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家中长辈讲起,说有一年南边某地搞建设,开发滩涂地.挖地基的时候挖出了个大铁砣子.有多大呢?竖起来有将近一人高,一合多粗,大致上是个圆锥型,外表已经锈的一塌糊涂,但是整体还很完整,没棱没角的让人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现场当然没人能弄明白,好在开发商是个小心的人,立刻找上了当地公安部门.公安的专家一个高级鉴定术拍了上去,结果吓人一跳:水雷一颗!


于是这个大家伙立马就被移交给了海军的某基地后勤部门.


对付这种东西,一般的手段是在外壳上切个口子.把里面的装药倒出来单独销毁,然后外壳回炉.完事~


但是这雷就不行了.因为它的外表腐蚀的太厉害.已经无法从铭文或者零件细节上得知它的型号.万一随便切割,引爆水雷可就坏了.而且有些怪异的是:水雷专家也无法从外形上判断其类型.曰:从未见过这种样式的水雷~


这可见了鬼了~~咱们的水雷专家可不是假文凭出身,而且是喝过洋墨水,出国当过老师的.什么雷玩不转啊?连他们都说没见过,那这颗水雷可真是.................有意思极了~~~


这领导的兴趣一勾上来,那真是什么困难也挡不住.基地司令大笔一挥,"把刚炼成的法宝祭出来!"-----这个法宝不是别的,正是传说中对付不能高温切割的危险物品的终极手段:数控水刀!------


法宝出马,果真不同凡响.连续切割了两天时间,愣是在没见一丝火星的情况下,在那颗水雷一指多厚的外壳上切出了个一尺见方的大豁口.


随着豁口的切开,一股泥浆似的黑色液体就流了出来.看到这个,大家的心就都宽了一半:水雷的装药是黑火药.危险性不大~


当然,这个"危险性不大"是相对的.几两黑火药装在石头窠里还能炸死鬼子呢,何况这么大颗水雷~~


由于时间太久,雷内的火药已经板结,性能也不稳定.为了避免倒药的时候出危险,技术小组决定直接烧掉装药.于是水雷被拖到了一个封闭的小山凹里,堆上了足够多的燃料,点火开烧.


这一把火烧了得有大半天.远远望去,那雷体烧的通红,宛如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不时的有铁锈从雷体上烧的脱落下来,掉在火堆里,溅起一大片火星.真正热闹的是在水雷里的火药逐渐被烤出药性后.被点燃的火药顺着切开的豁口猛烈的喷发了出来,火苗足有4层楼高!一时间,仿佛是爆发的火山,又像是超大号的烟花.喷射的火焰中还夹杂着一些小块的火药碎块,喷到天上还在燃烧着,也有喷到天上后炸开的.那场面,简直和国庆夜的礼花难分伯仲~~(到不用担心水雷会烧炸掉. 因为不是引爆,而是逐步烧着的.而且切开的宣泄口足够大)


直到烟火看完,现场的一位技术员才回味不已的说道,"哎~~可惜了,应该留到过年的时候再烧~~~"


后来水雷系的专家经过对壳体和水雷内部结构的研究,终于判明了这颗水雷的"身世".它是一颗清末福建水师自制的水雷.采用定时起爆原理:由一个盘香来控制起爆时间.盘香烧完后会烧断牵着翻板机关的丝线,翻板机关落下引燃摩擦雷管,然后引爆水雷.这种设计主要是因为当时其它的引爆手段都还不成熟.不过这也限制了这种水雷的使用.它唯一的使用方法是:当己方船只撤退而敌方船只追击时.通过双方的相对航速来估算好起爆时间后,点燃相应长度的盘香,然后将水雷从船尾抛下.如果敌人在预定的时间航行到水雷上方,就会被水雷炸中~~~(呵呵~写到这里,西瓜想到了这几天在河层出不穷的"炮弹专家"们.相比他们那些充满了精妙创意和技术含量的起爆设计,这枚水雷的设计可就简陋多了~奉劝各位,赶快穿越吧!去那时当个武器专家绰绰有余啊~)


可以看出,这是一种局限很大的武器.所以当时也没有多生产.但是其威力还是不小的.专家估计相当于20公斤TNT.考虑到当时的船只以木船居多,这个威力还是很可观的!


