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总统:草原上演政治危机 需中国帮助

扫美踏日 收藏 6 985
导读:蒙古总统:草原上演政治危机 需中国帮助 更新时间:2008-7-31 0:17:59 点击数:1903 论坛交流 文字大小:大 中 小 米尔军情网: 7月,亚洲北部一个平时不太受外界关注的国家--蒙古,成为新闻焦点。原因是7月1号,一场多年来少见的骚乱,席卷了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这个古老草原上的国家,突如其来的陷入了政治危机。   阮次山: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是阮次山。大家可能还记得最近蒙古共和国曾经发生因为国会选举纠纷,而民主党派的人号召群众,在国会大厦前面进行

蒙古总统:草原上演政治危机 需中国帮助



更新时间:2008-7-31 0:17:59 点击数:1903 论坛交流 文字大小:大 中 小



米尔军情网: 7月,亚洲北部一个平时不太受外界关注的国家--蒙古,成为新闻焦点。原因是7月1号,一场多年来少见的骚乱,席卷了蒙古首都乌兰巴托。这个古老草原上的国家,突如其来的陷入了政治危机。


阮次山: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风云对话,我是阮次山。大家可能还记得最近蒙古共和国曾经发生因为国会选举纠纷,而民主党派的人号召群众,在国会大厦前面进行了抗争跟示威,导致于蒙古总统恩赫巴亚尔宣布四天的戒严。当然现在目前的戒严情况不复存在,可蒙古的紧张局势并没有因此获得完全的解决。西方国家,包括俄罗斯在内,有人就称这次蒙古的示威,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美国跟日本想在蒙古发动颜色革命,所以造成蒙古的地区的不安。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蒙古我们周边的邻国,这个亲密的邻国它的安危也牵涉到我们的安危,我们是非常的关切。所以我们今天很高兴能够请到蒙古共和国的总统恩赫巴亚尔跟我们进行会谈,请他谈谈蒙古目前的现状跟古蒙跟我们中国之间的经贸关系,请看我跟他之间的谈话。


阮次山:每个国家首脑总是会对他的国家有一个使命。经过十年的努力,蒙古现在好象已开始步入农业经济向现代经济社会的转型。那您的大计是什么?您的使命又是什么?


恩赫巴亚尔:今年年初,我发起了一个叫"国家发展战略"的项目。这个"国家发展战略"的草案被提交到蒙古议会,也在年初,议会已经批准此草案,使其变成了一份正式的法案,法案包含了对国家未来发展的蓝图。由于法案内容繁多,所以不可能在此作全面介绍。但可以将法案总概为"三个十五"计划。第一个十五是指年增长率15个百分比;第二个十五是表示15年;第三个十五是指在这15年之后,即大约2020年或2021年,如果我们成功的使我们的国家在15年内保持15个百分点的增长,我们的人均GDP将会达到15000美金。


我们的蓝图就是"三个十五"。所以我们希望它能在15年后得以实现,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与我们的朋友一道合作,像中国、俄罗斯、美国、欧洲国家、日本、韩国和印度。因为大家都很清楚,在全球化的国际背景下,不管一个国家多么庞大,都不可能只靠自身来发展自己。只有通过国际间的合作才能让各国取得成功。所以我们也希望其它国家可以与蒙古一道合作来实现共赢,不仅有利于地区发展,也同时有利于蒙古。


蒙古国是地广人稀的草原之国,人口有260万人,其中大约80%是喀尔喀蒙古族,此外还有哈萨克等15个少数民族。蒙古国首都乌兰巴托拥有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口,也是交通运输的枢纽,有铁路与中国、俄罗斯相衔接,还有固定的航班开往北京和呼和浩特。


恩赫巴亚尔是在2005年5月当选蒙古国总统,6月正式就职。他在就任以后曾经两次接受我们凤凰卫视的访问,向中国观众介绍蒙古。


阮次山:阁下刚才也提到旅游业。蒙古也是美丽的地方,那您在吸引旅客方面有何计划?


