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2012年11月20日凌晨5点,朝鲜人民军罗州空军基地。经过了一夜的等待,中国人民国防军陆军航空突击190师“猎人部队”第二战斗航空团迎着缓缓升起的朝阳,开始进行出击前最后的准备。“参加第一波攻击群的各部队,开始登机。”

随着机场塔台上高音喇叭的召唤,停机坪上被编入第一攻击波群的武装直升机开始转动旋翼,顶着强劲的气流全副武装的中国陆军航空突击兵们开始跑向各自的“战鹰。”代号为“开山刀”的平叛军事行动正式开始。

整个夜晚都不停的派出战机在光州市上空盘旋侦察的第二航空团空中侦察连的直-11观测型直升机此刻纷纷进入高空,让出航道。第一攻击波的两个空降步兵营展开10公里纵深的庞大机群由光州市西南方向正面突入叛乱区。

“各步兵连迅速进入指定战区,战斗支援连盘旋待命。”随着光州市郊几个主要制高点上稀稀落落的阻击火力被强大的武装直升机群压制之后,各部队开始展开队型。以各营各连乃至各班的编制迅速进入昨晚划定的战区。

由于此次作战的区域主要是在未曾经过大规模战争破坏的的市区,所以中国陆航部队投入的主力机种是国产的直-11轻型武装直升机和直—12中型多用途直升机,大部分第一攻击波的空降步兵均乘坐这两种轻型直升机进入目标区域,机降于楼顶平台之上,然后压制两侧街道。

和号称“中国版黑鹰”的直—12中型多用途直升机相比,直-11轻型武装直升机机内空间有限。所以每机搭载的一个中国陆军航空突击兵班的9名战士中,有6人要同时系两条安全带站立在直升机两侧的着落架上。

在完成了楼顶机降之后,轻型运输直升机都必须立即撤退,火力支援的任务则交给仍在战区上空盘旋的战斗支援连的直-9G武装直升机,尽管中国陆军航空兵也拥有俄制的卡-52、国产的直-10等重型武装直升机,但显然投入轻盈灵巧的直-9G更符合战场的实际情况,毕竟对于只有轻武器的叛乱者而言,23mm机炮也绰绰有余。

而每一个空降班编制9人,一般情况下配备狙击手1名,重装反坦克手1名,通讯兵1名。由于城市战需要在参加“开山刀”行动的部队中,各班均要求配备2名狙击手。在机降展开过后,各班的第一任务便是设立狙击点,然后居高临下逐层肃清叛乱分子。

与新近加入的班里其他战友相比,入伍已经2年的张岚中士在班里几乎和新兵没什么区别,在这支转战雪域高原、大漠边疆的英雄部队中大多数的战士都已有了5年以上的行伍生涯,真正可以称的上是百战精兵。

登机时作为自动步枪手他本来应该是站在机舱外的,但班长却抢先一步把保险带系到了自己的身上,一把把他推进了舱门。“咱们班长坐不惯机舱。”按住还想起身的张岚,通讯兵游同笑着说道。

他们连的任务是完全肃清丹枫洞(洞:朝鲜行政区划)地区。完成任务之后,第二攻击波中将直接以这里为登陆场再投入两个空降步兵连,这也就是中国陆航部队最拿手的攻坚战中的“蛙跳战术”。

刚刚进入制定区域,2辆架着美制M60通用机枪的韩国大宇皮卡“冲锋车”便迎着中国陆军航空兵的机群冲了过来。这种战前韩国街头到处可见的车型,在光州暴乱中几乎成为了韩国暴民手中的“步兵战车”。密集的机枪火力,迎着盘旋的战机猛烈的扫射着。

但在强大的陆军航空兵的突击面前,这样的阻击显得太过脆弱了。战斗支援连的直-9G武装直升机机身一振,一排火箭弹密集的打在2辆韩国大宇皮卡的周遍,爆炸所形成的剧烈冲击波将2辆单薄的民用车掀翻,扭曲成一团火焰中的废铁

