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翅膀下的阴影(边防武警反偷渡题材长篇小说)

《翅膀下的阴影》内容简介


一段公安边防部队的隐秘传奇;一次旨在揭开偷渡活动黑色面纱的精心布局;一场迷雾重重的正邪较量;一个荡气回肠的男人故事。

没有硝烟,却处处刀光剑影;无关风月,却关乎生死与爱情。

作为由公安部直接领导管理的现役部队,公安边防部队一直致力于打击边境地区和海上走私、偷渡、贩枪、贩毒等违法犯罪活动。

世纪交接之际,我国东部沿海地区偷渡、走私活动屡禁不止。公安边防部门发现海城市有一个以从事偷渡活动为主、还兼营走私等违法活动的组织,他们分工明确,行事谨慎,隐蔽性强。边防部门的侦破工作陷入僵局。

边防支队上尉警官于飞临危受命,以被撤职处理后的无业游民身份前往海城,希图能打入犯罪集团大鹏公司内部获取关键性证据,故事由此拉开。他能否顺利渡过信任危机?能否顺利掀开掩藏在大鹏那双翅膀底下的神秘黑幕?期间,他该怎么样处理与任晓雯、尹秀贞及兰馨梅三个女人错综复杂的情感纠葛?

面对外表敦厚儒雅,内心却狡诈多疑、心狠手辣的二号头目周雄,以及他的狗头军师吴奇,于飞步步谨慎,却付出了牺牲一个战友的代价。千辛万苦想要寻找的一号头目洪哥始终不见真容,于飞费尽周折,却发现这个洪哥竟然就在自己的身边……

一起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偷渡案的具体操办者老侯一回到境内,就被周雄残忍处死。另一名与犯罪组织息息相关的关键人证丁彪再次遭遇五名职业杀手的追杀,于飞紧急向边防部门求助。为保护人证,侦查队长夏晨等人与杀手展开生死搏斗。

等一切就要水落石出之时,周雄突然痛下杀手,欲置于飞于死地。大海茫茫,于飞的命运到底如何?任晓雯发现自己意外怀孕,孩子的父亲却生死未卜,作为一名未婚的现役军人,她该何去何从?

偷渡骗局。境外遭遇。疯狂追杀。生死搏斗。情感纠葛……

点击长篇军事情感题材小说《翅膀下的阴影》,精彩尽现。




第一章 身份突变


滨州市公安边防支队司令部正连职参谋、武警上尉于飞被安排作为战士退伍了。

干部退出现役回到地方,一般是安排转业的。按照战士待遇作退伍处理,这在部队也曾有过先例,但人数极少。

从外人的眼光看,兵员流动、进进出出实属稀松平常的举动,每年都有大批军人以各种方式退出现役,回到地方上继续参加社会主义经济建设。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能在部队待上一辈子的毕竟是凤毛麟角。

关键是他这次的退役方式让人觉得有些可惜,干部当了五年,马上就要提副营职的人了,要是等一两年再想办法申请转业,到地方上多少能套个副主任科员干干吧。现在被作为战士退伍,啥都没落着,名声还挺难听。

退伍命令上表明是应本人的强烈要求,但真正的原因却流传着好几种版本。

有的说是因为于飞家里经济条件十分困难,靠部队的这点工资实在无法维系,所以暗地里与地方上的私企单位联系,前不久才好不容易谋了个高薪的职位,位不等人,是以不顾部队领导的劝阻,执意要求退役,不安排转业宁愿退伍。

也有的说是因为他虽然在军事、边防业务等方面比较过硬,但平时可能有点吊儿郎当、恃才傲物,说话不留情面,还屡教不改,以致开罪了某位实权派领导,大笔一挥将他处理回老家了。

比较确切并在后来得到了侧面证实的说法是,于飞退伍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在工作时间喝酒。他为人爽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也因此而颇受人欢迎,平时结交的朋友多。但实在不应该的是,为了接待几个从省城海城市来的朋友,他竟然不顾部队“严禁在工作时间饮酒”的规定,上班时偷偷溜了出去,喝得一脸通红的,还敢就穿着军装开着车满不在乎地带朋友四处兜风,几个朋友爽得一个劲儿哇哇叫。

