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照片也在官方的抗美援朝纪念馆“美军暴行”栏目里面展出,标题为:“美国兵凌辱年轻的朝鲜妇女”。(连接为:我用“美国兵凌辱年轻的朝鲜妇女”在GOOGLE里面搜索,结果得到 19,000 个结果。可见这张照片的流传之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有了互联网后,这张照片被赋予了新的用途:反日爱国青年说,那是被美军俘虏的日本慰安妇。日本女人被美国大兵调戏或凌辱,那当然是活该了。


今年2月,“环球时报”的特约记者萨苏先生,又将它进口了一次。这次他是从日本进口的。他的这张照片的标题也与时俱进了,他写道:“美军侮辱北朝鲜被俘女兵,美军中的士兵以寻开心的理由照下来的照片,成了如伊拉克虐囚一样的铁证,让美国在自己提倡的人权话题面前不能不感到难以解释


一位署名“东北小伙”的网友看后在2007-02-08 00:53:12 说:“看来美军虐待战俘是有传统的,虐待的方式基本都和性有关。还是我们的战俘政策人道。”


一位署名为“揭露美国的虚伪”的网友看后在2007-02-20 19:26:00说:“居然那么对待朝鲜的女俘虏,真是民主得可以。”


一位署名为“07228890784”的网友看后在2007-2-28 13:03:45说:“充分揭露了美国佬"假人权"的幌子”。


另一位署名为“苗句”的网友则质疑道:“前几年我看过一本书,但那本书上的照片说明是“被俘的志愿军女战俘”。我看这两名女战俘下身穿的也是志愿军的军裤。你说呢?”。


对于“苗句”的质疑,萨苏先生没有回复。


流星雨72看见后,也留言质疑,请萨苏回去仔细看看原书照片。我告诉他左边的那位是记者,右边的那位是韩国翻译,照片是新闻记者拍摄的,哪里来的“美军侮辱北朝鲜被俘女兵,美军中的士兵以寻开心的理由照下来的”?


萨苏先生对我的质疑回复了,他说:“那张照片的标注我是直接翻译日文原文的。”(2007-03-03 01:14:59)。看来那个叫新庄哲夫的日本人能够穿越时光隧道,看到多年后才发生的事情啊。


经我再三质疑后,萨苏又回答说:“流星雨72,首先说明一下原书的内容和我所谈内容的区别,新庄原书说明是“美军士兵侮辱北韩女俘,友人在一旁拍照”,并没有关于伊拉克虐囚的评论。”(2007-03-03 07:46:18)。由此,萨苏算是部分承认了他造了日本人新庄哲夫先生的谣。但还没有彻底。


萨苏先生由此表白道:“萨苏并非反美分子,相反,还应该算是亲美的(给美国公司工作)...;”,但表示“很难解释美军对平民为何要进行这样的“检查”,还要拍照留念。”。


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这张照片里面,到底谁在检查,谁在拍照,又到底告诉了我们什么?


先来看看整张照片(小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见图:)


左边那个手拿纸笔,呈记录状的是战地记者,从他的脚的位置上看,距离半裸女子最近,但上半身仍有一人之距,应该属于在吵杂的环境中的正常交谈范围。


右边的那个手捂照相机盒子的是当地韩国翻译,从他脚上的位置上看,距离半裸女子也有一人之距离。他正在和右边的那位“脸呈苦相”的半裸女子对话。


左上边的双手持枪站立的那位是美军士兵,他站在约半米高的土坎上面,距离两女子有三到四人之距离。右上边的双手交叉接触的那位是接押俘虏的军事警察(宪兵)。他们都神情坦然地例行着公事,无不当姿势和表情,似对半裸朝鲜女子毫无兴致。这就奇怪了,有谁见过这样调戏或凌辱妇女,并拍照留念的场景?


朝鲜曾有过妇女裸露乳房的习俗,后被日本人所废除。但在50年代初,参战朝鲜的美国士兵和中国志愿军仍可常在乡间见到裸露上身的妇女。就象现在在非洲大陆上一样,可以见到裸露乳房的非洲女人。想起来,就觉得很有意思,就是中国媒体上的非洲乳房的照片也是不打马赛克的。想必认为我们中国男人对非洲女人也毫无兴致。或许美兵看待朝鲜乳房和我们看待非洲乳房一个样吧。


不过,就是非洲女人露乳房,象中国少女那样穿露脐装着吊带裙一样自然,但在一定环境下,还是会觉得羞辱的。就照片中的两个女子来说,作为朝鲜人民军的战士,投降了美国鬼子的本身,就是天大的羞辱和危险。回到了他们的祖国,则会面临更大的羞辱和危险。她们会被责问:你们为什么不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