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灵抗日英雄记 第一章 防御阶段 五 身陷匪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51/


刚刚有一个神枪手,现在又来了一个双枪将,而且,这个双枪将居然是威震津门的双枪英雄!尤大勇觉得心里非常高兴,不过,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参军,而且这个威震津门的双枪英雄还叫那个神枪手大哥,这个神枪手一定更不简单了。尤大勇想了想,问:“两位兄弟,你们为什么不参加国军呢?”

赵华回答说:“从这里要去太原,得走两天两夜,我前几天腿部受了伤,伤刚刚好。所以就不去太原了,而且我想组建自己的抗日武装。这样打起来更加灵活机动。”

“请问两位兄弟,你们现在不是土匪吧?”那个石宗民冒冒失失的问了句。

“我大哥怎么会是土匪呢?我们都是热血的中国人!”严彪一听有人还把他们当土匪,很生气。

“兄弟,抱歉了,俺只是随便问问,别往心上去。”石宗民很不好意思的说。

赵华说:“各位弟兄们,日本人马上就要去太原了,前头的正太线基本上都被日本人控制住了,硬要穿过日本人的封锁线,还得牺牲几个弟兄啊?我看干脆这样吧,大家都跟着我一起打鬼子如何?”

“你说什么?你说让我们连长跟着你?告诉你,我们连长是个优秀的抗日英雄!长城一战,他一个晚上就砍下了十七颗鬼子的头颅!”一听说赵华想拉自己的队伍入伙,石宗民急了。

而尤大勇还是比较冷静的,他想:既然那个严大英雄都叫这个赵华大哥,那么他也许真有几分本事,但愿他不是那种有勇无谋之徒。于是,他问赵华:“赵华兄弟,你说说你的建议。”

赵华说:“离这里大概不到一百里路的寨坪,那里有个土匪窝,我估计那里大概有一百多号土匪,我想把他们也拉进我们的武装。”

一听说要拉土匪进来,石宗民表示反对,他说:“那些土匪,第一,他们武器很差,是群乌合之众;第二,他们无组织无纪律,怎么能让他们加入我们抗日的队伍?”

“至于武器,我这里有。”赵华说,“前几天,我在我朋友的配合下伏击了一群鬼子,缴获了三十多支步枪,还有两挺歪把子和一挺鸡脖子、一门掷弹筒。也就是那一战,我受了伤所以才来不及去太原投奔国军。不过我的朋友已经去太原投奔国军了。”

一听说有武器,大家都兴奋了,而且,能缴获那么多步枪甚至还有轻重机枪,那么说来,这个人真的是不简单了!尤大勇双手一抱拳,说:“想不到兄弟你还真是个人物!不过,你说要收编那些土匪,给他们那么多武器挺可惜的。”

赵华说:“土匪也是中国人,只要给他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想,他们会愿意加入的。只要他们加入,这些武器不妨就提供给他们。不过,你们队伍里除了那挺捷克机枪和毛瑟手枪外,而你们其他的装备,那些老套筒步枪实在是落后了。我觉得,还是先给你们换枪吧,不如你们用那些鬼子的三八枪。”

尤大勇想了想,也觉得那些老套筒确实是太老旧了,于是他双手抱拳说:“赵兄弟愿意把武器给我们,我尤某人感激不尽!”

“没什么,大家都是中国人,都是为了打鬼子的!”赵华说,“这样,我带你们去我埋武器的地方。”

不过,石宗民却说:“三八枪比较长,目的是为了拼刺刀比较有利。而我们大刀连不装备刺刀的,换装了三八枪以后,反倒对我们使用大刀造成一定的妨碍。”

尤大勇对石宗民说:“这样吧,我们还是不妨先去看看,换不换枪再说了,看各位弟兄的意见了,如果觉得自己的老枪还用就用老枪,如果觉得三八枪好用,那就换枪。”

于是赵华带上严彪和尤大勇的那些大刀连残部,来到了他埋武器的地方,他说了声:“到了,弟兄们动手吧!”

