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使命 第一部 第七章 攻入城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0/

中国的出兵刺痛了各国的神经,列强纷纷在评估、预测风云变幻的中东局势,各相关利益国家各有各的算盘,各自做着各自的打算,国与国之间相互争利,一时之间,世界暗流涌动。

而此时,处在世界人民目光焦点的伊拉克,却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地正迅速向更为深重的战争灾难深渊滑去。

公元1871年6月3日,惨烈的巴格达战役打响。打扫巴格达城外围的第一天,民族解放阵线联盟武装便向巴格达城外围的国防军发起猛烈的炮击,海利尔制定了详细的作战计划,中国早期派过来的军事代表团也为他出谋划策。自海利尔在伊拉克东南部夺下科威特城(此时的科威特只是伊拉克的一个省)后,中国立刻在科威特城建立了军需仓库,这为民解武装的后续作战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海利尔率临前线指挥,民解武装部队从南、北、东三个方向发起攻击,海利尔投入一万三千人,光是民解第一军便投入了半个军。民解士兵大都是憨厚的农民,虽缺乏想象力,但十分勇猛。海利尔治军要比政府严厉得多,所以民解士兵的纪律性大大强于伊拉克国防军。

国防军拥有优势兵力,阿兹默不甘心被困决定出城迎敌,他自认为可以在反击之中打败民解武装。阿兹默率部出南门,那里的地形条件对防御十分有利,西面因为有底格里斯河阻挡,他不用担心。

南面与东面是民解武装进攻的重点,因此也是阿兹默防御的重点。在北面,他只在一个叫布鲁基若的小村庄里配置了一个步兵师和二十门火炮,而在西面则只部署了一支二千人的警戒部队,这是一个重大失误,他中了海利尔的“瞒天过海,避实就虚。”之计。

海利尔积极采纳中国军事代表团的建议,在战斗打响的第一天便在南面与东面投入重兵进攻,以迷惑敌,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慢慢把主力部队移往北面与东面。

在西面,因为有底格里斯河天险的阻挡,国防军几乎没有修筑什么工事,只是在沿河岸线筑起了几道齐胸高的篱笆、土墙等作为士兵的掩遮体。此外,他们还在一些制高点置了几门火炮。民解武装把这些工事,称之为“纸糊工事”。

阿兹默虽然开始犯了西面未设防的错误,但他在东面与南面却布设了坚固的防线。东面部署有四个师,另外2个炮兵营配置在视野开阔、可掩护前沿部队的地形上。在通往巴格达城的公路两旁,他配置了二十门重火炮及2个轻炮兵连和两个步兵团。沿公路临近巴格达城附近,他还部署有一个师和2个炮兵连作为战术预备队,但它们离东面前沿部队太近。

南面,阿兹默部署有三个半师及一个炮兵营,分散配置于城南三十里处底格里斯河东侧。除此之外,还有一支伊拉克国防军唯一的一支骑兵部队——巴格达骑兵营被集中置于后面,做快速机动部队。

虽然民解武装部队武器装备占优,士兵英勇,但国防军依赖人数优势,在东面与南面还是抵挡住了他们整整一个星期的攻势。

民解武装对巴格达地区南面与东面的攻势一天不如一天,逐渐衰弱下来,阿兹默认为这是民族武装强弩之末的征兆,应该是发动反击的时候了。中午1时,他下令东面与南面的国防军全线反击,国防军以密集的队形投入反击,声势浩大,气势汹汹。

在总指挥部里的海利尔接到国防军反攻的报告,惊吓一跳:“难道敌人识破了我们的计策?”此时,虽然民解武装力量主力已成功移至北面与西面,但离发起攻击的时间还有十个小时!

东面与南面在主力部队被调移后,现在兵力空虚,怎能抵挡得住国防军重兵的进攻?不出两个小时,东面与南面的抵抗必将崩溃。海利尔在指挥部急得头冒烟,他想过让北面与西面的部队提前发起攻击,可没有夜色的掩护,效果不理想不说,国防军也可以从容调度过来!又何况要横渡底格里斯河,士兵们不都成了敌人的靶子了吗?

想调动大股军队的移动本来就决非易事,此时则更为困难,因为民解的武装部队都已至各指定位置进入了进攻状态。民解第一军更是已潜伏至北面前线的前沿阵地,想要让他们调回南方,要么需穿过国防军的防御阵地腹地,要么需渡回至底格里斯河西岸线。

还是中国军事代表团的军事专家们为他解了难,他们认真分析后,认为敌人不可能识破民解的意图,不然,他们早就在北面与西面增援部队了。这只能是因为这几天民解武装的进攻减弱了,他们认为民解已无后继之力所以发起反击。但就是这样,也说明敌人的指挥官相当不简单!

