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镇长(小说)

崇山峻岭间,有一条弯弯曲曲的乡村公路,陡坡顶端旁边,有一座土木结构的老茶亭。茶亭有些年岁了,瓦片破碎,茅草摇曳,墙壁漏风。

一个夏日,上昼八九点,山里静极了。老镇长枯坐在亭子里头,几块石头支起的炉膛里火苗吞吐,铝茶壶咕嘟咕嘟地冒着水汽,一架袖珍收音机正播着地方戏曲。

老镇长原是城关镇镇长。前些年,从领导岗位上退了下来,昔日围绕身边的朋友,呼啦一下子,似乎全消失了。往日晚上在住宅一开灯,三三两两的人群如飞蛾扑火玩来了,说说笑笑,热闹非凡,以至于老镇长每月的茶叶也得花上十斤八斤。可人一离休,一下子门可罗雀了。老镇长以为屋里头灯不亮,就把60支光的灯泡换成了100支光,却还是没用。

老镇长在职在位时,乡亲们来县城,老镇长家是免费的落脚点,逢茶喝茶,逢粥吃粥。

老镇长回到老家,乡亲们杀鸡宰鸭,东家请罢西家请,老镇长常喝得大醉,连呼痛快。俗话说,若要好,两头来。老镇长也不时请人喝酒,酒过三巡后,老镇长谈笑风生,细说“想当年”,乡亲们起初听得津津有味,连声叫好;后来,只是低头喝酒吃菜,含糊答应;后来一听老镇长“想当年”三字,就赶紧说家里有事借故逃席;再后来,老镇长邀请酒友时,这个头痛,那个拉肚子,这个要牵牛,那个要赶鸭,竟一个也请不来。

于是,老镇长来到老茶亭,摆起茶摊,心想总可以和歇脚的过往行人聊一聊吧。

茶开了,老镇长从报纸包里抓出一大把梁野山茶叶,闻一闻,香呐。

此时,一辆拖拉机隆隆地开过来了。开拖拉机的是三牛,在茶亭旁停了。三牛说:“老镇长,逛山啊。”老镇长说:“三牛,来,来,来喝口茶。”三牛一笑,说:“多谢,赶着送货呢。”

不久,又来了一个人,是邻村的三伯婆,头戴凉笠,扛着锄头,从地垄里回家。老镇长说:“三伯婆,过来喝口茶。”三伯婆一愣,说:“哎哟,是小五子啊,茶好卖么?”老镇长:“免费,免费,不要钱的。”三伯婆说:“小五子做官了,学习雷锋叔叔,真个是菩萨心肠。”说着就喝了一杯,走了。

一会儿,来了一群花花绿绿上山割草的女子,嘻嘻哈哈地和老镇长打招呼。老镇长说喝杯茶啊。这些女子说竹筒里有凉开水,一阵笑声走过去了。

太阳已斜挂当空,好久没有人来。老镇长眯上眼睛,听收音机,也听山涧松涛阵阵和泉水流动的响声。

一阵踢踢踏踏的声音传来,老镇长睁眼一看,是一群黄牛零零散散过来了,再定睛一看,那不是老伙伴石头吗?石头驼背弯腰,头发花白,也见老了啊。小时玩在一块,上山砍柴,下水摸鱼,兄弟一般。后来,小五子上山打游击去了,石头没去。再后来,一个当干部,一个作田,来往就少了,转眼几十年就过去了。

“石头,石头,过来,过来,过来喝茶,喝茶。”

“哎哟,是小五哥,修仙啊!”

“快,快,快过来聊聊。”

石头就过来了,放下身上挂着的稻草垫,接过小五哥双手捧上的一杯滚汤香浓的梁野山绿茶,细细品味,像是品尝悠长悠长的人生。老镇长关掉吵杂的收音机,竟也呆了。

细碎的阳光从瓦缝里漏了下来,鹧鸪鸟叫了,山涧穿堂风把茶亭间的几片枯叶,卷跑了。

本文内容于 2008-7-31 13:31:25 被007lx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