大家开始挖起了土,不一会,果然挖出了三十七支步枪,两挺轻机枪、一挺重机枪和一门掷弹筒,还有不少子弹手雷。这下,证明了这个赵华确实没有吹牛,严彪看赵华的眼神显得更加佩服了;就连那个一直看不起赵华的石宗民也向赵华投来了敬佩的目光。

“我看这样吧,天也快黑了,让弟兄们就地休息,等明天再赶路去寨坪吧。”赵华对大家提议。

“好吧,我看就先这样了。”尤大勇同意了赵华的建议。

晚上休息的时候,尤大勇问了赵华的年龄,赵华回答说自己二十六岁,那个张大彪二十五岁。尤大勇一听,自己和严彪同年的,于是他问严彪的月份,严彪回答说自己是五月份的,而尤大勇是八月份的,张大彪比尤大勇大了三个月。

“哈哈,看来我们三个人,你最小了!”严彪很高兴的说,“不如这样吧,我们学三国三结义,我们三个结拜兄弟如何?”

“好啊!我觉得这个建议不错!”赵华也高兴的跳了起来说。

看着这两个英雄,尤大勇同意了。三个人跪在地上,用树枝代替香插在地上,再往水壶里倒上了水,以水代酒。

赵华拿起了刀子,在自己的手心割上一刀,然后把刀子递给严彪;严彪割完后,又把刀子递给尤大勇。于是三人从此结为兄弟,以赵华为大哥,严彪为二哥,尤大勇为三弟。

三人正要结拜兄弟之时,其他的十四个弟兄全部上来,说:“大哥!我们也是兄弟,以后我们就跟着大哥了!”那些战士们,被赵华的英雄气概和敢于打击侵略者的气魄所震撼。“好!既然这样,大家都是兄弟了!”赵华一声高吼。全部的十七名兄弟一起跪了下来,大家以水代酒,滴进了自己的血,一饮而尽,从此十七人兄弟同心,共同抵抗日寇。

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天色刚亮,赵华叫醒了大家说:“弟兄们,今天我们该赶路了,去寨坪的土匪窝,收编那群土匪!”大家一起高呼:“赶往寨坪!收编土匪!”掩埋了那个牺牲的机枪手后,大家准备出发了。十七个人,除了四个人每人一支步枪,他们抬起了重机枪外,其他人每人都背起了三支枪。石宗民、尤大勇、严彪每人背上两支步枪和一挺轻机枪;而赵华则背上掷弹筒,另外他还背上了一捆剩下的步枪。

虽然大家的负重都很重,可是每个人都情绪高涨,行走得很快。路过掩埋小新月的山洞时,赵华默默的看了一眼,心想:小新月,等我们有了发电机以后,我一定过来找你,给你充好电,你就可以再动了。以后的抗日战争,还得需要你的帮忙的。

九十余里的路,大家行走了九个小时,终于到达了寨坪。他们在山下,已经可以看到山上飘扬的土匪旗了,还能隐约看见上面走动的人影。

严彪问:“大哥,我们准备进攻吧!有你那么精悍的枪法,我们还有用不完的子弹,有掷弹筒有轻重机枪,打他个狗日的!”

“不,我们不能强攻!”赵华制止了严彪的鲁莽举动,他说:“这些土匪,他们也是中国人!我们来这里不是要消灭他们,我们要收编他们的!”