后来的事情比较搞笑.水雷的身世传出去后,它立刻就变成了香饽饽.好几个地区的地方政府都派人来部队要复原后的雷体,连海军博物馆和革命军事博物馆这样的大单位也表示了兴趣.争执之下,官司一直打到了军区~~~


至于它到底花落谁家,西瓜就不知道了~



我国水雷的一次实战



记不得是在哪本书里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一个爆破专家加上一个建筑学家的组合,可以拆平世界上除防原子弹掩体外的任何建筑......".虽然不知道这句话的正确与否,但是西瓜可以借用其句式说明另外一个观点,"一个水雷专家加上一个水文专家的组合,足以葬送世界上任何船只----只要它在水里---- ".对于这个观点,西瓜是坚持其正确性的.


既然装药量只有200多公斤的飞鱼都敢自称"杀手",装药不过500公斤的鱼雷都算"致命",那我想装药一吨的水雷起个"水中兵器秒杀王"的江湖诨号,应该不过分吧?


威力有了,剩下的,就是如何让它和目标亲密接触.而这就是水雷专家和水声专家合作的目的,也是今天故事的内容.


某年,南边某友邦再次来人求救(呓?我为什么要说个"再次"呢?),原来他们的一条作为运输动脉的河流被对手控制了,导致从我国送过去的补给运不过河.脖子被卡,让他们觉得"很难受"~~~可是他们自己又没有对付军舰的手段(他们的水平也就打打离岸百米左右的巡逻艇),所以希望派我们重炮部队过去收拾军舰 ~~


想的美!重炮当然是不给的了~~最后让海军组织了只小部队,由水雷专家带队进行南国三月游.西瓜估计上面的考虑是:水雷这个东西隐蔽,不会暴露我军的参战人员.等于没有直接参战,不会造成外交上的麻烦.


水文专家之前就已经派去了,这时候和部队一汇合,如虎添翼.


根据当地的情报,敌人的军舰并不多,也并不大.只有7艘有价值有威胁的舰艇,其他的都是杂鱼.敌人主要控制了河面交通状况比较好的中下游,大型舰艇经常出来巡逻.不过敌人似乎有点死脑筋,巡逻航线只有固定的几条~


基本情况明了,就剩下动手了.队长拍板:既然敌人在中下游活动频繁,那咱们就在上游布雷!用漂雷炸他!


这漂雷可以说是水雷中比较"自由散漫"的一个.顾名思义,它是能顺水漂的水雷.飘雷里面都有计时装置,时间一到就会下沉,从而完成布雷.主要用于在布雷舰艇无法接近和海域布雷.这可是在自导型鱼水雷问世之前,唯一有进攻能力的水雷了~


当然,漂雷并不是乱漂.不然那么长的河道上,就算布上上千颗水雷,也未必能将敌人全部炸完~~打枪要打10环,这布雷也一样,只要布到点上,用不着多.


那小分队带了多少颗漂雷呢?14颗.按照水雷专家的说法"一条船给它准备两颗,绰绰有余~"


水文专家笑了"没我,你一颗也炸不中~~".这到不是大话.水文专家的作用就是将水面下各种暗流分布和流素测量出来,做成全流域的水文地图.这样水雷专家才能确定漂雷的布放地点和定时器上的下沉时间.


一切就绪.在一个伸手不见黑夜的五指,几条小船在上游的预定地点将飘雷布了下去.没布多,第一次嘛,摸摸底.


两天后游击队把消息带回来了.炸中了!而且是两条!不理送信人满口的"同志加兄弟",支队长先追问的是爆炸地点.因为只有漂雷是在预定位置爆炸的,才对后续的布雷行动有指导意义.不然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还好,拿着爆炸地点的数据和流域图一对比,炸的正是位置!这说明流域图是正确的,战术设计也是可行的.第二次作战准备!这次多给它布几颗!不光主航道上要布,分支航道上也不能少.雷要布的散一些,虽然敌人没有扫雷工具,但目的是要让他们心惊肉跳,走哪里都不安全!


