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无亟生 逍遥浮生半日闲 黄巾余党(一)

冬苗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size][/URL]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量不减,先前没怎么留意,这会儿听了萧诃一席话后,龙亟竟然感到这份热闹背后,隐隐透着某种萧索。 龙亟苦笑,心想,这厮口才了得,不去做‘说客’真是浪费了人才。他摸摸怀里的银子,想着应该带点什么东西回去,至少也该买些小玩物、小饰品让洛莺这丫头高兴高兴才是。 举目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2/


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量不减,先前没怎么留意,这会儿听了萧诃一席话后,龙亟竟然感到这份热闹背后,隐隐透着某种萧索。

龙亟苦笑,心想,这厮口才了得,不去做‘说客’真是浪费了人才。他摸摸怀里的银子,想着应该带点什么东西回去,至少也该买些小玩物、小饰品让洛莺这丫头高兴高兴才是。

举目四望,不禁有些犯迷糊,偌大一条街上,商铺却不见多,尽以衣食杂用为主,没有诸如胭脂铺、饰品店类似的招牌。

黄昏渐近,此时已是遍地金灿灿的一片,龙亟想着还是别再盘桓的好,下次再带洛莺好好逛逛。

循旧途而归,路上偶有行人对自己指指点点,龙亟只作不见,到得城门,忽闻有人唤道:“负枪壮士请留步。”

看到龙亟继续往前走,门侧两个黑甲大汉干脆迎了过来,其中一个抱拳道:“壮士少留!”

龙亟讶然,心想,原来刚才是在叫我,定睛一看,隐隐觉得二人有些眼熟,稍稍回想,醒悟道,原是进城前有过一面之缘的‘马车侍卫’,龙亟疑惑道:“二位有何贵干?”

那两位大汉倒是十分恭敬,方才领头那位手里牵着一匹体白、银鞍的高头骏马,将缰绳双手奉上,道:“小的奉主人之命,将此二物赠与壮士。”旁边另一人躬身,双手将一个大包袱举过头顶。

龙亟忙将二人扶起,没有接过他们手里的东西,皱眉道:“你家主人是谁?何以无故送此大礼?”

领头大汉答道:“我家主人吩咐过,日后有缘,定会有相见之日,请壮士不用疑心其它,务必收下薄礼。”

龙亟茫然接过缰绳,手捧包袱那汉子将东西搁置在马鞍后头,二人躬了躬身退去。

怔了半天,白马打个响鼻,乖巧地将头挨到新主人脸上蹭了蹭,龙亟这才反应过来,出城时,守门的士兵脸上写着艳羡、尊敬,令他感到有些不自然。

龙亟不愿再作停留,牵马快步往来路走去,他从未骑过马,如同一个不懂开车的,就算手里有一辆宝马、奔驰也没有用。好在拐过两道弯,便直接入了林荫,眼见四下无人,一手扶住马鞍、又轻轻抚了抚白马的脖子,然后翻身上马,稳稳地坐在鞍上,心想,电视上的‘大虾’骑马都有根马鞭,可是自己没有那东西,难不成要‘拍马屁’?伫立良久,始终觉得不妥,这时,那白马‘哼哼’打个响鼻,扭过头,侧着脑袋奇怪地看着他,清澈明亮的大眼里仿佛在说:“怎么老这么站着?”

龙亟无奈将手里的缰绳牵了个方向,白马会意,迈动修长的马腿,‘踢踢踏踏’缓缓朝前走去,比他自个‘两条腿’走路之时要快得许多,龙亟不禁心中大乐。

不稍会儿,到了来时的樱桃树下,龙亟轻轻勒了勒缰绳,此时夕阳的余辉洒在挂枝的红樱桃上,晶莹欲滴,甚是漂亮。龙亟采了不少搁置在马鞍上,继续望九宫村又走了大半个时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眼见四周景物越来越模糊,山野起伏,龙亟爱惜马力,缓了缓缰绳,走得更慢了。

山风阵阵袭来,在林木间打着转,带起阵阵土腥味,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天上的星光惨淡、弦月时隐时现,龙亟抬头眯眼瞧了瞧漂移迅速的一片片黑影,心道:“看来今晚要变天了。”

正考虑着是不是再走快点,右边的草木丛中,忽然发出急促的沙沙声,白马打个响鼻,似乎嗅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一声嘶鸣,撒开蹄子狂奔,龙亟吓得赶紧俯身贴在马背上,循声往后瞧去,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一群移动迅速的黑影追在后面,无数绿幽幽的吊睛大眼——是狼群!

龙亟耳边风生水起,呼呼响动,一团团黑影迅速从两侧飞退,稍稍定定神,却觉得马背上稳得出奇,当下想也不想,反手从背后拔出短枪,只凭双腿夹着马腹,竟连缰绳都干脆不提了。

平时龙亟都是和众人一起打打温顺的小兽,像今晚这么大的阵仗,莫说他,恐怕整个九宫村都没人受过这样的‘待遇’。龙亟提枪在手,心里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他奶奶的,这般黑灯瞎火地胡跑乱窜,等下连家在哪里都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