“可是,怎么收编呢?”其他弟兄都有点担心的问。赵华说:“这样,我和二弟两人等到天黑了后,我们进入匪窝,只要制服了匪首,就不怕其他人不就范了!有句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

“好吧,就这样定了!我们用奇袭不要用强攻。”有些头脑的尤大勇同意了赵华的建议。他也知道,如果强攻的话,不但给土匪造成损失,也将给自己的这支宝贵的队伍带来不必要的损失。但是石宗民担心起了赵华的安全:“你和二哥两个只身闯虎穴,不会太危险了吗?”赵华笑了笑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山头的聚义堂内,土匪老三程立东向土匪老大王海平报告:“大哥,大哥,不好了,我们山下来了一群官兵,他们装备精良!”土匪老二刘达翼问:“三弟,不要急,那些官兵到底来了多少人?”程立东回答说:“据我们山下的弟兄报告,大概来了十七个官兵,他们人虽然少,但是装备极其精良,每个人都有洋枪,身背大砍刀;而且他们还有三挺洋快枪和一门小洋炮。”

“才十七个官兵,而我们有一百多号弟兄,怕他个熊啊!”土匪老二刘达翼不以为然的说。而土匪老大王海平却是个读书人模样的,他其实本来就是个读书人,后来被当地土匪掳掠上了上,当时的土匪老大陈铁勇看王海平是个读书人,有些头脑,就留下了王海平。后来王海平多次给土匪们出谋划策,在反当地保安团的围剿中多次取胜,不但保住了土匪窝还缴获了不少保安团的枪支,壮大了土匪的实力。陈铁勇就让王海平当了他的军师,后来有次,陈铁勇不听王海平的极力劝阻,下山抢劫官兵押送的官银,结果遭受了重大损失,跟他下去的弟兄全死了,就剩下他一个身受重伤回来。回来后不久陈铁勇也死了,临死前,他交代手下让他们认王海平为大哥,说完他就咽气了。

王海平是个读书人,他见多识广,没有想刘达翼和程立东那样鲁莽,他想了想后说:“这队官兵虽然人少,可是他们有洋枪洋炮,甚至还有三挺洋快枪,说明他们的实力不可小看,这样,我下山去看看。”

“大哥,你不能去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们这些兄弟就没人照应了!”那两个二当家的和三当家的连忙阻拦王海平。王海平笑笑说:“你们看我,穿个长衫,戴个眼睛,怎么看也不像你们吧?我一个人单身下去,我想那些官兵不会认得我的。”

二当家和三当家的看拦不住大哥,只好让他下山了。王海平没有带枪,而是夹起了一捆书。他从边上的小路绕了下去,向那些官兵走去。

“站住!干什么的!”一个士兵手持步枪对准了王海平。王海平指了指自己的长衫和手里的书说:“我是个教书匠,路过这里,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各位老总。”那个士兵看了看王海平,把手一挥,示意他可以通过了。王海平看了看这队官兵,每个人都十分精神,而且携带了多余的武器,除了身上的步枪外,还有很多多余的步枪头向上架成三角状放在旁边,而官兵里面有两个穿便衣的家伙,腰里插着双枪,特别是那个白净斯文的那个高大家伙,明显腰里不仅有双枪,还有一支橹子,背上还背了一支步枪。地上除了洋快枪外还有一门小小的小洋炮,其实那就是掷弹筒,只不过他们土匪不认识而已。

王海平侦察了一番,他打算从另外一条路绕回山去,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站住!”王海平吓了一跳,他回头一看,是那个白净斯文的高大家伙站在身后,那个人就是赵华,赵华问:“你是干吗的?要上哪里去?”

“这位老总,我是当地村里的教书匠,准备回家的。”王海平面不改色的说。赵华看了看他,说:“教书匠?这里附近有个胡子窝,你小心点,不要被胡子们抓了去!那些胡子们杀人不眨眼的!”

“是的,多谢老总提醒。”王海平抬起腿想走,赵华又冲着他问了一句:“这位小兄弟,你要回家,要不要我派两个弟兄保护你?不然你被那些胡子抓住就完了。”王海平连忙辩解说:“谢谢老总,我没事的,那些胡子无非就是要钱,我一个穷教书的,哪里来的钱,那些胡子们还看不上我呢。”

赵华看了看这个“教书匠”,心存狐疑:一个教书的,应该是胆小得要命才对,怎么会不怕胡子呢?不过,没有证据,他也不能怎么样。于是,他把大手一挥,说:“小兄弟,你走吧,不过小心点别让胡子抓去了。”等到王海平走远了,赵华叫来了严彪,对他说:“我怀疑刚刚来的这个小子,是个来侦察我们的胡子,你跟踪他去看看,看他往哪里去。”严彪领命跟踪过去了。

