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看到snowdunk的帖子讨论的好不热闹,有些手痒。本人从没有转过帖,在所有原创帖和回帖里,对自己“首先解决台湾,突破岛链封锁,”的想法丝毫没有动摇过。在海军坛也没有看到合意的文章。所以自己动手,抛砖引玉,也算对论坛的小小贡献。

1.中国的战略空间和战略形式:

北:北邻俄国,因为共同对抗美国,中俄关系的实质已经是战略同盟关系,尤其是处理国际问题的步调越来越趋于一致。虽然有一些利益上的小矛盾,但不会影响大局。

西:中亚各国经过上合组织的整合,基本已经成为稳定的战略后方和能源基地。印度在西方遏制中国这一大的国际环境中充当棋子,占天时。而我占地利,人和。中印力量胶着,虽然我占优势,但战略突破基本没有可能。即便突破,代价太大,收益太小,根本不值得。

南:南海问题错综复杂,短期内找不到解决的可行办法。所以我们现在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上面三个方向均不是重点,故一笔带过。

东方:东方是我目前战略形式最严峻的方向。

经济贸易方面:

网上随便拉一篇帖子都能看到海上贸易线,海上能源运输线…看的眼皮都眨出老茧来了。这里主要讨论战略战术,在自身的战略威胁解除之前就去考虑远洋运输线的安全,这就是本末倒置!所以经济贸易方面也不再赘述了。

战略方面:

从国家安全来看,我沿海地区战略纵深太小!

除南海外,沿海都东向太平洋,第一岛链距我大陆的距离基本上都在200海里内,面对各种战术武器的威胁,无法给沿海重要战略目标提供预警纵深和防御纵深,这一弱点在战时是及其致命的!

如果想的更细一点,长三角,珠三角以及渤海湾经济圈,所有经济支柱都在沿海地区,地势低洼平坦,陆基雷达在低空无法提供有效的预警,即便不考虑成本而使用昂贵的战略预警机,最多也只能提供数百公里的预警。面对射程动辄数百上千公里的战术武器,这点纵深太可怜了,而防御纵深的缺陷就更难弥补了!

不仅经济命脉,就连首都北京——政治中心,也同样面临在来自海上的威胁。052B,052C,054A,都没有北海舰队的份,唯独两条051C给了北海,就是想用051C的有限反导能力护卫京津,051C的作用是将京津地区预警,防御纵深前推至渤海乃至黄海一线。

国家命脉置于如此巨大的威胁之下,和平时期尚无大碍,一旦开战,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相比而言,南海问题只不过是能源问题,主权争议。南海问题在战略上的危害性根本无法和岛链相比!所以我们必须保留绝大部分的战略力量和战争潜力,一旦台海有变,全力突破岛链,解决我面临的战略威胁,这才是本!

战术方面:

和平时期,我舰艇经过岛链出入太平洋都受到严密监视,还有专门针对潜艇设置的水下、水面和空中的立体监视网,战时就连潜艇也很难通过岛链,更不要说水面舰只了,即使水面舰只冲出岛链,补给,机动,撤退等等战术动作的完成都是非常困难的。只要岛屿没有丧失战斗力,水面舰只多次经岛链出入大洋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插几句:前阵子,扫盲总队的于教官谈论航母在台海的作用时,大谈航母前出至岛链外,还煞有介事的搞出什么舰载预警机引导弹道弹的吓人想法。诸如此类的想法根本就没有考虑战时航母编队如何出入岛链,如何补给,如何机动,如何撤退,以及面对攻击(乃至夹击)时的生存问题…可以说,对航母稍有概念的人,恐怕都会被类似的想法吓倒。

就拿来说,补给时,航母要保持低速定向航行,此时基本上时没有防御能力,所以航母补给时必须离开战区!…

在我海上力量很难前出到岛链之外进行防御的情况下,我只能在近海浅海区域作战,只能在家门口作战,从战术角度而言,这就是内线作战!是很难掌握战争主动权的!这一点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后面还要再谈到这个问题!

从我海军发展的角度上看,如果不能突破岛链,就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蓝水海军!有没有航母都一样!

2.突破岛链!

