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26/

1.

“哦,佐佐木君,你可听到一个消息,在皇军内部是一条严格保密的消息……”大平正夫靠近赵铁生,神秘地问道。

“是什么啊?是蒋某人要投降啦?那我们的圣战就要结束啦,我们就可以会山梨县去赏花看富士山了。真是这样儿?大平君。大本营不是说三个月解决支那时间,现在都快半年了,我都不耐烦啦。你们要努力哦,大平君!”

“是、是、是,我们要努力解决支那事件。只是,佐佐木君,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这个大平正夫左顾右盼,然而更加小声地说:“是我们这里出现了一个很神秘的人,士兵都都管他叫上海鬼影,他已经射杀了我们的士官一百二十余人、少尉三十余人、中尉十五人、大尉五人、少佐、中佐和大佐各一人。已经超过支那正规军一个师和我们正面作战牺牲的骨干军人数量了。军心为此很不稳定,谣言很盛啊。”

“哦,有这样的事情?我可没有听见过?那一定是支那的狙击手了。我们帝国优秀的狙击手呢?他们干什么去了?在玩支那的花姑娘吗?”

佐佐木正雄是日本名门望族的子孙,虽然他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日侨,但是他们家族和天皇家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的联系,所以,这个佐佐木正雄说话就相当地不客气。不要说他在区区一个大作面前可以这样这样说,就是支那华东派遣军总司令松井石根大将那里也是这样说话的。

在这样说的同时,赵铁生心里很痛快,这和他自己统计的猎杀的日军的数字基本是吻合的。只是,大平在说数据的时候,完全没有提及他们的慰安妇死伤的数字。这个很简单,那些只是用来泄欲的军用品,如果阵亡了,也只相当于战马和牛羊的待遇。战马和牛羊是不会算到阵亡军人的名单里去的。在日本,女人就是女人,基本上不算是人的。于是,尽管赵铁生认为日本是一个优秀的国家而日本人是优秀的人的时候,他对日本人对女性的看法依然是很不齿的。

“你们的妈妈都不是人,难怪你们这些王八蛋不是人来着了。”赵铁生在心里暗暗地咒骂。其实,赵铁生的想法相当地有啊Q的精神。不过是自我安慰的法宝罢了。日本人再怎么歧视他们的女人,他们的女人也一如既往地对他们日本的男人毕恭毕敬地侍候和服务。她们更加努力和卖力地为他们天皇卖命。她们没有一点点是被迫的和无奈的,全都是自愿和自觉地挺身而出地脱下自己的衣服和裤子,让她们心目中的英雄和她们的肉体融合。她们没有一点受辱的感觉,她们只有自豪和大义凛然。

而那些日军的男人,他们歧视也不是真的人的。他们是疯狂的战争的机器,一具具为了他们心目中天皇、心目的大和魂和心目中的天照大神,只是一个个观念,一个个虚幻的影子,他们就疯狂地呐喊着、不要命地冲锋着。就连机枪的子弹雨幕也全然不顾不管。成排地倒下,也没有人回头。他们的头上缠着武运长久的白色的布条,一个个和野兽相似,就是血流满身,只要没有烟气,他们就得向前冲。就算是失去了战斗力,他们在担架上也要拉响光荣弹,让敌人的担架员和自己同归于尽。

在上海,中国军队已经损失了三十三万军队了,而装备精良的日军也付出了五万多人的死亡。但是,尽管如此打的死亡数量,却没有一个日军被俘。这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奇迹和极为罕见的现象。日军的战斗力和作战勇敢的程度让全世界都吃惊了。他们全都是不要命的战阵魔鬼。

但是,赵铁生在这些魔鬼中,却被这些人类的魔鬼称为了鬼影,他的心里很是自豪。

2.

