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历时12载耗资200万为缺水村打水井(图)

至爱红颜 收藏 0 49
导读:  核心提示:山西省有一个山村,若人们想喝水,要么靠雨水,要么到4公里之外挑水。但是后来村里出了一个老太太,她从60岁开始,历时12载,耗资200多万元,终于打出了一眼汩汩流水的深井,让村民过上了有水的幸福生活。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news/2008/7/29/200807291037054a72f.jpg[/img]   [b]山西新闻网7月29日报道[/b]7月20日,在芮城县阳城镇皂角树村的一个地窨院中,面对记者,一个头发花白、身

核心提示:山西省有一个山村,若人们想喝水,要么靠雨水,要么到4公里之外挑水。但是后来村里出了一个老太太,她从60岁开始,历时12载,耗资200多万元,终于打出了一眼汩汩流水的深井,让村民过上了有水的幸福生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山西新闻网7月29日报道7月20日,在芮城县阳城镇皂角树村的一个地窨院中,面对记者,一个头发花白、身材瘦小的老妇人笑声爽朗地从屋里迎出来。


她叫张巧贞,是个名人。让这个原本普普通通的山村妇女出名的原因是,她从60岁开始,历时12载,耗尽心血,耗资200多万元,八换井队,十易井位,钻井13孔,终于在一直打不出水的村庄打出了一眼汩汩流水的深井。自此,全村400多口人告别了靠雨水或到4公里之外挑水生活的日子。


但因为井水里有石子,抽水泵老坏,汩汩的流水两年后又停了。张巧贞没有灰心:“再花一万多元,在井壁上加一道过滤管网,就可以正常使用了。到时,我会把这眼井交给村里。”


缺水生活,让她觉得“不自在”


皂角树村地处中条山脉,是一个有着400多口人的村落。这一带的村庄都缺水,而皂角树村因为地质结构复杂,缺水尤其厉害。世世代代的村里人吃水,要么是院子挖水窖积存雨水,要么就到4公里外的深沟去挑水。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皂角树周围村庄的吃水条件都有所改善,皂角树村人也采取过打洞取水、打井挖水的多种办法,但在付出人身伤亡的代价后,都以失败而告终。最后,还是不得不靠邻村的施舍吃水,但遇到干旱时节,这种“在人家锅边等饭吃”的方式常常受制于人。


水贵如油。张巧贞的大儿子秦永强在运城工作,每次回芮城家里,孝顺的永强都设法弄一辆水罐车,拉一车水捎回家,实在没有水罐车,也要灌两大塑料壶水带回家。缺水的日子难过,张巧贞因此很受“刺激”。


张巧贞生有4儿4女8个孩子,上世纪90年代,前面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姑娘相继结婚。“儿子带着媳妇回来住,女儿带着女婿回来住,都是随身拿着好几身衣服,换下来的脏衣服再装包里带走,从来不敢在家里洗……”张巧贞的爱人秦保珍是打井队的技术员,一直在太原上班,“卖油的娘子水梳头,泥瓦匠睡着塌炕头”,打井技术员的家里每天为了吃水用水发愁,张巧贞“总觉得不自在”。


不管是沟是崖,都要跳一回


1992年,张巧贞60周岁。这一年,多年受缺水困扰而且又缺经济来源的皂角树村委会提出:看哪一户有能力,把给村里打井这事给承担了,井打成之后,村里给钱。


在大伙看来,村干部说的话就是开玩笑:一村人都干不成的事,一家人岂能干成?只有傻子才会上这黑杆秤!


但是,令人们意想不到的是,还真有人要上这黑杆秤,她就是张巧贞!


自告奋勇挑起为村里打井重担的张巧贞,给家人做工作时,有驳不倒的理由。她对老伴说:“你是搞地质勘察的,又是井队技术员,咱家都不挑这副担子,叫谁家去挑?”她对儿女们讲:“我生你们兄弟姐妹8个,你爸爸又不在身边,家境困难,不是政府关心,让你们当兵的当兵、上学的上学,不是四邻八舍相帮,我能把你们养大吗?咱要知恩图报,给村里做点好事。”


当村干部找到家,让张巧贞慎重考虑此事时,她的话掷地有声:“不管是沟是崖,就让我跳一回吧!看着别的村田里绿油油的,而咱村的地里老是干巴巴的,我心里难受啊!我就不信咱皂角树村的地底下就没有水!”


筹集资金,吃尽苦中苦


从1992年打井开始,张巧贞至今先后投入资金200多万元,除了8个儿女以及本人投入的一部分外,有150万元是借贷来的。


一个毫无背景的老人,筹措这么多资金,背后的艰辛是别人难以想象的。


1993年春,在前往河南筹款离家一个月后,归途中张巧贞的盘缠只剩下5元多。身上带着几万元打井款的她,舍不得动用一分“专款”,在乘船走了一段水路后,步行着回家。


1995年盛夏,她去运城筹款,因为中暑一下子晕倒在路边,幸亏一些好心人把她送进了医院……


1996年深秋,打井工地急需钱款开支而张巧贞已是身无分文,她搭了一辆手扶拖拉机出门,准备借了钱买东西,没想到从车上摔下来,胳膊骨折,还扭伤了脖子。


2003年的一个深夜,她从陕西归来,因为劳累过度,结果掉进自家门前的坑里,小腿3处骨折。为了筹措打井资金,她借遍了本村的邻居、邻村的亲友,曾五次北上省城太原,几十次赴河南、陕西。


张巧贞的行囊永远都很简单:出门时一个布袋装着冷馍馍、大葱,回来时一个破旧得不为人注意的编织袋装着成万元的现金。饿了,啃口干粮;渴了,在路边找生水喝;困了,把钱袋子往头下一枕躺在路边睡一会儿。


为了支持母亲打井,大儿子秦永强不仅把自己的住房做抵押贷款,而且动员妻子娘家把房子也抵押贷款。二儿子和二女儿把挣的钱几乎全交给母亲打井,三女儿把自己买断工龄的4万元钱全部掏出来,有人给四女儿介绍对象,四女儿对介绍人谈的第一个条件是“给我2万元,我要替我妈还债……”四儿子为了替母亲筹钱,辞掉在吕梁的公职,跑到永济做起了生意。


说到家里人,豁达开朗的张巧贞还是哭了:“我的孩子结婚,除了前面的三个,剩下的都没有设席待客,亲戚们来看看坐坐就走了,到四女儿结婚的时候,我连被子褥子没有陪嫁一床……多好的孩子啊。还有我公公,老人当过村长,干过教员,一辈子善,可是老人不在的时候,我们也只是草草地埋了,想起来都心里有愧……”


支持过自己的人老人都记得,现任风陵渡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谭建合那时是乡长,“我出门回来,路过乡政府歇个脚,谭乡长看见了,管我吃喝,还非要让人开车把我送回家。每次都这样,我过意不去,给人家送了一只家里养的鸡,说什么也不要……还有王书记、张书记、王镇长、潘书记,都可支持我打井这个事了……”


在打井的过程中,张巧贞整整8年的冬季没有穿过棉衣,在困难的时候,她甚至把政府救济发下的棉衣都卖了钱,用在打井上。今天,皂角树村人早已搬出了土窑洞,只剩下张巧贞老夫妻俩依然住在窑洞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