突破岛链的切入点:台湾岛。

南海问题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没有明确的切入点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南海,无非是能源和主权。从能源上切入没有法理依据的。主权是切入点,但在多国同时提出对该地区拥有主权的情况下,就存在主权争议!对我们来说,南海主权当然是没有争议的,但主权作为解决南海问题的切入点是模糊的。

而台湾是突破岛链的合理合法,明确清晰且唯一的切入点!

唯一:总不能为了突破岛链占领日本列岛或者琉球群岛吧!

除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外,国际社会都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中华民国的邦交国几乎都是小国,影响力及其有限。而且中华民国宪法规定其领土包括台,澎,金,马,大陆,外蒙。理论上,它的邦交国也承认大陆和台湾是一个国家。

从法理上讲,如果台湾独立,我武力统一,合理合法,国际势力没有干预的借口。即使台湾不独立,而我强行使用武力统一,这也是内战的延续,法理上是中国内政。国际势力如果干预,就是干预中国内政。即使强行干预,我在道义上也有一些优势。台湾和南海作为解决两个问题的切入点的区别在于台湾不存在主权争议!

台湾的战略地位:

我在网上看到施琅的“恭陈台湾弃留疏”:“台湾地方,北连吴会,南接粤峤,延袤数千里,山川峻峭,港道纡回,乃江,浙,闽,粤四省之左护”…“东南数省之藩篱”…“弃之必酿成大祸,留之诚永固边圉。”…“即为不毛荒壤,亦断乎其不可弃!”

近,现代战争中,台湾更是兵家必争之地。日军侵华时台湾就作为日军海,空袭大陆的基地,这些网上很容易看到,就不浪费口水了。

台湾以东面一侧海岸,多断崖,易守难攻,而面向大陆一侧地势平坦,又与大陆近在咫尺。由此可见,台湾天生就是大陆的防御屏障和前进大洋的跳板。台湾对我们的重要性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

从海军战略上看:

我4大海区,被台湾拦腰砍断。没有台湾,南,北两大战略海区首尾不能相顾。北,东,南海三大舰队不能形成有效的作战整体!我始终认为台湾问题是本,其他诸如南海问题是末,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海军是机动力量,如果连战区都不能打通,舰队都被分割,局限在某一海区各自为战,还谈什么机动,谈什么对外用兵?自身存在如此之大的战略缺陷,不要说不能轻易用兵,连威慑的效力都大打折扣。如此简单的战略态势上的缺陷,我这个门外汉都能轻易看出,南海诸国看不出!

这一缺陷在和平时期是很容易忽视的,但在战时可能是非常致命的。

台湾在我防御体系中的重要性:

台湾应该是我防御体系中的绝对重点。

对东南沿海6省市(长三角)及该方向的战略纵深而言,有了台湾,就可以和背面的舟山群岛遥相呼应,成犄角之势。台湾和南面的海南岛遥相呼应,也能极大的从战略上改善珠三角的防御态势。可以说,有了台湾,能最大限度的增加我两个经济中心的防御纵深。

京津地区面临的海上威胁主要来自日,韩方向,下面谈到了台湾对日的钳形威慑作用,威胁增强了,自然也就减轻了京津地区的压力。

台湾在我进攻体系中的重要性:

台湾作为第一岛链最重要的一环,一旦被我攻破,第一岛链也就瓦解了。如能拿下台湾,对日而言是最致命的。控制了台湾海峡和巴士海峡,也就控制了日本海上运输线。并从西,南两个方向对日本形成钳形战略威胁。

从日本的防御角度来看:南方,琉球群岛岛屿面积小,面对台湾岛的海空威胁,无法构筑有效的纵深防御体系,岛屿持续作战能力弱,所以琉球群岛无法成为日本南方的海上战略屏障。日本西面隔海遥望中国大陆,没有岛屿也就没有防御纵深可言。所以,西,南两个方向,日本都没有战略纵深,加上日本国土狭小,战略战术目标过于集中,如面对一个方向的威胁,日本或可全力一搏,但暴露两个战略方向的战略态势,可以说是不战自败了。

