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八章 攻城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巴格达城墙上,民解的旗帜还在迎着朝阳高高飘扬,然而,旗下欢呼的人群却已杳无踪影。城内已是濒临绝望的国防军士兵们小心翼翼地探出头,面对这不可思议的一切他们猛拍一下自己的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海利尔接到急报:五万奥斯曼帝国军昼伏夜行,连日赶路已至巴格达城北面五十里处。这一惊雷般的消息,怎能不吓得海利尔魂散?怎能不令他赶紧下令撤兵?

民解武装如海水退潮般退去,可其后卫部队还是被奥斯曼帝国的前锋部队所截住,被一阵痛打之后,民解损失三百余人,撤至鲁扎宰湖方停稳下来。对此,中国军事代表团对海利尔在巴格达战役后期的指挥颇有微辞,认为海利尔不该在攻打巴格达城稳操胜券之时急于求成,与敌人进行硬碰硬的消耗战;不该在听到敌奥斯曼帝国援兵到来后,如猫见了老鼠般无序无目的地逃窜,民解武装完全可以有计划有步骤地撤退,甚至于还可设置一两个埋伏伏击冒进的奥斯曼帝国援军的先头部队!中国军事代表团曾两次向海利尔提出建议,可海利尔均未给予理会。

海利尔有其自己的顾虑,打到巴格达战役的后期民解武装的军需补给对占领巴格达城歼灭伊拉克国防军尚有余,毕竟国防军是与民解武装在一同消耗嘛!但要想与五万全新而来的奥斯曼帝国军对战,则有点力不成心了!

巴格达城绝处逢生有人欢喜有人忧,国王萨里尔亲自出城迎接奥斯曼帝国军队进城,而首相阿兹默则忧心忡忡、深怀戒心地躲在一边。为防奥斯曼帝国军队吃掉国防军,阿兹默在接风酒也是庆功酒的当夜,便偷偷令国防军横渡过底格里斯河与奥斯曼帝国军划分了界线,而他自己也率众内阁幕僚出巴格达城至费卢杰,准备暂设政务中心于此。这样,他实际上是把巴格达城白白让给了萨里尔集团。

有五万奥斯曼帝国军队做后台萨里尔盛气凌人地与阿兹默会谈,要求政府与国会接受伊拉克重归奥斯曼帝国的建议。阿兹默强硬反对,不惜以撕裂双方的合作来威胁萨里尔,他郑重警告萨里尔,如萨里尔胆敢擅自宣布伊拉克并入奥斯曼帝国,那么萨里尔将是伊拉克人民的公敌,他将与民解联合在一起共同反对萨里尔,反对奥斯曼帝国。

萨里尔衡权再三,暂时妥协,放弃了马上把伊拉克重归于奥斯曼帝国版图的企图,他与奥斯曼帝国国内的政治精英们决定还是先把民解的问题解决后再谈其它。实际上却是另一回事,奥斯曼帝国受到欧洲列国的郑重警告,如奥斯曼帝国强行把伊拉克归入自己版图,则各国将联合出兵干预,奥斯曼帝国的政治精英们才不得不打消强行吞并伊拉克的念头。

萨里尔与阿兹默再次达成政治协议,两人商定在消灭民解武装之前,不得再谈其它。

萨里尔令五万奥斯曼帝国军队挥师南下清剿民解武装。而阿兹默则抓紧时间重组国防军第二军与第三军,此时,他得到其背后势力的大力支持,以无息借款的方式得到大量的制式武器装备。

面对汹涌而来浩浩荡荡的奥斯曼大军,海利尔痛定思痛虚心采纳中国军事代表团的建议,避敌锋芒,采取游击战术,在鲁扎宰湖附近与奥斯曼帝国军游斗。尽量为中国军需物资的运输争取一些时间,也可让大战之后已疲惫不堪的士兵们得到休整。

双方在鲁扎宰湖“猫捉老鼠”似的游斗一个多月,互有损失。不久,重新组建的国防军第二军与第三军也加入到这场鲁扎宰湖的游戏中,顷刻间,双方的实力对比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民解武装在敌人一步一个脚印的蚕食之下,被迫退出鲁扎宰湖地区,撤往伊拉克东南部——希贾拉沙漠地区——他们的根据地。

奥斯曼军与伊拉克国防军联军进攻犀利,把民解赶出鲁扎宰湖地区之后,实际上他们已无后顾之忧,遂遣兵大举南下。此次,他们一改在鲁扎宰湖地区采取的“步步蚕食”的战术,取而代之的是“挥兵直下,直捣黄龙”的战术——二万奥斯曼军与一万国防军单刀直入,指向民族解放阵线联盟最重要的城镇——科威特。

中国军事代表团综合分析认为依民解目前的军事力量不足以抵挡敌军的进攻,他们向海利尔建议:放弃科威特城。

但科威特城是民解的生命线,他们的对外经济交往和中国对他们的军需物资援助皆在这个城市完成。科威特城如此重要,海利尔怎舍得放弃?你便是让他放弃他的亲爹亲娘,他也不可能放弃科威特城!