“哦,佐佐木君”大平正夫说,“我们不去说那些扫兴的事情了,帝国的皇军已经把支那军队给打败了,他们的政府已经下达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愚蠢的让他们的军队各自分散突围、撤退出淞沪战场的命令。现在的帝国军人正在像撵鸭子一样把几十万的支那的那些所谓的军队向他们首都南京的方向驱赶。很搞笑的时候,那些支那人花费了数亿银元的所谓的国防工程,连锁也没有打开,他们的人根本就没有来得及钻进去和我们形成对峙,就被我们的炮火像挖老鼠一样地从地下把他们赶出来,要么消灭、要么被驱赶跑了。这样的军队,他们真是豆腐军啊。”大平正夫在说的时候,突然爆发出一阵非常野蛮的大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赵铁生也仰天大笑起来,笑声里有的是气力和力量,他在藐视那些以为中国就这样失败了的小日本。中国就是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不会轻易地被你们打垮。中国的灵魂是不可能被战胜的。“楚虽三人、亡秦必楚。”中国虽然落后,最后的胜利必然是我们中国的。所以,在大平的笑声中,赵铁生也大笑起来。当然,在大平看来,这个佐佐木君和他的笑是一个含义,谁知道却正好相反呢。

“切尔斯,佐佐木君,我们为天皇、为大和魂干杯,切尔斯!”

“切尔斯!”

“我们坐下吧,轻松些,佐佐木君,不要太激动,你下次要是回东京,要是有机会陛见天皇的话,请帮忙给我代一句话,说在上海的全体将士祝福天皇。为了天皇,我们愿意赴汤蹈火。拜托了,佐佐木君!”这个大平冲赵铁生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时间长达十秒。

“一定、一定,你们都是天皇忠勇的将士,天皇是知道你们的。”赵铁生已经以天皇的代言人自居了,他也对大平还来一个三十度的三秒的鞠躬。显然,他拿大平做属下了。

“佐佐木君,今天我很高兴,我现在被调到总司令部任作战参谋了。虽然远离战场,但是,正好和我所学的指挥专业对口,我很满意。而且,在那里,可以说是一览众山小啊。今天,我有一句心腹的话要说给佐佐木君听。”这个大平,看来已经喝高了。

本来赵铁生随时预备杀掉这个大平正夫的,但是听他说他已经调任侵华日军华东总司令部的作战科了,他又心生一计,打算继续利用这个线索,也许可以在他的嘴巴里挖掘一点情报也好。一条情报可能会胜过狙击一千条日军的生命的价值也难说。

“哦,还有什么只得高兴的事情,说出来我们一起分享分享。”

“是,佐佐木君。我们的大本营已经下达了秘密的计划,要在南京进行一场……哈哈,你到时候就知道了,南京啊,六朝金粉,哎,也真是可惜了。不过,佐佐木君,我郑重地给你说,三个月,只要再给我们军部三个月,支那问题就可以彻底解决了。只是一定的,一定的。好,我们不说军事了,谈点风花雪月吧,金陵的金粉,六朝的花都,真是好玩啊。我们军人俱乐部来了一群国内的挺身队员和高丽的美女以及台湾的佳丽,还有中国的名媛。你可有胃口去看看,花姑娘地吃,哈哈。”

“哟系,好、好,我们去,花姑娘的吃。大平君辛苦了,你先请。”

“哎,我们是为大和民族奋斗,不辛苦、辛苦的是佐佐木君,你先请。”两个人在那里奉承和客套起来了。但是,赵铁生一把抓住那个大平的手说:

“我们兄弟一起前往,是兄弟的就不要推脱了。”

“哦,兄弟,对,就像张飞和关羽一样,我们也是兄弟。来,我们也去找一个桃园,结义、结义地干活!”

3.