刚刚降落在楼顶平台上,对面街角便有一枝自动步枪开始对着他们射击,紧握着手中的95式5.8mm自动步枪的张岚和战友们迅速散开卧倒。

“是个韩国狙击手,他躲在对面的那栋楼里。”1号狙击手陈涛中士使用的是95式5.8mm狙击步枪,在调正好枪上的瞄准具后,开始在对面的大楼里的每一个窗口寻找着目标。“看来这小子还是个老手。”在用望远镜搜索了近10分钟,陈涛疲惫的揉了揉发涩的双眼,摇了摇头说道。

“不用担心,我引他出来。”2号狙击手是临时客串的老兵田齐上士,已经入伍10年的老田是全班最资深的老兵,虽然平时有点吊儿郎当的,但大家对他的技术素养没有不叹服的。今天要他出任候补狙击手也就是出于他对各种枪械无一不精来考虑的。老田使用的是他个人珍藏的85式7.62mm狙击步枪,在慢慢的矫正了85式狙击步枪上极不容易操控的瞄准镜后,老田取下自己的头盔,用手边的刺刀挑起缓缓的举过头顶。

“当“一声清脆的枪响,老田的钢盔被正面击中,飞出好远,而与此同时陈涛快速扣动扳机,一名身披城市战迷彩伪装服,手持缠着布条的M-14狙击步枪的男子在窗角被陈涛一枪撂倒在地。

“街上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我们准备下去。天眼5号,我们开始清洁工作了。”班长俞江少尉还保留着他在空军部队中的习惯,对外型酷似一代名枪AK-47的87式5.8mm自动步枪情有独衷。

随着他对着嘴边的话筒的话语。全班的班用通讯频道立刻接通了正在他们的战区上空盘旋的由米-17直升机改装的巷战指挥机,在这种直升机上装载着大量的巷战软目标搜索系统,如:搜索范围为500-1000米的“生命探测器”,这种仪器通过感应人体心跳来确定敌方的位置。有了这种巷战“探照灯”全班分成两组开始逐层肃清。

“4连3班请注意,你们负责的‘兰色大厦’第二层左数第三间房间内有一个不明目标,危险评估二级,小心接近。4连4班请注意……。”依靠着指挥直升机传来的讯息,张岚一组很快抵达了目标区域,而另一组也从走廊尽头的楼梯上搜索而下,俞江班长冲他们做了一个继续前进的手势,张岚和另一个自动步枪手章毅便包抄到了门的两边,俞江班长随及飞起一脚把房门踹开,屋里立刻响起了对方不知所措的惊叫和胡乱扫射的枪声。

“一个菜鸟而已,不用那么夸张。”看见张岚的手指搭上了他的95式自动步枪下挂的榴弹发射器,俞江班长忙制止道。很快撞针空击的“咔、咔”声便终结了枪声。

“咱们进去。”章毅第一个飞身冲入屋内,一个侧身便将手忙脚乱试着换弹夹的那个枪手撞翻在地,借着透过破烂窗帘的斑驳的阳光,章毅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枝类似于乌兹的日制5式9mm微型冲锋枪和两个弹夹。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从墙角挣扎爬起的那个韩国枪手不过20来岁,脸上还挂着一副被章毅撞的没了镜片的眼镜,高举着双手带着哭腔用韩语哀求道。

“你他妈的给我安静会。”章毅中士上前一枪托干净利落的将他砸晕在地。“如果不是他用的那把日本枪,我连最后的那一枪托都不会给他,看他那种孬样,怎么也不象杀过人的。”走出基本肃清的“兰色大厦”时,章毅摆弄着那把日制9mm微型冲锋枪说道。

丹枫洞的大街上除饿燃烧着的皮卡,散落一地的金属碎片。只剩下持枪警戒的中国空降步兵的身影,天空中一队米-17武装直升机巨大的轮廓越来越来清晰,不远的地方一辆辆装载着23mm机关炮的轮式空降突击车急弛而过,向着仍在激战的街区突进。

“全班上车”随着俞江班长的命令,战士们又再度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