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悄无声息的安葬—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黄伯韬忠骸之谜

悄无声息的安葬—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黄伯韬忠骸之谜


上将阵亡

1948年冬天,淮海平原上硝烟弥漫,我华东野战军把蒋介石的嫡系“王牌”部队-徐州战区东线作战兵团司令黄伯韬及其10万人马,紧紧包围在以碾庄为中心的狭小地带。黄伯韬在军长杨言君和副官李文杰的劝说下,悄悄步出兵团部。

当他们走到尤湖村南面的一片苇塘时,黄伯韬拔枪自杀。

杨言君把黄伯韬埋在苇塘后,化装逃回南京。


蒋介石大骂杨:“娘希匹!伯韬死了,你为什么不死?几十万人都死光了,你为什么还活下来?哼!”

杨言君忙说:“委座,我死不足惜,黄司令乃党国重臣,当今名将,只有我知道他的葬处,在黄司令迁尸以前我无权自尽,故苟且偷生来向委座报告。”

于是,蒋介石责成杨言君负责将黄伯韬的尸体运回南京,将功赎罪。

军长开溜

杨言君来到上海徐家汇黄府。恰巧,遇到失散的李文杰也在这里。黄妻柳碧云即请杨帮忙把黄伯韬的遗体运回。杨言君当场拍着胸脯,大包大揽。

过后,他谎说蒋介石要他重返前线,将事情推给了李文杰。杨言君连夜返回南京家中,给蒋介石留了一封信,第二天上午,他搭乘外国轮船往马来西亚定居去了。

柳碧云几次催问李文杰何时去碾庄。李文杰说解放区正在加紧查找黄伯韬的下落,想从那里偷运遗体,谈何容易,自己人单势孤,还得找个搭档帮忙。柳碧云找到丈夫生前的好友张文远帮忙。

偷运遗体

张文远和李文杰带了两箱“金字塔”香烟,扮作卖香烟的,进入了解放区。晓行夜宿,走了四五天,总算到了碾庄。张文远找到侄儿张昌庆和药店老板徐老吉,拿出四块大洋托他们买了口棺材,又找来徐老吉的侄儿徐明哲和远房亲戚王大忠。半夜,他们一共5人来到尤湖南面的苇塘里,把黄伯韬遗体挖出来,装进棺材,用一辆土车推着,来到徐墩南,把棺材放在荒郊。吃罢早饭,便正式上路了。五个人都身无分文,全靠张文远、李文杰带来的两大箱烟,一路吃饭、住店全用它顶账。

过了几天,一行人来到五河县城。这是淮河流域南北交通的一座重镇,敌我双方以河为界,南岸是国统区,北岸是解放区,双方对峙,岗哨碉堡林立,但还未发生大的军事冲突,南北照常通行,但两岸都设有卡子,严格盘查行人。

张文远、李文杰早就听说过卡子要有路条,难度很大。又听人谣传,说解放军前天抓了一个坏蛋,当场就枪毙了。

第二天一早,王大忠、徐明哲醒来时,屋子里早不见那三个人的影子,香烟只剩下5条了。王大忠在表叔徐明哲的劝说下,决定一起将好事做到底。

虎口脱险

王大忠和徐明哲通过了解放军的盘查,到了淮河南岸。国民党岗哨照例对下船的人一一盘问、搜查。

麻子团长吕鲁宝来查岗,他喝问是什么人的尸体。王大忠把偷运黄伯韬遗体的经过说了一遍。吕大麻子不相信,好在几年前他在青年军官训练团受训过,听黄怕韬作过讲演,依稀记得黄伯韬的模样。他掀开棺盖,仔细端详,认定是黄伯韬的遗体。于是,他对王大忠说:“既是司令的遗体,你们把棺材推到团部附近的河神庙暂厝,我给你们发赏。”

饭后,吕大麻子叫他俩到河神庙的厢房安宿,却命令副官半夜把两个送尸人干掉,免得向老蒋邀功时留下后患。不料,这命令被伙夫王凡听到。王凡是被抓丁来的农民,心地善良,好打抱不平。天已抹黑,他怀揣一把锋利的菜刀,用篮子装了几个馒头,来到河神庙,被站岗的哨兵挡了驾。

“团长让我送饭来的。”王凡扯了个谎。

“不行!”哨兵说,“拿团长的手谕来看。”

“那不是团长来了?”王凡抬手一指,就在哨兵回头一刹那,王凡的菜刀早落在哨兵的脖子上。

王凡扼要地向王大忠和徐明哲说出了吕大麻子要干掉他俩的事,催促他们快走。为了不让吕大麻子占便宜,三人立即动手,把黄伯韬的遗体与哨兵的尸体调了包。

一场闹剧

蒋介石正在为不见黄伯韬的遗体运回而焦急,突然,顾祝同喜洋洋地告诉他,24师六团团长吕鲁宝护送黄司令遗体已到浦口。蒋介石一听大喜,命令军界要员齐往海军码头迎接黄司令的灵枢,又派人专程去上海接黄妻柳碧云前来。

柳碧云打开棺盖,指着郭汝槐大骂:‘你们用假尸骗我!”

顾祝同呆若木鸡,郭汝槐气得拔出手枪,一枪结果了吕鲁宝。

这边,王大忠打听到柳碧云下榻的扬子江饭店,告知了情况,柳捧出100块大洋,递给王大忠和徐明哲,表示谢意。他们只拿了4元作路费,其余说啥也不要。


次日凌晨两点,柳碧云从街上叫来一辆车,将丈夫的遗体装上汽车之后,带着佣人离开南京,回到上海,在徐家汇买了一块地,悄悄地将他安葬。她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墓地上没有花圈挽联,也没有立下墓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