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19/



公元1673年11月21日亥初,月亮照得紫禁城雪白的屋顶一片惨白。御书房,年轻的康熙还没有回乾清宫西暖阁寝宫,他还在认真地审批奏折。

足音跫然,侍卫与小黄门的喝叱也没有阻挡住脚步声的临近。

“万岁爷!高公公有事求见!”小黄门跪在地上。

康熙蹙眉:“让他进来!”话音刚落,礼仪院掌监高强已失礼地闯了进来,匆忙地打了一个千儿,急急切切道:“奴才叩见圣上,奴才有要事禀报!”

“有什么事快说!”康熙站了起来,从未见过高强如此慌张。

高强左右看了看,康熙明白,挥挥手道:“传曹寅!”打发身边的人出去。

值班小黄门“扎”一声躬身退下。

“什么事快说!”康熙走近高强,高强急喘一口气道:“刚接密报,吴应熊额驸可能要逃!”

康熙摔一下衣袖踱几步,速又回身,剑眉竖成八字:“此事当真?”

高强战兢兢道:“正在查证此事,但这一渠道来源的消息一直正确!”

那狗熊要逃事小,云南方面有问题事大!康熙头额开始冒汗,却也不慌乱,镇定道:“严密监视三藩京城卫宿所有住所;令九门提督府派兵隐蔽戒严各卫宿住所周围,没有命令不得擅自行动;派出大内侍卫随队督监,犹以吴应熊额驸府为重点,其郊外的呈祥山庄和骆马山庄亦不能放过!”

这时曹寅接报赶了过来,不待其跪安,康熙指着他道:“栋亭!加强皇宫警戒;打开午门,让消息直接传到御书房;召明珠及所有上书房行走大臣觐见!”

布置完这一切,康熙才安身坐下,又觉得热,走到窗前把窗户打,任由外面的冷风灌入。

一会儿后,曹寅布置完毕回来候命,康熙出神地瞟一眼问:“栋亭!汝觉得这会是真的吗?”

曹寅不敢隐瞒,道:“回皇上的话,这很可能是真的!”像是为了给他的话做个证明,出去下传命令的高强又匆匆回转,还带来一个衣裳上沾满雪泥的人,他跪下,带来的人也跟着跪下,高强道:“禀万岁爷!有新消息到!”

“快说!”

高强扯一下带来的人,带来的人头磕地:“奴才肖喜山叩见圣上!”不见他一丝慌乱,显是训练有素。他不停顿道:“禀万岁爷!呈祥山庄驰出三匹健马,向南而去!”

康熙嚯地站起:“是额驸吗?”

肖喜山回道:“回万岁的话,其中一人体形肥胖,宽脸大头,样子很像吴应熊额驸!”

这时九门提督府的兵和大内侍卫都才刚出门,康熙恼道:“难道就这样让他逃了?”

曹寅不急,仔细问:“三人骑的什么马?”

肖喜山道:“三人骑的马异于常马,体形瘦短矮小!”

应该是云南马,曹寅转身笑对康熙道:“启禀圣上!勿需忧虑,那人逃不远,很快便会被擒来!”

康熙虽喜却是不信,道:“栋亭!御马虽比那云南矮脚马跑得快,可相差了那么远的距离还追得上吗?何况一路南下崇山峻岭,云南马耐跑善上山,更是难追上,汝勿要宽慰朕!”接着豪迈笑笑:“跑了就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曹寅拱礼道:“禀皇上!奴才早有安排,呈祥山庄饲马之人早被奴才买通,奴才让他在云南马的饲料中不定期地下泄药,相信那云南马跑不多远便会肚痛排便停下来!”

康熙哈哈大笑:“栋亭!真有你的,这等事也做得出来!好!此事若成,记汝一功!”看着曹寅,康熙就像是看着他自己,曹寅成功就是他成功。

旋即下命:“胡健吾!库历!”

“在!”门外两名黄马褂带刀侍卫健声应道,两人均是康熙的贴身侍卫,曾助其捉拿过鳌拜。

“你们俩带一队善扑营侍卫随肖喜山追赶逃窜之人,务要把人捉拿归来!”