这下可撞到风口上了,又违反了另一条禁令“严禁酒后驾驶机动车”,正在路面执勤的支队警务督察立即将此情况向领导作了汇报。

按照禁令规定,工作时间饮酒,违者予以纪律处分;酒后驾驶机动车,违者干部予以撤职并退出现役,士兵予以除名。情节严重的都可以直接开除军籍,削发为民。

于飞这次虽然没出什么大事,但在部队内外造成了极坏影响,支队领导一怒之下,勒令他马上打退伍报告,同时报批总队同意。整个过程处理得非常快,总队、支队领导都没有丝毫要挽留的意思。

全省边防部队正在组织开展旨在深入打击沿海偷渡活动的“鱼鹰行动”,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作为支队的业务尖子,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犯这种低级错误,视自己的政治前途如儿戏呢?不过这也符合他平时的个性,只是可惜了一个好业务苗子,啧啧……不管听的说的都是连声惋惜。

命令是早上八点宣布的。九点多钟,于飞一身便装,大包小包地拖着行李从干部公寓楼下来往大门口走去。一身的休闲装束让一米八三的于飞本来就修长挺拔的身材更显得高瘦,瘦削的脸庞虽然谈不上十分英俊,间或有些腼腆,却显得个性十足。胡子是刚刮过的,下巴周围青色的茬痕隐约可见。

大门口等着送行的只有夏晨、李一鸣两个人,表情都十分严肃。

他们三人五年前从同一所政法大学毕业,又一起入伍并被分配到了同一个支队。虽然最初时并不在同一个基层单位,有在边防派出所的,也有船艇大队的,但两年前他们就因为业务突出先后被调到支队机关司令部当参谋了。

这让同为校友、只是晚两年毕业,入伍后直接被分到支队档案室的小师妹任晓雯大为高兴,说是总算在支队机关胜利会师了。

夏晨、李一鸣却暗笑任晓雯的做作,谁不知道她和于飞在学校里时就是人人称羡的才男靓女小恋人了呀?不然她放弃家里早已联系好就等着她签协议的省高院现成的法官不做,眼巴巴要死要活地跑到边防来干什么?

这下可好,会师还不到一年,于飞就又要分开,永远离开部队了。

离开的前一天晚上,早已知道处理结果的四个人本来要聚在一起聊聊天的,可任晓雯说什么也不肯去。余下三人也全没了兴致,聊得有一搭没一搭,大多时候是夏晨、李一鸣沉默地看着于飞收拾东西。一盘花生米、一碟唆螺狮、几罐啤酒,吃到凌晨三点多还是没有动几下,烟倒是抽掉了一整包。

烟雾缭绕中,于飞刚开始还感觉有些消沉,可后来就显得有点漫不经心了,这让本来就心里难受的夏、李两人更是郁闷。他们觉得于飞这是爆发前的亚平静,是面临突发事件遭受突然打击时极力绷紧神经去刻意保持镇静的一种假象,稍一触碰便会崩溃的那种。所以不管于飞怎么说要休息一下,明天还得精神饱满地向亲爱的部队亲爱的人告别什么的,两个就是不肯离开,坚持说要陪他度过在部队的最后一晚,直到于飞连吼带骂将他们赶出门去才算作罢。

于飞坚持不让夏晨和李一鸣送出大门外,只是在两人的肩膀上拍了拍,说了声“保重”,便头也不回地向门外走去,快到门口时,右手举起来象征性地向后挥了挥,仍然没有回头,就像只是去出一趟差。

