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前解放军特种兵的雇佣兵日记






脱下军装踏出国门已经快一年了,一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遇到了很多人,遇到了很多事。我现在已经不太记得离开首都机场的具体情形了。我走的很匆忙,在得知我的签证批下来到飞机飞离中国只有一个星期,我记得当时我背着一个迷彩背包,一条当兵第一年就买了的但从来没穿过的牛仔裤,空降兵T恤和空军衬衫,脚上踩着一双伞靴就上了飞机。我以为我踏上的是一条简单的求学之路,但一直忠实陪伴我的伞靴不仅仅踩过蒙特利尔的雪,还踩过莫桑比克以及南非,西非的滚烫黄沙。不仅仅踩过北美没有工业污染的芳香的草地,还踩过在非洲烈日下暴晒超过72小时的腐烂尸体的尸液。出来后我知道了很多事情,比如说很多人嘴里当你是兄弟但会在三个月内把你忘的一干二净,比如说加拿大的学费真的很贵,比如说非洲的烈日会晒伤脸皮,但如果你用没有净化过的水洗脸的话,水里的寄生虫会让你的脸上长蛆。比如说AK也会经常出故障,比如说穿着价值600加币的CP迷彩服被黑哥们悠上一棍子也会骨折,比如说人的生命真的不值钱。

但不管怎么样,这一年还是过来了,过了这一年,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像这样的一年要面对,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过多少个像这样的一年。实话说,我想家,想朋友,想战友,想亲人,想回部队看看,想回学校看看。。。。。。但是我回不去。

大年三十,发发牢骚,牢骚完毕,继续折腾面前的英语教材,刷刷靴子,洗洗衣服,很多人说我活的很累,但我只想活的对自己负责一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