赵铁生和那个大平结义成兄弟了。在赵铁生看来,自己是魔怪,和他们那些鬼怪结义倒是实至名归的事情。他们两个乘车来到一座很是豪华的大楼前面,这座大楼被严密地戒严和封锁起来。赵铁生知道,这里曾经是全上海最繁华和气派的娱乐场所的。他很气派地走在大平的前面,而那些守卫的日军看见一个平民在一个大佐很谦卑地陪同下,知道来人的来头不小。日本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国家,他们的人也是欺软怕硬的人,看见这样打的排场,一辆军车前面三辆摩托护送,一辆中吉普压阵,起码就是一个大官儿。那些日本兵对他们一阵儿立正。但是,令赵铁生很是佩服的是,日本兵尽管对他们很客气,概要检查的手续和证件还是一个都不拉下的,统统地检查了。

赵铁生和大平进得大楼来,大平就对赵铁生说:

“佐佐木兄,我们分来来干事,你自己去找一个花姑娘,我去后面玩牌。我不喜欢花姑娘,喜欢玩牌。我现告辞一步,失陪了。”

这个时候,一个打扮地花枝招展的身高刚好及赵铁生胸脯的一个女子款款地走过来了。她娇滴滴地用日语说:

“欢迎前线回来的军官大人,小女子希望为您服务。”这个口音带有明显的山梨县的口味,而且在赵铁生听来很耳熟,他回头一看,居然正是刚刚离开的大平正夫的唯一的妹妹的,大平花子。这个小姑娘又有一段时间没有见了,出落得梨花带雨、娇艳非常。只是日本女子的个子太娇小,抱在怀抱里像抱了一个孩子。不过,高大健壮的赵铁生还是很快就把她给抱在了怀里,像报一个孩子一样,把她的屁股放在自己的胳膊弯里,而那个小姑娘居然没有认出这个人是谁。她把她的脸埋在了赵铁生的脑袋和肩膀之间。

在花子看来,自己的身体都是天皇的财产,尽管自己的会阴部和乳房在这几天一直都在隐隐地作痛,但是她还是在坚持不懈地为那些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忠勇的天皇的战士服务。她只是一个女人,不能扛枪去和那些野蛮的支那人作战,就只好把自己的身躯献给天皇的战士来消除他们身体的和心理的疲劳了。她们会用自己的阴道、乳房来安慰那些流血牺牲的战士。阴道是母亲的骄傲、乳房是孩子的挚爱。在那些年轻的士兵走近死亡之前,让他们体会母亲的骄傲和自己婴儿时候的挚爱,他们就算是到了天堂,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了。

于是,在花子的心间,她在大声地呼唤:“让疼痛来得更猛烈一点吧!”

非但花子,就是其他那些来自日本的姑娘,她们的内心也是有差不多的心思和打算。而那些被迫来到这里的台湾的、高丽的和中国本地的女子,她们似乎除开了屈辱,好像就只有认命了。她们抱怨老天不开眼,让自己落在这样一个人间地狱里了。她们在榻榻米上像一具具尸体似的,忍受着来自野兽的强奸,她们已经麻木了这样的每天例行的几十次的强奸了。她们全都在心理和肉体上都麻木了。她们每次完事,都只会用那条已经沾染了许多体液的旧毛巾草率地揩揩自己的产门,就又继续张开两腿等待。她们在等待什么呢?她们都不知道。

赵铁生把花子抱在怀抱里,径直像一排刚改造好的日式的小屋子走去。在那里,还有许多的日本女子正在欢笑着接待她们的英雄。而其它的女子都在大厅等待着客人的上门。只有日本的女子是欢天喜地地接待着那一群群来泄欲的军官和士官。士兵是不能来这里的,他们有更加低级的场所供他们玩耍。他们的那里的妞就个个只是女人而已,谁也没有热情地去关注她们的脸蛋,在士兵的眼睛里,只有乳房和阴道是她们感兴趣的,他们排好队早早地提了裤子等待着了。

4.

