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娃娃兵,壮志热血出剑门,亲友挥泪牵衣送,心已随风到边城。

秦岭河西戈壁滩,冰雪万丈铸祁连,残阳血染万山迭,马啸西风号声瑟。

雪原几间土坯房,地铺麦草是我床,雪钻壁缝湿衣被,油灯晃照小米汤。

戈壁烈日如火烧,脱皮几层汗水泡,趴冰卧雪餐风沙,帽挂冰帘沾睫毛。

摸爬滚打酷暑寒,战衣百结肤如炭,患难弟兄共携手,共筑钢铁嘉峪关。

沙场点兵军威壮,刀枪耀日歌声亮,鼓号震地方阵来,钢铁巨流谁可挡?

漠海碱滩沙似雪,西风驮铃听不得,梦渴常饮雁江水,巴山万紫青翠色。

大漠落日家山远,乡关万里归不得,岁月峥嵘弹指间,星移斗转三十年。

而今常梦新华庄,想我手植小柏扬,层层绿荫可覆盖,西路红军旧战场。

亲辟甘泉可流淌,痛饮三斗润肺肠,青春热血筑关城,巍峨是否当年样。

有生之年盼重游,拨沙寻我锈刀枪。

醉里挑灯剑何在,铁马冰河入梦来,廉颇不老尚可饭,枕戈待旦忧国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