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告天七大恨》

一、我的祖先多年来为明朝守边进贡,明朝确于万历年间无故杀害我的祖父、父亲。

二、在女真各部的混战中,明朝公然袒庇叶赫部落,压制我部。

三、我与明朝在疆界上立碑盟誓,不许互越边界,违者处死。我按约行事,明朝不仅违约责我擅杀,还拘捕我官员,索取我部10人偿命。

四、我和叶赫部同为明的藩属,明朝却帮助它进攻我。

五、明军越境支援叶赫,将我已礼聘了的未婚妻改嫁到蒙古。

六、明朝迫令我在柴河等地边民后退三十里,使之流离失所,无衣无食。

七、明朝派遣边官对我污言秽语,百般欺辱,令人无法容忍。





再来原文的

我之祖父,未尝损明边一草寸土,明无端起衅边陲,害我祖父,此恨一也;明虽起衅,我尚修好,设碑立誓,凡满汉人等,无越疆土,敢有越者,见即诛之,见而顾纵,殃及纵者,讵明复渝誓言,逞兵越界,卫助叶赫,此恨二也;明人于清河以南,江岸以北,每岁窃逾疆场,肆其攘夺,我遵誓行诛,明负前盟,责我擅杀,拘我广宁使臣纲古里方吉纳,胁取十人,杀之边境,此恨三也;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此恨四也;柴河三岔抚安三路,我累世分守,疆土之众,耕田艺谷,明不容留获,遣兵驱逐,此恨五也;边外叶赫,获罪于天,明乃偏信其言,特遣使遗书诟言,肆行凌辱,此恨六也;昔哈达助叶赫二次来侵,我自报之,天既授我哈达之人矣,明又挡之,胁我还其国,己以哈达之人,数被叶赫侵掠,夫列国之相征伐也,顺天心者胜而存,逆天意者败而亡,岂能使死于兵者更生,得其人者更还乎?天建大国之君,即为天下共主,何独构怨于我国也?今助天谴之叶赫,抗天意,倒置是非,妄为剖断,此恨七也!

欺凌实甚,情所难堪,因此七恨之故,是以征之。

——选自《清太祖高皇帝实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