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石之瑜:究竟谁是“中华台北”? 

在台湾朝野政客及媒体的连续批评下,两岸高层经过善意的密集沟通,北京终于同意让大陆媒体以“中华台北”的名义,称呼台湾的奥运代表队,并暂停使用习惯多年的“中国台北”。


台北各界额首称庆,有人认为北京是“不点不亮”,有人则认为是台北“施压有效”,更有人直言“该争的一定要争”。他们大言不惭之余所没有想到的是,在台湾,从来没有人称呼自己是“中华台北”。


过去国民党称台湾为“中华民国”;后来与民进党共同推动台独,只肯用“台湾”当称谓;等到台独因为贪污腐败与滥权无能被赶下台后,偶尔国民党又会吃回头草采用中华民国。


寻求感官上的对立


如果大陆媒体应该把北京为了反台独而采用的“中国台北”,一律都改成“中华台北”,那台湾媒体是否也应该把为了分裂中国而采用的“台湾”或“中华民国”,也都改成“中华台北”?


为什么只要求大陆改呢?台湾朝野从来没有人想到用中华台北称呼台湾。那台湾的学者政客们到底在争什么呢?


原来,大陆惯用的“中国台北”等于表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而台独却是台湾的主流政治文化,所以没有学者政客敢不表示反对“中国台北”的,他们勉强接受中华台北作为妥协,因为“中华”两字也可以影射中华民国,而中华民国当然就不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了。


然而,台独何尝愿意接受中华民国?但中华民国是国民党用来反共的盾牌,而反共是对台独有工具性价值的,因此尽管在台湾没有人用中华台北称呼自己,但中华台北却被台湾朝野各怀鬼胎地接受,并表现出共同关心的姿态。


一言以蔽之,就是要把台湾与中国对立起来,既然国际不接受台湾,因而台湾与中国对立不起来,那退而求其次,中华台北也可以接受。


但是值得进一步指出的是,这次事件透露的,其实并没有确立台湾与中国之间更对立,反而愈发显得一样了。


首先来弄清楚,为什么台湾非要区隔台湾与中国呢?依照台湾的主流论述,理由千篇一律是,台湾是民主,大陆是独裁。那证据呢?最常听到学者政客提的(可能也没有别的)证据,有两个,一是台湾人可以选总统,二是台湾人可以骂总统。


显然大陆还没有选举式民主,但台湾纵令有选举,却未必能称为民主,起码通过选举当权的人,至今没还有哪位曾把老百姓放在心里过的记录,他们施政千篇一律像是分赃。究其因,是民间没有能力与资讯足以监督政府滥权。


至于骂领导人,恐怕大陆骂得比台湾还凶还多,大陆的新闻不报道而已。台湾媒体则是骂来骂去,自以为这就是民主,结果媒体上没有国际、科学、教育新闻,等等。在新闻内容实质堕落的情况下,社会没有能力监督政府,出了问题只能抗争与谩骂,台湾人认为这就是民主。


台湾并无真民主


不提这些了。就算承认台湾学者政客爱提的这些假民主标准,先接受大陆就是独裁的说法,且看台湾朝野这次是怎么理解独裁的。


在国台办作出“中国台北”是大陆媒体所惯用,但在有关奥会所有文宣上,会用“中华台北”的说明之后,台湾朝野大哗,认为大陆媒体都是中共中央控制的,改一改有什么困难。


台湾人的逻辑无非是,你是独裁,请利用你控制媒体的能力,统一全国采用“中华台北”不就好了吗?


换言之,台独追求的,不是台湾与中国在所谓民主与否这个问题上的对立,而是感官上的对立。只要达到面子上对立的效果,即使采用台湾人口中不屑一顾的媒体控制,也在所不惜。


回想台独当政八年,用各种藉口控告了多少记者,搜查了多少家媒体,就可以了解台独所谓新闻自由,只能是为了台独服务的。他们现在又要利用大陆的媒体管理制度,来替台独服务。


就这些人而言,最好先读读大陆民政部替基层自治定义的“四大民主”,看台湾是否坚守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监督与民主管理等四大民主,然后再批评大陆没有做到这四大民主。


如今,为了感官的区隔而向大陆惯采的媒体管理政策求助,并在台湾也把对中国台北的报道统一起来,不就是在新闻价值、媒体政策、政治文化等方面与大陆统一起来了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