恩赫巴亚尔:我们也在想办法吸引大批游客来蒙古。许多游客来自东北亚国家,也有美国和欧洲的游客。所以我们相信蒙古也能成为一个有意思的旅游目的国。因此为了发展旅游业,我们有一套很特别的方案。众所周知,蒙古四季分明,而且冬天比较长,所以我们发展旅游业的同时,也要发展冬季旅游业,而不只是吸引夏季观光客,我们的特别方案就是发展蒙古的每个季节的旅游业。我想建设酒店和服务游客的好产品是我们要做的一件重要事情。我在香港的时候,这也是我谈论的一个话题。


蒙古国七月危机的起因是蒙古国在6月29日举行的大呼拉尔选举,即国家议会的换届选举。由前共产党转变而来的蒙古人民党的候选人,在乌兰巴托的两个选区击败了在野民主党的两名有力竞争对手。可是,选举舞弊的传闻从这两个选区随即传出。民主党当即指责人民党是靠舞弊才赢得的选举,抗议者在1日晚举行示威游行,并迅速演变成为蒙古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暴乱事件,共导致5人死亡,300逾人受伤。蒙古总统恩赫巴亚尔当晚立即宣布首都进入紧急状态。执政党人民党的党部大楼更成为了暴乱的中心,那里的大火持续了整整一夜。事后有专家分析,选举只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线,该国的经济衰退才是问题所在。


阮次山:大家知道蒙古它这个地方相等于美国的阿拉斯加那么大,人口两百多万人。其实它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落后跟贫穷,它的平均一般人民的生活水平一天的花费不到两块美金,所以是个赤贫的国家。其实它的问题不在于政治,而在于经济。在这种情况之下,如何走向一个民主而且又有经济发展的道路是蒙古现任的领导人,包括恩赫巴亚尔总统在内的一些人所伤脑筋的问题。


因为蒙古过去是游牧社会,它在民主的过程当中,它到底要怎么样改革,怎么样改革它的民主社会,最需要的经济跟教育跟社会的改革,所以恩赫巴亚尔跟我们谈。谈话之前他曾经多次来香港,他命令他的大使还有其它的商人来这里招商,来这里寻求投资,希望能够在今后的改革当中,让他们的国家社会注入经济改革的新的生机,这个就是民主跟经济会为蒙古带来希望的一个原因。


阮次山:总统先生,在您到这之前,您有到访香港并会见了当地的商界人士。很显然,您有意吸引中国的商人到蒙古投资。您的首要日程是什么?


恩赫巴亚尔:由于商品价格不断上涨,再加上蒙古又盛产大量的天然资源,我相信中国投资者、俄罗斯投资者,还有美国、日本、韩国,甚至印度的投资者都会来蒙古跃跃欲试,投资蒙古的经济,尤其是矿产领域,并与蒙古方面共同开发。我们欢迎这样的合作,所以我们认为来这里参加博鳌论坛之前,很有必要专程取道香港,与各大金融机构和有兴趣投资蒙古的商界人士会晤并商讨未来的合作。香港是亚洲最大的金融中心,虽然我们只短暂停留了一天,却成效显著。我们认为香港不仅能够吸引到来自本地和中国大陆的兴趣,而且还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兴趣,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都会选择香港来聚集一堂,共商合作大计的理由。


阮次山:那您有没有见到已表示有意向的人士呢?


恩赫巴亚尔:有的。除了像摩根大通银行,高盛,德意志很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之外,我们还会见了香港和大陆的商界领袖,他们都对投资开发蒙古经济表示了浓厚的兴趣。当然,矿产业是蒙古政府的发展优先产业。基础建设的发展是与矿产业并驾齐驱的,还有电厂的兴建,电线、房屋工程和旅游业等,我认为,所有这些投资组合都给多项投资者大好机会,获得优良的回报。


蒙古国的经济以畜牧业和采矿业为主,曾长期实行计划经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向市场经济过渡,实行国有资产私有化。蒙古经济相对落后,苏联解体前,蒙古接受苏联大量援助。苏联解体后,蒙古工业基础薄弱、生产技术落后、生态环境破坏、沙漠化严重、基础建设不足等问题浮现。实行经济开放政策后的蒙古国,积极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和亚洲国家的经贸合作,同70多个国家有贸易关系。蒙古国民众,特别是城市居民的生活面貌,与过去有了很大的不同。


阮次山:蒙古与俄罗斯的关系是有历史渊源的,已超过半个世纪。那两国现在的关系怎样?