再看美日军事同盟,如作为第一岛链中心的台湾失守,岛链各节点无法相互支持,则美只能从关岛支援日本,距离太远。战时很难及时支援。美日安保条约的效力必然大打折扣。

一旦形成这种战略态势,美是否能继续拴住日本我不知道,但日本面对中国的时候,就失去了强硬的理由。

对美而言,一旦我海上力量踏入太平洋,即获得大范围机动,迂回的空间,战术灵活远非岛链内的黄水海军可比。太平洋无险可守,同样实力的海上力量,威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近,我可威胁第二岛链的中心――关岛,远,可以威胁夏威夷,中途岛。战略潜艇更可以东出台湾进入太平洋威胁美国本土。如此,必能将美更多的军事力量牵制在太平洋,打乱美的全球军事部署,从而削弱美在世界范围内的霸权。

3.如何在武力收台的过程中争取战争主动权:

这里不讨论和平统一,只假设武力收复台湾。武力收复有两种情况,各有利弊。

一是台湾独立,我被迫武力收台。我利在道义优势,统一易获国际社会认同,干预势力找不到借口。弊在既然是被迫使用武力,军事准备不如台方充分,战略战术的局限因素多。如果台湾和干涉势力暗中勾结,干涉势力也有时间做干涉准备。

二是台湾不独立,而我强行统一。弊在必须承担国际社会道义压力,台湾易博取同情,干涉势力容易找到借口。而利在时间表掌握在自己手里,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时间表做好政治,军事上的充分准备。自行选择时机,易在战术上发挥最大的优势。只要发起的隐蔽,突然,台湾和外部干涉势力军事上的准备必定没有我充分。

所以,本人更倾向主动使用武力统一,从个人的角度而言,我不赞成在南海和越,菲军事对抗,也不赞成在钓鱼岛和日本军事对抗,更不用说在苏岩礁和韩国军事对抗。但对台湾,我赞成按照自己的时间表强行武统。

小国如越,菲,日,韩,根本不具备称霸的条件,故只能争一城一地之得失。而大如我中华,又有辉煌的历史,既然注定要成为霸权国家,又岂能胸无大志!眼光一定要放在地区乃至世界的战略格局上!不能只盯着眼前的蝇头小利!无关大局的领土争议,所谓的南海资源,这些在目前都是蝇头小利。没有发展的战略空间,没有一个安全的战略环境,资源有什么用?资源和战略孰轻孰重?所以,只要无关大局,争议尽可以搁置,资源尽可以共同开发。

何况我们的实力还不够强大,战端不能轻启,若必开战,即便不能象特拉法尔加,一战打出大英帝国的百年霸权。不能象中途岛,一战打出美国的太平洋霸权。这一战至少也要打出中国发展的战略空间,打出一个地区霸权来。

和做人一样的道理,一个事事都争的人,争到的往往都是蝇头小利!

中国要发展,要强大,台湾问题不能无限制的拖下去,与其被迫打无把握之仗,不如制定武统台湾的时间表,在合适的时机强行收复台湾。

和中华民族的延续,发展,强大相比,台湾人的利益算的了什么!道义算的了什么!

和中华民族的意志相比,台湾人的意志又算的了什么!

如何在美日干涉下争取战争主动权。

如果没有美日的干涉,收复台湾没有什么悬念。所以我们最大的难题是如何在美日干涉中夺取战争主动权。谈这个问题,不能不谈美国在太平洋的防御体系。知彼,就是为了寻找对方的弱点。

美国在太平洋的防御体系由三个岛链组成。

第一岛链北起阿拉斯加,经阿留申群岛,千岛群岛,日本列岛,韩国,琉球群岛,中抵台湾岛,南至菲律宾群岛,新加坡。

第二岛链以关岛为中心,由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基地群组成。

第三岛链主要由美军在夏威夷群岛的基地群组成。

不难看出,作为防御体系的最前沿,第一岛链是部署最严密的一条。第三岛链是整个太平洋防御体系中的战略后方,同时也是美国本土的防御前哨。第二岛链是一线美军和日韩等国的后方依托,同时也是美军重要的前进基地,其实第二岛链在太平洋体系中最大的作用是它对第一,第三岛链的衔接作用。没有第二岛链,第一,第三岛链没有纵深可言,当然也就没有防御体系可言。第二岛链是体系的中心,而关岛,是中心的中心。

台湾宣布独立,被迫武统的情况本人很难分析。既然台湾主动独立,那么战略势态应该是有利于台湾及干涉势力的。仓促之下,局限我们制定战略战术的因素太多太复杂。如,干涉势力兵力是否集结,集结状态,岛链是否被封锁等等,这种推测已经超出了本人的能力范围。本人只能肤浅的推测一些主动武统时最基本的战略战术。