这下下游的敌人乐和了.半个月之内,接连又被炸沉了4条船.他们其实也纳闷,游击队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水雷战能力了?一开始他们以为是游击队趁着河面监控不严布的水雷,可是监控严了也没用.河面上没人,船开过去照样炸~~实在焦头烂额之下,敌人只能缩小了巡逻区域.剩下那条船也不走远了,出了锚地只在小范围内绕圈子.敌人也鬼,锚地是在一个岸边一个内凹的地点,水流缓和,这下应该安全了吧?


水雷专家乐了,就怕你不出来.出来就有办法收拾你!这里西瓜就不太明白了.不过原理似乎是因为水下的暗流在河道的某个区域会打个弯,会转回到敌人锚地所在的哪个凹陷的位置附近.所以雷也就这么布,一次三颗.争取最大覆盖面~


结果呢?当然是水雷不负众望的炸了,敌舰艇在自己家门口翘了尾巴~失去大船的敌人再也无力控制整个河流,运输线又恢复了.


任务胜利完成,我方除了水土不服有些病号外,无一伤亡,一共炸沉敌舰7艘.用了多少水雷呢?13颗,剩一颗没用.这还真是:


"绰绰有余"~~


这是西瓜小时侯亲身经历的事情.


水雷比武的各个科目中,在岸上比的主要是"水雷准备"这个科目.水雷在仓库中存放时,并不是完整存放的.而是分解成:雷体,引信,电池,感应装置等十多个,乃至数十个零件,分开储存的.这不单是为了安全起见,而是是由于零件的保管要求各不相同.很多零件需要专门的仓库保管.


例如水雷电池,它的设计要求一块电池需要有多种输出功率,能同时为电起爆管/感应器等多个仪表提供电能,功能强大(西瓜现在常想,如果有块水雷电池当车用电池,是不是很酷又很爽的样子~~).但是水雷电池就必须在低温仓库中密封保存,否则寿命只有两年.(现在好象技术革新了,不用低温仓库,而且保存期更长了~这种小革新通常不上报纸,也不见大家关注,但却是切切实实的在提高战斗力).


扯远了,回来.水雷准备的科目考试,就是检测保障单位组装好一枚可以使用的水雷所需要的时间,和组装水平~


都是一样的水雷,标准结构下组装起来,这个时间有个快慢长短,怎么水平还有不同呢?其实只要是水中兵器,没有简单的.水雷看起来简单,但是实际使用起来, 是个特现技术的活儿.同样的零件,按教科书的图纸装起来,有的雷怎么撞都不响,有的雷轻松被人扫掉,可偏偏有的雷死活扫不着,一炸一个准儿~~~这道理大抵上和厨师的做馒头蒸米饭一样,越简单越困难~~


所以,这考核最关键的部分,就是各单位完成水雷样品后的测试工作.


当时条件很差,没有专门用来测试的设备.(当然,成本问题,更不可能到海上去实地测试)但是土后勤有土后勤的办法.


测试的科目有两个,声信号和磁信号.测试磁信号时,就用一块大磁铁,让一个人拿着他在水雷附近走来走去,看水雷引信什么情况下有反映.只要水雷电池一冲电雷管送电,就说明水雷起爆了.这可是个辛苦活儿,因为水雷的引信要求既不能太灵敏----早炸----,也不能不灵敏~所以举着磁铁的家伙得反复在离水雷不同的距离上跑很多次~~


至于说到热闹,那是因为还有个测声信号的科目.这个更简单,连磁铁这样的"高级装备"都不用,有个茶缸子就行,没有的话,脸盆/饭盒什么的也凑合.到时只见一人或多人拿着茶缸子一边猛敲一边在水雷来回来去的绕圈,仿佛是制服版的丐帮弟子.而另外一堆人聚在旁边的仪器屏幕前.人群中不时传出"炸了!炸了!! ""又炸了!"的声音.反正比武就相当与年度总结,战士们关心成绩是好事,所以领导也不太干涉~~


记忆中,水雷比武难度算是比较大的了.得个及格不算丢脸,获个良好就要会餐了~至于优秀.........反正我是没印象~~~~



死活不炸的水雷



有一年搞演练,科目是很平常的布雷与扫雷.这种演练通常都是分成两部分进行,由一个单位先在指定海域练习布雷,然后由另一个单位扮演扫雷的角色.这样做可以提高对抗性,所以这一次也不例外.


