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64/


第六十五节


鬼子投降后,黄涯县的敌伪势力和汉奸组织被我军一一歼灭,年初成立的抗日民主政府改名为黄涯县县政府,原县大队队长石传海同志被任命为副县长。自此黄涯县百姓结束了长达八年之久的战乱之灾,在新政府的治理下,恢复农商生产,百姓生活逐渐稳定下来。直至四九年新中国成立这里没再受到战乱的骚扰,在百废待兴之中战争的伤痕慢慢痊愈。

四奶奶一家回到张麻子庄后将被鬼子飞机炸毁的房子修葺一新,荒芜的田园种上庄稼,地头沟边房前屋后的空地上重又长起了青青的蓖麻。几年坎坷多难的人生经历后,蓖麻已经成了四奶奶生命中的一部分,成为平凡生活中一片希望的绿洲和亲情的守望园,看到它们,她心中燃起一盏永不向生活坎坷低头的长明灯。

光阴荏苒,风平浪静之中四奶奶一家度过了十余年安稳宁静的日子,期间四奶奶又为张家生下三个儿子,成为五个孩子的母亲。在与货郎的苦心经营下,她们将原本肩挑背扛的杂货担变成了百余种物品的杂货铺。张家盖了三间青瓦南屋作为铺面,因为物美货全、价格公道、讲求信誉,张家杂货铺在张麻子庄一带生意做得颇为红火,让村里人在羡慕之中难免生出嫉妒。

天缘,听秃娃娃说铁影洼里的野鸭水鸟一群群的,那里的鸭蛋和鸟蛋一会儿工夫就能捡到一篮子,我们这会儿就去吧。咱兄弟俩的弹弓打得准,咱们打几只鸭子回来给一家人吃顿野味怎样?天佑神秘兮兮地对天缘说。

可是,哥哥,妈吩咐过放学后就早回去帮忙看铺子,这两天奶奶咳得厉害,妈要多一些时间照顾她。天缘把挎在脖子上的书包往上推了推。

明天咱们学校都不上课,有一天时间帮家里看铺子呢,秃娃娃说得我心里直痒痒,好弟弟,咱现在就去吧,天黑前就赶回来,看到咱俩打到野鸭拾到鸭蛋妈和奶奶准会高兴的。天佑极力撺掇着天缘。

说好了,天黑前准回,不然妈妈会担心的。天缘摸了摸书包里的弹弓小脸红红的,也一腔的兴奋。

两个孩子沿着马子河河堤连奔带跑的一路向铁影洼而去,还时不时从河边拣起石头、坷拉向艳阳下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抛出一个漂亮的水漂,又开心地往前走。

当一望无际白茫茫一片的铁影洼展现在两个孩子眼前的时候,两颗幼小的心灵被眼前苍茫辽阔的美景深深吸引和打动。只见近处是布满白硝铺着一丛丛刚刚覆盖地面的芦草,远处则是水天相连烟云相接的大沼泽,不时有水鸟在长满青翠芦苇和蒲苇的苇荡里低回飞旋,荡子里不知名水鸟的鸣叫声从大洼深处发出来,让两个孩子第一次感到旷野的寂寥和宁静。白刷刷的地面上踏上去没有草的地方却是颤悠悠、软绵绵的,就象春暖花开季节被寒冬冻得鼓起一个个大包待冰雪融化后经过踩踏变得酥软潮湿的地面一样,把人的心荡得软软的、远远的、空空的。

两个孩子情不自禁地发出一阵又一阵欢呼声,把书包从脖子上一把摘下来一次次抛向灰蓝相间的空中。他们沿着被人踩出的蜿蜒小路呼喊着向洼地深处奔去,荡子里的水鸟和野鸭被他们的狂欢所惊扰,忽噜噜掠过苇草向苇荡深处的空中飞去。

待到喊够了,喊累了,天缘一屁股坐在潮湿的苇地上,这里好大好美呀,马子河跟它比起来简直算不上什么了,哥,我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多的水鸟和野鸭。

天佑也仰面躺在洼地上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嘿嘿地笑了,怎么样,听哥的话没错吧,今天是不是开了眼界了,一会儿咱就到苇荡里去,准有好多鸭蛋鸟蛋的。

春夏季节正是洼地里水鸟和野鸭生长最为旺盛的季节,苇荡里水草丰美芦苇蒲苇绿哑哑的一片片,成为白茫茫大洼里风景最为迷人的地方,烟云和雾蔼笼罩在远处的空中让人望而醉眼迷离,深深陶醉。

哥,快来看啊,这里有好大一堆鸭蛋,有的白花花,有的绿微微,天缘下身没在水里冲着拨开的一堆蒲苇丛喊着。

好,你在那儿别动,我把书包腾空一个装鸭蛋。天佑把一个书包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地上,迅速跑到天缘那里,给,接着。

天缘如获至宝地把鸭蛋小心翼翼地一个个装到书包里,隔一层就铺一些蒲叶进去,一边装着一边说,我看奶奶到镇上卖鸡蛋的时候每次都是放一层层麦秸草在篮子里,说这样鸡蛋就不容易碎。

呵,没想到天缘还这样细心,你不说我都忘了,对,放蒲叶进去一路上鸭蛋就不会撞破了。天佑夸奖着天缘。

很快,书包里就装满了鸭蛋和鸟蛋,天佑小心地从天缘手中接过书包放到地上,然后把天缘从水里拉了上来。他看看渐渐西沉的太阳对天缘说,天色还早,我们再看看能不能打到野鸭什么的。说着把弹弓上好弹丸猫着腰轻手轻脚地在苇荡边边走边仔细地观察着。

这时,在前面不远处横躺水面的一枝苇枝上,有一只大鸟一边喝水一边东瞧西望,或许是喝够了水,扇动翅膀想飞走,天佑手疾眼快瞄准了大鸟用力将手中的弹丸打了出去,“啪”的一声弹丸不偏不斜正好打在大鸟头上,大鸟扑打一声一头栽到了水里。

天缘飞快地跑进荡子里把大鸟捞了起来,哇,好大的一只鸟,哥哥,你真棒。说着天缘把一只公鸡般大小的大鸟抱了出来,象抱了一个金元宝一样兴高采烈。天要黑了,我们赶快回家吧。天缘抹一把脸上的汗水对天佑说。

兄弟两个象从战场上凯旋而归的小战士一般,带着丰硕的战果欢天喜地地向家中跑去。一进家门却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