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女子超市偷肉被抓 称只想让儿子吃好点儿

------------------------------------------------

郑州市特巡警二大队接警称,在伊河路与文化宫路交叉口东一家双汇连锁店内,抓到一个小偷。

报料人在第一时间将线索通知了我。其实,像偷东西这类事件,很多时候没有太多新闻价值。但这条却让我有点奇怪,为什么这个人不偷别的去偷肉?



三分钟后,中原巡逻4号民警白岩、朱林赶到了现场,那个被指为小偷的女子,穿着黑色短袖、灰色裤子,正站在收银台旁边。



看见民警,女子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恐惧或懊恼,只是不说话。这时,有记者进屋采访,女子一看摄像机,立即捂住脸,坐在了地上。



我经历过很多这样的场面,几乎每一次,小偷都是捂住脸不让拍照。



据店员讲,由于店比较小,店员比较少,女子进店后也没人注意她。她进店转悠了有十几分钟就出来了。“当她走出门时,我们一看她裤裆鼓囊囊的,就跟过去拉住了她。”店员还没说完话,女子就开口了:“我把东西掏给你们。”说完,就从裤裆里往外掏东西,保鲜的五花肉、火腿肠、牛肉干等,掏了一堆。店员计算了一下,有200多元。



女子掏完东西要走,被店员拉住。看见店员报警,女子也没说什么。



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东西,大家都很奇怪,真不知道这些东西她是怎么装进去的?



看见拍照就以头撞墙



民警上前询问,女子还是捂着脸不说话,后又趴在了地上。电视台记者对着她摄像,问她为什么偷这些东西,女子没有回答,只说“别拍了”。



就在记者调转镜头,询问店员情况时,突然“咚”的一声,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扭头看时,女子双眼流泪,正用头撞墙。女子欲再次撞墙,被民警上前紧紧拽住。



我当时也被吓了一跳。干记者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女子撞墙,她嘴里说着:“别拍了,别拍了。”其实当时并没有人在拍。



看见这种情况,我们都很自觉地退了出来。在民警的劝说下,女子不再撞墙,同意跟民警去派出所接受调查。目睹这些,我放弃了单独和她对话的想法,我很担心她出意外。



民警带她去了林山寨派出所,我也跟过去了。只是想了解一下民警如何处理,这是采访应该做的。当时,在派出所5楼走道内,我看见民警白岩在里面坐着,正对着门口。我问他:“那人不在这个屋吧?”我指的是那名女子。因为一般情况下,嫌疑人移交到派出所后,派出所民警都要找个房间单独询问,巡警一般不再过问,只负责写移交情况。



但民警示意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女子正坐在墙角的椅子上。这时,摄影记者老邓也跟了进来。老邓还没看见女子,女子就已经看见了他斜挎在身上的照相机。



让所有人吃惊的是,她突然倒在地上,“咚”,又用头撞到了地板上。我第一反应就是从屋里出来,将老邓也拽了出去。



“你们先走吧,她要真撞死了咋办?”派出所民警也很紧张。



说实话,那时我突然感觉去派出所是个错误,虽然,从工作的角度我必须去。



“她要真撞死了,我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我和老邓说,那时,我们已经离开派出所了。在派出所,我们待了不到1分钟,却听到了那声让人心惊肉跳的“咚”声。



事后,民警私下给我说,女子是南阳的,她儿子刚到郑州上高中,她怕上电视后,儿子看见了没脸生活。



她只是想让儿子吃好点



听见民警这样说,我突然很想知道,她的家庭到底是怎么样的,我能为她做点什么。



昨日下午,我给林山寨派出所一民警打电话时,他说已经让女子走了,只批评教育,不处罚。



在电话中谈起这事,他也是不住地叹气。他说,女子把孩子送到郑州上学,已经花了上万元了,她说已经两个月没吃过肉了,但又不舍得买,但还想让儿子回家能吃好一点,才会去超市偷这些东西。其实,她本质并不坏,很普通,仔细想想,还可以说这人有点傻,不然,就不会一下子在裤裆里装那么多东西,让别人看出来了。



对于这样一个人,民警根本下不了决心去处罚她。超市的人听说后,也很同情她,就表示,东西没有偷走,也没有损失,就不再追究了。



情节轻微、未造成大的损失,并且有了超市的不予追究,民警也很快对她做出了批评教育,让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做这种违法的事了。



在整个过程中,女子一直都不愿意多说话,民警也没有多问。虽然大家都很想知道她的家庭情况,但大家都担心她再撞墙。



【采访手记】 一次没有对话当事人的采访



民警给我说,有她留的一个电话,你要不要给她对话?



我说,算了,我宁肯相信她说的是真的,也不愿意让我的举动给她的生活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写这个稿子的时候我就在想,肉这种东西,在生活中有它不多,没它,时间长了还真是想得慌。前段时间,同事曾写过一个稿子,一名男子说是为了给生病的妈妈弄点肉吃,就偷了肉店一块肉,结果被抓了。



这次也是和肉有关,不同的是,她没有多少话语,她真是将头撞出了几个“实实在在”的大包。也许在偷肉时,她想的只是让孩子能在长时间素食后吃到肉。但她被抓了,那种潜意识的屈辱感才会让她做出这种举动。无论是偷肉还是撞墙,都是为了儿子。



这种行为我不知道怎么去定性,荒唐?无知?还是可怜?我内心很复杂。



我不知道她的名字,派出所也不知道,店员也不知道,我们都没有去问,没有去记录,只是希望她回去后能恢复正常生活。希望她的儿子在别人面前说话时,可以骄傲地说:“我有一个好母亲。”


河南商报记者 邢军 实习生 陈凤玲 通讯员 娄志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