演练一共动用了6颗水雷,全是实弹.


一开始一切顺利.布雷单位完成布雷工作后,扫雷单位进驻演练海区,一番工夫下来,先后扫爆了5颗水雷.(说起来,这种演练也颇有些偏向扫雷单位.因为水域就那么大,水下的情况大家都清楚的很,而且平时都在一起训练,彼此的心思手段战术习惯都一清二楚,再加上又知道要扫水雷的数目......猎雷艇上的头头在海图上比画几下就基本能判断出水雷都布在什么地方~)


就剩最后一棵水雷了,问题也就出来了.猎雷艇连转了几圈,水雷愣是没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别说别人,连布雷单位的头头也在嘀咕:"不可能啊~都快从水雷头上开过去了....怎么还不炸呢?....你到是快点儿炸啊!~~~"得~~您看,他这布雷的比扫雷的还着急~~~~


也没法不着急,演练用的可是实弹,是以驱逐舰以上舰艇为目标设计的大型水雷.这万一猎雷艇撞上炸了,就它那点吨位,铁定是合船皆亡........那就是特大事故啊!~~


演练指挥部赶紧叫停.然后让布雷单位上去排雷.这下邪门的出来了:声信号,磁信号全用上了,那颗水雷就是没有反映~~到后来甚至扫雷索都钩上了(那是颗锚雷),还拖行了一段距离(好象当时的扫雷索上还没装刀具,无法切割锚链.对付锚雷都是拖到浅水再处理的),就这样,那颗水雷还是没有反应!~~


后来演练指挥部想了个没办法中的办法:直接将水雷拖到航道之外的深水区,沉底报废~~


有朋友可能要问了,这么处理不危险吗?其实一点儿也不危险.因为演练用的水雷虽然是实弹,但是水雷上用的电池却是限制了工作时间的.只要几个月过后,就算拿船去撞它,它也不会爆了~(不过根据这次的教训,后来的演练用水雷都装了定时自毁装置.)



国产鱼雷的一点小故事




当年我国刚搞尾流雷的时候没有经验,结果在试验的时候出了个大乌龙.本来的计划是:用一条猎雷艇当靶船,试验用的鱼雷设计将在第一次穿过靶船的尾流后就进入追踪状态,然后反复蛇行穿过尾流,逐渐接近目标,直到"命中"靶船-----试验成功,大家会餐!~~-----


靶船的安全到不用担心,因为试验雷上没有装战雷头,而且定深远远低于猎雷艇的龙骨.(也就是说,所谓"命中"不过是鱼雷从船底下滑过去而已~).


计划是好的,准备工作也一切顺利,可偏偏在鱼雷出膛后出了问题.准确点说,是鱼雷第一次穿过靶船的尾流后出的问题:鱼雷拐了个弯后,没有继续追踪靶船的尾流,反而冲着发射他的实验船蛇形机动着杀来........


实验雷没有杀伤力,顺着发射船打了个弯就滑开了,虚惊一场~~~


其实问题很简单,后来把实验雷捞上来一读数据舱就知道了.原来鱼雷的程序设计上出了个失误,在穿过靶船尾流后的第一次回转时转的角度大了些,令鱼雷穿过了自己的尾流~结果傻不愣登的鱼雷就立刻将自己的尾流当成了目标尾流,然后就按程序追踪了起来~~所谓的"杀向实验船"不过是因为在追踪它自己的尾流罢了~


小毛病,自然解决起来也简单.不过后来鱼雷再实验时,这个小毛病却被保留了下来:显然这样只需要一条鱼雷就可以完成实验,简单又方便~~~


关键是...........这样省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