中国军事代表团建议:将计就计,顺势让东面与南面的民解武装部队适当抵抗后,作出溃退之势,向南逃窜,引国防军重兵追赶,这样即可令敌人兵力更为分散,北面与西面有事时无时间回援,又可令自以为胜利了的敌人更为麻痹大意。

国防军持续不断地突击,炮弹就像巨大的板球一样掠过坚硬的地面向民解阵地袭来,民解抵抗部队只能收缩部队,采取重点防御的办法,迟滞国防军的进攻,尽可能地把时间拖缓至晚上。傍晚时分,美丽的太阳向鲁扎宰湖沉去,国防军终于攻破民解武装东面与南面的防御阵地,此两个方向的民解武装部队接到命令:可以向南撤退。

阿兹默接到民解部队溃退的消息,大喜,即刻令部队乘胜追击,痛打落水狗。

看看天上的月亮,盈盈的月光泻下银色的光芒,大地的气温已降下来,不待国防军追兵回防,海利尔算准时间,提前三个小时向隐蔽的北面与西面部队下达了攻击命令。

顿时,炮声雷鸣,北面民解的主力部队——民解第一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而来,很快冲垮北面一个国防军师的防御阵地,其一个团并沿着底格里斯河河岸南下,准备协助西面友军的渡河,而大部队则不停歇地向巴格达城推进;西面,无数条隐藏在河岸上的木船被一组组冲锋队员抬到河里,开始悄悄横流底格里斯河,他们靠近河东岸之时,正是海利尔向部队下达总攻命令之时。

被打得猝不及防的国防军完全晕了头,要命的是,阿兹默意识到自己犯下严重的错误之后,他手头已没有多少部队可以派上控制局面发。他也没有时间调动部队,民解武装全线突进,三万多部队同时出击,火力威猛,国防军士兵一群一群地趴在地上,不久便陷入混乱,开始仓皇后撤。

从巴格达城派出的一支五千人的增援部队与担任主攻的民解第一军第一师短暂交火之后也慌忙撤退。民解第一军已占领巴格达城北面外围各敌人据点,但是,战斗并未完全结束,另一支从巴格达城增援而来的精锐之师——伊拉克王宫卫队一千人还在巴格达城北面十里处作着殊死抵抗。同时,阿兹默令担任预备部队之一的骑兵营驰援北面。

听到急促的马蹄声,早已跃跃欲试地等待出战的民解第一军骑兵营呼啸而出,两支人数相当的骑兵营在黑夜里展开了一场骑兵对决战。半个小时后,西面进攻的部队在民解第一军一个团的协助下,终于击破国防军那个沿河警戒的步兵团的抵抗,他们从侧翼攻击国防军骑兵营,国防军骑兵营哪堪两面夹击?即刻崩溃!他们的溃退,使国防军官兵受到极大震撼,一支支部队,一批批战士不顾纪律约束潮水般地向巴格达城退去。

阿兹默一边派出人通知向南追击的国防军收兵回援,一边仰天长叹,退回巴格城中。

第二天清晨,回援的国防军各部在途中遭到民解武装部队的伏击,损失惨重,除一部分逃入巴格达城中外,其余大部或逃或歼或俘。

民解武装部队终于攻至巴格达城下,他们信心万丈,相信不日即可攻下巴格达城。然而,民解武装做了150架攻城梯,猛烈的炮火不停地轰炸,强攻了两天之后,还是未能憾动看似已摇摇欲坠的巴格达城。

第三天中午,海利尔不顾中国军事代表团的劝阻,下达死命令:务必于明日天亮之前攻入巴格达城中。

巴格达战役最惨烈的一天到来了,几处倒塌的城墙缺口成了双方士兵的绞肉机,敌我双方反复争夺,缺口处尸体堆积如山,几可把缺口处填满。

双方火亮通明鏖战一夜,初升的阳光照射这惨不忍睹的人间地狱,原本是金灿灿的美丽阳光,此时也变成了血红色。

早上七点,巴格达城墙上传来欢呼声,民解武装凭着更为顽强的战斗作风,更为优越的武器装备,终于如愿攻入巴格达城中。海利尔睁着红肿的双眼,接受通信兵传来的喜报,他得意地露出了笑面。

可紧接着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令他这得意的笑容未能保持五秒钟,大喝一声:“速令部队快快撤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