王海平在前头走,严彪在后面跟踪着他。王海平边走边回头看看,作为一个读书人,他明白对方也许会派人跟踪自己。不过,读书人的反应能力确实不是非常好,他一回头,那个警觉的严彪马上就躲进了草丛里,王海平看看后面没人,继续往前走。严彪又钻了出来继续跟踪,王海平再回头,他又躲进草丛里。就这样,一路跟到看见王海平走进了土匪窝为止。

听了严彪的汇报,赵华笑了起来:“我早就猜到了,他一定是个胡子派来侦察我们的!我们的底都被他们摸清楚了,我想看到我们强大的火力,胡子们肯定不敢贸然对我们发动进攻。不过,我估计他们晚上会对我们进行偷袭。”

“他们要偷袭的话,我们怎么应对?我们是否将计就计歼灭他们?”尤大勇献了条计策。赵华仔细想了想,如果按照尤大勇的方法,难免会伤了这些土匪的性命,而自己的目的是要收编他们,该怎么办呢?他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突然心生一计,有了!他笑了笑说:“我觉得,我们可以将计就计,你们几个弟兄马上就动手,挖个大陷阱,我判断,他们来偷袭的人数不会太多,大概也就五十来人,你们挖个能容纳五十人的陷阱,再布上渔网之类的。记得,一定要活捉他们,不要伤害了他们的性命,我要抓活的让他们加入我们的队伍。”尤大勇领命下去了,带领着弟兄们布置。赵华让严彪去找渔网,找来渔网交给尤大勇他们。自己则前往土匪的山寨脚下,准备进行侦察。

赵华来到了山寨脚下,他看了看,这个山寨地形十分险要,只有唯一的一条路可以上去,而那条路被十多个土匪牢牢封住了。如果强攻,虽然可以攻上,但是杀伤这些土匪的同时自己也要损失,对自己要扩张部队的事情很不利。还有什么路呢?赵华寻找上山的路,他转了一圈,发现周围都是悬崖,不过,有处悬崖乱石林立,还是能找到位置,只要自己和严彪配合,应该能上去。虽然自己目前是个普通人,但是还是具备有一定的精灵所具备的奔跑和攀登能力的。

“前头的情况怎么样了?”看到了回来的赵华,刚刚买了渔网回来的严彪问。赵华把所有的弟兄集合了起来,说:“我刚刚侦察,发现了有个地方可以上去,这样,晚上尤大勇你带着弟兄们在这里设伏,活捉那些下山的土匪。我带严彪上山,擒贼先擒王!只要抓住了土匪头子,其他的土匪就投降了。”

“好,就这样安排!”严彪第一个喊了起来。尤大勇也说:“好吧,大家都听大哥的安排。”

夜幕渐渐降临了,赵华带上严彪出发,他们来到了白天赵华侦察过的那个地方。

“大哥,这里那么高,我们怎么上去?”严彪很担心的问。赵华笑了笑,拿出了手里的绳子,说:“二弟,你力气大,你把绳子丢上去。”严彪接过了绳子,看了下,绳子的头部做了个钩子,丢上去能勾住上面的石头。于是,他用力抛出了绳子,钩子勾住了上面的石头。赵华告诉严彪说:“我先上去,然后我拉三下绳子给你暗号,你就拉住绳子我把你拉上来就是了。”严彪点了下头表示同意了。

赵华拉了拉绳子,觉得牢固了,他拉着绳子攀登上了第一块突起的石头。然后,他拉了三下绳子,下面的严彪上来了。就这样,两个人轮流抛绳子攀登拉人,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个人登上了山头。

