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梦醒何处 圣旨征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火龙枪,以现状的眼光来看,就是火铳而已,火药仍然是晚唐时发明的黑火药,只是配方更合理了,硝酸钾75%,硫磺15%,木炭10%,这已经是能发挥黑火药最大威力的配方。想要再提升火药威力,只能寄希望于硝化棉和苦味酸了,以目前的科技水平来看,硝化棉的希望最大,关键就看硝酸和硫酸的制造了。袁崇焕(王海鹏)虽然来自未来,但对化学方面的知识仅仅是高中程度,对硝酸和硫酸的制造工艺仅有一些基本的了解,袁崇焕左思右想后仍然理不出清晰的头绪,只得放在一边,只能到京城后找找一些宋应星、徐光启以及西方的传教士了。不过,火龙枪的机构与装药方式则大有改进空间。首先,前膛散装药的方式令装药速度太慢,容易受潮;其次,点火击发的方式受天气影响大,而且发射速度慢。

袁崇焕考虑了两种枪支,一种是来福枪,一种是霰弹枪。来福枪对枪管钢材和加工工艺要求较高,以现在的炼铁水平和加工工艺一时恐难做到,远水不解近火;而霰弹枪无论是膛压还是枪管,对钢材的要求不是太高,应该可以实现。由于火药的影响,以黑火药为推进剂的霰弹枪,其有效射程仅100米左右,而弓箭的有效射程可达150米,但霰弹枪与弓箭相比又有着明显的优势,对射手的要求不高,弹幕密集,而且杀伤面积大,容易形成火力优势。如果能解决装药与发射速度慢的问题,即使不改进火药,也能在100米范围内形成对弓箭的火力优势。只是需对火龙枪做几项根本性的改变,一是改散装火药为制式霰弹,弹壳、火药、铁砂一体;二是改为后装子弹;三是改单管为双管。

琢磨出对骑射的应对办法,袁崇焕不由得一阵兴奋,开始着手绘制双管散弹枪及子弹的示意图。另一种防御武器,地雷,也开始纳入袁崇焕的考虑之中。


1628年3月,北京,收拾完阉党的少年天子朱由检开始启用天启年间受迫害或去职的能臣勇将,面对辽东困局,群臣纷纷举荐袁崇焕,朱由检欣然应允。


这天,袁崇焕正在寮屋继续画着他的武器改进图,只听寮屋外传来一群人的脚步声,袁崇焕步出寮屋,只听一声不男不女的声音高声唱道:“圣旨到,袁崇焕接旨!”,袁崇焕赫然见一个古代太监打扮的人在县令黄松龄和一干衙役的陪同下出现在寮屋旁边,袁崇焕连忙跪下:“袁崇焕接旨!”,太监展开圣旨,大声宣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袁崇焕守制丁忧,其情可悯。然辽东紧急,夺情着袁崇焕官复原职,刻日启程,进京面圣,钦此!”。“袁崇焕领旨谢恩!”。

接过圣旨,黄松龄上前道贺,以下官之礼见过袁崇焕。袁崇焕连忙扶起,招呼袁刚打赏太监和随行衙役,一行人谢过离去,唯独留下黄松龄。

袁崇焕招呼道,“黄县令,请留步,袁某尚有事拜托。”,黄松龄止住脚步:“袁大人,不必客气,但说无妨。”,袁崇焕也不客气:“黄大人可曾记得去年袁某关于蕃薯之事?”。

黄松龄回答道:“当然,蕃薯种植一事,本县大有推广,去年收成颇丰”

“好,今年还请黄大人继续推广,多余蕃薯请告知乡民妥善保管,此物对大明大有用处!另请黄大人准备一小包给我”

“谨遵袁大人指示!袁大人还有何事”,黄松龄爽快地回答道。

“军马也请黄大人领回吧。此外,东莞地方安宁,百姓安居乐业,此乃黄大人治理有方”,黄松龄想插嘴回话,袁崇焕挥手制止,继续说道:“还请黄大人发扬光大,想来这一县之地恐远非黄大人一展所长的地方!”,袁崇焕停下来,观察黄松龄的表情,随之,袁崇焕惊喜地发现,黄松龄似乎宠辱不惊,只是淡定地回答道:“多谢袁大人夸奖!下官自当尽心尽力,此乃下官本分!”。

袁崇焕暗自高兴,假以时日,稍作提携的话,黄松龄可以是治国的人才。袁崇焕不露声色地说道:“黄大人说关注的所谓华夷差异之类,时下恐非探讨的时机,徒惹非议,对黄大人仕途不利,请黄大人切记!”,黄松龄正色回答道:“谢袁大人提醒,下官明白!”,说完,二人相视一笑,挥手一握,二人已成知己!

送走黄松龄,袁崇焕回到家中,开始招呼袁刚、张铮开始准备收拾行装,袁夫人和叶芸也开始帮手收拾。

团圆饭桌上,大家边吃饭,一边开始讨论随行人员的问题。袁崇焕刚说完袁夫人和叶芸都留在家中伺候老夫人,马上招致老夫人、袁夫人和叶芸的一致反对,原来她们三人已达成统一意见,叶芸随行,原因很简单,叶芸懂医术,而且袁崇焕也需要人照顾。袁崇焕少数服从多数,更加不能违背老夫人的意思,只得答应下来,见到袁崇焕答应,叶芸高兴得雀跃起来,惹得老夫人和袁夫人一阵大笑,把叶芸搞了个大红脸,原本有些沉闷的团圆饭变得轻松开心起来。饭后,袁崇焕让袁刚和张铮通知另外二十三个小伙子准备一下,明天出发。

次日一早,黄松龄早早地送来一包红薯,也专程为袁崇焕送行。二十三个小伙子也整理好行装,整齐地排好队,旁边是一群小伙子们的家人和其他送行的乡亲。

袁崇焕走上前,对乡亲们大声说道:“谢谢你们,乡亲们!还有这些小伙子们的亲人们,我袁崇焕谢谢你们,你们明知道袁某要带着他们去打仗,这些孩子中可能有人再也回不来,可你们并不阻拦,我知道,是乡亲们信得过我袁崇焕,我袁崇焕在这里给你们鞠躬了!”,说着,袁崇焕对着乡亲们深深鞠了一躬,接着说道:“我可以保证,我把他们就当是我的儿子、兄弟!我不敢保证他们每个人有多大的作为,但我可以肯定,他们一定不是孬种!一定会光大你们的门楣!”。

听到这些话,二十三个小伙子个个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袁崇焕满意地看了看眼前的小伙子,大声招呼道:“装车,出发!”

袁崇焕、袁刚、张铮、叶芸,还有二十三个小伙子,分乘五辆大车,袁崇焕跪别袁老夫人,在车上冲家人和乡亲们拱了拱手:“各位乡亲,再见了!”。

一声清脆的马鞭声,五辆大车缓缓驶出,车上的人望着送行的人,个个眼睛都红了,马车越走越远,远远地,依稀还能听见送行乡亲的哭声,看见不断挥手的人群。

回北京的路比一年前回广东顺利了许多,一路官吏大开绿灯,有些趋炎附势之徒指望拍袁崇焕的马屁,都每袁崇焕敷衍过去。不过,遇到看得上得官员,袁崇焕还是有意见一见,为的是见识一些才俊之士,也学习一些官场礼仪。这些礼仪是袁崇焕一路上从袁刚那里细心询问得来的,不过袁刚毕竟层次较低,对于高层官场的礼仪所知甚少,而见面的官员也非朝中大员,看来礼仪方面只有到京城后见招拆招了。

马车一路前行,远远地,北京已经在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