“花子,你好啊!”在走进小屋子后,赵铁生猛然呼叫起来大平花子来哦。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这个时候花子才睁开眼睛来,她猛地发现,这个人就是让她付出了第一次的那个身材高大的自己哥哥的朋友,据说是天皇远房表弟的儿子。

“是佐佐木君啊?花子赶紧从赵铁生的怀抱里挣下来,像一个孩子一样被人抱在怀抱里,还是一件令她尴尬的事情。当然,她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日军军官这样抱过,但是其实她还是希望有人这样的抱她的。在骨子里,她还是一个孩子呢,年纪不超过十七岁。她已经过来动手脱赵铁生的裤子的了,这是她的职业动作,现在的职业的动作。

“哦,不,我和你哥哥结拜了,你也是我的妹子,我们不能乱伦的。妹子,我抱抱你吧。”

尽管听哥哥说起过,但是花子在心里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家可以和天皇的亲戚攀上什么关系,而他们家时代都是简单和单纯的农夫。而到了这一代,政府才花重金让成绩优异的大平正夫去花旗国读书,让他可以出人头地地做一个帝国的高级军官。这使得花子在内心很感激天皇和政府。但是,如同那些大将也向往皇室和力图和皇室的人攀上关系一样,在花子的潜意识里,也很想结识一个哪怕只是天皇的佣人的隔了十八条街的邻人。

而现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居然是天皇的外甥,她自然不敢相信哥哥说的话是真的了。但是,这个人真的就站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她就不得不相信了。而且,在花子的心目中,他是她的第一个,她拿他当自己的上帝和丈夫的。在日本,丈夫就是妻子的天。既然自己的天都说不要和她做那些事儿了,只是想抱抱她,就随了他吧。花子静静地顺和地快步趋过去,平伸出两手来,让赵铁生抱她。

其实,赵铁生一点都不想抱她,他想抱的人是他的钤素芬。而这个时候,钤素芬连一点音信也没有,他是一个男人,也需要女人来安慰他,于是,他选择了花子来做钤素芬的替代。而在赵铁生,他可是一个风华正茂的男人,在日军混了这么久,他也沾染了日军的气息,他要找日本的女人来发泄自己的性欲,他要用别样的法子来另类地抗日。其实,在赵铁生知道,这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罢了,虽然他相信中国会战胜日本,但是他在内心还是很迷茫的,他不知道具体的道路的做法是怎么样的?他现在需要的是刺激和麻醉。

“花子妹妹,你去给我找六个花姑娘来,你哥哥的小弟弟好涨,你看样子哎旁边观战,我要大战一场。我和你哥哥刚刚结拜,我是关公,你哥哥是张飞。关关羽今天要过五关斩六将。你去把,想法子给我找六个身材……一点的花姑娘来。”

赵铁生说的时候在花子的头上稍微一比划,花子就知道佐佐木哥哥要找六个比她要高一点的姑娘来。这个时候,她也才知道了,佐佐木哥哥并不和她做的原因是嫌弃她的个子小了,她变得黯然了,神情出现了欲哭得态势。赵铁生是何等的聪明,他一把抱过花子,把手伸进花子的衣领,轻轻地抚摸着花子的乳房,花子的个头才一米四七,但是乳房却是很丰满和骄傲的。被哥哥轻轻地抚摸着,花子的内心渐渐地平息下去了。她在佐佐木哥哥的脸颊上像蜻蜓点水一样吻了一下,就立刻埋下了头。来自乳头的酥痒,完全不像那些粗鲁的军官的蹂躏,花子的在花心里感觉到一阵的愉悦,她的贴身小裙子一下子湿润起来。

赵铁生是如何过五关斩六将的,这里暂且不提。深秋已经过去,初冬已经来临,花子找来的六个女子全是山梨县的姑娘,她们本来都是有主的,但是听花子说是天皇的外甥要人,他们中还有一个是一名少将的,也爽朗地答应把自己的花姑娘献出去。现在,战胜了七个女子的赵铁生坐在榻榻米上,和那七个围在他身边的娇媚的女子一起唱着山梨县的民歌,她们的眼前全是白皑皑的雪,是美丽的富士山和静静流淌的小山泉,以及漫山遍野的红叶、黄叶和果实。

而日军的虎狼之师,正在大踏步地向南京挺进,南京保卫战在仓促中要由一个姓唐的将军来指挥了。南京,即将的血雨腥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