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五天 倒数第五天,8: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五天,8:00之前。 服务员们发现,这里的桌椅的位置都被调换了,已经不是昨天的摆台样式了。 大家不由得不寒而栗。 。。。。。。 已经有人发出了惊叫声,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墙壁上已经没有了油画,这样反而会使得人们更加紧张。 至此,涉足于整件事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五天,8:00之前。


服务员们发现,这里的桌椅的位置都被调换了,已经不是昨天的摆台样式了。

大家不由得不寒而栗。

。。。。。。


已经有人发出了惊叫声,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墙壁上已经没有了油画,这样反而会使得人们更加紧张。

至此,涉足于整件事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其实对于枉死地狱来说,无所谓什么人多人少,对于此只不过是增加几个,哪怕几万万冤魂厉鬼而已。无所谓。

是的!无所谓。

。。。。。。


《万物生》的歌声突然间停止了,使得舒梁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好像人在好好的走路,突然一个趔趄似的,舒梁有一种非常想使劲咳嗽几下的感觉,但是四周那么安静,他忍住了。

但是,外面的尖叫声惊醒了舒梁,同事也惊醒了政委、刘庆和酒楼老板。

这个叫声不是从窗户外面传来的,而是从厨房门外传来的,而且外面似乎很嘈杂的样子,有很多人。

“几点了?”政委问刘庆。

刘庆看了看表,回答道:“七点了。”

“天是不是快亮了?”

“差不多吧。”刘庆回答,是不是刘庆也习惯于黑暗了呢?

“政委,您说是不是外面有人进来了?”舒梁问道。

“谁?”政委警觉的反问着舒梁。

“我是说人,是人进来了?”舒梁解释着自己的意思,他希望是正常的人进到酒楼里了,外面就不是玄灵村了。

“不知道,我们去看看!”政委起身想厨房门走去。

刘庆和老板也都跟了上去。

舒梁不是要故意走在最后一个的,而是他回头又看了一眼窗户外面,他一直对《万物生》的歌声很敏感,这里怎么会有噬魂岛的背景音乐呢,难道枉死地狱里也有背景音乐?在舒梁即将转身离去的时候,窗外飘过一个身影,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是在窗户上划过一道印迹,舒梁没有看到,就转身走了。

那是一张表示笑脸的印迹。

窗外逐渐的变亮了。

不远处,一排平房出现了。

。。。。。。


当政委和刘庆一起搬开堵在厨房门口的桌子时,门外也有了响声。

“厨房的门是锁着的吗?”门外的声音。

“厨房的门从来不锁啊!”这个人明显是服务员。

老板在里面听出来了,这是酒楼的一个厨师,老板很兴奋的对政委说:

“快打开门吧,外面有人了,没事了啊!”

政委示意大家注意,因为现在他谁都不太相信了。

。。。。。。

“那这门是锁着的,你们有钥匙吗?”

“我去找找,钥匙是不是在酒吧台里。”

政委不想等着门被打开,自己像动物一样的被人们看着,于是他在门里喊着:

“外面的人是谁啊?”

门外瞬间再次恢复了鸦雀无声。

“外面的人是哪的啊?”政委又喊了一句。

“是政委吗?”外面传来了回应声。

“你是谁啊!”

“政委!是我们!”

“政委你怎么在这儿啊!”

“快开门啊!”

“快点快点开啊!”

门外又是一阵七嘴八舌的。

政委听出来了,大多都是海淀分局的同事,声音非常熟悉,他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这是头几天从来没有的感觉。

门被打开了!

。。。。。。


门外的警察呆立在门外,没有一个走进厨房的。

厨房里空无一人,明明刚才还和政委说话呢?但是却看不到政委的影子。

当大家走进厨房的时候,分散开了队形,大家仔细的查看了厨房里的每一个角落,就是找不到政委的影子。在厨房的最里面,窗户下面,警察们发现了缩在一角的酒楼老板,他看上去已经奄奄一息的样子了,嘴唇已经发紫了,浑身还在不停抖动。

大家把酒楼的老板抬出了大门,安排同事开车紧急送往就近的最大的医院,车公庄的人民医院,随行的有两名警察,他们担负着要询问老板的任务。

可是政委哪去了?厨房里的刘庆和舒梁哪去了?

就像空气一般,消失在虚空之中了?

。。。。。。


政委拉开门的同时,刘庆仍然很不放心的掏出了枪。

门是被打开了,可是门外什么也没有。

人呢?

政委心中那股子劫后余生的感觉刚刚还在怀里温暖着,现在就一下子凉到了冰点。

门外刚才是什么人在说话?

“政委!酒楼的老板不见了!”舒梁突然惊呼出来。

政委果然被这个喊声给吓到了,他回头去找,刘庆和舒梁也在找,酒楼的老板真的不见了,就像空气一般,消失在虚空之中了?

门外一个人也没有,难道刚才是幻听吗,难道刚才门里门外的对话都是幻听和幻觉吗?

政委迷惑了。

。。。。。。


“既然门已经开了,我们干脆出去看看!”刘庆的意思是直截了当的出去,他不想再在这里憋着了。

“行!”

三个人相互照看着走出了厨房。

外面显然是天亮了,走廊里没有灯,但是也能看的相对清楚了不少。大家没有想包间那边走,那里昨晚已经走够了,他们直接向大厅走去。

大厅里空空如也,没有人,桌子和椅子胡乱的摆放在各个的位置,这家酒楼就好像有多少年没有人来过似的。大厅的墙壁上没有昨天晚上老板描述的那么多幅油画,墙壁上斑驳的样子,刘庆真的很想把老板找来让他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昨天晚上他们来的时候,这家酒楼虽然算不上辉煌,但是足以能够看得出很讲究,可是现在却变成了这幅模样。

酒楼的正门已经没有门了,政委一脚就踏出了酒楼,当舒梁和刘庆也随之踏出的时候,迎接他们的除了清晨的朝阳以外,那就是一条极端冷清的街道了。

舒梁和刘庆一下子就想起来那天早上,两个人从这里一直徒步走到了舒梁家,这座城市就像死了一样的安静,一个人呢都没有,这里是北京,从街边的建筑可以看得出这里就是北京,但是除此之外,一切都像寂静岭一样的诡异安静,声音是绝无仅有的。

政委傻眼了,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他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刘庆和舒梁却多少有些经历。

“政委,那天我和舒梁一上午都在这种没有人的环境下走着去的他们家。”

“后来呢?”

“后来,从舒梁家出来就恢复正常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政委这次是没招了。

其实不仅仅是政委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舒梁和刘庆都不知道,到现在几乎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大学生全都消失了,造甲村已经去过了,死的死,疯的疯,现在又一次面临着绝对恐怖压抑的空城一座。

。。。。。。


厨房里的警察放弃了搜索,打击都重新走出了酒楼,此时街道上的人已经很多了,人来人往的。大家决定先封锁酒楼的现场,各自回去,政委等人暂时按照失踪处理。

当大家各自都上车了以后,除了对这恐怖的一夜经历后怕以外,都忽视了一件事,车子都开走了,只剩下刘庆开来的一辆警车停放在一旁,就好像古代战争电影中,失去了主人的战马一样,孤独的守候在主人的尸体旁边。

高粱桥斜街。

恢复了往日的喧闹。

只不过,又一家酒楼被封闭了。

。。。。。。


“政委,你看,车!”刘庆忽然看到自己来的时候那辆警车在不远处停着。就这么一辆车孤零零的停着。

“走!”政委向车子的方向走去。

“我的鞋不会还在里面吧?”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