假设我们做好充分准备,在合适的时机,强行武力统一台湾。既然是假设做好充分准备,那么我假设出4-5条巡航弹核潜艇,用094改装。这个假设不过分,因为不论是潜艇还是巡航弹,我们在技术上都是比较成熟的。这几条艇在我的战术推测中占重要地位。

如果没有外部势力干涉,武力统一台湾没有什么悬念。战略战术也简单的多,恐怕混海军坛的人人都知道这个仗该怎么打,我再多说也没什么意思。

前面已经花了很大篇幅谈了第一岛链对中美战略的影响,这里不再重复。只谈日本,对日而言,日既想干涉我统一台湾,但又不愿承受本土被攻击的战争风险。加上日本和台湾没有军事条约,在日本国内,政治上缺乏干涉台湾的依据,如干涉,只能以美国的军事盟友身份,容易引起政治上的矛盾。所以,日本干涉台海顾虑很多,干涉与否取决于美国。

如日本干涉:

中日在岛链内的争夺将以制空权为主。掌握制空权,即掌握制海权。同时,由于中日海上力量几乎都不具备有效对地攻击能力,所以,大型水面舰艇的作用不突出,至多在己方陆基航空兵势力范围内做一些辅助夺取制空权的工作,或者作为一种战时本土防御纵深的延伸。反而是022这样具备隐身能力,火力强大,机动灵活的小型舰艇适合岛链内的近海作战。

所以,岛链内舰队决战没有意义,也不太有可能发生。中日常规潜艇也都不具备有效对地攻击能力,而且,东海海域也不利于潜艇作战,所以,岛链内常规潜艇的作用也不突出。我无法想象中日会用射程短的可怜的舰对舰导弹或舰炮攻击对方陆上目标。所以,中日间争夺就是制空权。

如想威慑日本。首先,集结二炮,战略,战术空军,对日本本土保持有效的威慑,牵制日空自,使其无暇顾及台湾方向。毕竟我对地打击能力远远强于日本。这一点是日本不得不考虑的。

其次,北海舰队部分力量前出至黄海,和东海舰队的部分力量从西北,西南两个方向牵制日海自,只要保护我在海峡内登陆部队安全即可,舰队活动应在己方陆基航空兵势力范围内。

对日威慑力量应在武统之前就准备完毕。我不认为日本在美军集结完毕前会主动干涉台海。但如日本主动干涉或者提供基地用于干涉,我们应敢于攻击日本本土的军事基地,尽量引起日本国内政治混乱。

总之,对于日本,不能有丝毫犹豫。既然我们面对的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实在不必有什么顾虑!

阻止美军干涉的难度要大很多。美海军不论对海,对空或对地攻击能力都非常强大。但美最大弱点在于集结兵力的时间。美在东亚地区常驻一个航母战斗群,如想有效干涉台海,我看过的比较靠谱的分析是集结3-5个航母战斗群。集结3个战斗群通常情况下应该不会少于3周时间。所以,对我们来说,最有效的战术是在美军集结完毕前解决台湾问题。如果准备充分,这一点应该不难做到。

但我们不能将胜利寄托在美军的集结时间上,也应该从战略战术的角度考虑好应对美军介入的措施。应对美军介入,不同于应对日本介入,不是简单的争夺制空权的问题。

如果战术运用得当,我们可以夺取第一岛链内的制海权,制空权。但面对美三条岛链互相依托,互相支援的大纵深防御体系,如我们只争夺第一岛链内的制海权,制空权,是很难掌握战争主动权的,这就是前面提到过的内线作战。

如不想局限于内线作战而取得战争主动权,至少要做到两点:

A争夺第二岛链内关键区域的制海权。

B破坏美太平洋岛链防御体系。

A:在战时岛链封锁,我水面舰艇无法前出至第一岛链外进行防御作战的情况下(其实以我水面舰艇的作战能力而言,不出去也罢),如果想争夺第二岛链内的关键海域制海权,只能依靠常规潜艇。在攻击台湾以前,就应将大部分常规潜艇部署在第一岛链外的关键海域。虽然常规潜艇无力“夺取”制海权,但至少可以“争夺”制海权。常规潜艇不适宜机动作战,应尽量以布雷,潜伏等战术迟滞美海军增援台湾。布雷是一种效费比非常高的封锁手段,潜伏战术虽然看似落后,但比较适合常规潜艇,运用得当,作用也是不容小视的。