赵华看了看周围,没有任何动静,他想,山上的土匪可能都睡死了,于是他观察了下,带着严彪往聚义堂的方向摸去。

山下的尤大勇他们耐心的等待,谁知土匪没有过来偷袭,大家等得眼睛都快打架了,还是连鬼影都不见一个。尤大勇心想:土匪可能惧怕我们的火力,肯定不会来了。不过,他们还是放心不下,不敢睡觉,耐心的等待。

赵华带着严彪往聚义堂摸去,他们知道,土匪的头子肯定就住在聚义堂的附近,只要到了聚义堂应该就很容易找到他们了。正当他们靠近聚义堂的时候,突然屋顶上落下了一个大网,把他们死死的网在网里面。边上顿时喊声四起,一个个土匪手持火把赶来了。赵华和严彪要拔枪,但是那个网被拉了起来,越拉越紧,屋顶上拉网的土匪还在不停的抖动网绳,赵华他们又打不到屋顶的土匪,只好任凭着土匪收网。

那些拿着火把跑来的土匪手持汉阳造、老套筒,有的手里只有土枪或者刀枪剑戟,甚至有的只有木棍。虽然土匪的武器很差,但是那么多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赵华和严彪,只要他们敢乱动,那些土匪马上就能把他们打成马蜂窝。

严彪要举枪射击,被赵华阻止住了:“不要开枪,对方人多,现在我们又被困在网里。对方一开枪我们就要白白死的!”

只见一群土匪簇拥着白天那个“教书匠”走了出来,他们听那些土匪喊那个“教书匠”大当家的。严彪一看到“教书匠”,破口大骂了起来:“你这个土匪头!白天老子没有一枪崩了你真是后悔!”

那个土匪头没有理张大彪,他看了看斯文的赵华,对他说:“其实不用想我也知道,你一定是那群官兵的老大了!既然你们到了这里,还是乖乖的把武器放下来吧,不然只要我一声令下,你们马上变成马蜂窝!”

赵华让严彪把枪丢在地上,然后他不解的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会上来?”

严彪对赵华说:“大哥,别和这些土匪们罗嗦了!打日本人那会儿,老子从来就没有怕过死!只可惜今天大哥你的失误,我们兄弟俩要死在这些土匪手里,真是太不甘心了!”

“哈哈哈!”那个王海平笑了起来,“你们还以为我们今天晚上会去偷袭?还想布置埋伏,然后你们两个趁机上山偷袭我们是不是?告诉你吧,山后那条小路是我们故意没留人看守的!”

愤怒的严彪要举枪射击,上面的土匪猛拉动着网绳,严彪根本就握不稳手枪。边上上来了两个土匪,强行卸下了严彪的手枪。

那两个土匪拿着赵华和严彪的手枪走到王海平面前说:“大当家的,这个小子力气还真他妈的大,被困在网里我们两兄弟还得用那么大的力气才能缴掉他的枪。”

王海平拿过手枪仔细看了看,连连叹息说:“好枪,都是好枪啊!”然后他问赵华和严彪:“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的没有?”

严彪大骂:“要杀要剐请随便,老子长那么大来就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赵华示意他不要说了,但是严彪还是骂骂咧咧个不停。二当家刘翼达走了上来,冲着他大吼:“老子就最狠你们这些官兵!死官兵,落在老子的手里还不给老子闭上你的鸟嘴!”

赵华看了看这些土匪,他叹息了一声:“可惜啊可惜!”

“你可惜什么?可惜你自己要死在这里了是不是?”三当家程立东冷笑着说,“再可惜也没有用了!今天老子就要用你们的狗头祭祀我们的老当家!”

“哈哈哈!”赵华笑了起来,“我不是可惜我们自己,我是可惜你们!你们如果杀了我们,你们也是兔子尾巴长不了!”赵华话声未落,就听得“啪”的一声,一个大嘴巴打在他的脸上,接着又是“啪啪”,顿时血沿着他的嘴角流了下来。只见二当家刘翼达狠狠扇了赵华几个大嘴巴,边打嘴里还骂着:“死官兵,老子看你还嘴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