大力发展工业,对石油进口需求巨大的发展中国家。

3~4年前,当美国使用玉米发展生物燃料的时候,笔者估计,资本又该下口了,又有些国家该倒霉了。虽然全球粮食产量连年上升,整体基本是供大于求,然而,生物燃料的炒作必然导致粮价上涨(虽然,目前生物燃料的粮食投入还相当有限,不影响全球的供求关系)。果然,然而从去年到今年,国际粮食期货市场粮价爆涨,主要粮食价格平均上涨100%以上!资本、嗜血的资本又一次四面八方涌入,又开始享受它们的粮食大餐,至于那些发展工业、削弱农业、或对粮食进口依赖严重的国家,又一次成了资本的猎物。在非洲、在拉丁美洲,粮价爆涨的结果反映在人民的口粮上,面包和大米价格普遍翻倍,有的甚至上涨3到4倍。曾经,廉价的美国进口粮食将这些国家的农业冲了个七零八落,大量农地荒芜,失去竞争力的农民变成工人,但现状粮价爆涨,他们发现,辛苦挣来的血汗钱已经不够他们买粮食了,被吸血的资本吸了个干干净净。用不了多久,大量的非洲国家必将陷入严重的饥荒,必将导致政局动荡,大量的非洲人民又将陷入无边的苦难中。联想到西方国家对中国在达尔富尔问题上所付出努力的喋喋不休的指责,我忽然觉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嚼着饥民的骨头、喝着饥民的血,连手上的血迹都不用擦,竟然还在指责真诚帮助非洲的中国。我无语了,不过我想到了感谢,感谢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在粮食问题上的英明,感谢袁隆平和农业科学家们的努力。

资本,永远改不了其嗜血、贪婪的本性,不管它如何变,如何套上美丽的面纱,改变不了的是它的冷冷的牙。只不过,在所谓的国际化这块温情的面纱下,显得更隐蔽、更富欺骗性了,已经不需要赤膊上阵了,这可以算作是殖民主义的高级阶段-新殖民主义了!而所谓的国际化,不过是一块遮羞布而已。

平心而论,开放不是坏事,对中国这个大国尤其如此。毕竟中国这条巨龙对于想钓鱼的资本来说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大可以吃掉鱼饵而吐掉渔钩,甚至大不了把钓鱼者拖下水,所以我们够胆开放,够胆国际化。但是,开放并不意味着无条件开放,要想不成为新殖民主义的猎物,我们应该把握自己的命运,把事关国家命脉的东西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如粮食、能源、金融、国防等,同时,我们还是要坚持自力更生的原则,在科技方面尤其如此,先进技术是买不来的,买来的技术只是能帮我们缩短追赶的脚步而已,更先进的技术只能靠我们自己的努力。

未来的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必须面对资本和其背后的国家,与狼共舞吧,让我们越舞越强,强到足以打断任何野心狼的脊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