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佬辞了封楼帮副帮主之职,一向劳碌惯了的他一路走一路叹息,把河边青青草上都叹上了一层浓霜。不知不觉,来到京东十里长亭之上,触景生情,想到八年前,与封楼帮帮主玄烨相识相知的一幕,禁不住悲从中来,不可抑止。但狐媚偏能惑主,他又有什么办法可想?只恨大地有恨,苍天无眼。

“茶哟,新鲜的乌龙茶哟,……”

他抬头一望,前面不知时候时候开了一家茶庄,巨大的茶幌子迎风招展,把“小二嫂休闲中心”几个大字抖进你的眼帘。也好,罢了,斜佬长叹一声,当下步入了茶楼。只见一个三十左右的少妇女花枝招展,顾盼神飞,比那拥有小叶少了几分狐媚,多了几分成熟,不觉就瞧呆了。嘴角不停地流哈拉子,喃喃自语:“冒泡,不断地冒泡……”

“冒鸟泡!没有刘大水王的同意,谁敢冒泡!”

一个粗大的嗓门儿响起来,差点没把老猪响个趔趄。

小二嫂迈着三尺金莲,连连向刘水王道着万福,陪着小心。天下谁人不知刘水王用是太湖七十三岛总瓢把子,并且深受当今皇上的信任,授予水师提督,专门替皇上训练水军?一身的水功,不但是潜伏水底一个月不吃不喝不必上岸,就是龙王纳气术已练到十二重,只口气,就能将五十吨的大鼎吹出五千五百米。小二嫂岂有不识的?三教九流之徒,她是一眼就能辨出个公母来,啊,不,是辨出个子丑寅卯来。

那刘水王原也是色狼俱乐部高级会员之一,一见小二嫂一笑,顿时春花怒放,柳絮乱飞,一肚子的怒火,扑的一声熄灭了。当下,为了表示自己的宽宏大量,一步上前,拉着老猪的袖子,就着二十年的女儿红,二人痛饮起来。一喝喝到兴头之上,二人表示要比比水功,一个不服一个,一个时辰,喝掉了二十坛女儿红,二人还是面不修色心不跳,只是一个大舌头,一个流口水。

小二嫂怕二人喝多了,无人会账,就提醒二人别喝了,喝多伤身。刘水王只把眼一瞪,怒吼道:

“你怕老子没金子会账是不是?老子叫财神妹妹来,任你几十亿金子她都付得起。”

说得斜佬连连点头,就是,就是个不停。就像是说,冒泡,不断地冒泡一样。

小二嫂是女人家,深知男人酒后吹大话的老毛病,更何况此二人水功天下闻名,能把黄山说成落叶松,把落叶松说成根锈花针来,哪里肯信?再说那天下闻名的大财主是全球闻名的吝啬鬼,自家金银财宝堆积如山,见到乞丐还手提尚方宝剑,高叫,打劫,打劫,金子的拿来!这样财神妹妹岂能替此二人会账,真是天大的笑话!水王和猪头见老半天小二嫂都不再上酒,急得大拍桌子,直拍烂了八张八仙桌!犹不解恨,眼珠瞪得比飞来峰还要大,似乎要将小二嫂子一口吞下去。

正大这时,一个蒙面人大摇大摆地进来,一抖手,就是一万个金子,说道:

“这二人的酒钱打烂的桌子钱,我一总付了!继续给他们上酒。”

小二嫂顿时笑逐颜开,脸上是梅开二度,当真叫伙计收拾收拾,又抬出八张八仙桌子来,再上二十坛女儿红。

水王和猪头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不好意思再喝。

哪知小二嫂见来了个冤大头,竟然亲自开封,给二人和蒙面汉子各斟一碗。水王也不客气了,与猪头点点头,共同站起来,陪蒙面汉子一碗,先干为敬,二人都不得咕噜咕噜地灌下去了,又扑腾扑腾地跌倒在地,不省人事。

那蒙面汉子一拍桌子,喝道来人,把小二嫂捆绑起来,她竟敢学梁山孙二娘,在酒里下蒙汗药!

咚咚咚,冲进来四个凶神恶煞的人来,将刘水王斜佬小二嫂抬上了一辆豪华马车,急急奔走。

1359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