可以预见,以常规潜艇对抗美航母战斗群,结果是不言而喻的。但只要能迟滞美军介入,从而保证对台湾的攻击顺利进行,和台湾相比,和战略空间相比,几十条常规潜艇的损失是必须,也是可以承受的。

在我看来,所谓第二岛链内的关键海域,可以通过分析美军战略目标和战术来推测。如美军干涉台海,战略目标肯定是维持第一岛链完整,继续封锁中大洋出口,同时也维持美太平洋的岛链防御体系。战争升级,甚至和中国爆发全面战争,是完全不符合美国的战略利益的,即使胜,代价也是美国不能承受的。

这一战略目标就决定了美军的战术多半以围绕夺取台岛及台湾海峡制空权,空袭海峡内渡海部队,空袭我登陆部队等目标来制定。对我沿海战略战术目标进行全面打击,这是不符合美军的战略目标的,付出的代价也更大。

美海军最佳攻击海域就是台湾以东800-1000公里海域,既可支持台湾,又可以保障航母安全。如美日共同干涉,则美航母战斗群必定以菲律宾群岛为基地,进行补给,修整。关岛太远,往返战场耗时太长,日本全境都处在我空军和二炮中程战术武器打击范围内,且沿琉球群岛往日本方向一线都是中国空军可能的活动范围,去日本太不安全。菲律宾群岛距离最短,也最安全,毕竟在攻击台湾,对抗美日之余,中国还有没有力量再攻击菲律宾是个大问号。

所以,这个关键海域应该是台湾以东800-1000公里,靠近菲律宾群岛方向的海域。

B:破坏美太平洋岛链防御体系,必须找到岛链体系的死穴。

岛链体系的中心在第二岛链,第二岛链的中心在关岛。通过美军在关岛部署B2,F22,攻击核潜艇,就很容易看出关岛在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多种昂贵,先进的战术战略武器部署在关岛,就是为了在发挥武器效能的同时,尽量避免损失。

关岛地处第二岛链,防御力量没有第一岛链强,战略地位却又如此重要。如在战时,我能以一部力量攻击关岛,就是在美防御体系的中心开辟第二战场。攻击关岛,就是攻击整个美国太平洋岛链体系的中心,同时也是攻击日本的战略依托。如战术运用得当,瘫痪关岛,整个岛链体系也会瘫痪,同时使得第一岛链失去战略依托。

即便不能瘫痪关岛,至少也能牵制一部分海军力量来护卫关岛,实际上减轻了美对我攻台部队和台湾以东潜伏的潜艇部队的军事压力。

战时,无论我空军或二炮,攻击关岛必须通过第一岛链诸岛的层层拦截,战果如何,实在无法预测。所以,前面假设的4-5条巡航弹核潜艇就是为关岛准备的。从技术上来说,以094为主体,稍加改进,结合相对成熟的巡航弹技术即可,投入小,收效大。利用核潜艇的隐蔽性和大范围机动能力,结合巡航弹弹道低,弹道不规则的特性完全可以对关岛形成隐蔽的,突然的打击。如将巡航弹核潜艇和二炮中程战术武器结合使用,能大大提高打击强度,战果必定更大。

核潜艇排水量大,载弹量也大,单艇百枚,甚至超过百枚的载弹量,能够形成高强度,持续的火力打击。从效费比上来看,一架B2造价近20亿美元,F22造价1.5亿…

总之,面对实力强大的美国,如战术僵化,被美军掌握战场主动权,则我们实在没有多少胜算。一定要敢于采用灵活多变的战术,敢于出击,只要能保证我攻台战斗顺利进行,以台湾军队的战斗力而言,坚持不了很长时间。一旦攻台战斗结束,美日就失去了干涉的时机。

对美威慑力量也应在攻台前完成部署。战略核潜艇在攻击核潜艇的伴随下,前出太平洋,威慑美国本土。常规潜艇完成在关键海域集结,布雷,潜伏。巡航弹核潜艇应完成在攻击海域内的集结,潜伏。威慑关岛的二炮部队完成部署。

还是那句话,对于美国,不能有丝毫犹豫。既然我们面对的是一场输不起的战争,实在不必有什么顾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