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天上掉下个海妹妹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水区居民。不知道从什么年月开始,似乎把士兵俱乐部的名字都给忘记了,人们都把这嘎哒就叫水区了。自从我来到这个水区,就开始深深地喜欢上这嘎哒了,就在此安家落户,成了水区的一份子。

水区这嘎哒挺好的,有朋友可以聊天,还可以找到工作,我现在就是水区的建筑工人,几乎天天重复着盖楼,开始感觉盖楼很枯燥,但为了我能养家糊口,我不得不拼命地劳作,去赚取那少的可怜的工钱。

水区这嘎哒就是好,因为什么呢?只要你肯卖力气,就能有收获,而且,有时候收获还很大呢。这不,我就遇到过这么一件事情,现在想起来,还嘴里美的直冒泡泡。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我躲在一个没有完工的楼里,趁着没人,躲着火辣辣的太阳,想偷偷地盖上一层楼,就在我挥汗如雨,添砖加瓦的时候,我还不忘记哼哼我最爱的民工谣;“盖楼我就喜刷刷啊,灌水我也哗啦啦吧。挥汗如雨把活干那,完工拿钱笑哈哈呀~”。正当我自我陶醉在我的南腔北调里的时候,一个清脆的,带着甜甜感觉的声音对我说:“这里是水区吗?”

我转身顺着声音看去,不看则已,看了之后我吓了一跳!“哇”,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仙女?长的好甜美啊!真的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美貌啊,花容月貌如牡丹般國色天香,眉黛如勾,眼含秋波,肤若凝脂,杨柳细腰。看得我是目瞪口呆,说实话,俺一个农村出来打工的农民,一个在水区混生活的民工,那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呀,这简直就是,就是那个什么梦了?对,红楼梦里说的,天上掉下个什么妹妹来着!

我傻傻地看着这个天仙似的妹妹,两只手直搓搓,都不知道往哪放了,眼珠子也往外冒了,啊,不对!是汗珠子也往下掉了。我磕磕巴巴地问她:“你是问!问~问~~”那个“我”字还没说出口,就见那个天仙妹妹嫣然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小板牙说:“我是在问你呀,你看除了你旁边还有别人吗?”然后捂住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忽闪着长长的睫毛,偷着笑。

我看见他笑我,我更加紧张了,我也想幽默地回答她几句,可是,我是一瓶子不满,半瓶子逛悠的主,一到这个关键的时候,我什么幽默的词也想不起来了,我憋啊憋,憋的脸都红了,好半天我来吭哧出两字:“啊哈”。

“啊哈”是啥意思呢?我也说不明白,这个妹妹听见我半天才来了句“啊哈”还没反应过来,我一看就急了,想说点别的,表示我看见这个美女的心情,可谁知道我张嘴还是“啊哈”这两个字,这下,天仙妹妹听明白了,“咯咯”地笑了起来说:“你真有意思。”

听了这句话,我很开心,又很紧张。有意思?有意思你早说啊,害我这么费劲。我三十多岁了,就等着哪个妹妹说有意思呢,三十多年了,就没一个妹妹对我说过这句话!于是,我的心开始加速地蹦,“砰”~“砰砰”还很有节奏,这个天仙妹妹是谁派下来的呢?是不是王母娘娘啊,也要给我来段天仙配?越这么想,我就越紧张;越紧张我就不敢正眼瞧她。我用手指搅动着衣角,还不时把手指头咬在嘴里,低着头,偷偷地瞄着天仙妹妹。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天仙妹妹甜美地微笑着看着我。

“什么问~问~问题”我还是说话不顺溜,我这时候非常恨自己,怎么没见过美女啊,这么没出息,可是,我真的没见过天仙般的美女啊!

天仙妹妹继续说:“我问你~这里是水区吗?”

我恍然大悟:“哦,对,你是这么问我的,这里就是水区。”

“呵呵,这就是水区啊,我向你打听一个人,你认识吗?”天仙妹妹说。

“我叫忘记那片海,我来找我的师哥,他叫张珑。”天仙妹妹娓娓道来。

不是来找我的!我的脑袋里顿时出现了一片空白的天空,还不时地有一群小鸟在叫,吱吱喳喳地叫个不停,我张大嘴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那个天仙似的叫忘记那片海的妹妹摇晃着我的肩膀,声音却变得很遥远,而且是老爷们的声音:“醒醒,开工干活了!还睡呢!看你的泡泡冒的!把袖子都弄湿了~”

我努力地睁开疲惫的眼睛,看见工友张珑使劲地推我,我四下张望着,“天上掉下来的海妹妹呢?”我叫了起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