海利尔在科威特地区集中民解大部分武装积极备战,准备誓死保卫科威特城。海利尔的一意孤行,令中国军事代表团很无奈,海利尔找死,他们可不愿陪他一起死,在中国驻卡塔尔大使馆的帮助下,他们随其余中国人一起撤往了卡塔尔。中国设于科威特城的军需仓库及里面大部分物资移交给海利尔后,仓库一百余名守备部队也撤往了卡塔尔。

海利尔誓死而战,正好如了敌人之意,奥斯曼帝国军接着又从其它地方增调一万五千人加入到攻打科威特的战役中,阿兹默的国防军也集中一个半军的兵力参与到对科威特的进攻中。

战事的发展正如中国军事代表团所预料的那样,民解武装士兵们虽然英能作战,顽强抵抗,但还是不能抵挡住敌军的进攻,血战一个多月,丧失科威特城外围大片地区之后,敌军兵临城下。

海利尔为补兵力的不足,开始强行召集科威特城内的城民参与护城。不过,这些民众平日未加训练,临危集中,毕竟只是乌合之众,且又缺武器弹药,根本无什么战斗力,只能起一些壮胆作用罢了。

公元1871年8月20日上午,奥斯曼帝国军与国防军一北一西开始向科威特城发起攻击,无数的炮弹、火箭、石头、子弹向城中射去,科威特城内凡能打仗的士兵全部上了城墙,城民们也有许多被驱赶上战场,全城惶恐不安。仗打得很激烈,到天黑时,奥斯曼军与国防军停止攻城。这时,亲临前线的阿兹默采取中国特种兵偷袭伊拉克王宫的方法,令国防军在北面宽十里的地方布下六个开挖点,正在紧张地挖洞。

为掩饰地下的坑道作业,奥斯曼帝国军与国防军奏起嘹亮的军乐,接着号声四起,火炮齐发,一万余名联军士兵,再次威猛地对科威特城发起进攻。

科威特城北面与西面一带城墙架起无数云梯,戴着高高圆柱形军帽,穿着鲜艳颜色军装的联军士兵们一手持枪,一手扶梯,像猿猴般敏捷地爬上去。但可惜,所有爬到城墙上的联军士兵都被守兵砍倒,从墙头摔下来;后面的人接着上去,又很快从云梯顶端处掉下来。阿兹默坐在马上,透过望远镜看到这个情景,阴沉着脸,心里一阵阵的痛。

接下来几天,奥斯曼军与国防军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始终不能撼动科威特城。

攻城的第八天清晨,一万五千联军士兵向科威特城再次发动猛烈进攻。此次,联军还增加了一个南面的攻击面。科威特城内,经过海利尔的重新部署,弥补了前几天在防守方面出现的漏洞。面对如此血战,看见自己英勇的士兵们一个个死去,他悔不该当初没有采纳中国军事代表团的建议。

海利尔把一些轻型火炮搬上城楼安放,火力增强许多,城内一些老人妇女也握刀添入战场。一个高大的国防军士兵爬到云梯顶端,一个老人与一个妇女举刀砍来,士兵手一扬,用长枪挡开两刀,然后异常灵敏地跳上城墙,一枪射倒妇人后,再挺枪刺死老人,接着跑向一处燃烧油锅的地方,一脚踢飞油锅与薪火,好巧不巧点燃了一大桶油。霎时间一片火起,烈焰腾空,旁边的人吓得目瞪口呆,正在攻城的联军士兵则高声欢呼,军威猛振,趁此机会,许多联军士兵冲上城墙。

就在此时,城墙脚跟响起一阵阵闷雷似的爆炸声,科威特城六个墙洞炸响了,但只炸出四个缺口,而且这四个缺口很快便被民解士兵堵上。联军士兵呐喊着涌向缺口,双方在这里展开白刃格斗。

不久,又一声巨响传来,天崩地裂,砖石横飞,城墙被炸开五丈多宽。民解士兵被炸得晕了头,慌了神,纷纷退却。海利尔飞跑过来,喝令士兵们返回堵住。但这些人中掺杂着许多的城民,许多人不认识他,继续向前跑。海利尔气愤之至,命令警卫毫不留情地射杀几个为首的逃兵,这才镇慑住局面。

联军如潮水般汹涌而来,海利尔叫兵士们把火药桶、油桶往缺口抛掷,然后点燃火。霎时,在缺口周围烧起一道火墙,阻挡城外联军兵士的进攻。接着,海利尔又令人赶紧用石块填缺口,不管是谁,直抛下去就是了。下面有联军的枪阵在疯狂地射击,许多举着石块的士兵与石块一起坠入缺口的火海中,一会儿便被烧成了焦炭。

联军狂攻各缺口,而登城的攻击也未停止下来。联军士兵靠近墙根架设云梯,一个接一个地登墙。他们接受前几天登城的教训,临近墙头时,并不急于跳上城墙,待杀死阻挡的守军,空出一块地方后,再从容跳入,且冲头阵的士兵基本上是以手榴弹开道。

城墙根的那几声爆炸声,听在民解士兵的耳中心惊胆颤,魂飞魄散,而听在联军士兵的耳中则欢欣鼓舞,士气高昂,此时的他们如出山之虎,一以当十,一段又一段城墙被他们所占领。

终于一处缺口被突破,几百名联军士兵冲过缺口进到城中,后边的士兵也喊着向里冲。尸首堆积在缺口边,挡住通道,鲜血把墙砖和泥土染成暗红色。眼看着大批联军士兵冲进入城内,挡无可挡,海利尔不得已,只得令部队向城内退缩,准备与敌军展开巷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