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山雨——1933年的抗日 不屈的抗争 怒吼吧,中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看着身边这些军人忙碌的身影,胡带陷入了沉思:当我在黑夜的寂静中,轻数着闹钟的滴答声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又失眠了。因为,我明白自己即将去面对一个选择,然而可悲的是,无论我怎样挣扎,它的结果早就已经注定了。

这几天,在我恍惚的梦中,老是会有一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在熊熊的战火中不停的呐喊,又一个一个的,血淋淋的,倒在我的面前。又会有一批人,踏着战友的尸骸,义无返顾的冲进火海。一批,两批,直到我的双眼被泪水掩埋,耳中却依然充满着他们战斗的呼喊。

看着他们为了守护这个国家,在我面前前仆后继,慷慨就义的时候,我都会忍不住要问自己:军人的职责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时一个军官走过来,说:“报告,部队集结待命,随时可以出发。”

胡带从桌上拿起军帽,端端正正的戴在自己的头上,沉声命令道:“出发!”

胡带最后将一枚勋章庄严的戴在胸口,淡淡的一笑,心里暗暗的想:“或许,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的明白,军人的鲜血,天生就是用来造就,这个民族的尊严!”


王文他们躺在山坳里,在寂静的夜中,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此时,在这座小山下,胡带率领的中国76军,和一藤率领的关东军已经齐聚在山下,摆开了阵势,把枪口都对准了山上。

日本人架起了炮架,迫击炮的炮弹乱无目标的散在了高高的山冈上,扬起一阵阵尘土,轰隆隆的为历史大舞台拉开了大幕。

王文往山下,看了一眼,得意的笑了笑:“规格还挺高的。”说完回过头看了李择一眼,又把目光缓缓的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庞,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笑了笑,缓缓的问道:“怎么样!都准备好了吗?”

每个人都互相望了别人一眼,用一个微笑的眼神给了他回答。

李择高叫道:“整理军容!!!”

所有的中国军人都站在壕沟里认真的整理着自己的军装。虽然他们遍体鳞伤,虽然他们满身血污,虽然偶然会有敌人的炮弹在他们四周落下,但是他们却不为所动,他们的眼神中却只能看到那份军人所独有的自豪。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或许只有为国家,为民族抛撒过热血的军人,才能真正的体会视死如归那一刻的神圣。


王文轻松的笑了笑,说:“是时候了,我们出发!”

所有的人纷纷从山坳里站起来,在山坡上排成了一排,那道血肉铸造的长城,以其巍峨的雄姿,透过眼睛,深深的刻印在天地间每一个人的脑海中。

日本士兵纷纷想举枪瞄准,却意外的被织田制止了。对于织田来说,直到现在他才明白,或许他可以用中日间实力的差距做为自己骄傲的资本,但是却永远也不能轻视这些军人视死如归的精神。

原来看着那些在战场上仅仅拿着一把大刀就敢向自己的战车冲锋的中国军人,他就觉得可笑;但是在这一刻,看着山上这些人人身负重伤,筋疲力尽但仍然在轰轰的炮火中傲然挺立的中国军人,织田的心中顿时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第一次有了敬畏的感觉。“国不惧战”四个大字,从此深深的印入了织田的脑海,刻印在了这群以武士道的勇武著称的日本军人心里。


一藤和德川,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向山上凝视着,轻轻的说:“就算是死,你也要死的轰轰烈烈的,是吗?”



76军这边,早就是一片悲愤,不少人的眼睛都红红的。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做的一切,但是现在,他们却同样要为了能让外交内困的国家,而不得不把自己的枪口对准这些英雄的胸膛。


胡带面无表情的挥手示意,一个军官在一旁用由于哽咽而变的沙哑的声音大声的对站在最前面的士兵命令道:“举枪!”

不少士兵,哭出了声来,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枪。一个军官满眼通红,强忍住泪,跑过来,不停的鞭打这些士兵,大骂道:“叫你们举枪,叫你们举枪”可是没走多远,自己反到把鞭子丢到地上,哭了起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士兵们再也忍不住了,哭泣声顿时连成了一片。

“哭什么哭,不要让日本人小看了我们!”胡带走到最前面,深吸一口气,对周围的士兵大声说:“你们要是不想要他们死在日本人的手上,就把你们手中的枪举起来。”

说到这,胡带的声音也小了下去,缓缓的说:“至少,让我们亲自送送他们!”

所有的中国军人,听了这些话,都停住了哭泣,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愤愤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日本军人。

“举枪!”胡带举起手,亲自命令道。

中国军队的方阵上,顿时枪口林立。



李择看着山下的动静,碰了碰身边的王文,皱着眉头,缓缓的问:“你说,我们破坏掉了日本人的补给基地,能让日本的进攻推迟几年啊!”

王文想了想,说:“大概三年吧!”

“是吗?”李择听了稍微有点遗憾的样子,轻轻的点点头,又问道:“那你说,三年以后,中国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军队之间还会像现在这样自相残杀吗?到那个时候我们就真的有能力对付这些日本人了吗?”

“谁知道呢?”王文回过头,看着他笑了笑:“我只知道的是,这个民族在坎坷的历史进程中,已经创造了五千年的辉煌,这种骄傲必定会被我们的子孙后代延续下去,所以绝对不会在我们的手里消亡。”


李择听了看着他,两个人相视一笑。

此时的天空中,血色的黎明,衬托起冉冉升起的朝阳。

王文回过头肃穆的眼神最后一次回望了周围的人,又看着前方,林立的日本军旗仍然傲慢的插在这片大地上。风的啸鸣,中华民族百年的坚强与血泪。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王文和李择深吸了一口气,举枪向前,振臂高呼:“兄弟们,犯我国土者——杀!”

“杀!”所有的人都大声的附和着最后一个字,咆哮着自己最后一次呼喊,向着山下的日军方阵,做着最后一次冲锋……


面对着这些为国家,为民族,视死如归,无怨无悔的中国军人,胡带红着眼,高声叫道:“射击!”

那一刻,所有中国军人的眼泪,伴随着子弹的呼啸,夺眶而出……





史载:

1933年,1月1日。为了更好的控制中国东北和蒙古。日本侵略者发动“榆关事变”,向中国内地发起新的进攻,张学良所部奋力还击。在历时三天的榆关抗战中,中国守军面对着兵力和武器装备都占绝对优势的日军,进行了英勇无畏的抗击,以数倍于敌的伤亡和一个营全灭的代价,打响了中国自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大规模以武力抵抗日军进攻的第一枪。

同年3月,日本军队越过山海关,与中国守军在长城地区进行激烈的争夺,国民政府以一小部中央军北上支援外,以华北地方军为主力的中国军队,对日军进行了长达80余天的抵抗。原西北军改编国民革命军29军宋远哲部,组织大刀队,夜袭敌阵,取得了喜封口大捷,一扫自九一八事件以来,中国军队接连败退的颓势,极大的鼓舞了全国的抗战信心。

同年5月26日,冯玉祥,吉鸿昌等爱国将领,在张家口建立起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先后收复康保、宝昌、沽源三县城。7月12日,再克多伦。最终却在国民政府的武力镇压和日军的双重合围下,孤立无援,最终因弹尽粮绝而失败。爱国将领吉鸿昌最终在天津法租界被捕,在北平(今北京)牺牲。

5月31日,国民政府和日军达成停战妥协,签定《溏沽协定》,事实上承认了伪满洲国,并规定长城以南的华北广大地区划为非军事区,日军可随意进出,而中国军队不得驻扎。从此,华北的大门向日本侵略者敞开。


(全书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