“扎!”三人转身离去。

“但愿那不是额驸!”康熙望着沉入黑夜的三人,喃喃自语。

曹寅听闻,神色凝重:“皇上是担心南边……”

康熙浓眉深锁:“朕还担心皇姑的安危!”

半个时辰后,三藩京城卫宿子嗣潜逃的消息得到证实,康熙下令到位的监视部队进三藩卫宿居所搜捕,看押所有三藩卫宿子嗣,禁止任何人出入!

上书房,夤夜被召来的大臣们在相互指责,索额图痛心疾首:“说了不要撤藩偏要撤藩,说了不要逼迫三藩偏要逼迫三藩,现在好了,天下大乱了!”

明珠铁青着脸:“索大人以为不撤藩,三藩便不会反了吗?不逼迫他们,天下就不会乱了吗?”

“索大人怪罪的是朕了!”康熙突地推门进来,脸色很不好看。

“奴才不敢!”索额图吓了大跳,众大臣跪伏于地恭请圣安。

“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吵?朕召你们来是为了吵架的吗?”康熙站在中央指着臣工们恨铁不成钢,“有时间多研究一下形势,多想想对策!”

“天亮之前,朕要你们写出当前形势分析报告,政治对策报告及军事部署报告,并拟好军事调度折子!”说完,拂袖而去。

子时,消息不断传来,额驸府、呈祥山庄、骆马山庄都没有吴应熊额驸的踪影,康熙与曹寅对视一眼,难道吴世子真在那三匹云南马中?

天蒙蒙亮,胡健吾与库历一身雪泥进来,康熙与曹寅正打瞌睡,两人跪在地上相视一眼,不知该不该叫醒君臣两人。“回来啦!什么情况?”一个声音没精打采道,正是康熙醒来了。

“禀万岁爷!抓住的不是吴应熊额驸,只是一个替身!”胡健吾直起身。

“可恶!”康熙嚯地站起,完全清醒过来。曹寅被吓醒,跟着惺忪站起。

“封锁所有要道,严查所有可疑之人;全城戒严,掘地三尺搜捕吴应熊!”康熙严令。

此时的齐良正躲在地洞中,他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样了。整个计划进行得很不顺利,不知哪出了错泄了密,行动被迫提前一个时辰进行,他也被迫选择了第二套撤退方案钻了地洞。

外面搜捕很严,他必须得在地洞里呆上一整天,等天黑之后才能出去。这个地道其实也很不安全,清兵随时可能找到,因为地道入口就隐在骆庄山庄后院。

这条地道只有齐良、桂明、郑玉宁三人知道,而挖地道的人齐良早早遣回云南了。地洞里有五个人,齐良,侍卫郑玉宁、谷子明、李奋先,另一个是吴世霖!齐良终还是不忍抛弃他。带走吴世霖时,齐良还给建宁公主留了一封饱含歉意地信。

“阿玛!我渴!”地道里冰冻寒冷,呆了一天一夜人都冻得发僵,吴世霖挪了挪身子道。

齐良直骂自己是猪,带了食物却忘了带水,小六子在身边就不会出这种错误,但小六子被安排到与桂明一组,他担心两人在一起的目标大。

“忍着点,我们出去就有水喝了!”齐良抱抱吴世霖的头。

李奋先想想道:“世子!让奴才出去看看吧!”

齐良坚决摇头:“不可!等天黑再说!”

熬到天黑,李奋先忍不住又道:“世子!奴才出去看看!”

齐良揉揉冻僵的手脚,同意:“好吧!”提醒:“千万要小心!有情况马上回来,我们以三声‘羊’叫为安全信号!”

李奋先应道:“是!”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每一秒钟都是艰熬,约一个时辰后,洞口外传来三声“咩咩咩”地羊叫声。

“世子!奋先回来了!”郑玉宁推推齐良。

“知道了!”齐良爬起来,“我们出去吧!”他走前面,谷子明跟在后面,郑玉宁带着吴世霖在最后。

又传来三声“咩咩咩”地羊叫声,“是奋先吗?”齐良问。

“世子!是我!你们快出来!”外面的人应道。

齐良推开由树枝草皮伪装的洞口钻出来,顿时惊呆了,外面火光明亮,他见到了一张极不愿见到的脸。

“额驸辛苦了!请出来吧!”来人展出迷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