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三边县教育局吴局长和人事股、秘书股的几位同志认真地调看了上百份档案,突然,吴局长敲了敲面前的一份材料,兴奋地说:“就是他了,大学四年,年年三好,不容易啊!”

两股室人员便一齐伸过头来,瞄了瞄材料,连声叫好。

选中的人叫钟铁,师范大学中文系应届毕业生,将直接分配到县教育局秘书股工作,这在当年回乡的287名师范类大中专毕业生中,是绝无仅有的。

钟铁报到那天,吴局长在百忙之中特意召见了他,笑眯眯地问了几句话,满意地拍着钟铁的肩膀说:“小伙子,好好干!”

钟铁确实是好样的,德能勤绩,堪称一流,不出一年就成了局里出名的“笔杆子”,吴局长便在大会小会上作了多次表扬。于是,有人传言,待明年曾股长一退休,钟铁就“接班”了。奇的是,曾股长一点也不恼不压钟铁,反而三天两头约钟铁去家里喝酒。有人又说,曾股长有女叫春梅,卫校在读,看中了钟铁。

一日,吴局长下乡检查工作,叫了曾股长与钟铁同行。往日,吴局长按小县城规矩,总喜欢坐在小车前排,一来视野开阔;二来见了熟人还可以挥手打打招呼。近期,小县城各部委办局领导坐小车也习惯与“国际接轨”了,让秘书坐在前头。

车出县城,吴局长便闭目养神了。三菱吉普在国道上行驶了一程后,便拐入乡村公路,猛地一颠,吴局长醒了,睁开眼睛,便看见了钟铁右耳的一颗黑痣。

吴局长说:“嗯,小钟,你耳朵上有只苍蝇。”

钟铁笑了:“局长,不是苍蝇,是颗痣。”

吴局长也笑了:“福相,小钟,好福相啊。”

三天后,钟铁突然被调整到中学研究室;一个月后,又调整到进修学校培训处;不到半年,又要调动到山乡中学任教。

钟铁大惑不解,找到吴局长嗫嚅地说不想下乡。吴局长哈哈一笑,说年轻人锻炼锻炼,也是工作需要嘛。

临下乡前,曾股长叫钟铁上他家吃饭。俩人对坐,就着几碟小菜,三大杯闷酒下肚,钟铁鼻子一酸,曾股长酒意上来,用筷子猛敲桌角,叫道:“可惜啊可惜,耳朵上,干嘛有颗黑痣呢?别人不知道,我又怎么不知道,都怪我糊涂啊!”

“老股长,你越说越玄了。”

“唉,告诉你,你别往心里去。”

“说吧,老股长。”

“吴局长读大学时,有个情敌,是同班同学,右耳上就有一颗黑痣,和你的一模一样。”

“老股长,您……”

曾股长一饮而尽,良久,吁出满口酒气:“我也是他们的同班同学。”

本文内容于 2008-7-31 13:34:52 被007lx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