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三部 解放 第十二章 南方 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在战争主导权落入对手之后,兰斯人一面需要在北线固守阵地,特别是薄落谷和岭外谷两条通道,另一方面需要防御漫长的海岸线。从靓港到西奈尔半岛,神华人高强度使用了已遍体鳞伤的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参谋总部认为,神华人必定图谋侧翼登陆,侧翼登陆的地点也必定在西大洋,具体的地点却有十几处之多。但他们暂时无力组织这样的进攻,他们需要休整,需要充实海军和陆战队。这个时间不应该少于四个月。

兰斯人陷入防御的难题,面对上万公里的海岸线,他们处处设防等于处处无防。参谋总部成立了海岸守备司令部,将一些装甲部队和摩托化部队从北线的山地撤下来,集中在几个交通要点上,沿海的城市防御则交给新组建的部队。1019年秋天以来,兰斯人就在为防御海岸线做着最大努力的准备,无数的钢筋水泥将海滨城市修建成巨大的堡垒,无数的地雷、障碍物埋设至水下,敷设了上万枚水雷。这样的选择实属无奈之举,在失去海军后,再被神华人从侧翼打开缺口,战争就没有了任何的希望。西海岸的许多城市是兰斯人的工业大市,丢失这些城市对正在进行的高强度战争都是不可想象的。兰斯人幻想着胜利或者体面的和平,从理论上讲,取胜战争的希望并非不存在,兰斯人仍保留着上千万陆军,空中力量也不弱于对手,如果在陆战中赢得一~二次决定性的会战,形势就会大变。神华人的工业基础不如联邦,神华人占了上风的主要原因是开战初期过于顺利了,罗卑的迅速败亡不仅没让它背上两线作战的沉重枷锁,而且增添了他的战争实力。随后的陆海之战,神华人几乎赢下了所有关键的战役,这样便压倒了联邦。陆地战争尚有挽回的余地,海上战争联邦确实输了,海军这个技术复杂,昂贵无比的军种特点之一是一旦在关键的战役失败,可能永无翻身之日。联邦自龟岛战役后放弃了重建海军的梦想,十二个海军陆战师团被编入陆军。

外交对兰斯也很不利。最近的情报显示,罗卑傀儡政权有可能将其傀儡军队投入对联邦的战争中充当神华人的炮灰,罗卑人每提供一个师团的地面部队,就可以节省神华人一个陆军师,这将使兰斯人更为被动,由于人口的原因,兰斯后备兵员的动员能力弱于神华,加上国情体制的不同,这个差距就更大,罗卑的加入将在兵力对比上更倾斜本来就倾斜的天平。兰斯人不得不将更多的熟练工人召入军队。这样就更凸显了南方的卡玛王国的地位,决不能让卡玛登上神华人的战车,成为联邦政治和军事家们的共识。1019年~1020年,联邦对卡玛加大了外交攻势,付出的代价是惊人的,既有领土,又有经济,但是值得的,卡玛国内的政治风向正向有利于联邦的方向转变。如果联邦在1020年的陆地战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生性依强叛弱的卡玛人必定会站到联邦一边。

海因茨领导的参谋总部认为,1020年将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一年。神华人必将倾全力进攻,如果顶住敌人的这一轮决定性的进攻并且在防御中赢得胜利,局势将向有利于联邦的方向转变。现在的问题是敌人的主攻方向在哪儿?可能由谁指挥?在神华人欢度传统的祭春节之际,联邦参谋总部对神华人可能的进攻方向进行着缜密的分析,海因茨上将认为,从陆地继续沿着昆雅山脉向南突击的可能性为零,那不是理智的军事家所为,所以,敌人跨海登陆将是必然。与其在数十个可能的地点费尽力气进行分析,还不如找到敌人的统帅是谁?谁将出任跨海进攻的指挥官?

情报机关无论是战时还是平时永远是最活跃的部门。兰斯联邦情报局在龟岛战役结束后领受了刺探神华帝国1020年战争方向的重任。情报机关循着参谋总长的思路,分出很大精力研究神华军的将帅们,有可能担纲重任的将军逐个排查,列出了六个可能的人物,报到参谋总部,海因茨只看了一眼,“你们漏掉一个关键的人物,龙行健呢?他在哪里?”对于这个给兰斯联邦和海因茨本人带来重创的人物,海因茨不敢须臾忘怀。

龙行健重病的消息比过没有瞒过兰斯人,兰斯军方普遍感到庆幸,一场接一场的大战并没有让兰斯军方高层忘记这个年轻的统帅,相反,他们感到一种不安,究竟这个人要被雪藏多久?真的病重不能视事还是政治原因被剥夺了指挥权?兰斯情报机关在1018年秋季到1019年春季下了大力气解开这个谜团。首先排除了政治原因,如果龙行健被整肃,不可能不牵连军界其他将领,龙行健与皇帝的关系众所周知,他们并没有任何冲突。这就剩下了一种可能,龙行健确实重病缠身,直到在1019年初秋,兰斯情报局终于搞到一张龙行健的远距离照片,元帅在几个女人的陪侍下晒太阳,周围警卫森严。照片是伪装成游客的情报员在神华帝国东南部著名的风景区芦岩山拍摄到的,长焦,影像不是很清晰。照片被专家鉴定为真品,照片上的人基本都确认了,尤其是轩辕婉儿,这就证明了龙行健确实在养病。如果不是大病,驰骋疆场的统帅怎么会长期游离于战争之外?

