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抗日 1oo`第二十四章--东烧西炸 第三十章--枪打坦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5/


这次敌人的大规模发动的攻势,如果阿龙不出手,就太对不起自己所学的武艺,当然他不是一般的人,做的事就肯定不和常人想的一样,阿龙要给敌人最致命的打击,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厉害,好象几天没出手,小鬼子已经忘记了伤痛。通过自己的出手也可以很好减轻邵团长的压力,让他们更好完成保卫根据地的任务。

阿龙主动请缨,要求到最前线去战斗,那样才能寻找最好的战机,他已经决定好了,就算他们不同意,阿龙也一定要去的,这就是我作为自由人最大的好处,他们把我当宝贝,根本就不会让我去冒险的。好象他们已经不记得我是超级战士。通过我的死缠烂打,软磨硬泡,邵团长才勉强同意。他还想派几位枪法好的战士保护他,可他也不想想,多少次战斗,阿龙都是独自完成的,而且是全胜。闲话少说,阿龙准备好自己出发需用的物资,一杆步枪,五百发子弹,绝对不能缺少的心爱宝刀,还有水和简单的食物。就这样,他出发了,一路都用最快的速度奔跑。

小鬼子没有那么快到达根据地附近,他们从离我们差不多有一百八十多公里海口市进军,基本都是步兵,起码都要两天才能来到,阿龙当然不会就这样在营区外傻傻等待,那不是我的风格,从来,阿龙都喜欢主动出击,最好就是在深夜,那是他挥洒自如的天地,没有人可以像他一样如此潇洒,轻松杀敌。现在已经是否39年的春天,再过一天就要踏进夏季,日子过得很快,转眼自己就来到这个世界将近一年了,自己的功力了也得到稳步的提高,增强了杀敌的自信心。

阿龙边想心事边跑步行军,这是孤独做事的习惯,他也没有放松应有的警戒之心,还是把天眼通施展开来,毕竟这是他一点都不熟悉的环境,随时都可能和小鬼子遭遇,料敌于先机,就可以占到很大的便宜,如果不小心被敌人伏击,自己也可能会受伤的。到时就分分钟都会挂掉的。阿龙虽然是一直保持警惕,但速度不减,很快就来到一个地势不错的山坡,看看待时间已经是傍晚的五点钟了,他也要休息了,吃饭喝水,然后躺在草地上很舒服望着西边的太阳慢慢下坠,直到消失不见,阿龙才转移目光,眺望远处的群山。如果不是战争,这是多么美丽的黄昏。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阿龙被一阵阵轰鸣的声音吵醒,闻声而动,他很快就来到并知道是什么东东在作怪。只见山峰脚下的一条公路上行驶着好几辆坦克,在它们的身后卷起滚滚的烟尘,很是呛人啊。可以看见很多的小鬼子都掩着口鼻,躲避着。好嘛,阿龙早就想收拾这些大家伙,对他来说,这才有挑战性。就是你们了,他开始寻找最好的射击场地,老子就不信,这么精准的枪法就不能搞定你们这些笨重的家伙。阿龙开始测量距离,还有风速(用手抓起一些尘土,把它微微向下,就可以测定了),这都是前辈传下的经验。把子弹推上膛,开始从五百米开外就瞄准射击了,不是乱开枪的,阿龙早就知道坦克的外部结构,他是对准小鬼子坦克上潜望镜开枪的。叭勾,很清脆的枪响,就看见坦克嘎的一声,就停下了,阿龙知道,打中了,可这下就像捅了马蜂窝,小鬼子全都朝他开枪涌过来,见势不妙,阿龙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其实开那一枪,阿龙主要试一下,看看是否有效,现在知道了,还可以,那后面就这样收拾它们。小鬼子忙乱一阵,发现没有什么损失,特别是没有发现偷袭者,也就重新开始上路了,阿龙想等到他们进攻我们那个主阵地再动手,到时枪炮全鸣,根本不会听见他的单响声。阿龙一路远远紧紧跟跟着他们,直到来到了游击队之前所布置好的阻击战场,小鬼子打仗很死板,看见有敌人阻挡,就先派人进攻,不利就用大炮乱轰,还是不利,就开始出动装甲部队,配合作战,虽然每次几乎都是这样做,可当时的中国军队因为没有好的装备,因此就算知道也对他们束手无策。阿龙在旁边认真观察,只要情况不对,他就快速出动,专门打击敌人的主要目标,阿龙的视力绝对是超强的,用步枪打远处的目标从没有失手的,就好象安装大高倍的瞄准镜,真的很厉害。小鬼子发动几次的进攻都没有得手,这就要表扬一营的全体指战员,是他们用最快的速度挖出最好的工事,还用大树做成最牢固的防炮洞,减少很大的伤亡,保存了自己最有生力量。小鬼子的指挥官恼羞成怒,发疯似的派出了全都坦克,阿龙尾随而去,一有机会,他就开枪,因为是在后面,他很轻松就打中了坦克的油箱,瞬间就引起大火,小鬼子急忙爬出,阿龙照样赏他们各一颗“花生米”。很快就干掉了两辆,一开始,敌人没发现异常,后来,他们发现了,调转炮口向阿龙开炮,可他早就转移了阵地,在山的另一边,阿龙还是老办法,专门打小鬼子的坦克,这下敌人受不了,很快就把小鬼子的坦克全干趴下,没有一辆能动。阿龙没有放弃阻杀小鬼子,还是不断打死敌人的机枪手和炮兵。这是小鬼子迫击炮阵地,阿龙用超远距离打死敌人。最后,双方打得是精疲力竭,大家都想休息,小鬼子也觉得没有什么油水可捞,就主动撤出战场。第一天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天地间也留下难得的平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