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彪的一生中,共经历过五次婚恋:初恋对象陆若冰婉转回绝,给少年傲慢的林彪当头一棒;对从小就订下“娃娃亲”的汪静宜,林彪中途变卦;“陕北一枝花”张梅生性活泼,林彪少言寡语,性格不和导致他们的姻缘以离婚告终;令林彪最心仪的是周恩来的干女儿孙维世,但几经努力,到头来却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原名叶静宜的叶群,成为林彪最后一任妻子。


初恋:一头热一头凉


林彪的启蒙老师叫李卓侯,是中国地质学之父李四光的父亲。林彪1921年春进入了由恽代英等筹资创办的“竣新”学校,在中学读书时,林彪开始了他短暂的初恋。对方叫陆若冰,是黄冈回龙山戴家冲人,与林彪家只相隔三里路。其实他们两个早在童年时就认识了,到武汉后两个人接触十分频繁,陆若冰比林彪大一岁。


陆若冰的哥哥陆沉曾担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中共中央候补委员,1924年8月陆若冰靠其兄长的关系到安庆女子师范读书,林彪就接二连三地给陆若冰写信。


陆若冰给林彪回了一封只有几十个字的短信,劝林彪安心读书,她还太年轻没有考虑个人的婚事。


林彪有桩“娃娃亲”


林彪家保存的《林氏宗谱》中,林彪的名字后面写着三个妻子的名字,列在第一位的是汪静宜,列在第二位的是刘新民,也就是张梅,列在第三位的是叶群。


汪静宜原名汪伯梅,比林彪小一天出生,汪静宜的父亲汪友诚与林彪的父亲是最好的朋友,两人定下了儿女的终身大事。按当地风俗,林家在1914年农历正月初四办了两桌订婚酒席,当时的林彪只有七岁。与林彪订婚后,汪伯梅改名汪静宜。


林彪1925年7月从武汉共进中学毕业回家小住数日,向父母提出在年底把汪静宜回家,当时林彪还未见过汪静宜,不过听说她长得挺美。但是林彪父亲查老皇历发现当年年底结婚不吉利,加上他们家经营的布厂又十分不景气,此事也就没有再提起了。


林彪1925年10月考入了黄埔军校第四期,随后与家里的联系就中断了。直到1937年国共第二次合作后,林彪才与父亲通了信。知道儿子的下落后,林父就立即给林彪写信让他派人把汪静宜接到延安去结婚。此时已经在中共担任领导职务的林彪,想法已经改变了。为了逃避这门婚事,林彪就与陕北女子张梅结了婚,并把两个人的照片寄回家。林、汪两家家长无可奈何,只好作罢。


张梅:陕北一枝花


张梅原名刘新民,是陕北延川人。陕北有“四宝”,即“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清涧的石板,瓦窑堡的炭”,张梅人长得漂亮,被当时的人们称为“陕北一枝花”。但两个人之间性格的差异却非常大,张梅性格开朗,活泼好动,而林彪却不善言辞,经常是静静地坐着,表情木纳地思考。张梅常去外面最热闹的地方,这让林彪非常反感,林彪常常为此大发脾气,甚至于阻止她外出,两人间的矛盾越来越大,1942年1月两人在苏联离婚。


一生最为动心的女人


林彪一生最为动心的女人是孙维世。孙维世的父亲叫孙炳文,是中共党员,曾接任周恩来出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兼总教官职务,与周恩来、朱德都是好朋友。周恩来一生没有子女,就把孙维世当作干女儿看待。




邓颖超、孙维世、周恩来


孙维世天生丽质,艺术气质极浓,周恩来就把她送进了延安的鲁艺学校。孙维世18岁时,又被送到莫斯科东方大学和莫斯科戏剧学院表演系、导演系深造。此时林彪正在苏联养伤。有一次林彪外出被一群年轻人发现后,被拉着去参加他们的活动。在那次活动上,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孙维世给林彪留下了深刻印象。


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之后,林彪就单独约孙维世吃饭,席间林彪向孙维世表白自己的心迹。不久林彪接到中共中央命令,让他尽快回国。林彪想孙维世跟他一道回国,孙维世却委婉拒绝说:“我还没毕业,我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时光,我确实不能回国。”林彪则发誓,非她不娶,并在1942年2月一个人回到了延安。


叶群:陪林彪走完最后人生


回到延安之后,一个叫叶静宜的女人走进了他的生活。叶静宜小他十几岁,早年就读于北京师大附中,是个大家闺秀,有风度、有学识。抗战初期她曾在国民党的一家电台里当播音员,说话声音很好听。叶静宜与林彪接触后不久,知道林彪过去的未婚妻叫汪静宜时,就改名叫叶群,两人就结婚了。


文化大革命初期,不少人揭发叶群,说她过去与一位叫做王实味的文人之间的有过一段爱情纠葛。为了还叶群一个清白,1966年林彪专门开会,并为叶群写了一份“处女声明”。


我证明:


1.叶群在与我结婚时是纯洁的处女,婚后一贯正派。


2.叶群与王实味根本没有恋爱过。


3.老虎、豆豆是我和叶群的亲生子女。


4.×××的反革命信,所谈的一切全系谣言。


林彪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四日


叶群与林彪一样,死于1971年9月13日的坠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