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20岁的时候,很渴望孤独,那时候因为家里和生活中的一些不如意,我产生了逃避的念头。希望能到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一个人,一条狗,独自生活。现在回忆当时的自己,不过是少年为赋新诗强说愁罢了,别的不说,一个人,吃什么,喝什么,干什么,跟谁说话呢?真的一个人,不是寂寞死了吗?

在某年某月的纽约曼哈顿,内维尔和他的爱犬驾车奔驰在高楼林立的大街上。乍看上去,一切都很正常,汽车长龙,漂亮的巨幅海报…..哎,怎么城市里还有鹿群?怎么内维尔还能开枪猎鹿?天哪,狮子也跑出来了!到底怎么回事?

几年前,人类希望通过制造新的病毒,用以毒攻毒的方法来治愈癌症。然而,病毒在治疗的过程中却发生了可怕的,人类无法控制的变异,它们在空气中传播,蔓延,却只危害人类,90%的人在感染后死去,剩下的10%中有90%成了惧光,食人的丧尸。由于某种我们还无法解释的原因,有一部分人天生免疫,但他们为数极少,而且处于孤立无援,被丧尸包围的状态中。内维尔原是一名警官,在灾难来临时,他的妻子和孩子被疏散出纽约,而他因职责所系,留了下来。此后,纽约人死亡殆尽,剩下的一部分成了丧尸,而他,只有他,一个健康的人和一条狗独自生活在纽约。纽约有丰富的食物储备,还有发电设备,这样,他的衣食住都没问题,但行就要小心了,在黑暗的地方,丧尸无时无刻不在觊觎着他们,希望他们成为下一顿美餐。

内维尔每天通过无线电向外界呼喊,希望能和幸存的人类联系上,但几年过去了,音信全无。在如此孤独的世界上,他该做什么?就这样等死吗?不,那不是战士的想法。内维尔每天都在做试验,用丧尸,用他自己的血 ,配置解毒疫苗。内维尔把每天的试验结果都录制下来,为的是即便不成功,将来看到录像的后人也会少走一些弯路。尽管他是那么的坚强,但长期孤独的生活,一次次的试验失败,看不到希望的未来,仍然伤害了他。他变得敏感,暴躁,易怒。

一天,内维尔设下圈套,抓住了一个年轻的女丧尸。但这个女丧尸在丧尸中却是个重要人物。丧尸头子为了报复内维尔,用同样的圈套抓住了他。只是因为丧尸无法见光,才让内维尔死里逃生,回到家里。但他的爱犬,和他相依为命几年的爱犬却救他而感染病毒,被内维尔活活掐死。失去了最后朋友的内维尔对生命也失去了信心。他在晚上驾车出门,希望和丧尸同归于尽。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听见他广播的女人来到曼哈顿,救出了他。

女人告诉他,在遥远的地方,还有很多幸存者,他们为了不感染病毒和被丧尸侵害,建立了防守严密的营地。但他们不敢出来,因为没有解毒疫苗。内维尔来到地下实验室,惊喜的发现,那个年轻女丧尸在注射了最后配制的疫苗后转好了。故事似乎要以大团圆的方式来结束了,但实际上并没有。丧尸头子纠集大批丧尸对内维尔的住宅发动了猛攻,在付出重大伤亡后,丧尸们攻入了地下实验室。内维尔把疫苗交给了女人,然后拉响了手榴弹 ,和丧尸们同归于尽。

几天后,女人带着疫苗回到了幸存者营地。人类又一次在生死关头战胜了死神。而内维尔也成了不朽的传奇。

在本片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内维尔的眼神。一开始,内维尔开车在大街上转悠,这时,他的眼神是专注又略带紧张。当和家人分别时,因为担心家人不能离开围城,又怕一去成为永别,他的眼神里满是忧伤,焦虑。在被丧尸头子设下的圈套套住时,他的眼神不但充满焦虑,而且还有一些恐慌,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孤独无助的,一旦自救失败就是死亡。在他亲手掐死爱犬时,他的双眼蓄满泪水,透露出来的因失去最后伙伴的孤独和绝望。在影片的最后,他与丧尸头子面对面时,他告诉它,疫苗已经研制成功,可以救出所有的丧尸。但失去理智的丧尸根本听不进去,只要一心复仇。这时候,内维尔的眼神很复杂,里面有绝望,生命即将逝去,自己却无可奈何;有嘲讽,多么可笑的结局,自己取得了成功,却将失去生命;有坦然,无论如何,自己已经做了该做的一切,而且胜利了,纵然一死,又有何憾?

威尔.史密斯作为好莱坞一线明星,在这部类似独角戏的片子中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明星的价值。说实在的,如果没有他丝丝入扣的表演,恐怕这部片子的感染力会大打折扣。

回到本文的开头,少年的孤独只是一种天真的扮酷,完整和健康的人即使身处孤独之中,他也会想法战胜孤独,为自己,也为别人做一些事情。当然,不一定会成为传奇,但至少不会虚度人生。这也算是我看片的一点感悟吧。最后,让我们平心静气,听一段广播:


“我是罗伯特,内维尔。我是纽约的幸存者.我在所有AM频道上进行转播。我会每天中午在南街海湾,当太阳升到最高处时,如果你能听到我,如果任何人能听到我,我能提供食物,我能提供住处,我能保障你的安全。如果你能听到我,任何人,回答我。


你并不孤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