大门口的哨兵轻轻地喊了声:“于参谋,慢走。”然后敬了一个十分标准的持枪礼,于飞向他点头笑了笑。

机关办公楼三楼的一扇窗口露出了任晓雯的上半身,她神情木然,默默地注视着于飞远去的背影,两行泪水不经意间滑落,从眼角滑过鼻翼,再滑进嘴里,留下两道湿湿的痕迹。

当天傍晚,于飞搬进了省城海城市战友帮忙租的一间小屋。

这是东风社区里五楼的一个两居室,面积六十平米左右,是一套十年房龄的老房子,装修上还带着九十年代的典型特色。进门就是木地板台阶,客厅不大,地板踩着有种咚咚的空旷的感觉。卧室门框上用水泥作了一个小平台,可以用来放置杂物和换季的被褥。沙发、电视、床、热水器等虽然旧点,倒是一应俱全。厨房里还有一套现成的餐具,日常生活是没问题了,不需要再添置什么。社区位置也还合适,旁边就有个大型超市,小饭馆、网吧也挺多,公交车方便,离火车站三站路两个红绿灯。

才把行李打开想先收拾一下,房东便来催着到门口的传达室登记身份证。于飞的警官证已经上交,身份证还未办理,只有一个退伍证明不便出示,只好先用战友的警官证登记着,这就算出入合法了。传达室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在于飞走出去几十米了还喊了一句:“记得明天去派出所办个暂住证。”

轰走还想陪吃陪聊的战友后,应付着在楼下小餐馆吃了个晚饭,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于飞将自己脱光了放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五月的海城天气已经有些热,但因为海风大,空气湿润,昼夜温差差不多十度,晚上相对还挺凉爽。于飞调整了一个相对舒适的姿势,拿起手机拨出号码,号码显示“晓雯”,电话响了五六声,正准备挂掉时,那边接了。

“喂。”于飞有些小心翼翼。

“……”

电话里传来一阵哭泣的唏嘘声。

“没事吧?”

“你……在海城?火车票买好了没有?”

“买好了,明天上午的。凌晨两点多就可以到家了。”

“……”

“我在家里可能呆几天就回海城,到时在海城找个工作。……见你也方便些。”

话筒里的哭声更大了。

“你别哭呀,到时我们不是还可以经常见面吗?”

“你……你住哪里?”

“我租了个房子,下午已经住进来了,感觉还不错,嘿嘿。”

“亏你还笑得出来,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火车,路上小心。以后的事等你回来再说。”

“好吧。”

电话那头无声地挂了,一阵忙音。于飞拿着手机愣愣地发了几分钟的呆,拍了拍脑袋,起身打开电视。连续调了好几个台,不是超白超干净洗衣粉就是神奇补钙一片抵五片、大滋大补我好他也好,广告上的男女老少激情洋溢笑容可掬,满脸油光堆着的全是真诚实际上充满狡黠眼睛直盯着你的钱袋子。

于飞啪地关了电视,将遥控器一扔,拉过一条薄床单仰面躺下。

坐了近三个小时的车,实在有点累,但马上睡觉肯定睡不着,自上大学以来,近十年了还从来没有在晚上十一点前睡过觉。

他翻身坐起,从背包中拿出海城市交通旅游地图,仔细地看起来,酒店、娱乐城、歌舞厅,他用铅笔标注了好几个地点。他又拿出几张名片,核对着上面的单位名称,在地图上一一作了标注。

“叮铃铃,叮铃铃……”猛一阵电话铃响起,于飞吓了一跳,眼光四处查找铃声来源,不是自己的手机,房间里也没有看到固定电话。于飞侧着耳朵找了好一会,却发现铃声是从自己的包里发出来的,他赶紧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小砖头手机,忙不迭地接通。

支队长肖震带点鼻音的声音立时传了出来:“我已经给你家乡民政局和武装部的负责人都打过招呼,你就不用去报到了,他们那边也不会更改你的任何档案。不过明天你还是得回家一趟,待一个星期就回来,尽快进入角色。”

“是。”

“无论别人怎么看你,你要顶得住压力。”

“是。”

“这个电话只用于你跟我联系,平时关机放在稳妥的地方,通话后有关记录立即删除。”

“是。”

电话挂断了。

本文内容于 2008-7-30 0:26:19 被天堂钥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