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头条〗农民在“双抢”

『天涯杂谈』 〖天涯头条〗农民在“双抢”




:[只看楼主] [关注此帖] [百宝箱使用帮助]

分页链接:[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末页] [回复此帖]

作者:badboycl 提交日期:2008-7-24 9:48:00


这正是夏日炎炎的农历六月,南方地区广大农民,这时正在热火朝天地在忙双抢。在网上看过些有关双抢的文章,但我认为那不是报道双抢,那是报道农民的喜悦,报道今年的粮食增收的消息,报道农机发挥的作用,报道他们的政绩。其实现在双抢给农民带来的劳动强度,在农民心中没有喜悦,只有压在身上的沉重担子。如果一个人在强劳动强度下一天工作十四个小时,你会因为有些收获而开心么?现在双抢劳力减少太多,大多是些中老年人!


家里种了六亩多田,年迈的父母身体不太好,那不是在双抢而是在拼命。由于工作原因,我已经好长时间没回家搞双抢了,但今年由于有空,也由于现在家里的公路修好了,回家方便了很多,所以回家帮忙,家里双抢已经开始有三天了。


快7点才到家,看到父母还在田里打稻子,我于是换了衣服,赶到田边去帮忙。父母看到我很开心,叫着我的小名:“锐奶仔,回来啦,路上辛苦了,太晚了先休息下,明天再做。”看见父母的汗水,磋砣的身影,我的眼中闪了泪光。看着田边打了的一大箩稻子,我先挑回去:“爸、妈,那我先把这担谷挑回去,把家里的谷先收起来,早点回家,我去煮饭。”说实话我身子也很单薄,挑起这一担谷子,很吃劲的,大概有120斤。


爸妈回到家都快8点了,看到他们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了。吃晚饭时,看到爸妈的手,到处都是让被稻草割出的细纹。闲聊时,得知爸手指上生了个“半边王”,生了这个,插秧基本不能插了。“半边王”是手指里面灌浓,很痛的,要等浓透了才能好,在双抢期间有很多农民会生。吃过饭,爸妈一下就睡了,太苦了。看着父母的辛劳,让我躺在床上久久未能安睡。


第二天早上5点左右,就听到爸妈就起身了,妈一起床来就做饭菜,但爸妈没叫我起床,我怎么能懒觉呢,也跟着起来了。我知道双抢就要早,早上凉快,能干很多事,一天的辛劳开始了!出门时,天蒙蒙亮,今早上割稻子。妈一到田边就下任务了:“说今天多一个劳力了,早上好做事,抓紧要把这一亩田割了才回家。”我说:“当然可以,可能要割到8点多了哦,晚点回家吃饭。”我又问:“今年收成好吧。”爸说:“今年虫没杀好,可能只有800来斤点,不过现在不用交农业税了,弄分赚分。”又说:“现在种田的人,越来越少了,都是些像我50多岁的老头子在做农活,田荒得越来多了,以前我们大队有二百多亩地,现在才种一百多了。”说着说着,三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一亩多田就割完了。这时有收工的叔伯路过说:“你们锐奶仔回来帮忙,割得好快啊。”割完了,伸伸腰子,腰有点酸了。


吃完饭没有休息就继续了劳作,上午要把这一亩田打完。一开始要把稻子抱起分堆,再开始打稻子。稻子分堆很苦的,我小时候最怕了,要把割完的稻子,抱起放在一起,田里全是稀泥,抱起行走很困难的,搞起全身是泥。我喜欢抱起稻子跑,爸说:“不要那么快,等跑一下就没力了,等下怎么打稻子,悠着点哦。”不过三个人还是快,一下就把稻子分好堆了,开始了打稻子。现在由于劳动力减少,科技的相对发展,现在打稻子不再用人力踩了,都用柴油机做动力了,劳动强度也相对的减少了,但丘陵地区,稻田不易采用收割机收割,所以可能还要很长时间采用这种打稻方式。打稻子以前一般要8个人,二个打,二个递,一个清仓,一个扎稻草,二个送谷子。可现在只有我三个人,我院子里很多是只有两个人做这种事,一般就是两老口子。稻子分了九堆,爸爸说:“还算好,这种堆头可以打900来斤吧。”我妈很能干,手脚快,她一个人边分禾边打,我跟爸分一组,一个递一个打。还快,打一堆只要十多分钟,清仓几分钟,总共要二十分钟几。就这样重复着,打到中午一点多钟才完成,大家累起都动不得了,不过还快一上午就打完了。


