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心境

心境


在某个休息日的早晨,携妻带子驱车来到市郊,前面是一些起伏的小山。把车扔在山脚下,沿着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一步步向缓慢的山坡上爬行。

路的两边是郁郁葱葱的灌木林,林间有隐隐溪水哗啦哗啦流淌的声音,树上偶尔有不知名的小鸟的鸣叫,草丛中不时有蚂蚱的蹦跳,引起了妻、子无比浓厚的兴趣,便一路追逐着向上游走,似乎完全从城市的喧嚣中解脱出来了似的。

来到一片绿草如茵的山坡,绿茸茸的草地上有星星点点的野花摇曳,草地的一角被婆娑的树影所覆盖。我看好了这个地方,挥了挥手,任由她们远去,便独自地躺卧于树影里的草地上,享受悉悉索索树叶下那一份舒心的孤独。

仲秋时节,阳光依然有些火辣的感觉。树影里依然可以感觉得到融融的暖意,偶尔有夹杂着青草和秋果香气的阵风吹来,吹拂在脸上,不时为人们送来清爽的舒适。仰卧在草地上的我,望着蓝天白云,沐浴着金凤果香,原本象工作中的机器零件一样紧密结合的四肢百骸,此时竟象散了架一样零零星星地散落在草地上,似乎是自顾自地睡着了。只有一丝丝血脉或者是神经还在懒懒地游走于其间,维系着这些零件间的关联,使我感到周身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此时的我真的是心旷神怡极了。

我的心,不禁随着天上的白云飘荡起来。

记得,那还是几十年前的事情。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小山村里的学生娃,一进入秋季,每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就会拿起镰刀绳索上山去打柴。每当打完柴之后,都会小歇一会儿。有时与同伴们打闹一阵儿;有时也会悠闲地躺卧在草地上,看天上的飞鸟流云。那时看飞鸟流云的感觉,是羡慕它们的无拘无束:高高的蓝天,任由它们漂游飞翔,崇山峻岭根本不能把他们阻挡;我们这些世代耕种的山里娃,何时才能领略得到外面世界的模样?看过了、想过了,还得背起柴草回到早已炊烟袅袅的自己的家,放下柴、撩起衣襟擦把汗,还得继续重复日复一日的古老的故事。

后来,中学毕业了,参加了生产队里的春耕秋收的田间劳作。休息间隙,大多是与社员们一起围在树荫下大声小叫地打扑克,很少有静下心来欣赏流云的时候。再后来,大学毕业,参加了市里工厂的工作和后来的科研工作,成天生活在城市的喧嚣声中,活动于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厂房、实验室里,除了工作就是家庭中永无休止的琐碎事,更加无暇观看天上流云千姿百态的变换了。

眼下,历经沧海的我,静静地躺卧在草地上,重睹天上似曾相识的流云,我的思绪,也不禁随着天上的白云翻腾不已。

蓝天依旧,白云依旧,可此时的云早已不是彼时的云。那些儿时的白云,青年时的白云,早已不知去向,谁知她于何时何地化作芊芊细雨或是飞舞的雪花飘落,她那曼妙的舞姿,早已随着时光的流逝,一去不返,就像我的那些伙伴一样,只留下留恋于我心底里的丝丝记忆。也许,此时此地的白云包含有昔日白云的水分子,不然,经历了几代承传,为什么还有那时白云的影子?

天上的白云,匆匆流过,你可曾知道地上的人们对你的注视?我知道,你分娩于辽阔的大海,畅游于无垠的天空,在朝日夕阳中幻化出你多姿多彩的身影,把这个世界打扮得愈加美丽。我知道,你陨落于厚重的大地,流淌于江河,然后,又魂归于大海----你的故乡,这就是你的一生。在你陨落魂归的途中,还不忘滋润万物于无声无息。于是,大地有了绿色,山川披上了彩衣。生命才有了倚靠,人类才得以繁衍生息。然而,居功至伟的你,竟然那样悄悄的流走,不带走一丝人们的感激。

想想也觉释然:天地生万物,各有使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也就完成了自己的生命周期。生物也好,非生物也罢,莫不如是。你也是这天生万物的一种,自然是为了自己的使命而生、而长、而去,又怎么会在意人们的感觉呢!

你不像我们人类,有喜怒哀乐的杂念,有悲欢离合的困扰,于是,你可以随风游走,随遇而安。天气热了,你幻化成千条万条的细雨;天气冷了,你幻化成千朵万朵的雪花。细雨雪花,都不改你对大地的依恋;有时你洒落在河边海边的田野,有时你洒落在遥远的山川谷地。田野山川,无论远近,都不改你对大海的思念。风可以携你行走千里万里,但你的心、你的魂,就像一个他乡的游子一样,仍然还在生你养你的海的那一边。

躺在他乡草地上的我,为你的潇洒飘逸的丰采而折服;也为你不舍昼夜的回归而感动;更为你不折不扣地为完成自己的使命而不顾其它的精神所鼓舞。于是,收拾起懒散的骨肉,从草地上站起身来,舒展舒展双臂,觉得血脉里有一股清新的力量在游走。

恰在此时,妻、子的呼唤在耳边响起,于是,便怀着一颗空灵的心驾车而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