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岁老父打工为独生子变性筹钱【图】

核心提示:一名33岁的东北大汉昨天躺上了广州的手术台,通过变性手术告别“她”的男性生涯。而他的60多岁老父仍然坚持出门打工,给他的变性手术筹集费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手术前阿东特意去商场买了一条裙子,期待手术做完后可以穿裙子上街。时报记者 朱元斌 摄


信息时报7月29日报道 “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影片《霸王别姬》里张国荣的经典唱段有了广州版的演绎。昨天下午,33岁的东北大汉阿东终于躺上了广州的手术台,通过变性手术告别“她”的男性生涯。据介绍,在经历了昨天的首期治疗后,阿东将开始出现上胸丰满、喉结扁平等女性性征,而在下月完成二期手术后,她将变成一个“完全”的女人。


高个子大汉外表很“女人”


当记者在医院见到一心想做女人的阿东时,这个身高1.75米的东北小伙正躺在病床上玩弄着已被绞短的头发。虽然身材高挑、魁梧,但阿东的脸型却比较阴柔、女性化,瓜子脸、丹凤眼再加上女性化的声线和行为举止,乍一看还以为是漂亮的女孩子。阿东笑着说:“以前走在路上,很多老太太都以为我是女孩子。”


据其介绍,他是黑龙江大庆人,是家里的独子,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按照农村的传统,阿东承担着延续香火、赡养父母的责任,但是阿东却并不这么认为。“逼着我以男人的身份生活只会让我痛苦一辈子”,阿东从上小学时就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不喜欢打打闹闹,喜欢安静地看书、听歌。


“小的时候我就爱穿女孩子的衣服,家里没人时就换上大人的高跟鞋,即使崴了脚也觉得很美。”家里的大人看见了,只以为是孩子贪玩,没有加以阻拦。长大后,阿东喜欢穿女装的习惯变本加厉,家里人为了改变他,给他介绍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但两人交往不到两个月就分手了,这也是他十年来唯一一次“恋爱”。“分手后我向父母表达了不想结婚、想变成女孩的想法,当时他们先是震惊,然后是气愤。”他说,毕竟四个孩子中就他一个男丁,传宗接代的重任就落在他肩上,再说,变性后乡亲们会怎样看他,会不会拿他当怪物,都是他们当时的顾虑。


老父打工为他筹医疗费


为了变成女儿身,阿东技校毕业后,就到油田上做石油化验攒钱筹备做手术的费用。有一次看演出,他认识了一个反串演员——一个也想变成女孩子的男孩,两人因此成为了好朋友。两人经常交流变性手术的相关医学信息。而在这期间,家人也试图扭转阿东的变性想法,带他去哈尔滨多家医院检查,结论是异性癖,无法进行心理干预。2008年7月,阿东再次被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诊断为“性识别障碍”,即“易性癖”。在医学结果面前,父母最终放弃了改变阿东的想法,并最终在同意进行手术的授权书上签名,并帮助阿东在当地派出所出具了相关的证明文件。阿东这次南下,母亲还拿出家里全部的积蓄3万多元给他做路费。老父亲已经60多岁了,仍然出门打工,给他筹集医药费。


“阿东的脸蛋本身就比较女性化,不需要做脸部磨骨等脸部整形手术,做起来相对那些长得棱角分明的人要简单一些。”医院医疗美容科主任杨晓光教授介绍道。阿东的变性手术主要分两期进行,昨天进行的是乳房和喉结再造术。根据其本人的意愿,阿东的甲状软骨部分(喉结)将被切除,胸部则充填上让其看起来丰满的硅胶类填充物;而8月份将接受生殖器整形术,完成后将实现其以女儿身生活的愿望。


小知识


易性癖


易性癖是指从心理上否定自己的性别,认为自己的性别与外生殖器的性别相反,而要求变换生理的性别特征。故又称变换性别癖或性别转换症,属于性别身份识别障碍。 (本文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王道斌 海波 黄振娥 朱元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