一回到家,就切了个大西瓜,每人一大块,家里的瓜真甜,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瓜了。家里由于没人做饭,回到家妈还要做饭,我跟爸把打回的谷子晒了,搞完,我就动不得了,好久没这么做了。


二点半开工,正是赤日炎炎,烈焰滚滚,树叶子也仿佛烧焦了一般,一动也不动,没有一丝风,打着赤脚踩在被火烧过的石板小路上,好烫脚,如果站着不动可能会烫起泡。叹,双抢啊,抢收,抢栽——节令不等人啊!没办法,脱着疲惫的身体也出啊!下午任务是扯秧和插秧,由于爸手生“半边王”插秧不方便,我和妈以插秧为主,爸扯秧。扯着扯着,感觉脚有点痒,有点痛,我一看不得了,是蚂蝗,那软绵绵的东西两头都长着吸盘,两头都钻进我的腿肚里喝血,拼命拍打抓扯那物——生生从我的肉里扯出来,恶狠狠扔到田埂上去,这时血从我的腿肚里飚的一下就出来了,叹,痛苦啊!没办法,强忍着痒痛,继续啦!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开始插秧,面朝黄土背朝天啊,天上一个太阳,水中也是太阳,烤得全身都湿透了,天气怎么这么恶啊!六月的天,小孩的脸,昨天看天气预报七号“海鸥号”台风来了,瞬间乌云密布,狂风乱作。妈说:“不好,马上要下雨了。”又无耐的说:“也好,插下的秧长得快些,干了好久了,池塘里也没水了。”吩咐我赶快回家,要把在晒的谷收起来,再带些雨衣来。我在收谷的时候,雨就哗啦啦的下起来了,叹!明天又要重晒。天晴也苦,下雨也苦啊!


收完谷子后,回到田边,爸妈的全身都被雨淋透了,我马上把雨衣拿过去他们穿上。但爹妈说:“还好啊,下啊,不然家里的那鱼塘全干了,今年养的鱼就没收成了!”看着在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我不知道我的眼里,那里是雨水,那里是泪水。


一直冒着雨,做到七点多,一亩田也差不多插完了,由于下雨,天有点黑了,只能收工了。回到家,我看到年迈的父母,脱着劳累的身子,我不能不说:“爸,妈,不要那么苦了,孩子长大了,能孝顺你了。”爸却说:“你们单位工资又低,你也刚买房,我们能减轻你的负担也好嘛,你爸妈还年轻,还能动几年。”妈看着我难过的面孔说:“到我们动不得了,你不说我们也会到你那里去享福的,孩子,爸妈还行。”听到父母的话,我无语心中有泪。


晚上吃饭时,我骑摩托到村里面那小店去买了些啤酒回家,跟爸妈边喝边聊天。爸说:“今年还不错,顾计能打一万多斤谷子,毛收入有一万块,除了农药和化肥等,能有六千多收入吧。”“爸,妈,明年不要再种了,太苦了。”


就这样我在家里做了二天多,要去上班了,告别了家中辛勤的父母,可我家双抢至少还要三天才能做完。虽然帮忙时间只有二天多,但我的身子过了几天身上还痛,让好久没从事农活的我感触很深,父爱大于山啊,农村里像我父母一样的,很多很多,双抢期间农民太苦,太累了,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


写这文章的目的是让更多人了解9亿农民的艰辛,可又有好多人知道农民的苦楚呢?“双抢”的艰辛,媒体从来不与报道,难道9亿农民的艰辛,还不及一个明星露点?


如果再不重视农业,还有人选择种田种地吗?全荒了吧,13亿人民还有吃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