恩赫巴亚尔:关系也相当活跃。我们与两个邻国,俄罗斯和中国都有保持很好的关系,我们与俄罗斯关系活跃,随着俄国领导人开始不仅看重欧洲,也同样看重亚洲,原苏联国家已向蒙古进行了大量投资。我们之间有广泛的讨论如何从俄罗斯引入外资,如何开发基础建设,如何一起发展农业等话题,蒙古大量的农产品一直有出口到俄罗斯,这是一个老传统。最近蒙古总理也正式访问了俄罗斯,所以我们一直都致力于两国间的双向发展,蒙古的发展正是依靠与我们伙伴国的长期合作。


今年狂热的油价给各国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美国政府积极寻找替代能源,并首选核能,而蒙古国正是铀供应的大国。


俄媒体认为蒙古国骚乱的背后,是美国与俄罗斯展开的最新一轮资源争夺战,美国关注俄蒙军事合作,尤其是俄罗斯在蒙古国建的核反应堆。有消息人士也指出,许多参与骚乱的人不是出于政治动机,而是有人提供可观的酬金。蒙古国国内也因矿产开发,资源分配不公,增添了动荡的因素。


阮次山:俄罗斯是否依旧向贵国提供经济或其它的援助?


恩赫巴亚尔:不是援助,而是投资和合作。我们一直都从俄罗斯进口相当大数量的汽油,我们的汽油全部依靠进口。我们想和俄罗斯的伙伴讨论可能将进口的汽油和成品的数量减少。而我们可以买一些原油,然后在蒙古提炼,再生产。


阮次山:他们卖给你们的价格是什么?


恩赫巴亚尔:挺高的。由于国际油价不断上涨,所以价格也挺高,他们也承受不起太低的售价。但从今年1月份起,他们将价格定在一个位置,一直保持不变到7月份。这也算是一种支助措施吧。但当然7月份以后,肯定会有调整。但其实1月份当时的油价也蛮高的,这毕竟是国际性的价格。


那木巴尔·恩赫巴亚尔,1958年6月生于乌兰巴托市。1980年毕业于莫斯科高尔基文学院,1985年至1986年在英国剑桥大学留学。1980年至1990年,恩赫巴亚尔在蒙古作家协会先后任翻译、编辑和执行秘书。1992年至1996年任文化部长。2000年至2004年6月,恩赫巴亚尔曾担任蒙古国总理,也曾经访华,他也在1997年至2005年担任蒙古人民革命党主席。而他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曾多次访问中国,包括在2006年6月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以及今年初参加博鳌论坛。


阮次山:您认为在您的领导下,中蒙的关系应如何评价?


恩赫巴亚尔:我认为关系很活跃。中国目前是蒙古的第一大投资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也是蒙古人前往最多的国家。事实上昨天和胡先生见面时,我有与他谈论两国人民互访次数已突破记录,达到80万人次之多。当然从中国这边看,这也许算不上一个很惊人的数目,因为中国人口超过10亿。但蒙古只有二百五十万人口,因此这个数目正好表明蒙古一直在积极与中国合作,我希望这个趋势不断上升。我希望将来可以见到许多的互访,同时也可见很好的投资和回报。


阮次山:在最近各国的民主政治发展当中,蒙古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就是它的人民因为穷,所以要求变、要求通。在这种情况之下,蒙古是一个据西方国家说,它是日本海以西一直到东欧这一片地方,唯一的民主共和国。在这个似是而非的言论也充分地表现出来西方国家,还有这些所谓的民主国家对蒙古的误解。蒙古现在我个人认为,我多次到蒙古我发现他们这个国家,最需要的是经济改革而不是政治。现在这次的民主党派的人士要在蒙古发动示威,说它国会选举,现在的执政党有舞弊。


其实我个人认为,在蒙古这些选举当中,舞弊、什么不健全的地方,其实都可以原谅,你说民主党就完全那么干净吗?最近其实参与示威的其中一个民主党派的女的候选人,她这次在国会大选中落选了,她指责恩赫巴亚尔这个执政党说是他们行贿。其实也有人说,这个女候选人在竞赛期间,接受了八匹公马的赠予,也是一种行贿。所以在这个穷又落后的地方,民主代表的是另外一种意义,我们不能用西方的标准去看它。我觉得现在的蒙古最可能最迫切需要的,应该是如何地发展它的经济。而远亲不如近邻,它要是能够跟中国紧密地合作,由中国政府协助它发展它的经济,也许对于它的社会比较有一点正面,而且比较光明的作用。

(责任编辑:米尔)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