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当天夜里,由王文率领的小分队扮成日军的巡逻小分队向基地前进了。而由李择带领的大部队紧紧的跟在后面。

按照预想的那样,李择他们没有费多大的工夫就突破了日军的前两道防线。到了第三道防线前面,日军虽然发现了一点破绽,但还没等日军的警戒岗哨做出反应,王文所率领的小分队就突然发力,十几条枪把几个警卫扫的干干净净。

枪声在沉闷的夜空中敲响了警报。幸运的是,和王文他们预想的一样,由于这段时间以来日军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对华北地区的进攻的准备上,再加上最近几天前方捷报频传,所有的日军都觉得他们已经胜券在握,马上就可以把中国的华北地区收入囊中了。因此也就因为骄傲大意放松了警惕。

再加上他们已经在东三省盘踞多年,还从来没有一支中国军队能对这个基地造成威胁。所以,即使是德川专门向他们发来了提升警戒的命令,但是这个命令还是基地宿卫部队给半斤八两的执行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在王文他们的枪声响起以后,设置在基地周围的机枪手们,在用了几分钟才完全进入阵地。也就是这几分钟的时间,让王文他们和随后跟上的突击队几乎毫发无伤的前进了两百米。

但是,安全也仅仅是暂时的,经历了短暂的混乱以后,日军平时的严格训练,和士兵所拥有的极高的战斗素养,发挥出了难以想象的实力。十几盏探照灯锁定突击队的同时,日军堡垒中的明暗火力同时开火,十来个突击队员,当即毙命。


王文大叫一声:“跟我冲!!”可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个士兵死死的压在了地上,避开了日军疯狂的扫射。王文一声怒吼,想翻身趴起,却被压的动弹不得。

挣扎间只听见后面的有人喊了一声,你们几个保护好师长,其他人跟我冲。

“是”突击队队员们,跟着大喉一声,全都冲了出去。

王文看着张大彪远去的背影这才明白过来,这帮人老早就盘算好了自己去炸油库,让自己活下来。想到这里,王文的心里陡然升起一阵感动的怒火,大吼道:“都给老子让开!!”

可是话还没说完,日军的机枪一阵射击,正好击中了压在王文身上的一个士兵。那个士兵的鲜血一下从口中猛喷出来,可是就这样,直到他死去的那一刻,他也没有挪动一下身体,任由子弹倾泻在自己的身上,保护着身子下面的王文。

另一士兵一边死死的压住王文,一边叫道:“师长,张营长要我转告您,请您以后为弟兄们报仇!”

王文看着突击队远去的背影,大声的教道:“张大彪,你狗日的混蛋,给老子回来!”


张大彪此时已经完全听不见王文的呼喊了。他拿着一把机枪跑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魁梧的身体,在探照灯的指示下成为了日军最好标靶。几十条火舌不间断的向他这边射过来,这个彪悍的汉子甚至还没能发出生命中最后一声怒吼,就这样死死的钉在了原地。双腿无意识的弯曲,整个身体跪在了地上,靠着手中的机枪枪头点地,才勉强的支撑住了身体没有倒下。

跟在后面的军人看到这一幕,心里那个痛啊!!这个在平城战场上靠着一把大刀连砍了5个日军的汉子,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倒下了。

“没用的东西!!”一个军官对着张大彪的背影大声的叫骂道,随即一个和张大彪同样魁梧的军官,从张大彪的手中接过机枪,大声吼道:“跟老子冲!”

虽然是在黑夜里,但是凭借着辉煌的火蛇,所有的军人都看清楚了这个军官的脸,也看清楚了他眼睛里滚滚翻动的泪花。所有的军人齐声呐喊着跟在军官的身后继续向前冲击。

只前进了不到十几米的距离,军官也就也日军的扫射,毙命战场。

另一个人,二话不说,拿起机枪,立刻填补了他留下了位置,引领着整个突击队继续向前前进。

在冲锋的路上,不断的有人倒下,又不断有人接替上来……

短短的2,3百米的一条直线上,却铺满了中国军人的尸体。相隔不过一两米,甚至有不少人是头挨着脚,或者几个人的尸体完全重合在了一起。

阳关路,奈何桥,他们明知道自己的归宿,却依然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


王文被人死死的压在地上,看着和自己一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个几乎毫无反抗,却又义无返顾的倒在自己的面前的时候,这个精神如同钢铁般坚毅的男子,在血夜轰鸣中,望着兄弟们的尸骨,不由声嘶力竭的嚎啕大哭。


眼看着突击队员终于冲出一条血路,已经能看到油库的时候。日本守军用上最残忍的防御手段,火墙。

火墙是由地上的壕沟,浇上汽油组成的,沿着基地的外围修了一圈,把整个基地完全包围了起来。最厉害的是,这种火墙由于是燃烧汽油形成的,所以和一般的火相比,烧的更猛,烧的更烈,一旦沾上了就会立刻被火所吞噬。而最要命的是,要想冲进基地,就必须要过这道火墙。


另日本人没有想到的是,突击队中最后幸存下来的这几个中国军人,几乎像都没像就把炸药包抛过火海,然后几个人一头钻进了火里。

五名中国军人的背影消失了火墙边,其中有两个人再也没有出来。

剩下的三个人冲过火海后,已经全身起火,灼热的烈炎烧灼着他们的身体,巨大的疼痛减缓了他们前进的速度。

但是这几个火人依然在不顾一切的向前移动,忘乎所以的发出声嘶力竭的呐喊向着地上的炸药包靠拢。

从基地中冲出来的几个日本士兵,看到这样的情景也慌了手脚,连忙举起步枪向这三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射击。几乎在同时,仅存的三个中国军人应声倒地。

突然,日军军官开始大声叫骂起来,因为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肉体都已经烧成了焦碳的中国军人,在受了他们的枪击之后,居然仍然用那两只早已经变成了森森白骨的双手,艰难的向前移动,爬行……

日军士兵看到眼前的场景,被吓的手足无措,无论他们对往这些火人的身上倾斜多少颗子弹,这些早就应该死了的军人,仍然在向前爬行。闻着空气中近在咫尺的恶臭,看着地上那一具具被烧的劈啪做响却仍不放弃的躯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志,在那一刹那,所有日本军人的精神都崩溃了,所有的士兵都哭喊着翻身往回跑,那种感觉叫做恐惧。


可是地上的那几个火人,却依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依然在缓缓的向前移动着,三米,两米,一米,那一只早已经被烧的乌黑的手,终于搭在了炸药包上面,随即整个身躯微微一震,再也不能动弹……


巨大的爆炸声,从基地的上空来回震荡,璀璨的烟火伴随着日军的哭嚎四处飘散。漆黑的夜,突然被映衬的一片血红。悲壮的呐喊,混杂在如雷的声浪中,席卷四方。

李择和十来个幸存的军人站在一起,看着这熊熊的火光,呐呐无言:

军人的生命,注定就应该如此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