神华帝国严密封锁了龙行键“出山”的消息,所有的媒体上都没有龙行键的任何行踪。对于兰斯人和关心战争的所有国家的政治、军事人员,这个人彻底消失了。

神华人组建南方军的消息还是慢慢流传开来,各种看似毫无关联的情报经过情报专家的汇总剔除合理想象,一条清晰的脉络便展现在眼前。

神华人加强了对黑旗军的补充,自1020年春季,据不完全统计,好望港、靓港等西海岸良港向海上开出的运兵船就有139艘。潜伏在宋巴岛的间谍证实,神华人一直向宋巴岛增兵,大批陆军武器运上该岛。3月以来,佩斯德桑卡的戒备登级骤然加强,实施了严格的宵禁,居民进入和外出遭到严格的盘查,占领军虽然没有严重的违反军纪的行为,但居民家里受到检查的事件明显增多。3月份至少有400人涉嫌间谍案被捕。无线电监听方面,兰斯军方和联邦情报局都证实宋巴岛的无线电讯量明显增加,几乎比2月份翻了一倍。而且神华人还启用了新的密码系统,给破译带来了更大的难度。截获的电文出现大量的固定代码,兰斯人在无线电技术上比神华人更为优势,联邦情报局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密码专家破译,确认两个最多出现频率的词语为“体育”和“南方”。情报专家认为“体育”是战役代号,“南方”则是敌人新组建的战役兵团。应该说,兰斯人的情报分析能力是值得钦佩的。围绕着“南方”的可能性动作,兰斯参谋总部分析着“体育”的真实意图,所有的军事家们都断定神华人的眼睛盯上了西海岸的某一点,为此,参谋总部有关部门夜以继日地计算、分析着各种可能,假定目标从六个减少到四个,再减少到二个,他们就是蒙罗亚和纳贝。兰斯人坚信,神华人将在这两个城市中的一个实施登陆。为此,海因茨一面要求情报机关继续努力,最终确认敌人选定的战场,一面集结部队,制定防御计划和反击计划。

随着气温的回暖,陆地的静默对峙又转化为枪炮的怒吼,在一些地段上则成为狙击手之间的较量。海因茨上将主要的精力放在了粉碎敌人可能的大规模登陆。一些有价值的情报开始传来,来自扶桑首都福冈的一份情报说轩辕台已封杀实际已经病愈的龙行健,因为二人对战局的看法有巨大分歧;来自赫尔的情报则说龙行健已经出任帝国新成立的南方方面军司令官,准备在联邦东海岸的某一处登陆。来自帝都的消息最多,有些是互相矛盾,但可以证实的是龙行健元帅仍在养病,因为3月底他去过陆军总院,这回他不是探视伤员,而是检查或者治疗自己的疾病------海因茨上将被各种消息所困扰,能够摆上他案头的情报都是经过遴选的有合理来源的情报,绝不是街头的小道消息。海因茨每次读完这些情报都批上个固定的词“粉红果”,在萨莫教圣经教义中,这种长相喜人的果子根本不能实用。

宝贵的时间一天天溜走,直到4月10号,一份准确指名神华军兵力编成、战役目标的情报摆上海因茨办公桌,来自神华帝国好望港的一个情报网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用女色俘获了神华海军第四运输舰队的一位银星上校,将其发展为间谍网的成员。在通过对上校的考察后,上校领受了探听神华海上战略的艰巨任务。迫于压力,上校只能服从。这位上校负责物资的调配,有资格参加每五天一次的例会,他终于通过最原始的方法请到了好望港海军陆战队的一位少将,该少将负责陆战队物资的运输,和上校有着工作上的往来。酒酣之际,上校问及海上战局,已经喝得舌头发硬的少将兴奋地炫耀,“黑旗军加陆战队主力,200万人,天下无敌!”上校按下心里的喜悦,继续追问细节,少将低声告诉他,“龙行健元帅担任司令官,没有对手的无敌元帅!蒙罗亚,完了。”

情报就这样传回兰斯,摆上了参谋总长的案头。蒙罗亚,海因茨凝视着地图,蒙罗亚和纳贝,海因茨更相信蒙罗亚,这个城市在纳贝以北290公里,距宋巴的距离综合下来要比纳贝近160海里。蒙罗亚是联邦的化工中心,丢失蒙罗亚将导致军备制造能力的大幅度下降。海因茨相信这份情报,事实上,他的反击计划主要围绕着蒙罗亚制定的。

“好吧,那就来吧。”海因茨自言自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